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四章 人傻钱多(下)【二更,求票票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买到假物件还表现出一副如获至宝的模样,估计也就只会出现在古玩行当里了,这些老板的表现,倒像是把这里当成了商场一般,斗气的成份要多于理智。

    当然,现在最高兴的人莫过于李老板了,这幅画是他花了三万块钱找高手仿出来的,一转手翻了四十倍,就是贩毒也没有这么高的利润啊。

    “好了,下面要和大家交流的,是清咸丰年间的一对官窑瓷器,大家请看,这是一对粉彩莲花纹碗为无盖碗……

    朋友们都知道,咸丰官窑制品格外稀少,所以这对粉彩莲花纹碗可以说是仅存于世的两个孤品了……”

    随着李大力的话声,拍卖进行了下去,这次放在托盘里拿上来的,是一对清咸丰官窑瓷器。

    众所周知,咸丰皇帝算是清朝比较倒霉的一个皇帝,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运动让他赶上了,西方列强入侵中国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也让这哥们摊上了。

    咸丰帝一个人把大清朝列祖列宗的苦难都承受了,一生短暂,备尝艰辛,遭遇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打击后,咸丰帝终于崩溃了,以三十一岁的年龄命丧热河。

    咸丰爷生平最爱的是听戏和女人,对于老祖宗们喜欢的字画陶瓷是不屑一顾,所以在咸丰年间烧制的瓷器,算是最为稀少的。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咸丰年间精品瓷器的价值,并不低于康熙、雍正和乾隆三朝的瓷器价格。

    “老弟,走,上去看看……”由于这次拍的不是字画,金胖子也打算去瞅一眼。

    “好……”庄睿点了点头,和金胖子走到台前。

    “哎呦,让让,先让两位老师给掌掌眼……”

    “是啊,老许,你挤个什么劲啊,你看的懂吗?”

    “来,来,庄老师,这位置好,您瞅瞅……”

    庄睿和金胖子刚一走过去,原本围得水泄不通的桌子处,被那些藏家们很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今儿参加拍卖的人实在太多了,场面一直显得有些乱哄哄的。

    “金老哥,您先看……”庄睿朝金胖子打了个手势。

    “别介,陶瓷器的鉴定我可不如你,这里有两件,咱们一人看一件……”

    金胖子连连摆手,俗话说术有专攻,再厉害的专家,那也只是在某个领域里,像庄睿这样能在青铜器、字画、玉石和陶瓷器等诸多类别中均有建树的人,那是极为罕见的。

    “好,那就各看一件吧……”

    夏天容易出汗,手上油腻,庄睿接过一副白手套戴在了手上,将托盘里的那件粉彩莲花纹碗拿在了手上,仔细端倪起来。

    这个原本属于盖碗的粉瓷,外壁粉彩莲瓣为四层,和其他各朝的三层莲瓣有些不同,碗内施白釉,口沿饰以金彩,外壁纹饰将碗装饰成莲花状,自上而下绘莲蕊、四层莲瓣纹,圈足绘成莲柄。

    整件器物颜色娇艳,形制独特,加上咸丰朝离现在也有一两百年的时间了,如果这物件是真的,能成对传世下来,算是殊为不易的事情了。

    庄睿对清瓷研究比较少,仅凭眼力还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当下从眼中分出一丝灵气,在这件瓷器内游走一圈后,眉毛不禁微微挑了一下,用眼睛的余光撇了撇站在一旁的李大力。

    敢情这哥们是要将赝品进行到底啊?原本感觉不错的粉彩莲花纹碗在灵气下立时变得无可遁形,还是件假的。

    这个结果让庄睿有点郁闷,敢情没有了眼中的灵气,自己的鉴赏水平真是上不得台面啊?

    见到庄睿把那件粉彩莲花纹碗放下后,李老板马上凑了过来,做出一副和庄睿不熟的样子,出言说道:“庄老师,这物件不错吧?咸丰官窑瓷器,市面上可是不多见的啊……”

    李大力也不傻,今儿这场子,就是因为庄睿而办起来的,他当然要充分利用庄睿这专家的身份,给自个儿捞上一笔了。

    “嗯,咸丰朝的瓷器是很少见,而且经过这么多年,能保留一对下来,也属罕见,如果是真品的话,上拍的底价最少都要在五十万以上了……”

    庄睿听懂了李大力的意思,这要是换个场合,他一定不会开口说出上面那番话来的。

    不过现在这里聚集的大多都是些业余收藏家,即使买回去也是用来斗富的。

    虽然是这些人的存在繁荣了古玩市场,但是也带来了许多不利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因素,所以庄睿并不介意让他们出点血。

    话再说回来了,庄睿这话也藏着包袱,在底价五十万的前面,标明的必须是真品,才能值那价,而庄睿自始自终,也没说出这粉彩莲花纹碗是真品之类的话来。

    “老刘,这次你不能再和我争了……”

    “凭什么啊,您能买,我就不能买啦?”

