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九章 布局(下)【第二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大力倒腾文物,查出来最多就是个销赃罪,就算是被人咬死了,不过判个几年而已,而且还能让手下的小弟去顶罪。

    但是走私文物那罪名可就大了,如果涉案金额大,涉案文物级别高的话,拉出去打靶也不是没可能。

    所以听到庄睿这么一说,李老板马上急了起来,要不是他畏惧庄睿身后的权势,这会早就翻脸了。

    “李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这几件磁州官窑瓷器,可以走走别的路子嘛,听说有些国家对于磁州窑特别的感兴趣……”

    庄睿见到李大力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就差没说出让李大力去邀请日本客人这样的话来了。

    庄睿那“宣睿斋”可不是白开的,虽然赚钱不是很多,但却是个消息灵通的地方,古玩行里有什么新鲜事,一准儿会先在潘家园传开的。

    庄睿从猴子那里也了解到不少小道消息,中国文物走私流失出去的古董,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第一个就是香港,以香港为中转站,销往欧洲等国家。

    而第二个地方就是日本,由于小日本本身没有什么文化和历史,所以对于中国古玩,向来都是觑觎已久,每年海关查到最多携带中国文物出境的外国游客,基本上都是日本人。

    比如庄睿第一次在西藏参加古玩黑市的时候,就碰到了一个日本人,这并不是偶然现象,很多来到中国的日本人,都会通过各种渠道,大肆收购珍贵古玩带回日本。

    在这个过程中,像是李大力这样的人,就在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说好听点叫做掮客,说不好听了,那就是文物走私犯。

    “庄总,您说的磁州窑,是不是咱们上次……”

    李大力现在算是明白庄睿的意思了,敢情这哥们是想坑外国人啊?不过谨慎起见,李大力还是想弄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要知道,万一出了问题,别人只会找他这个中间人,而不会去找庄睿的。

    李大力上次和庄睿去过徐国清的实验室,早就猜到庄睿所说的物件应该就是出自那里的,张嘴问庄睿,不过是想确认一下罢了。

    “李总,其实现在全民收藏,古玩市场一直都很繁盛,您又有足够的人脉,其实可以考虑将拍卖行办的更加正规化和国际化,没必要偏居一偶小打小闹的……”

    庄睿没有回答李大力的问题,而是说出了另外一番话来。

    庄睿说的有点漫不经心,但李大力听的却是两眼圆睁,古玩市场的繁荣所带来的,就是国家对其的重视,相关法规不断出台,挤压的古玩黑市的生存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小了。

    而且现在盗墓组织也日益猖獗,李大力在接收赃物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里面有被国家盯住的东西,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现在之所以活的好好的,那是没有触及到法律的底线,否则早就被请去吃牢饭了。

    早两年的时候,李大力就想收手上岸了,苦于关系不够,上岸后没个正经营生,现在庄睿说出此话,正好是击中在李老板的软肋上了。

    “我和京都拍卖行的钱总关系不错,可以介绍李总认识一下,您可以挂靠在京都名下,在冀省开个分行也是不错的……”

    庄睿又抛出了诱饵,他知道,和李大力这种人讲什么国家大义朋友之道,那纯粹是扯淡,没有足够的利益,他绝对不可能涉险帮助自己布局的。

    “庄总,那敢情好……”

    拍卖行的准入门槛是非常高的,尤其是古董拍卖,必须有相关资质,而李大力在冀省明面上的拍卖行,只是挂靠在一家政府部门下面,只有拍卖相关房产设备的权限。

    现在庄睿给了他一块能通过正当渠道进入古玩拍卖的机会,李大力明知道是诱饵,那也要张大嘴一口将其吞进去。

    “庄总,这事就交给我办了,一准儿让您满意,不过那两件东西,您要先交给我,最好能有些佐证,我找人看过之后,把消息给放出去……”

    能洗手上岸,李大力哪里还在乎坏了在古玩黑市里的名声?一旦下了决定,李大力也不瞻前顾后了,干脆将布局下套的活,都给揽到自己身上了。

    “成,李总您放心,那些物件,和当年的官瓷相似度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只要不是经过碳十四检测,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见到李大力答应了下来,庄睿松了一口气,没有李大力这种人,他还真干不成事。

    “那就好,庄总您放心吧,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把这次拍卖办起来,咱们就搞个磁州官窑专场拍卖会……”

    李大力听到庄睿的话后,彻底将心中的顾虑放了下来,东西是假的,即使被相关部门盯上了也不怕,最多不过就是个偷税逃税,还能将自己怎么样?

