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四章 内鬼(上)【急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年的郑和舰队,如果能学学欧洲等国的做法,咱们国家也不至于在明中后期如此衰弱了,“”

    随着渡轮慢慢靠近目的地,站在船头的庄睿有些感慨,他现在所走的这条海路,就是当年郑和下西洋时所走的航线。

    当年郑和首次下西洋的时候,就是从刘家港出发,穿越了马六甲海峡,进入到印度洋,一共走访了三十多个国家。

    郑和下西洋的船队是由二百四十多艘海船、二万七千四百名船员组成的超级船队,完全是按照海上航行和军事组织进行编成的,在当时世界上堪称一支实力雄厚的海上机动编队。

    著名的国际学者,英国的李约瑟博士作出了这样的结论:“明代海军在历史上可能比任何亚洲国家都出色,甚至同时代的任何欧州国家,以致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可以说都无法与明代海军匹敌。”

    不过可惜的是,〖中〗国一直崇尚所谓的礼仪之邦,空有如此强大的武力,却是刻意与各国交好,如果效法英葡等国,或许〖中〗国也会在世界上拥有诸多的殖民地了。

    “老板,距离你给的坐标地点还有两个小时的航程,是否在坐标点抛猫,请指示……”

    正在庄睿感怀先人的时候,手里的对讲机响了起来,是大胡子船长在向庄睿请示。

    作为一个只签了一年合同被临时雇用的船长,克莱德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除了和航行有关的问题他自己可以做主之外,其它的事情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这些天庄睿手下的人一直都在底舱进行着某种改造工作,但是克莱德从来没有去过问过,并且还曾经严厉处罚过自己手下的一个大副,原因就是这个大副当时喝醉了酒,执意要去看舱底究竟在干什么?

    “克莱德,您可是船长,要知道,在这艘船上,您就是老大,有必要事事向那今年轻人汇报吗?”

    在船头的驾驶舱内,一个肩膀上有三条横杠的大副,一脸的不忿之色,正在用语言鼓动着克莱德。

    “杰克,那是咱们的老板,他随时可以炒掉你我的鲂鱼,到时候你别说进赌场了,恐怕连澳门都呆不下去,“”

    克莱德不满的看了手下一眼”要不是和杰克相处了十多年,并且一直都担任自己的副手,克莱德一定会把这个酒鬼兼赌徒赶出这艘船。

    “哦,好多,船长,我想你是对的,只是他们在船底究竟在干什么啊?不会是在贩毒吧?天哪,要是如此的话”那咱们……”

    杰克眼珠子一转,把话题又扯到了船舱底部在进行改造的事情上,他前几天装着喝多了下去一次,不过却是被两个孔武有力的保安给拎了上来,什么都没看到。

    “贩毒”笑话,你知道咱们老板的身家是多少吗?最少几十个亿,知道克劳斯黄金猫宝藏吗?那就是被咱们老板得到的“……

    克莱德对杰克的话呲之以鼻”身家数十亿的老板去贩毒?除非庄睿就是靠着贩毒发的家,或者是脑子坏掉了,现在才会去干这种事。

    “哦,上帝,黄金猫?!”

    杰克还真不知道这件事,闻知后脸上的惊愕却不是装出来的,看着轮船不断的向电子仪器上的坐标点靠近”杰克忽然一手捂住了肚子,说道:“见鬼”船长,我要去下洗手间………

    “去吧”以前也没见你有那么多事情,身体要是不舒服就回房间休息会,这里有我在就行了………”“克莱德不疑有他,摆了摆手,他对于老伙计一向都是很宽容的,今儿要是换个新手,克莱德一定不会有这么好说话。

    “妈的,那小子居然这么有钱,五十万美元太少了,最少也要敲他三千万,到时候我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离开驾驶舱后,杰克一双被酒色熏陶的眼睛在滴溜溜着转着,嘴里用仅以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着:“澳门真是个好地方,当然,拉斯维加斯也不错,金发女郎可是比东方女人还有味道,不过那今年轻人的女人真他妈的漂亮,“只脑子里闪着龌龊的念头,杰克一路走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入房间后,马上将房门牢牢的关死掉,从床头的保险柜里拿出了一部卫星电话。

    和别的很多船员在澳门安家生子不同,杰克这十多年一直都是单身,没有出航任务的时候,不是在赌博喝酒,就是在和一些妓女鬼混,身上发的工资向来都是月初就没了。

    好在渡轮上船员的住宿和吃饭都是免费的,所以杰克每个月都能充当一次大款,然后就回到船上去蹭吃蹭喝,日子过的倒也不算落魄,但是绝对说不上好。

    不过在一个星期以前,杰克这种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生活被打乱掉了,起因是一场赌局。

    在那场赌局里,杰克莫名其妙的输了三万多美金,而且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又问高利贷借了五万,并且全部都输光了,这让杰克清醒过来之后,差点没有崩溃掉。

    在澳门呆了十多年,杰克可是深知这些高利贷的可怕的,仅凭自己的工资,半年才能还得上那五万美金,不过半年之后,恐怕五万早就变成十五万了,如果还不掉的话,自己身上一定会缺少个部件。

    正当杰克摸着自己小弟弟浑身发寒的时候,一个刚才和他对赌的东方人,突然出现在了杰克面前。

    杰克发誓,在最初的时候,他敢肯定这人是魔鬼,不过在那个东方人拿出了整整十万美金后,他在杰克眼中立马升级为了上帝。

    十万美元的订金,完成那人交代的事情后,还会有四十万美元可以拿,杰克早就将自己身为大副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将渡轮上所发生的变化,原集本本的都告诉了那个东方人。

