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八百九十二章 人殉【第二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老实话,在这阴森森的墓室中诡异的棺材内,看到死人尸骸,和在外面所见死人尸骨完全不同,虽然庄睿是无神论者,这会心里也不禁有点儿毛骨悚然。

    估计庄睿是场内唯一一个第一次参加现场考古发掘的人,除了他之外,旁人对这尸骨都是视如无睹,孟教授更是戴着手套,已经开始检查起尸骨的牙齿来了。

    看着孟教授直接拿出放大镜,快把脸都凑在死人头骨上时,庄睿头发都差点炸了起来,庄睿抚心自问,自个儿恐怕是做不到这么敬业的。

    考古学家要涉猎的学问相当广,不仅是历史学和化学等专业,对于医学解剖学也要粗通一点,最起码见到死人后,能知道其是正常死亡还是非正常死亡的。

    “看这个女人牙齿的磨损程度,应该年龄不大,最多不超过三十岁,莫非是殉葬?”

    孟教授在检查了这具尸骨后,脸色有些凝重,在场的众人都知道,以活人陪葬,是古代丧葬常有的习俗,有的是死者的妻妾、侍仆被随同埋葬,这就叫做人殉。

    用活人殉葬,可以说是〖中〗国古代一项残忍野蛮的制度,秦汉以后有所收敛,往往代之以木俑、陶俑,秦汉以后就很少有人殉葬了。

    不过到明代时,人殉之风死灰复燃,明太祖首开先例,明英宗结束了殉葬制度,后清代皇太极、顺治时都存在殉葬,康熙时才结束了封建时代的殉葬制度。

    “老师,会不会是后面死的,重新给埋葬进来的?”

    任博士有点不同意见,秦汉之前的人殉,是不会如此厚葬的,大多都是一个陪葬坑”将人活埋在里面,或者是把殉葬的人赶到墓室里,关闭墓门,让他们死在里面。

    只有明朝和清朝的时候,才是让那些妃子自尽”然后才配以棺木,安葬在皇帝两侧的墓室里,只是很显然,这绝对不会是明清的墓葬。

    任博士所说的后面死了重新埋葬,也是明清尤其是清朝的常用做法,就是皇帝修建好陵墓后,如果皇后早死,就先安放其中”等到皇帝死后,再打开墓门重新安葬。

    也正是如此,清朝皇帝的陵墓位置暴为清晰,广为世人所知,否则孙殿英还没那么容易将慈禧和乾隆的墓盗掘一空的。

    孟教授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这崖墓封墓之后很难开启,应该就是殉葬了”不过能有这么一个石棺,想必这位女人的身份也很高……”

    古代皇帝的墓葬,尤其是秦汉两朝和元朝的皇帝墓葬,是极为隐秘的,一般只有皇家才知晓”记录也是残缺不全,只有大致的方位,墓葬一经封闭”绝对不会再次开启的。

    孟教授说完话后,又仔细的在棺内搜寻了起来,他是想找到一些能说明主人身份的物件,不过可惜的是,除了陪葬品,没有任何文字的存在。

    “行了,把九窍内的玉塞都拿出来”这些物件可是盗墓贼们最喜欢的……”

    随着这个女人尸骨的出土,孟教授对这座古墓的兴趣更大了”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在里面还有主墓室”甚至还有井多像这样的陪葬墓室,毕竟以墓主人的身份,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妻子的。

    通俗的讲:“九窍”即指人体的两眼、两耳、两鼻孔、口、前阴尿道和后阴肛门而言,尸骨头部的玉塞,基本上都已经掉落在棺内,很快就捡了出来。

    而后阴肛门处的玉塞,则是两个工作人员将尸骨收敛到一个袋子里后,才把玉塞拿了出来。

    庄睿拿过一个口含看了下,是只玉蝉,玉蝉也叫“王含”以为皇帝死后口中所含。

    这是玉蝉蝉头眼大,身翼窄小成细长倒梯形,刀工精湛,将玉蝉倒拿,看上去隐隐是个八字,典型的汉八刀雕工。

    玉蝉头部并没有孔洞,纯粹是做葬玉所用,玉料是上等白玉,不过上面有血沁,整只玉蝉表体都微微泛红,沁色已经深入到玉石里,拿在手里血光流动,一看就不是凡品。

    “怎么着,庄睿,看到心里去那可就拔不出来啦,哈哈……”

    任博士收拾完棺内的东西后,见到庄睿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个玉、蝉,不禁取消道,他知道庄睿是从古玩发展到丰古的,见到这些东西,那和老师见到古墓里的文献一般,恨不得抱回到家里去慢慢研究。

    “呵呵,任哥,还真是,就这么一个小玩意,您知道要多少钱吗?”

