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一章 哭泣的非洲【第一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般正境的空姐,在下飞机之后,只有一个手拉的行李箱的,不讨庄睿没那么多的规矩,所以恬娅肩头,还背了一个女士的坤包。

    躲藏着阴暗中的那个身影,所要抢夺的就是恬娅肩头上的包,不过就在他拉住了坤包就准备跑路的时候,恬娅下意识的用手拽了一下。

    不过女人的力气始终没有男人大,虽然那只是个男孩,还是将恬娅拽倒在地,要说黑人的爆发力就是好,这个十来岁大的黑人男孩得手后,撤开脚丫子就往酒店外面狂奔。

    “小偷,有小偷!”

    “恬娅,你怎么样啊?”,倒在地上的恬姐,在最初发出一声尖叫后,整个人都呆滞了,嘴里还喃喃喊着抓小偷,而琉璃则是看到恬娅胳膊处渗出了鲜血,手忙脚乱的就准备打开自己的箱子,拿出急救包给恬娅包扎。

    “这还是小偷吗?就差没拿枪来抢了,土匪还差不多…………”,庄睿听到恬娅的话后,不禁摇头吾笑,听说最近几年,在国内沿海地区很流行抢包的,没想到在非洲也能见得到。

    看那男孩马上就要消失在花圃后面,庄睿知道自己是追不上了,这些本地人对于地形十分熟悉,只要钻入到对面的巷子里,自己是很难抓到他的。

    只是庄睿没办法,不代表彭飞也不行,就在那黑人男孩的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彭飞右手猛的一甩,已经跑出了十多米远的黑人男孩嘴里,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

    “琉璃,你扶恬娅进酒店,不要在外面呆着……”

    见到彭飞出手了”庄睿连忙制止了琉璃的动作,这他娘的不愧为罪恶之城啊,在酒店门口都能遭到抢劫,琉璃在这里打开行李箱,没准又能引来一帮子劫匪。

    彭飞已经跑到了黑人男孩的身边”弯下腰从男孩腿上拨出了他的那把小刀,随之又响起一声惨叫。

    “妈的,这侍应是傻的啊?”,庄睿看了一眼酒店门口的侍应,那黑人哥们居然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视若未见,这会正殷勤着要帮琉璃拿行李箱呢,却是被琉璃一把给推开了,谁知道这人会把箱子拿哪儿去啊?

    庄睿轻轻的叹了口气,知道南非治安不好”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乱,就连在酒店门口,都不能保障客人的安全。

    “庄哥,这人怎么办?”,等庄睿赶到彭飞那里的时候,彭飞已经将这黑人男孩给制服了,他刚才飞刀扎的是男孩的大腿,现在已经撕下那男孩的衣服,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止住了血。

    不过那黑人男孩的双手和双脚,也被彭飞给绑了起来,小男孩嘴里用土语不停的叫骂着,一脸桀骜不驯的神情。

    “算了,放他走吧……”,”

    庄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小孩”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年龄,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在张嘴骂人的时候”露出乎一口雪白的牙齿。

    不过在男孩的脸上,时不时会显露出痛苦的神色,显然彭飞那一刀,让这小家伙吃了不小的亏。

    看着这男孩满眼仇恨的样子,庄睿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了皮夹,拿出十来张一百面额的美元”蹲下了身体,塞到小男孩的破烂的衣服里,用英语说道:“以后不要再抢劫了,要好好做人!”,“彭飞”把他放开,咱们走吧……”

    庄睿摇着头,拉了一把还有点愤愤不平的彭飞,说道:“你和一孩子叫什么劲啊……”

    庄睿感觉彭飞的反应有点过激了,这可不是在自己的国家,如果伤了人被警*察带走,说不定就要大使馆出面才能解决,庄睿并不想招惹这些麻烦。

    “孩子?”

    彭飞冷笑了一下,说道:“庄哥,孩子也能杀人的,我就亲眼见过,算了,不说这些事情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彭飞顶了庄睿一句之后,就低下了头,用手中的刀子把捆绑住小男孩的衣服割裂开来。

    “先生,谢谢你!”