    就是前次故意借着醉酒进入底舱,也是那个东方人所交代的,只是杰克没能下去,为了怕被责备,杰克干脆说船上一切正常,除了新建的钻探平台和浮吊外,并没有别的变化。

    “喂”我是杰克,哦,慷慨的老板,我要向您汇报一个好消息………

    接通电话后,杰克迫不及待将自己的最新发现,告诉了对方,他在海上也厮混了一二十年了,对于对方的身份”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是海盗又怎么样?杰克可不管那么多,只要给他钱,就是让他去做海盗也无所谓,他相信,像自己这么一个有前途有技术的大副,对方是不会干卸磨杀驴的事情的。

    “老板,克劳斯的黄金锚啊,那一个东西就价值上亿美金了,更何况你们还能……”

    杰克说到这里停住了嘴,他相信,对方一定能听明白自己的话。

    “好了,杰克,你会得到一笔意想不到的财富的”现在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监视好船上的一举一动,另外你要打听清楚”这艘船会在那个坐标点停留几天?”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低沉,可能是海上风浪的原因,在通话的时候一度有些沙沙的声音,不过杰克和对方都没有在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谢谢老板,我会让您满意的………

    杰克挂断电话后,心中突然一阵恶寒,自己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像澳门赌场门口的婊子,在床上说的话啊?

    轮船经过大半天的海上航行后”终于来到庄睿所说的坐标地点,这里位于南〖中〗国海和马六甲海峡的入口处”正好处于公海海域,如果再往前一点的话,就要进入到新加坡的海域了。

    马六甲海峡位于东南亚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岛之间,连接南海与安达曼海,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重要水道,西北至东南走向,长约九百公里。

    马六甲海峡现由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3国共管,海峡处于赤道无风带,全年风平浪静的日子很多,海峡底质平坦,多为泥沙质,水流平缓。

    但是在进入马六甲海峡的这一段入口处,却是礁石众多,水深浪大,最深处可达三千多米,从进入到大航海时代以来,不知道有多少船只在这里折戟沉沙。

    按照相关记载,南海位置海域一共大约有2000多艘古沉船,而在这个入口处,恐怕就要占了一多半。

    虽然这里位于公海,打捞上来的物品都能归自己所有,但是这里浪大水深,又难以探测沉船的具体方位,所以一直很少有冒险家们前来作业,海底沉船保存的相对完好。

    “庄总,就是这个位置吗?”

    张工走到庄睿身边,虽然他每年都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海上调试装备,但是乘坐这么豪华的游轮出海,对于他而言也是第一次。

    而且这次所安装的打捞设备,是极为先进的,是他们公司最新研制出来的,如果此次打捞成功,对他们公司也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宣传。

    “对,等抛钴完成后,要先进行定位,到时候就看张工您的了………

    庄睿点了点头,看着从船体处,一个个巨大的铁销从船身抛出,发出沉闷的响声后,沉入到了海底,那粗如儿臂的锁链发着哗哗的声音,不断的被铁猫拉向海底。

    位置是不会错的,在前次乘坐游艇归国的途中,庄睿就沿途记下了所有公海沉船坐标,并且在刚才的时候,他也用灵气探查过海底的情况。

    很显然,这片海域肯定不止只有一艘沉船,方圆四五海里内,在海底那平缓的河床处,庄睿最少感觉到有十多处地方,都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眼中灵气感觉着海底那一团团浓而不散的气息,庄睿心中也是有些〖兴〗奋。

    海中沉船内的物品,一般除了金银器之外,就要数海捞瓷器最值钱了,所谓海捞瓷,指的是〖中〗国历史上外销瓷的一个分类。

    〖中〗国明朝末年,瓷器大量出口,而庄睿现在身处的马六甲海峡,作为亚、非、欧等地往来的海上枢纽,成为〖中〗国商船必经之地,一些商船因故在此沉没,所载瓷器打捞出水后统称为海捞瓷。

    业内人士认为,海捞瓷虽不能与明清官窑瓷器相提并论,但由于来自沉船,具有较明显的历史背景,所反映出的文化和历史价值不可低估。

    在前些年的时候,海捞古董的价位一直都不怎么高,但是这几年价格却是猛涨,前不久曾经有人打搏出了三百多件明代海捞瓷,居然拍出了四千多万美元的价格。

    以庄睿的感应,这片海域下沉船内的物品,绝对会值得这次船票的,而且里面几艘相对保存完好的古船,也将作为自己博物馆的一个重要展品。

    “庄哥,您要是有时间的话,到监控室里来一下,咱们船上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就在庄睿和张工说着话的时候,他手中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说话的人是修罗李振,这哥们整天闷在房里不出来,庄睿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和张工简单了又聊了几句之后,庄睿返回船舱进入到电梯里,来到五层后,对上指纹锁才得以进入李振工作的房间。

    庄睿进到房间后,发现彭飞也在里面,不由愣了一下,这小子刚才不是和他媳妇去后甲板处钓鱼了吗?

    “嘿嘿,庄哥,这几天咱们肯定不会寂寞啦………见到庄睿进来,彭飞脸上露出一丝坏笑,神色之间还有些〖兴〗奋。

    庄睿以为彭飞说的是打捞沉船的事情,没好气的说道:“废话,当然不会寂寞了,你要是闲的蛋疼,去潜水玩也行,不过别让鲨鱼给吃了啊……,……

    “庄哥,不是这事,来,您听听这录音………

    彭飞摆了摆手,把李振给拉到一边,让庄睿坐下后,放了一段对话出来。

    “这是咱们的船员?”庄睿听完录音,脸上满是惊的的神色。

    “没错,庄哥,有好戏看唉……,……

    李振得意的笑了起来,出于职业使然,对于船内向外发出的信号,他都会监听一番,却没想到居然抓到了个内鬼。!~!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