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八章 余波(下)【急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秦老哥您不知道?”

    田教授愣了一下,看了庄睿一眼之后,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从头至尾,可都是您这女婿搞出来的呀……”

    田凡也不知道庄睿这事如此保密,连岳丈都不知道,顺口就说了出来,他也是无不有点报复庄睿的心思,这小子之前的行为,简直就就拿自个儿当枪使了。

    “什么?!”

    秦浩然刚刚喝进嘴里的一杯酒,直接喷了出来,看向庄睿的脸上,全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爸,您别激动啊……”

    秦浩然这一激动不要紧,一口酒全喷在了庄睿的身上,搞的庄睿手忙脚乱的拿纸巾擦了起来。

    “小睿,田老弟说的是真的?”

    秦浩然没想到自己这个做事一向都比较低调的女婿,居然策划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可以说在最近两个月里,中日两国的关系,都因为这个事情搞得有些紧张起来。

    当然,两国关系从来就没真正的好过,一直都是维系着面子上的友好罢了。

    厅里有暖气,庄睿把一身酒气的外套脱下来之后,才看向秦浩然,说道:“爸,我也没想到这事,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波。

    事情是这样的,在前一段时间,我投资的一个陶瓷研究所,成功烧制出了磁州官窑的仿制瓷器……

    本来我是想拿到朋友的拍卖场想去试下水,看看能否被人鉴定出来的,谁知道那个叫山木的愣是要买下来,我当时已经把价格提的很高的,但还是被他给买去了,这硬是往手心里给塞钱,我总不能不要啊?”

    庄睿脸上露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看的秦浩然和田教授都很无语,这小子是典型的占了便宜卖乖,顺带着最后还扇了对方一耳朵。

    要是想不卖的话,那办法多的是,直接当场砸碎了不就完了?还用憋着坏故意抬价让别人买回去?

    秦浩然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看上去蛮老实的女婿,居然是属于那种大智若愚,将自己卖了还会帮庄睿数钱的主!

    “那……那你昨天干嘛不告诉我啊?”

    秦浩然被这中间曲折的故事听得是目瞪口呆,等庄睿说完之后,他才想起来,昨儿自己这女婿,在自己等人着急的时候,可不是摆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嘛?

    “爸,人家不是不好意思夸自个儿吗?”

    庄睿这句话杀伤力更大,让坐在一旁的田教授和彭飞,同时都喷出酒来,房间里响起了一阵笑声。

    ……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刚刚接到的消息,在日本东京银座大厦,出现一起跳楼事件……

    经查实,死者的身份为日本陶瓷协会会长,今年五十二岁,在坠楼后当场死亡,经过初步调查,野合是自杀行为,具体原因还有待调查……”

    庄睿等人正聊得开心的时候,突然电视机里的一则新闻,把几个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一时间,房内沉寂了下来。

    感觉到冲击最大的,自然就是庄睿和刚刚离开日本的田教授了,他们两人都没能想到,野合居然会以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来回应这次发生在日本的丑闻。

    虽然新闻里说自杀原因不详,但是谁都知道,野合自杀的导火索,就是因为此次的“古瓷”事件。

    秦浩然怕庄睿他们有什么心理负担,连忙出言说道:“小睿,田老弟,这事不能怪你们,完全是这些日本人咎由自取的……”

    “就是,哥,要是按我的想法,直接就把这两人给……”

    “行了,彭飞,去陪你媳妇去,别扯淡……”庄睿打断了彭飞的话,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条生命的逝去。

    “小庄,日本鬼子死再多,咱都不带伤心的,想当年我爷爷就是二十九军大刀队的,亲手砍过二十二个小鬼子的脑袋……”

    田教授倒是一点没受影响,在听到这则新闻后,居然接连痛饮了三杯酒,尤其是这番话说出后,田教授那瘦弱的身体,竟然让众人感觉到一种粗犷的豪情来。

    “呵呵,我没事,就是这个消息有点突然而已……”庄睿闻言笑了起来。

    其实经历过那次海岛之行后,庄睿心性并没有众人想的那么脆弱,至少他对穆塔就是动了杀心,如果不是金刚代劳的话,庄睿也会亲手杀掉穆塔的。

    所以野合自杀,只是让庄睿微微感到一些别扭,这也是人之常情,任何人知道自己曾经见过或者熟识的人死亡,不管那人是朋友还是仇人,肯定都会有一些情绪波动的。

    “日本文化厅到现在都没有公开道歉,估计日本政府又会把这事推到死鬼野合的身上,这个民族就是如此,从来都不敢正视自己的错误,一群自大而又自卑的人……”

    庄睿看着新闻报道上,没有提及一句关于此次“古瓷”事件日本方面的态度,心下早已了然,估计野合死了之后,也会被泼一身脏水。

    “我爷爷要不是早年挨了几刺刀,也不会建国后就去世了,来,喝酒!”

