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三章 千门【第二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江湖上有江湖上的规矩,尤其是千门,在行骗的时候总是要给人留一线的,俗话说狗急跳墙,老千玩的是技术活,一般很少赶尽杀绝,给自己埋下隐患。

    千门自古在〖中〗国就有流传,历史上不少出身神秘,像流星般崛起的风云人物都走出自千门隐士精心培养和训练的一代千雄,比如苏秦、张仪出自鬼谷子门下,张良则师从黄石公。

    但是千门流传至今,已经变成了骗子的代名词,现代的千门中人,层次远不如祖师爷们那么高,小的街头设局、公交车上玩易拉罐,大点的老千则是在赌场以及商场出没,但是手段都离不开一个“骗”字。

    不过这次给老四下套的这伙子人,未免有点太不地道了,赚了两个亿已经把人逼到绝路上了,就算是没有后面的一亿八千万,老四回家后也没好果子吃,他们这是把老四往死里逼的。

    按说鼠有鼠路猫有猫道,庄睿不算江湖上的人,不应该伸手管这事,但钱是他拿出来的,老四又是他兄弟,庄睿不能不问,再说他心里也是窝着一股子邪火。

    “那人叫刘明辉,是香港人,在广州有个茶楼,我去喝茶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又一起去过几次夜总会,慢慢就熟识起来了……”

    老四一大早洗了个凉水澡后,脑子清醒了不少,回想起这几个月的经历,从他家族的现况开始,慢慢的述说起来。

    老四毕云涛家里早年是靠着和香港进行“〖自〗由贸易”发家的,除了出他这一个大学生之外,其余都是粗人。

    不过老四的爷爷很有眼光,在收手上岸之后,开办了一个跨国贸易公司,在改草开放的初期发展壮大了起来,但是当公司规模越来越大的时候,老四的爷爷力排众议,请了职业经理人运作公司,将家族里所有的人都撤了出去。

    到现在为止,就算是很多广东人”都不知道那鼎鼎大名的以集团,就是老四家族的生意。

    只是这样一来,公司管理固然正规了,但是老四一大家子叔叔姑姑等几十口子人,每年拿着几百万的红利,也都变得无所事事了。

    而老四所谓的到家族公司里管财务,其安对公司内部财务根本就插不进去手,所能管理的只是家族资金”这些资金每年才发放一次分红。

    所以老四和家族里的那些人一样,每天都是闲的无聊,整天打牌喝茶泡夜总会。

    当他和刘明辉认识之后,应对方的邀约去了几次夜总会,其间辉哥表现的非常大方,每次都是一掷千金,玩了三五次就huā费了好几万块钱,而对老四又无所求”慢慢的让老四对他放松了警惕,真把其人当成了好朋友。

    去过夜总会的朋友都知道,广东人最喜欢猜拳和猜塞子点数喝酒,老四当然也不例外,这都是很正常的交际嘛。

    刘明辉有时候为了在小姐面前充面子(当时老四是这么理解的)”偶尔也会拿出一叠一百的钞票在夜总会里赌,只是他输多赢少,赌品又非常好,时间长了老四也习以为常,输赢不过是万儿八千的事,他也不是很在乎。

    过了这么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在一次喝茶的时候,刘明辉说是要去澳门玩几把,问老四去不去。

    老四那会已经把辉哥当朋友了,澳门他也不是没去过”加上整天闲的无聊,就约好了一起去玩玩。

    第一次去的时候”老四开始是在大厅里玩的,自己拿了五万块钱的筹码,不过手气不怎么样,输了个干净,后来刘明辉就说去贵宾厅约几个相熟的一起玩。

    老四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刘明辉说了找个牌搭子,输了算他的,赢了老四自个儿拿走,老四架不住刘明辉激将,再说几十万块钱对他也不算什么,就跟看上去了。

    也不知道是老四手气太好,还是那几个人点子太背,玩了四五个小时,老四居然赢了三百多万,这让一直精神上都很空虚的毕云涛,对赌博有了点儿兴趣。

    后来辉哥每到周末的时候,都会约老四前去澳门,按他的话说,就是周末放松下,老四也没怀疑。

    身在广东,老四自然知道,香港赌博是犯法的,所以许多香港人一到周末,都会坐船去澳门赌,他只当辉哥也是如此。

    前几次去,老四都收获不菲,加起来一共赢了七八百万,老四倒不是贪图这钱,但是赌博开牌时那种肾上腺分泌加速的刺激,却是让他颇为留恋,后来不是周末的时候,刘明辉邀约他去赌,老四也都欣然前往了。

