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二章 天上掉馅饼【第四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人前威风十足的明叔,此刻在赌王面前,却是两手下垂,眼睛看着赌王脚前,不敢和那已经老的风烛残年的老人对视。

    就连说话的声音,老荷官也是控制的很好,声音不大却又刚好能让老赌王听见。

    “嗯,你去吧,小伙子,过来坐……”,老赌王今天的精神的不错”对老荷官摆了摆手后,示意庄睿坐到他的身边。

    庄睿见到何先生把那两个女人也支走了”知道对方有什么事要给自己说,转过头看向彭飞,说道:“彭飞,去那边转转吧……”,“来……来,吃水果……”

    何老颤巍着右手,把一盘洗的干干净净的葡萄推到庄睿面前,嘴中接着说道:“我小的时候嘴喜欢吃这个,当时也吃的起,不过后来就不行了,有好几年都买不起葡萄吃,现在对我来说”能吃得起葡萄,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对着面前这位可以称得上的活着传奇的老人,庄睿对他的生平并不陌生。

    虽然赌王出身香港名门望族,然而他的成就和名望并非靠祖上的荫庇,少年时父亲破产,家道中落,饱尝世态炎凉,青年时为了躲避战火逃到澳门,当时身上仅有10港元,赤手空拳”九死一生,赢得百万身家。

    在港澳地区,只要是提起赌王二字,所有人都知道说的是谁,何先生控制的资产高达5000亿港元之巨,个人财富更是达到700亿港元。

    在澳门有三分之一的人,直接或间接受益于他的公司,澳门人把赌王称作“,无冕澳督”和“米饭班主”,是澳门博彩史上权势最大、获利最多、名气最响、在位最长的赌王。

    这样一位一生都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是值得庄睿敬重的,并且老人本身也极为爱国”拒庄睿所知,就在今年,赌王还从国外huā费近7000万港币,购得一件圆明园马首铜像,并将其捐赠国家。

    看到老人似乎沉浸到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庄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在聆听”像这样走过近一个世纪岁月的老人,每一句话,都是其对生活的感悟。

    “嗨,人老了”就喜欢说些没边的事情”小家伙”听着烦了吧?”

    老人说着说着话,忽然自嘲的笑了笑,他一生好强,即使现在年逾九十,依然掌控着那庞大的金融帝国,虽然他儿女满堂,但是也极少有机会能这么放松的去和人说说心里话。

    “呵呵,老先生”不烦,我外公好像比您还大几岁,也喜欢和我说话……”

    对于老人,庄睿向来都是极为尊重的,尤其是这些曾经见证过一个世纪〖真〗实历史的老人”在他们的脑海中,有太多不为世人所知的真相了。

    庄睿在和外公聊天的时候”就经常能听到一些和外界传闻截然不同的历史进程”虽然不是学历史的,但是考古和历史是戚戚相关的”庄睿每次都是听得津津有味。

    所以赌王刚才的回忆,庄睿也是听的很有滋味,尤其是在战争年代,他从香港跑到澳门后的那一段艰苦岁月”让庄睿听的颇有感触。

    这个世界上每个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是经历过很多不为人知的困难的,别人只看到成功人士人前的光鲜”却是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曾经经受过什么样的磨难!

    “你外公是我很敬佩的人,老将军一声戎马”为国为民付出了很多,小伙子,回去待我向他问好,有不少年头没见到老将军了”

    赌王和庄睿的外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而他们那今年代依然活在世上的人”已经是屈指可数了,谈到庄睿的外公,老人是唏嘘不已。

    “何老您也为国家做了很多事情啊,国家是不会忘了的”,庄睿笑着说道”这些或者位高权重,或者是商界领袖的老人,看起来很威严,其实是很好相处的”比那些官不大却整天装象的小官僚好多了。

    “不求为人所记,但求问心无愧!”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拿起一棵葡萄,也没录皮就丢入到嘴里,咀嚼了几下之后,目光对视着庄睿,说道:“小伙子,知道我让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吗?”,说老实话”赌王这一生阅人无数,所谓的天才也见过很多,但是对面前这个见过几面的年轻人,却始终是无法看透。

    说庄睿年轻稚嫩吧?他偏偏以二十多岁的年龄,就赤手空拳打下了数十亿的身家,而具还未依仗家族里的任何势力,这是许多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说庄睿成熟稳重吧?偏偏有时候表现的就像是个热血青年似的”上次和船王对赌,居然只为了赢得那几幅来自〖中〗国的古画,这次斥资数亿的豪赌”也只是为了给兄弟出口气。