    “有点看头,回头听听底拍价,庄老师都看好这物件啊……”

    “是啊,清朝瓷器以康乾居多,这咸丰年的倒是别具一格,有收藏投资的价值……”

    听到众人的话后,围在这展桌旁边的众人,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

    此次黑市拍卖不同于以往,没有接到邀请函的人均是不得入内,很多老板们都没能将自己专用的鉴定师带进来,物件真假全靠自己琢磨,所以庄睿的这番话,让众多藏家心里有了点底。

    “金老哥,您看好了没?”庄睿把莲花纹碗放回去后,看向了金胖子。

    “说不准,看釉色包浆和器物风格,应该是清咸丰的,不过历史上没出过这种造型的物件,我也拿不准……”

    金胖子说的比较客观,给出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过这也足以让李老板大喜过望了,只要专家们不说是假的,那指定会有人竞价的。

    “那瓷器是真的还是假的?”

    庄睿回到座位上后,苗警官难得的开了一次口。

    庄睿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他,张开嘴比划了个嘴型,说道:“假的……”

    “真是奸商……”苗警官撇了撇嘴。

    “切,要是真的不是给你们留下口实了吗?”

    庄睿对苗警官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假的叫做工艺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是警察也管不了,但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犯法的了。

    ……

    “好了,这一对极其罕见的粉彩莲花纹碗的交流价格,为十万元RMB,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出价了……”

    又过了大约十来分钟,一些自认为对陶瓷器有点造诣的老板也上去看过之后,这对粉彩碗的拍卖在李大力的主持下,开始进行了。

    不过有点出乎李老板意料之外的是,在他喊出底价后的一分多种内,居然没有人叫价。

    “我出十五万……”

    坐在庄睿前面一个比较面生的老板,开口打破了场内的寂静。

    “二十万……”

    有人带头,马上跟价就喊了起来,在国人的眼里,不被人争抢和卖的便宜的玩意儿,那都不是好东西,越是多人抢,那才能说明其物件的珍贵。

    “老于,这物件靠谱吗?”前排响起一个声音。

    “我看着还成,那釉色明亮,并且包浆很厚实,像是有年头的物件……”

    喊出二十万的那个于老板答道,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听得坐在身后的庄睿很是无语。

    这古玩行里,不怕不懂的人,不懂的他不敢出手,就是怕这些水平不怎么样,偏偏又知道点东西的玩家,这一类人才是古玩市场的主力军,当然,换个名称叫做冤大头也成。

    最终那一对粉底莲花纹碗,被于老板以六十八万的价格给买走了,这哥们还洋洋自得的夸口叫出了个吉利数字呢。

    只是这位哥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庄老师列入到人傻钱多那类人的范畴里去了。

    ……

    接下来又拍出了一张齐白石的画和一块所谓的汉玉,价格都是不菲,李老板在台上乐的是满脸开花,今天这个拍卖会办的不亏,已经是小五百万进账了。

    在拍卖出四五件东西之后,李大力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下面要进行交流的物件,是来自磁州一处古窑址出土的宋朝瓷器,经过冀省著名文物鉴定专家薛老师的鉴定,这应该是宋朝进贡给皇宫的官窑瓷器……”

    “李总,这磁州有没有官窑,可是还未考证出来的事情啊……”李大力话声未落,就被台下的一个人给打断了。

    “没错,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从以前出土的碎瓷上,我们可以看到宫内的署款,这说明磁州窑还是有官窑存在的,只是未经出土而已。

    不过这一切在今天,将成为历史,因为这两件磁州窑的器皿,经专家鉴定后,和磁州窑曾经出土的官窑碎瓷如出一辙,基本上可以断定为磁州官窑瓷器了……”

    李大力摆了摆手,得自庄睿的那两件瓷器,被人给抱在了桌子上面,立时将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而坐在最前排从未出过价的几个西装革履的日本客人,脸上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PS:第二更,还有二十来张月票就加更了,兄弟们拿出战斗力来啊,还有推荐票的朋友也投出来吧,这物件免费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