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七章 破绽【第一更,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老于,你帮我招呼客人啊‘庄总,你是行家,咱们去酗狮,谈……”””

    听到于正军点头认可了自己的话,徐国清一把拉住了庄睿,全然不顾自个儿手上还带有颜料,这一把就让庄睿雪白的衬衫多出五个手指印子来。

    “过……””庄总,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是想像你请教一下,在我的作品里究竟有什么破绽,被你给看出来了啊?”

    徐国清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合适,当下讪讪的松开了手,不过还是一脸急切的样子,那双明亮的眼睛透过镜片,死死的盯着庄睿。

    庄睿看着自己袖子上的印子,不禁苦笑了起来,他也看出来了,徐国清这人脑子没有任何问题,不过他只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研究古陶瓷工艺上了,所以外人看来,就感觉这人有些怪异。

    不过但凡在某些领域作出杰出成就的人,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怪脾气,像毕加索就是不能没有女人,到了九十多岁的时候,身边依然是不乏美女。

    而更多的科学家们,也有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奇特习惯,不过当他们出名之后,这些怪癖的毛病,也都变成了优点了。

    “叫我的名字庄睿吧……”……”庄睿笑着说道。

    “啊?我以为你名字就叫庄总呢,来,咱们进里面谈……”””

    徐国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让他头上的色彩又加多了一种,不过看在庄睿眼里,这个四十岁的男人,却是显得很单纯。

    庄睿也有点好奇徐国涛的工作室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当下跟在他的后面,从一个侧面走了进去。

    彭飞感觉徐国清这人精神有点问题,怕他伤害到庄睿,也是跟了进去,而李大力此次就是专门陪同庄睿的,自然没有道理等在外间,当下几个人全都走进了徐国清的实验室。

    “乖乖,这……””就是您的工作室?”

    庄睿刚一走进那个侧面,就被吓了一跳,这间屋子足足有四五百个平方大小,不过中间的那个东西,让庄睿看的是瞪目结舌。

    敢情庄睿从外面看到的那个大烟白,就是在屋子里面的,直径几乎有十米的砖砌的烟白出现在一个屋子里,那还是颇为令人震撼的。

    在旁边的地方,摆满了高低不同的架子,在每个架子上,几乎都有胚型已经做好了的,但是还未上色入炉烧制的瓷器,林林总总不下数百件。

    这还不算,在屋子的一角,还摆有粉碎机、雷毒磨,和极为专业的气流磨,这些都是很专业的粉碎工具,可以将矿山以及一些晒干了硬土,研磨成很细的粉末。

    庄睿知道,真正意义上的极品仿制瓷器,那是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的,不但要以古法建制窑炉,还必须用那种瓷器原有的瓷土。

    就连上色所用的柚色颜料,也需要自己研磨一些有色矿石粉,然后高温加热后自己来调配,市场上的化学原料,是绝对不可以用的。

    即使完成了这些工序,在烧制的时候也会经常出现废品,像这样烧制出来的现代仿品,价值并不比一些有年头的古玩便宜,甚至犹有过之。

    庄睿能看的出来,这里所有物件的制胚、画工、上釉色和烧制的工序,都是徐国清一人完成的,单凭这一点,就需要掌握好几门学问,如果徐国清没有那种狂热的态度,还真是做不好。

    “庄睿,你还没说呢,是如何看出我那些作品的破绽的……”””

    说老实话,徐国清对于自己仿制的三彩陶瓷俑,还是极为自信的,因为不管是从陶土还是烧制工艺而言,他都是严格遵循古代的秘方来进行的。

    在徐国清想来,除非是做碳十四测试,否则徐国清不相信用肉眼和别的仪器,能检测弈那些物件是假的?

    “呵呵,我叫您声徐工吧……”……”

    对方年龄比自己大,叫名字不合适,庄睿想了个称呼。

    “叫什么都行,你快点说说啊……”……”徐国清对庄睿叫他什么,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兴趣,他现在就想知道自己烧制的唐三彩,有什么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庄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徐工,我问一下,有官窑一说是从哪个朝代开始的?”

    “是从宋朝啊,汉唐虽然也有专供皇家使用的窑址,但是监管力度没有那么强,和民间也没有区分开……””

    是从宋朝开始,皇家的陶瓷用具,才和民间区分开来的,不过庄睿,这和我那唐三彩有什么关系啊?”

