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七章 余波(上)【第一更,急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天下午,庄睿早早的将车开到了机场里,等了足有两个多小时,从〖日〗本到北京的航班才降落在了首都机场。

    “彭飞!”

    庄睿向走下飞机的彭飞招了招手,手里拎着个箱子的彭飞马上跑了过来,说道:“庄哥,马上过年了,家里那么忙,都说了不用来接啊……”

    “你小子,得便宜就卖乖吧……”

    庄睿笑着在彭飞胸口打了一拳,抬眼看到田教授向自己这边走来,连忙迎了上去。

    庄睿此次布的局,虽然没有什么大的纰漏,但是最后要不是田教授的配合,如果山木执意不肯损坏瓷器的话,这件事情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庄睿伸出双手和田教授握了一下,笑着说道:“田老师,昨儿可是见到您义言退倭寇啊……”

    “你小子,这事办的可不地道啊,昨儿把我惊得心脏病都快出来了,可不许再有下次了……”

    田教授虽然是在数落庄睿,但是脸上却带着笑意,能见到〖日〗本人吃瘪,绝对是〖中〗国人最为高兴的事情,尤其是年龄稍大的那一辈人。

    经过这次的事情,田教授和庄睿的关系也是近了不少,怎么说都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只是一个冲锋在前,一个出谋在后罢了。

    “孟教授,协会有人在外面接您,我就先走了啊,过几天我做东,您可一定要赏的……”

    田凡此次在〖日〗本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不仅仅是学术界,就连国家相关部门也注意到了这个事件,现在在机场外面迎接田教授的,最少有几百人,所以庄睿才有这番话。

    “别,我老田最怕这个,平时开会都不愿意去的,我就跟你的车去……”

    田教授一听庄睿提起这茬,顿时苦起了脸,别看他在电视上表现的泰然自若,其实平时话不多的,也没有做好要当英雄的心理准备。

    庄睿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不好吧?华么多人等在外面呢……”田教授如果真的跟自己跑了,那外面的人岂不是白来了?

    “我老田一辈子就没享受过那待遇,也不想去出那个风头,再说专家组又不是我一个人……”

    田教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有些人最喜欢热闹,我就把机会留给他们吧,小庄”你这次算计了我一次,这点小忙可是要帮啊……”

    田教授说着话,已经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此次他的那个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在内部的异议很大,不仅同去〖日〗本的专家不认可,就是领队也不同意。

    最后还是田教授顶住了压力,写下保证书”这才得到相关领导的默认的,是以在新闻发布会上,只有田教授一个专家在座。

    所以田教授对这些人并不太感冒,他宁愿回家去吃口老伴做的饭,也不愿意去搞那些庆功会之类的形式主义,帮那些纤谓的领导增加政绩。

    “得,您开口了,小的照办……”

    庄睿突然想起了老丈人的交代”接着说道:“田教授,您要是上了这车,我给您庆功可不许跑啊……”

    田教授一听庄睿的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庄睿就冲着刚下飞机的几个人摆了摆手,驱车长去,看的后面那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次来迎接专家组的规格可是不低,故宫博物院的领导”文化部的领导,收藏协会的会长”还有各种民间组织,足足有数百人围在机场出口处。

    好几个大牌子上都写着迎接专家组田教授的字样,只是等人都出完了,只见到其他几个专家,而田教授却是不见了踪影。

    “田教授呢?怎么就你们几个?”一个腆着大肚子,领导模样的人向专家组的领队问道。

    “吴厅长,田……田教授被庄老师给接走了……”那位领队本身就是文化部的人,现在见了领导,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的。

    “瞎胡闹,什么庄老师不庄老师的?我们这么多人都等在这里,这不是无组织无纪律嘛?给那个什么庄老师打电话,让他回来!”

    好嘛,吴厅长一听有人比他面子还大,顿时火冒三丈,在现场的人里,以他的行政级别最高,当下就发作了起来。

    “吴厅长,那位庄老师……”

    专家组倒是有人认识庄睿,当下附耳在吴厅长耳边说了几句,听的吴厅长面色一变,说道:“这次诸位专家们都辛苦了,大家请上车,部里给大家准备了庆功会……”

    吴厅长似乎忘了刚才的不快,面不改色的一一和众位专家握手后,带头离开了机场。

    只是现在正主不见了踪迹,剩余的专家又根本没在电视上要脸,也没人代表发言,这次迎接算是搞的虏头蛇尾。

    不过那位吴厅长也没再敢口出恶言或者摆官威,大部长的外甥,那岂是他能得罪的?