    就在庄睿和彭飞走出七八米之后,身后突然传来男孩的声音,微微还有一点呜咽声,庄睿愣了一下,摆了摆手,道:“走吧,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那个黑人男孩站起身体,向着庄睿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才一瘸一拐的走入到黑暗中。

    “怎么样?只要是人,还是知道好歹的……”庄睿拍了拍彭飞的肩膀,走进了装饰的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

    “庄哥,在非洲这种地方,以后千万别做这样的事情,否则会被人惦记上的,非洲的孩子,有时候比成年人更加可怕……”,彭飞摇了摇头跟了上去。,看到庄睿不以为然的样子,接着说道:“我有一次和战友出任务,那个战友就是为了救一个被地雷炸伤的孩子,被那孩子一枪打爆了头,你知不知道,那只是个九岁的孩子……”

    彭飞见庄睿还有点不相信,给他说出了自己以前的一段经历。

    在五年前的时候,彭飞和一个班的战友来非洲执行过一次特殊任务,当时深入到正处在战乱中的刚果。

    任务进行的非常顺利,只是在完成任务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在丛林里被地雷炸断了腿的孩子,当时彭飞的战友不忍这孩子就此丧命,上前去帮他包扎了起来。

    谁知道就在彭飞战友低头给他包扎的时候,那个黑人男孩居然直接从背后拿出把手枪来,顶在彭飞战友的头上开了枪。

    而彭飞等人也没能帮战友报仇,因为那男孩在开枪之后,就拉响了一枚手雷,其决绝的样子,根本就没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彭飞现在都还能记得那个男孩眼中的疯狂与冷漠,那就像是死人的眼睛,从里面看不到任何的生气,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庄睿闻言沉默了下来,有些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是永远无法体会当事人的感受的,在自己眼里那只是孩子,但是正如彭飞所言,如果要是在战场上的话,孩子也可以变成杀手。

    听完彭飞的讲述之后,庄睿忽然想起他在不久之前,在玉泉山上所看到的一遍关于非洲形势的内参,那上面前的就是关于非州娃娃兵的事情,可谓是残忍至极。

    根据内参里所说的,在刚果、乌干达、利比里亚等非洲国家的军队里,所有被俘儿童,都会定期注射可卡因或者其他使人发狂的毒品拒绝的会被立刻打死。

    而女孩子在服药之前多半会被强暴,2004年的时候,整个非洲大约有13万女童子军,被沦为性奴隶。

    这些被毒品浸染的少年犯下的暴行耸人听闻,他们甚至用刺刀剖开孕妇的小腹。为了邀功请赏,这些“童子军”滥杀无辜,无论长幼老少,砍下他们的手脚和脑袋献抬头领。

    娃娃兵们强奸女孩子,常常都是先奸后杀。

    他们还阉割政冉警*察们的生殖器,想尽花招凌辱他们。

    在这些娃娃兵眼里,没有善恶之分,他们只崇拜和听从自己的头领或者是酋长,因为从这些人手里,可以得到控制他们的毒品。

    为了训练童子军的暴力倾向,有时还会要求他们杀死自己的父母,朋友,并喝下他们的血。

    塞拉利昂十年内战期间,叛军头领强行征召了近万名q至占岁的娃娃兵,这些娃娃兵手持从亚洲淘汰掉的a四步枪,穿着迷彩服,像成年人一样抽烟喝酒玩女人。

    在内战结束之后,这些幸存的娃娃兵们,除了战争和杀戮,他们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生存,有很多人死于毒品,也有更多的人,投身于还存在战乱面国家,继续着杀戮和疯狂。

    庄睿知道的这些事情,彭飞当然更加的清楚,南非距离那些战乱的国家并不远,是以彭飞十分的警慢,鬼知道这个黑人男孩,是不是从别的国家流窜到南非的娃娃兵们?

    “贺双,怎么了?”,庄睿走到酒店服务台的时候,发现贺双正和刚才在门口柚手旁观的那个侍应争吵着,而琉璃等人脸上也是带着愤愤不平的神色。

    “庄总,这人还有脸要小费?咱们被抢他不管不说,刚才明明没有让他拎箱子,他非说自己为我们服务了,必须要收取小费……”

    贺双从军多年,也是一副火爆脾气,这要换成是在国内,早就挥拳相向了。

    “滚……”

    庄睿还没说话,一旁的彭飞就压抑不住火气了,上前一把将那高大的侍应推到了一边,用英语说道:“不想死的,就离我们远一点…………”,一向都显得比较慵懒的彭飞,此刻却是杀气毕露,眼中冒出一股子寒光,看的那黑人侍应连连后退。

    彭飞和贺双不同,他虽然也是纪律部队出身,但是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尤其是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自主性非常的高,杀上牟把人,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所以惹火了彭飞,他真敢杀了这人,大不了从南非流窜到别的非州国家,再想办法回国罢了。

    (PS:第一更,今儿争取三更,大家多支持,给咱的点动力,瞅瞅还有月票推荐票没,投给咱吧。)!~!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