    徐国清烧制唐三彩,是前些年的事情了,他感觉到唐三彩的工艺已经被他完全破译掉了,没有什么挑战性,所以近年来一直都在研究宋代碰州窑,所以对庄睿的问颇是随。就能答E来。附颇。

    “对,的确是从宋朝设置的官窑,汉唐时期的陶瓷器,除了唐三彩算是精品之外,传世的好东西并不是很多,这也验证了东西不一定就是越古越好的道理,百则这满山的石头历史最长,为什么反而最不值钱了?”

    庄睿的这番话,不单是把徐国清给绕糊涂了,就是李大力和于正军二人,也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庄睿说这个和徐国清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完美,徐工,您这些三彩陶俑,唯一的破绽,就是在了完美上!”没等徐国清开口询问,庄睿自己给出了答案。

    徐国清还是没听明白,喃喃自语道:“完美?完美难道有错吗?就是应该仿制的和真品一模一样啊……”

    “完美当然没错,但是要分时代的,如果是宋以后的官窑瓷器,那就要追求完美,一个花瓣种的纹路粗细,两个花瓣间的距离尺寸,那都不能有丝毫的错误,但是对于三彩瓷器而言,您做的过于完美了……”

    汉唐以后的官窑瓷器,只要有一点瑕疵,都要打碎掉,皇宫内用不了,也不能流传到民间,这也是自宋以后的历朝历代传世精品瓷器,极为稀少珍贵的主要原因。

    庄睿的话,让徐国清的眼睛渐渐的明亮了起来,他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开始玩自己老爸从磁州窑遗址上挖出来的瓷片,对瓷器的研究可谓是精深之极。

    不过对于人性的分析,他就差的太远了,现在听庄睿这么一说,徐国清慢慢的明白了过来。

    “庄睿,你是说在唐朝烧制三彩瓷器的时候,由于没有统一的监管,很多有瑕疵的三彩陶俑都保存了下来,而我这些瓷器都是完美无缺的,是以被你看出了破绽,是不是这样?”

    徐国清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听到庄睿的提示后,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这中间的关节,原来自己所追求的完美,恰恰成了别人眼中的破绽。

    “对,就是这样的,李总,您拿这些三彩给别人鉴定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很多人说看不准啊?“庄睿点了点头,把脸扭向了李大力。

    “是,有几位专家也是说这些物件过于完美了……”

    李总说的这事倒是真的,有好几位专家找不出毛病来,但是心里总归感觉不对,最后也没出具鉴定证书,只椎说自己看不准。

    “我明白了,这是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啊……”

    徐国清稍稍有些失落,不过脸上随之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对着庄睿说道:“这汉唐瓷器不追求完美,不过我现在研究的是磁州窑,庄睿,你来看看,是否能找出破绽来?”

    “什么?您现在开始烧制碰州窑了?”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敢情这哥们不玩三彩了,改玩宋朝磁州窑了,要知道,磁州窑虽然是民窑,但却是中国古代北方最大的一个民窑体系。

    不仅是宋朝,就是辽金元、明清仍继续烧制,烧造历史悠久,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流传下来的精品瓷器也是最多的。

    并且到了南宋的时候,磁州窑也有一小部分,专门给南宋朝廷烧制官窑,所以现在市面上流传的磁州窑瓷器,其价格并不比其余几个宋官窑瓷器的市场价格低。

    “对,可惜的是,我脸子什么的都做好了,可是没钱烧制了……”

    徐国清原本兴奋的脸色,突然间垮了下来,要知道,仿古瓷的烧制程序,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烧制时间可能要长达半个月之久,所耗费的木炭,都是很大的一笔开销。

    不像现在咱们用的那些陶瓷盘子,做好胚子扔炉子里,直接用媒炭来烧制,整个一电脑自动化就烧制出来了。

    而徐国清的现代仿古窑,虽然也能用电脑控制温度,不过这哥们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了,别说是买木炭子,就是连电都快用不起了。

    “开门,快点开门……。

    正当庄睿想先看看徐国清做的瓷器胚子的时候,隐隐从大门处传来了叫门的声音,而那只狼狗,也汪汪直叫了起来。

    “庄总,你们聊,我出去看看……”

    在徐国清这里,于正军也算是半个主人了,他知道徐国清这会正头疼资金的问题,绝对不会主动前去开门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