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一章 帝王墓【第三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是什么东西?”

    庄睿透过氧气罩上的玻璃,看到一具尸体浮现了出来,不过通体灰白,手指触上去硬邦邦的,怎么也不像是人身啊?

    “金………金缕玉衣?!”

    庄睿这边正疑惑着,那边孟教授口中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都扑到了铜棺上,如果不是里面的水银水位已经下降,指定会溅他一身的。

    “快,加快点速度,这具古尸有金缕玉衣的保护,恐怕并没有腐朽………

    虽然隔着氧气罩,看不清孟教授的脸面,但是从话中能听出,老教授这会很激动,就差没上前抢夺庄睿和任博士的舀子,亲自去做清理水银的工作了。

    水银有防腐的功效,而玉器同样有着保鲜的作用,两者结合在一起,难怪孟教授会做出这样的推断了。

    金缕玉衣也称之为“玉匣”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

    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和“铜缕玉衣”。

    我国目前已经出土玉衣的西汉墓葬共有十八座,而金缕衣墓只有八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河北满城一号墓出土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经过相关石料的考证,这件金缕玉衣是用一千多克金丝连缀起洚缁大小不等的玉片,由上百个工匠huā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的,整件玉衣设计精巧,作工细致,是旷世难得的艺术瑰宝。

    在,慨年的时候,这件金缕玉衣出土,当时轰动了国内外的考古界无数国内外的学者纷纷赶到河北,对这件稀世珍品进行了科考工作。

    现在这具棺内已经显露出来的玉片间隔中,用肉眼就能看到那微微还泛着金色光泽的细线,即使像庄睿从未接触过金缕玉衣的新手,也不难判断出来这是一具金缕玉衣!

    随着棺内的水银不断被舀出,那具穿着金缕玉衣的尸体,更多的呈现在了众人面前,最初看到的是他的腹部,高高的隆起,而现在,胸。和双脚也都已经露了出来。

    “头部有东西………

    一直紧盯着棺内金缕玉衣的孟教授,突然喊了一声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被吸引住了,而露出水面的尸体头部,赫然金光闪烁,居然是一个黄金面具。

    和庄睿曾经得到的那个黄金面具不同,这个面具并不是很大,只遮掩到尸体的鼻子部位,但是面具上雕刻着极其繁琐的huā纹,整个面具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种玟路。

    孟教授探出身体试着拿了一下,那个面具后面绑缚在玉衣上的绳子应该是已经腐朽了,很轻易的就将面具给拿了下来。

    “国宝,国宝啊,比湖北三星堆出土的黄金面具还要精致“……”

    孟教授恨不得将手套摘下来直接抚摸在面具上,嘴中喃喃自语着,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把玩了好一阵孟教授看向庄睿,说道:“小庄,这个面具虽然没你博物馆里的那个大,但是做工要精致多了………”

    “呵呵,那是,咱们老祖宗的手艺,当然比洋鬼子强了“……”

    庄睿笑了笑不过这话说出去之后,心里突然有点别扭自己现在干的事情,不正是在惊扰老祖宗嘛?

    “哥们是在考古省的以后被盗墓贼给掘了……”

    庄睿在心中找了个理由,其实国家考古,说白了也是官盗,唯一和盗墓贼不同的是:一个是用于私人牟利,一个是开放给公共大众而已。

    “小庄,小任,马上把这些水银都拿出去,另外叫他们准备工具,要将这具金缕玉衣运到豫省的实验室里,时间长了怕出问题,不行就调用当地的直升机……”

    在见到金缕玉衣和黄金面具出土后,孟教授马上做出了决断。

    说老实话,这次开棺有点过于仓促,不过也是因为条件限制,这么大体积和重量的铜棺椁,根本就没可能完整的运出墓葬的。

    孟教授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此刻保护金缕玉衣及其内的尸体是最为重要的,而棺椁里还有什么出土文物,现下都放到了一边,反正东西在里面,又不会自个儿长腿跑掉的。