    “庄哥,还是北京好,大街上多喜气啊……”

    后天就是除夕了,此刻的北京被装扮一新,到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这些年人们的生活好了,就越发的回忆起七八十年代过年时的气氛,禁炮令也被解除了,坐在车里,不时能听到街边传来的零散鞭炮声。

    “是啊,你小子也快当爹了,过的可真快啊……”

    庄睿被彭飞的一番话,也是勾起了心思,这已经是在北京过的第二今年了,几乎是一年一个变化,如果不是儿女的出世,庄睿几乎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几年还好,老北京的年味又回来了,只不过比起七八十年代,还是差远唉……”

    田教授也是有些感触,社会发展越来越快了,但是一些老的传统也都被淘汰掉了,像耍猴的,卖大力丸吞刀剑的,这些天桥把式可是田教授那今年代最为常见的。

    “嘿,小庄,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田教授说着说着话,看到车子居然向郊外驶去,不禁有些疑惑。

    “呵呵,田教授,家里准备了便宴,让您给我们谈谈此次〖日〗本之行惊心动魄的故事啊……”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他刚才给老妈发了短信,准备晚上在家里招待孟教授,正好让老丈人见一下,昨天晚上秦浩然可是拉着庄睿念叨了半夜。

    “你小子,我这连老伴都还没见呢,别以为出什么事了””

    田教授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其实他对那位制造出这几件瓷器的神秘人物也是十分倾慕,正想和庄睿谈一谈呢。

    “爸,这位是田教授,田老师,这是我岳父,对您可是景仰的很啊,这不,把您拉来就是奉了岳丈大人的旨意……”

    庄睿和秦浩然接触多了之后,感觉自己这岳父十分的开明,是以没事也会开上几句玩笑。

    秦浩然此刻也像个追星族似地,上前紧紧握住了田教授的手,说道:“鄙人秦浩然,欢迎田老师,田老师在电视上的风采,让我辈自愧,不如啊……”

    “不敢当,我只不过是个执行者,小庄才是主谋啊……”

    见到秦浩然温文尔雅的样子,田教授也不敢怠慢,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比您英国还小上几岁,叫声田老弟就行了……”

    “什么执行者、主谋?”

    秦浩然有些不知所谓,但还是让开身子,请田教授进入到了客厅里,秦老爷子也站在厅里相迎,众人又是一番见礼。

    家里的饭菜早就准备好了,为了让几个男人能更好的聊天,欧阳婉带着媳妇和亲家母去到另外一个餐厅吃饭,把地方留给了庄睿等人。

    秦老爷子身体不太好,也已经是八十多岁的年纪了,不过还是坚持敬了田教授一杯酒,才在秦萱冰的搀扶下,回房去休息了。

    “田老师,先恭贺您此次〖日〗本之行扬我国威,咱们干一杯…………”老爷子离开后,庄睿举起酒杯,敬了田教授一杯。

    其实庄睿此次让彭飞去〖日〗本,准备了不止一套方案,将事情原委说给田教授听,只是他准备方案的一种。

    虽然以前和田凡多有接触,但是庄睿也没想到田教授有如此的风骨,扛着巨大的压力,居然真的将这件事情给办成了。

    “小庄啊,这事到底如何,你比谁都清楚,就不用往我老田脸上擦粉啦……”

    田教授干了这杯酒,也没动筷子,接着说道:“你这事虽然玩的险,总算是结果还不错,但是下次再也不能这么做了,这种事情有一无二啊……”

    “田老师,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还是要谢谢您,否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尾呢……”

    庄睿点了点头,摆出一副受教的模样,这件事情所引起的风波和影响,远远超出了庄睿的想象,再让他玩这么一把,他还真是不敢了。

    “田老弟,你们……这…………这在说的都是井么啊?”

    从刚才在门口的时候,秦浩然心里就存着疑问,现在听到二人的对话,更是云里雾里的摸不清头脑了,似乎自己这女婿,和“古瓷”事件还有着关联?!~!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