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章 摘桃子?(上)【急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辽阔的海面上,游轮发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沉船出水后,平台和浮吊顿时压力倍增,此刻承受着数百吨的重力,几乎将动力已经开到了最大。

    那些操纵机器的工人,都是十分小心的缓缓移动着浮吊的吊臂”沉船几乎是一寸寸的在上升着,缓慢的向早已空出来的游轮甲板处挪动着。

    那些国内相关的部门领导,看到这艘沉船后,顿时脸上现出尴尬的神色”他们所带来的拖船还没这船大呢,而且见到别人如此小心的动作,也知道庄睿断然不会将份功劳分与他们的。

    “往上一点,再高一点,好!”

    “左边一点,再来一点,轻点,别把船上的东西打碎掉了……”

    “慢点放,再慢点,老于”你他娘的不是号称可以用吊臂夹起一份烟的吗?”,这些工人都知道庄睿给他们加薪的事情”是以干起活来非常的小心,一个个指令从船上传达到操作人员那里,所有的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整整忙研了三个多小时之后,这艘沉入海底一千多年的古沉船”终于安全的被放置到了甲板上。

    泛着微微红色光泽的船身”在阳光的直射下,显示出一种历经千年风霜的沧桑感。

    为了方便日后的运输,渔网仍然没有解除,但是上面的绳索都已经被清理掉了,庄睿走在最前排”和孟教授并肩站立在古沉船的旁边。

    “当……当当……”,庄睿用手敲击了一下船身”发出了金属碰击般的声音,这艘宋代船只历经千年,非但没有任何的腐朽,船身似乎比以前还要坚固。

    “历史意义重大,考古意义重大”文物价值重大啊!”,孟教授用手轻轻抚摸着这艘沉船,脸上异常的激动,接连说出了三个重大的词汇,即使在刘秀墓出土的时候,庄睿也没见到老师如此的失态。

    庄睿见到老师情绪激动,又是连夜乘船赶来的,怕老人身体出个什么好歹,连忙说道:“老师”要不然先休息一下,咱们再进行清理?”,由于阳光的直射会让沉船木质结构发生变化,这会正有工作人员在沉船上面搭建简易的遮阳棚”庄睿的意思是等他们干完活了,再进行沉船清理的工作。

    要知道”即使刚才粗略的目测了一下”船上的文物最少都要高达数万件”单是那些密密麻麻摆在一起的瓷器都数不胜数,更不要说还有无数的金银器皿,四散在船身的各处。

    文物清理工作可不是随便把东西拿出来就行了,还要给其进行编号分类”十分的繁琐,单是这些清理工作”庄睿估计没个十天半月的都很难干完。

    孟教授听到庄睿的话后,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咱们现在就开始,小庄”你还没有意识到这艘船的重要性,它的价值不亚于陕西的兵马俑啊……”

    按照孟教授的说法,这艘宋代早起沉船的发现和打捞”其意义不仅在于找到了一船数以万计的稀世珍宝本身,它还蕴藏着超乎想象的信息和非同寻常的学术价值。

    因这艘沉船沉没的位置,不仅正处在“海上丝绸之路”的航道上,而且它的,“藏品”的数量和种类都异常丰富和可贵,给此段历史的研究提供了最可信的模本。

    并且对这艘沉船的勘探和发掘,还可以复原和填补与古代〖中〗国,“海上丝路”密切相关的一段历史空白。

    要知道,这可是远远早于郑和下西洋时的航海贸易行为”同时也能论证出当时〖中〗国强大的制造力”其大航海时代更是远超英葡等中世纪的海上强国。

    孟教授和庄睿对沉船的认知角度不一样,当他阑述完这艘沉船的价值后,庄睿有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敢情自己这考古专业人员,还是钻进了钱眼里,只从文物价值上面去对其进行判断了。

    “没错,小庄,放置这些物件的房间准备好了没有?记住,房间要干燥些的,不然这些瓷器的釉色会被氧化变淡的……”,田教授在一旁也是摩拳擦掌,这些宋代外销瓷器,对古代外销陶瓷和南海海上交通贸易等历史的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世人皆以为国封建王朝的顶峰是唐朝,其实不然,从商业角度上来说,宋朝才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最繁鼻、科技最发达、文化最昌盛的朝代之一”也是当时世界上发明创造最多的国家。