    田教授今儿的表现让庄睿是刮目相看,原本挺儒雅文静的一个人,也有着豪爽大气的一面,虽然个头不高,但是气势十足。

    “田老师,把您爷爷的事情聊一聊啊……”

    庄睿不想再在“古瓷”事件上纠缠,故意岔开了话题。

    “嘿,要说我爷爷,那当年也是一号人物,一把大刀使得老蒋都知道,并且还颁发了那个什么“青天白日”勋章……”

    田教授也有了三分酒意,听到庄睿提及祖上,顿时眉飞色舞的说了起来。

    听田教授把家谱这么一报,庄睿等人才知道,敢情田教授祖上的来头还真是不小。

    原来田教授祖上是习武世家,在河北地区都是赫赫有名的,不过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田教授的爷爷加入了冯玉祥的西北军。

    那位老爷子跟着冯大帅南征北战,在参加过长城喜峰口战役的时候就是营长了,因作战勇猛而升为团长。

    不过后来田教授的爷爷因为身上多处负伤,身体已经不适合再留在部队了,就脱离了军队。

    那会的***部队,别管是正规军还是地方军,也甭管是抗日英雄还是内战先锋,只要是当官的,没有几个不贪的。

    田教授的爷爷也是如此,在部队十多年,也积攒了不少的钱财,回到地方后除了发妻之外,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又娶了两房姨太太,也不知道他那身体怎么撑得住的。

    而田教授的父亲则是京大的一个学生,毕业后靠着老子在部队贪污的钱,在***城开了一家古玩铺子,算是没有继承祖上的家业,弃武从文了。

    虽然解放后古玩铺子没了,但是田教授在父亲的熏陶下,还是吃了古玩这行饭,到现在也算是有所建树。

    不过在田教授的身体里,还是流淌着祖辈刚硬的鲜血,他此次前往日本,简直就是抱着再打一场抗日战争的心态去的。

    所以田教授和日本人可算得上是世仇,见到野合自杀,心里只有痛快,这酒也喝的愈发香了。

    这顿饭一直吃了三个多小时,在座的几个人,都是见闻博广通古晓今,聊的是非常尽兴,最后田教授也喝多了,嘴里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被庄睿扶到客房去休息了。

    ……

    其后的几天里,来自东京的消息不断的传到庄睿的耳朵里,让他有些吃惊的是,在野合自杀之后,山木也紧随其后,在寓所剖腹自杀了,他死的要比野合更加有勇气一些。

    有关方面在搜索他们的住所时,发现两个人都留有了遗书,山木更是留有一个视频录像,在录像里说明此次事件是他们私人的行为,对日本民众所造成的伤害,表示了忏悔。

    野合的遗书也是大同小异,都是对日本政府或者民众进行道歉,但是惟独没有提到一句这个事件给中国所带来的不利影响。

    庄睿在看到这个新闻报道后,原本心里的最后一丝愧疚,也是荡然无存了。

    随后日本文化厅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对此次事件做了一个总结性的报告,主题当然是往那两个死鬼身上泼脏水了,政府只是承担了一个监管不力的责任。

    至此,这件沸沸扬扬闹腾了两个多月的事件,终于算是落下了帷幕。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留下了深远的影响,最起码日本的学术界,从此再也不敢说什么中国文化传承自日本之类的话题了。

    就连本来大肆宣扬屈原和孔子,是他们国家国民的韩国***,在此后也是偃旗息鼓,不再提这话题了,实在是“中国制造”过于厉害,不但骗了好几亿,还愣是逼死俩人,谁还敢触这眉头呀?

    庄睿在度过一个热闹的新年后,主要的精力就放在了学业上,今年是他读研的最后一年,也将会是最忙碌的一年,因为不但有毕业论文要写,庄睿还要参与到考古发掘之中。

    不过庄睿感觉到两年多的时间,根本就不足以让他了解博大精深的中国古代史,最终还是选择了接着读孟教授的博士生。!~!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