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三章 问责【急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哎,我说胡大哥,古哥,您二位怎么凑到一起喝茶了啊?”

    庄睿听老妈说胡荣在四合院住了两天了,而古云这段时间也是天天来,就是看庄睿回来了没有,今儿一回家,就见到这哥俩正在自己四合院的大槐树下喝茶聊天呢。

    庄睿这也有一年多时间没见胡荣了,不过胡荣翡翠设计师的名声在国际上愈加响亮,而且前两年新开发的那个翡翠矿,在缅甸更是难得一见的富矿,称得上是缅甸首屈一指的矿业大亨。

    并且胡荣的珠宝设计公司,也在东南亚开了数十家,在国外名声之响亮,甚至还在庄睿这个北地“翡翠王”之上了,此刻胡荣坐在那里,隐隐有股子宗师风范,神态比两年多以前更加沉稳。

    而古云有了庄睿的关照,承接不少国有和私人的博物馆修缮工作,他的公司也一跃为国内古建筑修复的龙头企业,远不是当年那个干点零散活的小公司了。

    按说这哥俩都不是闲人,一个掌管着缅甸胡氏华人城,一个是公司大老板,今儿凑在一起,由不得庄睿不奇怪。

    古云一见到庄睿,那老板模样也没了,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庄睿,一脸着急的说道:“我说庄老弟,你这也太忙了吧,我都找了你一星期了,电话都没人接,再找不到你,我可是交不了差了啊……”

    “古哥,您别急啊,怎么回事?老爷子身体不好?”

    听到古云的话后,庄睿吃了一惊,古老爷子自从退下来之后,身体和精气神儿都不如以前了,这老人过了七十之后,说不准哪会就撒手走了,即使庄睿灵气再好使,也没办法和阎罗王抢人的。

    想到这里,庄睿心中大急,反手一抓拉住了古云,大声问道:“古哥,老……老爷子他……怎么了?”

    在庄睿成长的路上,最要感激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中海的德叔,一个就是古老爷子了,这两位对他都是有如子侄一般,教导他古玩鉴玉的知识从无藏私。

    “哎,哎,你小子倒是轻点啊,痛死我了,我爸能有什么事,想你了呗,哎,我说你小子不是在咒老爷子吧?”

    庄睿从小丧父,在他心里,这两位长辈就如同父亲一般,此刻他是真的着急了,抓着古云的手有些用力,疼的这哥们大声叫了起来。

    “靠,那你干嘛不早说,吓了我一跳……”

    庄睿听到古云的话后,这才松开了手,古云连忙看向手腕,却是被庄睿抓出了几道指印,可见庄睿当时用力之大了。

    “我也没说什么啊……”古云看着手腕上的无妄之灾,哭笑不得的提起了前面的话题:“你这段时间干嘛了?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这几天都在海上,在打捞一艘沉船,这不……刚刚忙活完就回来了嘛……”

    由于这几天庄睿都是埋头在清理沉船文物,基本上就没回船上的房间睡过觉,电话也是关机的,所以不管是谁,这段时间都找不到庄睿。

    庄睿说完扭头看向胡荣,说道:“胡大哥,您到这儿就当是到了家里吧,要是事不太急,咱们晚上聊成不成?”

    古老爷子抓着儿子连着等自己两天,庄睿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从成家之后,去老爷子那里的时间比以往要少多了,他准备现在就带着两个宝贝儿女,去老爷子那里坐坐。

    “我对老人家也是钦慕已久,庄睿,我和你一起去拜访下古先生吧……”

    胡荣的事情倒是不急,不过听到庄睿说要去古天风那里,顿时也起了前往拜访的念头。

    胡荣是翡翠饰品设计方面的专家,对于翡翠雕琢也是颇有心得,能见到国内被称之为“南邬北古”的玉石雕琢大师,当然不肯放过这次机会了。

    “成,那咱们就一起去,您二位稍等我一下……”

    庄睿点了点头,去母亲的房间里招呼了一声,又把在后院正和白狮玩的高兴的方方圆圆找来,最后想了一下,孤身下到了他那所剩物件不多的藏宝室里。

    庄睿这是想到老爷子平时寂寞,想给他找块料子玩玩,这老人家一旦彻底清闲下来,身上哪哪的毛病都来了,倒不如有点儿事情做,反而对身体有好处。

    “拿哪块料子啊?”