    宋朝的瓷器也是除了一些元代几乎成为孤品瓷器之外,在国际市场最为受到追捧的瓷器,价格一直都是居高不下。

    所以田教授此刻,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去观摩一下宋代这些外销妾器和国内官瓷民瓷的区别了。

    “好吧,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可以上船,不过小心一点,船上有些海藻会比较滑……”

    见到两个老师都这么说”庄睿也没理由阻止了,在他点头之后”马上有人架起了梯子”分次等上了这艘千年古船。

    一件件珍贵的瓷器或者是金银器,被人从船上传了下来,这个工作十分的繁琐,一直到深夜,甲板上拉起了照明灯,在船上还有四五个学员在忙碌着。

    孟教授等人虽然精神亢奋,但是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被庄睿劝解着去休息了,不过庄睿一直都在现场盯着,这些玩意少一件他可都舍不得。

    “庄总,您有空吗?我想和您聊几句……”

    就在庄睿擦干净一面铜镜”将它放入到塑料袋里的时候,船下传出一个声音。

    “您是?”

    庄睿伸出头去,看到一个长的白白胖胖”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庄睿依稀有点儿印象,这人似乎是和孟教授一起登船的,不过当时老师没介绍,庄睿也没在意。

    “庄总,我叫窦哲”是国家交通部专门负责海事交通方面的,对于您的这次打捞行为,我们领导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我想,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谈一下……”

    来人自我介绍了一番,庄睿听完愣了一下,这位官还不小,居然是个正厅级的干部,当下擦了擦手,从船体旁边的梯子上爬了下来。

    “窦局长,去房间里坐下吧……”,虽然不知道这位局长大人找自己谈什么”但是庄睿也不想平白去得罪人,这会都半夜一点多了,对方前来找自己,也算是有诚意吧。

    “窦局长,有什么事找我呢?”坐下之后,庄睿给窦局长冲了杯*啡,这几天都是靠这个提神,而且在船上也没别的饮料。

    窦局长似乎知道庄睿的背景,站起身用双手接过咖啡后,说道:,“庄总”我受领导的委托,对您的这次深海打捞成功,表示祝贺”,“呵呵,窦局长,谢谢领导的关心,您看这工作比较繁忙,文物清理才进行了一小半,要是……”

    庄睿的话没有说下去,不过想要走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哥们累了一天了,有功夫去陪陪老婆孩子不好吗?闲的蛋疼陪这官僚在这扯淡?”

    看到庄睿有点不耐烦的样子,窦局长连忙放下手中的咖啡,说道:,“是这样的,庄总,虽然您这次打捞全属您的个人行为,不过打捞出来的这艘船,可还是国家的啊……”

    “慢着,窦局长,您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吧?这船是宋朝的不假”但说是国家的,这扯的有点远了吧?这里是南海马六甲,可不是难们国家的相关海域!”

    庄睿一听窦局长这话,顿时火了,敢情这窦局长是来摘桃子的啊?自己huā费数亿打换出来的船”一句国家的就想拿走?当哥们好欺负呀?

    “不,不,不是这意思”庄总您误会了,您误会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窦局长那张白脸顿时憋的通红,连忙站起身来,解释道:“这艘沉船当然是属于庄总您的,我们领导的意思是,是不是能将这次打捞,定性为庄总和国家共同进行的?”

    说了半天,窦局长这句话才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中〗国首次深海沉船打捞,甚至有可能是世界上最深的深水打捞,这样的名头,对提高某些人的政绩,是有着异乎寻常的重要作用的。

    而那位领导所交代的,是让窦局长和庄睿协商,看看能不能在打捞方加上国家相关部门的字样,窦局长虽然知道庄睿身后背景很深,但是见到庄睿年轻,就自作主张的想打个官腔,看看能不能获取更大一点的利益。

    而让窦局长尴尬的是,庄睿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把话堵了回去,这让习惯于在国内打太极、凡事都留一线的窦局长很不习惯。

    “国家行为?”,庄睿笑了笑,说道:“这艘船的注册国籍是巴拿马,打捞地点是靠近马六甲的公海海域,高达三亿美金的打捞费用是我个人所出的”窦局长一句话,就将其定性为国家行为,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庄睿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人倒不是冲着这些出水文物来的,而是冲着此次打捞事件后,所引发的影响力。!~!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