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九章 明器(上)【急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国墓葬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不过成规模有建制的墓葬,发源于商周,至春秋时多见大墓,但是战国到秦一朝的时候,其规模就远不如拼了,当然,秦始皇陵是个例外……

    而〖中〗国墓葬的鼎盛时期,则是要数汉代,汉代盛行厚葬,墓中陪葬品是历朝历代最为丰厚和精美的……

    汉墓多为崖墓,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崖墓多为诸侯王陵或贵族大墓,一般有墓道、甬道、耳室、中室、后室,随葬大量精美器物,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汉代的崖墓分布和其对后世墓葬的影响……”

    庄睿坐在课堂上,不停的记着笔记,今天这堂课是孟教授每学期上的为数不多的公开课,不单是他,任博士和阚雨涵也都在座,认真的做着笔记。

    距离年后重新回到学校,已经过了两个多月,庄睿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任博士和阚雨涵,听孟教授说,他们二人都去外地进行现场发掘了。

    在上课之前,庄睿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读书到了研究生的程度,那种同学间的友谊,远不如在大学时候来的真诚和纯洁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庄睿和几人的交往并不是很多。

    阚雨涵比庄睿初识的时候黑了一些,这是因为她最近半年都在四川主持挖掘一个汉代大墓,整天风吹雨晒的,皮肤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阚雨涵的精神状态不错,以二十五六岁的年龄就能主持一个重大的考古发掘课题,手下带着不少四五十岁的老科考人员,不能不说是有孟教授的面子在内。

    任博士更是春风得意,去年由他协助孟教授主持的一个课题,得到突破性的进展,由此任博士正式留校了”并且评上了副教授,三十多岁的副教授,即使在京大,都能得算是年轻有为的楷范了。

    至于庄睿的另外两个博士“师兄”在去年六七月份的时候都已经毕业了。

    和庄睿有些不大对付的那个姜博士”虽然其后很努力的和庄睿修复了关系,庄睿也没难为过他,但是姜博士最终还是没能留京,回到地方一家博物馆任职,进去之后就被特聘为副馆长,待遇还算不错。

    而一直和庄睿关系保井不错的吴兆,在毕业之后,就进入到庄睿的定光博物馆。

    要说吴博士的能力的确不错”进入到博物馆后,从最开始很普通的管理人员,短短的半年就成为了定光博物馆的副馆长,这让庄睿都颇为吃惊。

    庄睿为此还专门问了一下皇甫云,按照皇甫云的解释,他本人是负责外联的,而另外一位副馆长是负责技术,吴兆人年轻”有技术也有管理能力,所以才把他提为副馆长的,听到皇甫云的解释,庄睿也释然了。

    “嗯?谁的电话?”

    正在认真做着笔记的庄睿,忽然感觉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抬头往四周看了一眼幸好是坐在课室门口,庄睿站起身,悄悄的溜了出去。

    在大学就是这点好”上课的时候来去自如,当然,这不是菜市场,您进出的时候不能打扰到授课老师才成。

    “喂,猴子,什么事?我正上课呢…………”庄睿走到课室外面的走廊上,按下了接听键。

    “庄哥”刚刚有人拿了几个物件来,我看不准”这才给您打了电话,您要是有空”来看一眼吧?这可是有日子没见您了,您也来视察下工作呗……”

    在北京呆了也快三年了,猴子现在比以前稳重了许多,说话之间少了浮躁,多了一点儿文气。

    这几年猴子跟着葛师傅学了一手的印章篆刻手艺,并且整天呆在潘家园,看到的过手的物件着实不少,眼力也锻炼出来了,对于一些物件的鉴定,也能说出个深浅了。

    而葛师傅年龄大了,手有点儿不稳,已经很少亲自篆刻印章,大多都是猴子经手的,虽然要价没葛师傅高,倒也是不少赚钱,一月最少也有三五万的,看的大雄都有点眼热。

    庄睿听到猴子的话,不禁笑骂道:“你小子,想让我请客就直说啊,还拐弯抹角的,是不是工资又被媳妇给保管起来了?”