    由于前段时间筹款,卖掉了不少庄睿珍藏的明料,所以现在地下室内除了那些金砖之外,所剩的翡翠料子已经不多了,一共只有四块,无一不是世间罕见的珍品。

    两块拳头大小的帝王绿明料,一块有着玻璃种质材的极品蓝翡,还有就是那块如同鸡油一般泛着黄色光泽的黄翡明料了。

    虽然还未经抛光打磨,但是这几块已经被庄睿切出来的明料,在灯光下显出不同的色彩,散发出莹莹光芒。

    这几块料子要是出现在玉石行,绝对会掀起轩然***的,恐怕其效应还要在此次庄睿成功打捞宋代沉船,在古玩界造成的轰动之上。

    “得,就你了……”打量了半天之后,庄睿终于下了决定,他把那块极品黄翡给抱在了手上。

    帝王绿和蓝翡都比较好办,项链或者是手镯都能打制,但是这块黄翡料子,庄睿一直没想好要雕琢成什么物件,现在他也不用***这心了,直接让老爷子去琢磨就行了。

    “庄睿,抱的什么东西啊?”

    见到庄睿除了把媳妇儿女领来,手里还抱着块用布包裹起来的物件,古云和胡荣都有点奇怪。

    “嘿嘿,回头你们就知道了,这是给老爷子治病用的……”

    庄睿笑了起来,却是不肯把东西亮出来,更是小心的将其藏在自己驾驶位的下面,看的两人直摇头,胡荣倒是猜出来一点端倪,庄睿拿得应该是块玉石料。

    ……

    几个人开了两辆车,停在古老爷子所住的四合院巷子处,前后涌进了老爷子的院子里。

    “师伯,小的来看您啦,您老这身体越来越结实了啊?我看您还是回协会再干一任会长算了……”

    庄睿一进院门,就见到老爷子正在那修剪花草呢,虽然是八月份的大热天,不过这院子却比庄睿的四合院还要清凉。

    “臭小子,有半年功夫没来我这了吧?见面就和老头子贫嘴?”

    古老爷子见到庄睿之后,脸色却不大好看,只是一见到后面两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小家伙之后,马上露出了笑容,放下剪刀,一手一个将两个娃娃抱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虽然还没能说出句完整的话来,但是小嘴特别甜,一口一个爷爷,喊得老头脸色全是笑意,眉间皱起了深深的纹线。

    “偏心,偏心眼,就没见过他这么抱孙子的……”

    古云在一旁低声嘟囔了起来,听得庄睿一脸鄙夷的看着他,道:“你儿子都快上初中了,老爷子这还抱得动吗?”

    “行了,方方圆圆和妈妈去玩,别累着爷爷……”

    见到老爷子比之前又多了分老相,庄睿心中暗暗责怪自己,这要是经常帮老人梳理***体,断然不会如此的。

    等老爷子放下方方圆圆后,庄睿又给他介绍了胡荣认识,听到是缅甸来的同行,老爷子兴致很高,一摆手说道:“小云,去,和你媳妇准备几个好菜,晚上我要和小胡好好喝一杯……”

    庄睿听到老爷子不提自己,知道老人对自个儿还有气,当下***着脸笑道:“嘿嘿,师伯,还有我呢……”

    “臭小子,还记得你师伯啊,得了,都进堂屋说话吧……”

    古老看了庄睿一眼,却不想在院子里怠慢了胡荣,当下放了庄睿一马,只有古云站在院子里比较憋屈,哥们咋就只有伺候人和跑腿的命啊?

    “师伯,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海外,这不一回来,就来看您了吗……”

    庄睿一进屋,就很自觉的烧起了开水,把自己送老爷子的那套茶具摆开,这老人家年龄大了,就是要哄着点儿,俗话说老小孩嘛。

    “庄睿啊,师伯不是生你的气,不过这你两年又是博物馆的,又是海外淘宝,虽然都是在干正事,但是老头子我问问,你这玉石协会的理事,究竟履行过多少职责啊?”

    见到庄睿这幅乖巧的样子,古老爷子也是生不起气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一声钟情于玉石雕琢和鉴赏,这雕琢手艺有人继承下来了,但是鉴赏却是无人得我真传,也就你小子有些天赋,可是瞧瞧你这两年,沾过玉石的边没有?”

    古天风说着说着情绪就有点儿激动了,庄睿这才听明白,敢情老爷子这是怪自己不务正业啊?

    想想老人说的也没错,庄睿是由玉石发家的,但是这几年以来,所做事情却是离玉石行当是越来越远了,也难怪老爷子生气。

    “师伯,这事是我不对,以后我会多关注一些玉石协会的工作的……”

    庄睿的确感觉有些愧疚,要知道,当时让庄睿进入玉石协会,可是古老爷子力排众议一手促成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