    不过后面几次玩牌,老四的手气却是变得飞流直下了,两三次就把先前赢得输了出去,自己还倒贴了几百万。

    老四也知道赌博容易上瘾,输了几百万本打算收手的,但是那会他已经有点沉迷于赌博时的快感,再加上刘明辉的鼓动,不知不觉的就陷了进去,而且牌打的也越来越大,从几万一个筹码,变成了十万百万。

    后面倒也不是一直输,但却是输多赢少,输大赢小,等到老四有点清醒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了,而且将手里掌管的家族资金,输的是一干二净。

    由于刘明辉一直找的赌友,都是不同的人,所以老四当时也没怀疑到刘明辉身上,不过到他手上没钱,刘明辉主动借钱给他的时候,老四心里才明白了过来,但那时他已经一穷二白,连家都不敢回了。

    当时毕云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庄睿,不过庄睿正在深山里,没有开电话,这才找到伟哥,引出后面这一档子事来的。

    “妈的,都是千门的手段,靠,坑到咱们兄弟头上来了……”

    庄睿听完老四将的经过之后,一张脸阴了下来,古玩行本就是江湖,他对这些手段很清楚,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

    庄睿现在心里倒也不是特别怪老四了,被这些老千们盯上,他们有一百种方法拉你下水的,而且是防不胜防。

    这不是立场坚定不坚定的问题,而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弱点,除非圣人才能不受诱惑,别说是老四了,就是庄睿自个儿,恐怕也会一头钻进套子里去,当然,庄睿去赌,谁输谁赢就很难说了。

    伟哥听不懂庄睿所说的江湖切口,有些好奇的出言问道:“老幺,什么是千门?就是解放前那些白相人吗?”

    “某些方面有点像,但不太一样,干门专精于骗,和白相人有点区别……”

    庄睿摇了摇头,伟哥所说的“白相人”他也知道,那是上海解放前的俚语,上海话里,“白相”就是玩,白相人可以解释为游手好闲、为非作歹的人和流氓。

    旧时的白相人穿着时尚、干净、整洁,不显邋遢,以区别于同在街面上混的小混混,基本上对吃、喝、嫖、赌、骗都很精通,那会的外地人闯荡大上海,不知道有多少被白相人骗的倾家荡产的。

    但是千门中人极为自律,他们虽然对手吃喝嫖赌也是样样精通,但是却不会沉迷其中,只是把这些当成一种手段,接近目标人的手段。

    千门有八将,合称之为:“正提反脱、风火除谣”。

    正将即以千术开赌档糊口,也就是开局的主持,属于那种比较上不得台面的。提将值得是赌档的塘边鹤,专门负责劝人入局玩,按照老四所说,刘明辉行事就带着点提将的味道。

    反将是用反面方法或激将法,来诱人入局,刘明辉后面所用的手法,就是反将的办法。

    至于剩下的脱将是帮人跑路的,风将是望风视察环境的,火将负责武力解决,即打手及杀手,谣将专门散布谣言,引诱“老衬”相信慌言入局,除将则是负责讲数,以及散眉的善后,这也是刘明辉的工作。

    可以说,千门八将各就其职,如果八将齐出,一般人是抵挡不住的,而刘明辉在其中干了好几档子的活,看来在这个千门组织里的身份想必不低。

    “我靠,起……,这也太复杂点了吧?”

    听完庄睿的解说,伟哥是目瞪口呆,这些事情和他的生活距离的太远了,平时根本接触不到,简直就是两个社会形态。

    就是老四,也不知道其中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敢情别人是几十个算计自己一个,这个跟头栽的也不算冤枉了。

    “复杂?伟哥,全世界几十亿口子人,干什么的都有,玩的比这复杂的还多着呢……”

    庄睿之所以知道这么多,还都是曾经在上海滩混过的德叔教他的。

    “老幺,那……这个亏就白吃了?”

    事情发生是在境外,而且别人又没抓着你的手让你去赌,老四怎么想都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将这个场子给找回来。

    “先别急,我打个电话问问,责有没有这样的案例……”

    庄睿想了一下,拿出手机给苗警官拨了过去,这事还是要找专业人士比较好。

    PS:第二更,似乎追不上第五了,还是要谢谢所有支持《黄金瞳》的朋友们做出的努力,打眼去写第三更。!~!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