    国家机器动用起来,效率是非常高的,半个多小时之后,一架直升飞机就停在了山顶,将众人小心翼翼放在一个装满了冰块袋子里的金缕玉衣连同里面的尸体,给运出了大山。

    而此时的墓葬里的水银毒气,也在鼓风机的作用下基本上都挥散开了,众人又下到墓葬内,开始清点铜棺椁内的物件了。

    要知道,从开始勘测到进行发掘,到现在已经旧多天的功夫了,连墓葬主人的身份都没搞清,这也是让包括孟教授在内的许多专家学者们,感到有一丝难看。

    虽然国内出土的无名大墓诸多,但那些都是因为兵灾盗贼的缘故,将墓葬内证明身份的物件席卷一空,但是这个墓葬保存的十分完好,如果考证不出墓葬主人的身份,那绝对是一件令同行耻笑的事情。

    原本铜棺椁内还有一层没被舀出来的水银,但是两千多年前的水银在见到空气后,很快的都流失挥发了,在棺榇内,显露出来了厚厚的一层陪葬品。

    “这是玉握吧?”

    庄睿戴着手套,从里面翻找出一对通体黝黑,呈橄榄形,中间圆两端尖,上面有些玟线的玉器来。

    “这应该是只玉猪……”庄睿打量了半天,认出这器物的形状,长条圆柱上加琢单线条,典型的汉八刀手法。

    玉握为玉葬器之一,向来都是死者手中握着的器物,古人认为死时不能空手而去,要握着财富和权力猪则代表着财富,所以汉代玉握,基本都是玉猪的造型厂孟教授接过庄睿递过来的玉器,点了点头,说道:“对就是玉、握,不过这里面肯定找不到玉塞的,那玩意指定在金缕玉衣的里面……

    随着清理工作的进行,一件件器物被从棺椁内拿了出来,有金银制品,代表着吉祥寓意的小型动物陶俑,而最多的,则是玉器。

    玉璜、玉佩、玉人形形色色的玉器,在地上的白布上摆的满满当当的,由干水银的保护。这些玉器宛若新玉一般,没有任何出土的痕迹。

    而最让人吃惊的物件,则是一把带鞘的青铜短剑,短剑长不过二指,但是极其锋利”庄睿试了一下,很轻易的就能将那几十层的白布梆子给划开。

    这青铜短剑刚刚出土,就被孟教授用墓穴内的土壤给包裹住了,按照他的话说,出土的青铜器见到氧气后”会发生质变,要用墓内的土壤将其包住,等拿到实验室再进行处理。

    庄睿也不知道孟教授的说法有没有科学依据”不过自己淘到那把定光剑的时候,似乎上面也满是铜锈和泥土。

    “小心点,这是陶器,“”

    “哇,这块玉可是上好的羊脂玉啊……””

    一件件器物的出土,让周围不时传出惊叹声,里面甚至有一套十六件,只有拇指大小的彩色陶俑。

    这些陶俑所表现出的人物应该是帝王的御厨们”有割肉做菜的,有淘米蒸饭的”还有一个陶做的水井,井边有陶人在做着取水的动作。

    虽然这些陶俑体积极小,但是面部表情却是刻画的惟妙惟肖丝丝入扣,简直就像是缩小了的真人一般。

    棺椁内本来还是有些织锦被的,不过在水银被舀出的时候,那些织锦被随之就物化掉了,沾枯在棺内,一坨坨的很难清理。

    “怎么回事?没有印章和玉玺吗”

    棺椁的清理工作快进行到了尾声,但是让众人期待的玉玺或者印章并没有出现,一直表现的都很镇定的孟教授,此刻也有些焦急了。

    “没有,这会不会是墓葬主人刻意不让别人知晓他的身份呢?”