    “好,麻烦李总在北京再住两天吧,明天我把东西给您送去……”

    李大力愿意大包大揽,庄睿是求之不得,这位李老板本身就是江湖人,做起局来绝对要比自个儿专业的多。

    送走李大力后,庄睿刚好接到了徐国清的电话,也是让他直接来到了四合院。

    ……

    “徐工,这件我认识,应该叫做白地黑花云凤纹四系瓶,但是这一件是做什么功用的,您可要给我解说一下了……”

    摆在庄睿面前的两件瓷器,一件是釉下彩的白地黑花云凤纹四系瓶,整个瓷瓶硕大、浑圆、厚重,上面雕有云龙玉藻等图案。

    只是这四系瓶庄睿认得,但是另外一件他就有点看不懂了,这件瓷器呈四方形,上面开一巴掌大的小口,四面均是画着人物形象,庄睿有点拿不准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徐国清见到庄睿不识得此物,顿时笑了起来,说道:“呵呵,这是古代的恭器,专门给帝王妃子出恭所用的,磁州窑本身就是生产民间所用的瓷器,所以我做了这么个东西出来,也算是比较贴切吧……”

    听到徐国清的话后,庄睿心里一阵恶寒,这不就是皇帝的马桶吗?古玩行里有句笑话,说是皇帝的马桶那都是价值连城,说的就是面前这物件了。

    不过要不是知道这东西是刚烧制出来的,庄睿绝对不会上手把玩。

    在徐国清介绍完之后,庄睿将两件瓷器仔细验看了一番,从釉色胎质以及烧制火候而言,这两件瓷器真的是很难找出瑕疵之处。

    和民窑磁州瓷相比,这两件作品既保持了那种粗犷豪放,洒脱不羁的绘画风格,又有着官窑瓷器严谨、精美的特点。

    “好,徐工,好手艺”

    如果不是刚出窑的物件,庄睿也很难用双眼辨识出真假,看的庄睿是赞不绝口。

    “庄老弟,东西我送来了,没我啥事了吧?”

    徐国清刚刚烧制成功两件,手正痒痒呢,这会心早就飞回到实验室里去了。

    “徐工,既然来了,就玩几天再走嘛……”庄睿说道。

    徐国清闻言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地,说道:“不玩,老弟,没事我这就回去了,手上正有几件画出胎来还没烧的东西,没功夫在这耽搁……”

    “得,那你就回去吧,不过徐工,磁州官窑烧制成功的事情,现在先不要放出消息,一点风声都别走漏啊……”庄睿见留不住徐国清,连忙交代了几句。

    现在徐国清的实验室,也是倍受当地政府关注的,因为如果可以复制出磁州官窑瓷器,那将填补陶瓷史的一项空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这事转化到当地政府身上,自然就可以变成政绩了,庄睿可不想让那些一门脑袋往上钻的官员们,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之前有唐三彩创汇的事情,徐国清当然明白庄睿打的是什么心思,当下说道:“我知道了,这两件瓷器就是那些研究员都不知道,老弟你放心吧……”

    徐国清从当初穷的连电费都交不起,到现在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自然知道好歹,再说这东西是流入到国外骗老外的钱,徐国清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

    送走徐国清后,庄睿第二天把两件瓷器、还有徐国清带来的几件出土的磁州官窑碎瓷,都交给了李大力。

    至于如何做旧,李大力手上有自己的专业人才,压根就不用庄睿去烦心。

    过了大概半个月之后,庄睿去潘家园“宣睿斋”的时候,从猴子嘴里听到一则消息:河北邯郸有一个盗墓团伙,最近挖出来一个磁州古窑址,从里面出土了不少好物件。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称,在被盗的古窑址里,有两件制作极其精美瓷器,经过一些民间专家的鉴定,疑为是南宋磁州进贡皇宫的官窑瓷器。

    古玩市场的八卦新闻传播速度,绝对不亚于那些整天以打听别人私隐为乐的老娘们,在极短的时间里,磁州官窑瓷器出土的消息,就传遍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