    庄睿笑了笑,这只玉蝉无论是雕工还是玉质沁色,都是他所见到过的玉含中最好的一个,如果再能考证出这座墓葬主人的身份,恐怕仅仅这一个物件,就能拖出天价来“十万?差不多吧?”

    任博士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有些好奇,他平时的注意力都放到学术上了,虽然也会鉴定一些文物的真假,不过对于古董在市场上的价格,就不甚了解了。

    所以就是这十万,也是任博士往高里喊的,在他想来,这玉又非养殖白玉,玉质还被血沁了,估计卖不上什么价。

    “十万?任哥,十万块钱连连这玉蝉的刀工都买不到……”

    庄睿闻言了笑了起来,用拇指在玉蝉上摩挲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沁色是天然血沁,白玉泛红,并且是名家汉八刀雕工,这么一只玉、蝉要是上拍卖场,起拍价都要在200万以上的……”

    “两……两百万?这……这么点小玩意,能……能值那么多钱?”

    任春强差点以为自个儿听错了,他跟着孟教授也实地发掘过不少古墓,几乎只要尸骨完整,都能有玉含出土,到现在少说也有数十个了,只是他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东西,价格会如此之高。

    “呵呵,任哥,200万只是起拍价,最后拍到五六百万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一般的玉含没那么值钱,大多十多万都能买到,只是这只沁色十分溧亮,并且刀工非常好,玉质也不错,所以才贵一点……”

    葬玉也是分品质的,在秦汉以前年代的葬玉,其实价格很低,因为那些葬玉、并不是纯粹的玉石,几乎全是半石半玉,一半以上都是石头,自然不值什么钱。

    所以葬玉在市场上的价格也很不稳定,品质好的葬玉价格高的吓人,品质差的白菜价或许都没有人要。

    但是庄睿手中的这个玉蝉,绝对是葬玉中的极品,如果让他在拍卖场见到这么漂亮的玉蝉,他一准会不计成本的将其拿下的。

    听着庄睿的话,任博士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他现在算是真明白了,那些盗墓贼为何敢冒风险,去挖掘一个个古墓,这简直就是无本万利啊,只要出点力气,回报却是无比丰厚的。

    再看向庄睿手中的玉蝉,任博士的眼神已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一年不过赚个十多二十万,可这一个小小的物件,就几乎能让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唉,财帛动人心,小任,小刘,记住,这些东西是属于国家历史传承的载物,是见证历史的参照物,切切不可起贪念啊…………”

    孟教授听着庄睿和任春强的对话,突然插进来一句,这话让任春强和在场的几个工作人员头脑一清,连连点头。

    孟教授这话绝不是无的放矢的,在国家众多的博物馆内,不乏有一些害群之马,将博物馆内珍贵的馆藏文物卖给了文物走私犯,这样的事情不是发生过一起二起,已经有多次案倒了。

    这些人的危害,比之那些盗墓贼更加不可宽恕,属于知法犯法,同时也让一些国宝级文物流失在了国外,基本上是很难追回的。

    要说心态,这些人里面可能还属庄睿的心态最好,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喜欢这些承载着历史的物件,至于金钱,对他而言意义已经不是很大了。

    “行了,现在已经到中午了,咱们抓紧时间把通往别的墓室的墓门给找到,然后出去吃饭休息一会,下午继续工作……”

    等庄睿交还了玉蝉后,孟教授开始分配起了工作,包括庄睿在内,每个人都拿着个小木捶,在四周的墙壁上敲击了起来。

    “在这里,老师,我听着声音有点空……”

    过了三四分钟后,庄睿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实一进这个墓室,他就看到了墓门所在,现在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个墓门是两块大青石做成的,上面也雕了图案,和周围的石壁浑然一体,如果不是听到后面有空洞的回音,还是比较难发现的。

    墓门从外开启很困难,但是由里面向外开启却很容易,这是一道活门,地下有三道凹槽,最里面的一道凹槽里放着一块长条的封龙石,庄睿将石条抬出后,墓门就能直接拉开了。

    “好了,都出去吧,后面还是甬道,吃过饭后再进来,大家都要小心点,如果这甬道没有人走过,极有耳能有机关存在的……”

    在打开墓门后,一股子泥土腐朽的味道传了出来,呛得众人连连后退。

    PS:第二更,从领先六百多张月票,被追的只差十几票,打眼实在无语了。

    算了,朋友们没月票投几张推荐票吧,让咱知道还有人支持打眼!!~!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