    “不可能,入土是子孙后代所为,一定会将其随身的印章放入墓内的“…………

    “那怎么没有呢?大家再仔细找找吧……“……”

    不光是孟教授有点着急,其余的人也不是很淡定,如果这个棺椁内无法发现主人的身份,那么其余的耳室和侧室里,更加不会有证明主人身份的物件了。

    庄睿在众人纷纷议论的时候,释放出了眼中的灵气,对着棺内重新检查了一番,当他在看到铜棺椁右上侧的时候,目光不由顿住了。

    那里是一大块织锦腐朽物,不过在其中间,庄睿感应到了非常强烈的灵气,虽然里面物件的体积只有婴儿拳头大小,但是紫色的灵气充裕其中。

    “老师,我找到这个东西,应该是玉玺吧?”

    庄睿伸手将那团织锦的残留物拿在了手中,录离外面腐朽的织锦后,一坨玉石顿时出现在了手中。

    玉石呈四方形,顶部雕着一个蟠龙,身上鳞甲清晰,龙头内含有一颗龙珠,形状很是威严,在下面则是一个方印。

    庄睿将其翻过来看子一眼,上面似乎有不少字,不过他只认出了一个玺究认出一个“玺”字,其实已经足够了,最起码说明这是帝王墓,因为古代的用章等级分明,到了秦朝之后,更是有了玺和印的分别,皇帝用的印叫玺,臣民所用只能称为印。

    根据汉代的记载,皇帝有六玺: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六玺的用途都不同,由符节令丞掌管。

    不过传国玉玺则是不在这六玺之列,这个玉玺是用来代表正统的,所谓“真命天子”必须拥有这个玉玺,否则只能是草鸡大王而非真龙天子。

    所谓的传国玉玺,指的自然是历史上大大有名的和氏璧了,自秦破赵得到和氏璧之后,秦始皇命李斯在和氏璧上篆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咸阳玉工王孙寿将和氏之璧精研细磨,雕琢为玺,传国玉玺乃成。

    传国玉玺经东西汉、宋、齐、粱、陈四代更迭,最后被杨坚收入到隋朝宫中,只是隋朝亡后,萧后携皇孙政道携传国玺遁入漠北突厥。

    后来李靖讨伐突厥,萧皇后回归中原,将传国玉玺献于李世民,只是在唐末的时候,天下大乱,群雄四起,唐朝末帝李从珂怀抱传国玺登玄武楼自焚,传国玺就此失踪。

    “玉玺?!”

    庄睿的话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十多只手同时向庄睿伸了过来,华得庄睿连连后退,这东西要是摔碎了,由谁负责啊?

    “拿来给我………

    孟教授此刻也失去了镇定,接过庄睿手中的玉玺后,也顾不得上面是否有什么有害物质,直接脱下手套,在自己手背上印了下去。

    孟教授在辨认着手背上的篆字,突然脸色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结结巴巴的说道:“刘……刘秀的皇帝宝玺?!”

    “刘秀?刘秀墓不是早有公断吗?”

    “是啊,这怎么可能?刘秀墓就在几十里外呀……,…”

    “孟教授,您不会看错了吧?”

    孟教授此话一出,墓室内顿时像炸了锅一般,千百年下来,刘秀墓早已被人认定是在黄河岸边,并且修建了园林,怎么可能在这又出现一座刘秀墓呢?

    “是真的,老李,老宋,你们来看看这几个字,不可能是假的“…………

    孟教授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手背上逐渐变得模糊的几个字,的确证实了这是刘秀的皇帝玉玺。

    孟教授把玉玺递给几个同行后,嘴里喃喃自语道:“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老师,什么传说?”

    庄睿耳力好,听到孟教授的话后,追同了一句。

    “传说刘秀的儿子,是个十分叛逆的人,刘秀让他往东他一定往西,让他撵狗肯定追鸡。

    相传刘秀快死的时候,让他儿子把他埋葬在黄河岸边,其实是想让这不听话的儿子将自己葬于邓山,现在看来,这传闻倒是有几分〖真〗实的……”

    历史的真相已经无法考究,孟教授也只能用这些野史传闻来解释刘秀玉玺的出土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