    这世上有一种人行事天马行空,结果却往往令人大跌眼镜,赌王本身是这样的人,在此刻”他也把庄睿归类于和自己是一样的人。

    让庄睿去猜测这百年人瑞的心思,还不如让他去挖秦始皇陵来的痛快呢,是以庄睿干脆开门见山的说道:,“老爷子,您有什么事,直接给晚辈说吧,只要在晚辈能力范围内的,一定尽心去办……”,庄睿也看出一点端倪,老赌王似乎有事找自己,看在老人这么大年纪还为此次赌局操心的份上,庄睿并不介意帮老人一次。

    当然”能力范围之内是大前提,老人要是想把葡京赌场开到四九城去,庄睿可没那本事。

    “呵呵,你小子很聪明……”

    老人闻言深深的看了庄睿一眼,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阿明从十二岁就开始跟我了,他是个孤儿”所以跟着我姓何,十八岁的时候,阿明就是当时澳门赌场里最好的荷官,这么多年下来,几乎澳门所有的荷官,都能算得上是他的徒子徒孙了……”,老人一口气说的有些多,微微有点气喘”停顿一下之后,接着说道:“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阿明的赌术,也是极为高明的,一副扑克牌在他的手里,几乎是想洗出什么样的牌面”就能洗出来,小家伙,这可不是拍电影,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实的……”

    “老爷子,您和我说这个干嘛啊?”,庄睿有些不解”好端端的怎么说到了那老荷官,别说他精通赌术,就是世界赌王,和自己也没一毛钱关系啊。

    老人被庄睿打断了话之后”并没有生气”只是微笑的看着庄睿”嘴角画出一道弧线,略显的有些顽皮。

    “明叔会不会赌术,和我……”,庄睿还待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忽然脑子里一亮,他想起了今天的这场赌局”顿时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老赌王。

    “老老爷子,莫莫非,这这最后一把牌,是明叔洗出来的?”

    庄睿虽然看过不少赌片,但是他也知道”在〖真〗实的赌场里,像是什么同huā顺福尔豪斯之类的大牌”基本上是很少出现的,有些老赌棍赌了半辈子,或许都没抓到过这样的牌。

    庄睿在赌完之后,也是当自己运气好,并没有多去想其中好关节,毕竟他能知晓底牌,就算不出现同huā顺对福尔豪斯这样的大牌”庄睿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赢得杰维斯,最好huā费的时间长一点罢了。

    但是老赌王的话,却是让庄睿明白过来了,敢情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因为明叔牌洗的好。

    不过这也让庄睿变得愈加迷糊了起来,自己和老赌王非亲非故”而且还间接的得罪过他,庄睿实在想不通老人为何会如此的帮自己?

    “阿明牌洗的好,不过你赌的更好,我有种感觉,就算是阿明不帮你,最后赢得人,一定还是你……”

    老赌王那略带蓝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庄睿,似乎想从庄睿眼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庄睿苦笑了一下,说道:,“老爷子,您太抬举我了,不过说句自大的话,我来就是为了赢的!”,“哦?为何有如此把握?”

    老赌王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所认识赌术最高的人,就是老冤家叶汉了”但就是当年的赌圣叶汉”也不敢在赌之前就说自己必赢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拉斯维加斯先输了几百万,才赌三天三夜连本带利的赢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就是有把握赢,或许是第六感吧?我这人对于危险的感觉一向非常敏锐,算是古人所说的能趋吉避凶吧……”

    庄睿知道,在老人面前谈自己赌术如何高明,那纯粹就是扯淡”但是眼睛的秘密是庄睿心底最大的隐私,连母亲妻儿都没透露过一丝来,自然是不可能告诉老赌王了。

    “呵呵,第六感?”,老人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低头沉吟了一会,突然抬起头来,说道:“小家伙,你看我这艘船怎么样?”,庄睿有些跟不上老人的思维,顺口答道:“船?很好啊,除了那艘海王星号之外,这是我见过最大的船了……”

    “那好,既然你喜欢,这艘船我就送给你了……”,老人微笑着说道。

    “什么?!”

    庄睿听到老赌王的话后,屁股立马从帮舒适的沙滩椅上蹦了起来。

    虽然庄睿发家,靠的是眼中异能”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天上真的会掉馅饼,而且居然还能砸到了自己。!~!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