    猴子在去年秋天结的婚,媳妇就是他在小区勾搭的一个离了婚的小少妇,那严妇还带着个两岁大的女儿,直接让猴子就晋升成了爸爸。

    这女人对猴子是不错,每天洗衣做饭的,唯一就是见不得猴子口袋有钱,原因就是上一任老公兜里有了钱就变坏了,所以对猴子实行了经济管制。

    庄睿也兑现了承诺,把从欧阳军手里敲来的三套房子,给猴子和大雄分别过了户,猴子家里没什么来人了,大雄则是把老娘接到了北京,也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范了。

    “庄哥,我媳妇还是很大方的,一天最起码给一包中南海的钱啊……”

    猴子小日子现在过的很快活也很满意,回到家热菜热汤热被窝,还有个长得像瓷娃娃般的孩子喊爸爸,所以即使每天抽着六块钱一包的点八中南海,那也是一天到晚满脸乐呵呵的。

    “呵呵,你小子也就那么点追求了,行了,别扯淡了,具体是什么东西你看不懂?电话里先给我说说吧……”

    庄睿知道猴子这几年在潘家园算是熏陶出来了,一般的物件打不了眼,现在说拿不定注意,那真是碰到了难处。

    猴子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没有开玩笑了,正色道:“庄哥,是几件青铜器,还有一个玉人,东西不像是假的,但是……应该都是明器,我拿不准收不收……”

    明器指的就是冥器,顾名思义,这物件就是专门为随葬而制作的器物。

    一般是用陶瓷木头玉石制作的,也有金属或纸制的,除日用器物的仿制品外,在一些王侯墓葬里,还有人物、畜禽的偶像及车船、建筑物、工具、兵器、家具的模型。

    明器的出处自然是来自墓葬,猴子之所以拿不定主意,也是这个原因。

    要知道,做古玩这行当的,虽然也会收明器,但那是根据物件来的,像是一些比较敏感的东西,如青铜重鼎之类的物件,正规古玩店(国内叫艺术品店,目前还没有放开古玩店的审批)是不敢收的,万一出点纰漏,那就是吃不到羊毛还会惹得一身骚。

    “这样啊?那我现在过去一趟吧,你喊上大雄和老赵,咱们中午吃一顿,下午你约人,我看看东西再说……”

    庄睿一边说话,一边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挂断电话之后,给任博士发了个短信,让他帮自己给老师解释一下,去到停车场开了车往潘家园赶去。

    “嘿,猴子,你小子不吃亏啊,这一家三口都来啦……”

    宣睿斋的定点饭店,就是潘家园不远处的一个酒店餐厅,平时中午吃饭也是从这里叫的,庄睿刚一进包间,就看到猴子正在逗他那女儿玩。

    “嘿嘿,庄哥,我这女儿正长身体呢,您请客当然要来沾点油水啦……”

    猴子脸皮厚,对庄睿的话根本不以为意,倒是他媳妇站起身来,招呼了声庄总。

    “来,妞妞,叔叔抱抱……”

    庄睿一坐下就把猴子的便宜女儿抱了过去,这小丫头比自己的两个孩子大半岁,粉嘟嘟的很是可爱。

    大雄的媳妇在珠宝店上班,中午没时间过来,只有猴子一家人和赵寒轩,算是庄睿比较早的班底了。

    “老赵,东西你也看了吧?感觉怎么样?”

    等菜上齐之后,庄睿把小丫头交给了他妈妈,要了几瓶啤酒,和赵寒轩等人喝了起来。

    “嗨,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都说了,以后不看青铜器,那玩意忒刺嗯……”

    赵寒轩听到庄睿的话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自从上次交了一千万的学费后,谁和这老哥提青铜器他跟谁急,别看庄睿是老板,老赵一发火,庄老板也要赔笑脸。

    “得,您当我没问,我问猴子……”

    庄睿也知道赵寒轩不是真生气,当下转脸看向猴子,说道:“真假你能看出来,这物件出自什么陵墓,能估摸出来吗?”

    庄睿这是存着考究猴子的心思,现在宣睿斋收取古玩,一般都是猴子掌眼,除了涉及金额比较大的,庄睿才会来转悠一圈。

    提到正事,猴子摆正了脸色,说道:“庄哥,依我看,估计来头不小,东西的造型像是汉代的,最少也是个王侯大墓,而且……”

    猴子看了坐在对面的那娘俩一眼,压低了声音道:“而且这物件看着像是生坑的玩意儿……”

    天下的古玩,十有八九都是从墓葬里流出来的,只不过分为生坑熟坑而已,熟坑指得走出土已久的东西,以解放前为分水岭,可以在市面上流通古董。

    生坑则不然,指的是解放后出土的物件,这是国家明文规定不许倒卖的,如果是一些很特殊的东西,那指不定查出来就给会安上个销赃罪。!~!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