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五章 骑虎难下【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他妈的嘴贱啊?!”

    在听到庄睿的话后,张老板难受的差点想吐血,原本是想听庄睿说句软话的,没想到那哥们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这就让现在的切面,变得有些鸡肋起来。

    要知道,庄睿开始就说这块原石是片儿绿,现在切出一面来,露出巴掌大小的切口,的确是呈片绿,而不是线绿,不能说庄睿讲的不对。

    但就这一个片绿,对于原石的影响那可就大了去了,如果真是被庄睿说准了,那么这块原石的价格立马能从七百万欧元,直接掉到七百万rmb,甚至还达不到这个价。

    在场的这些珠宝商们,一个个都是贼精贼精的,即使他们心中看好这块料子,但是有了庄睿这句话,就能把价格给压下去,顿时都紧紧闭上了嘴巴,再也没人出口报价了。

    即使张云辉再切上一刀,证明庄睿说的是错的,对于这些珠宝商们而言,也是没有多大的损失,最多价格再提高一些,却是能让他们避免这块料子是片儿绿的可能性。

    庄睿本来没想和这人较真,不过他一直对自己咄咄逼人,庄睿即使修心养性了好几年,现在也是上火了,看到张云辉默不作声,于是出言说道:“怎么着?张老板,这要是再切上一刀,只要能见绿,价格可是能翻上一倍啊……”

    庄睿这话其实是暗藏杀机,切上一刀能见绿,的确是可以使其价格暴涨,但是如果见不得绿,那可就是一赔到底,无法翻身了。

    “这……”

    张云辉闻言犹豫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图一时之快,竟然陷入到这种两难的地步当中,切还是不切,让他犹豫不决。

    张云辉心中其实是有把握再切一刀的,不过出于稳妥一点的考虑,现在已经能赚钱了,就没有必要再冒那风险了,毕竟在赌石圈子里,第二刀切垮掉的比比皆是。

    从本心来说,张老板是不想再切一刀的,问题是庄睿事先就说了这原石是片儿绿,现在切出来出现的状况,的确和庄睿说的差不多。

    刚才众人在赌涨的兴奋之中,没能记起这一茬,但是庄睿又重新提出来,就不能不让人正视了。

    “赵老板,我是赌石的人,现在既然涨了,没必要再切下去了,这块料子您看怎么样?要是看中了,八百万欧元,我卖您了……”

    张云辉经过再三考虑后,还是没能下再切一刀的决心,少赚一点不要紧,但是如果赔了,那可是能让他吐血,六百多万欧元,已经是他的大半身家了。

    张老板在说话的时候,眼睛瞟了一下庄睿,心中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会庄睿已经是闭口不言了,仿佛场中所发生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从庄睿的角度而言,这事儿本来就和他没一毛钱的关系,张云辉是赚是赔,庄睿也不会损失或者赚得一个大子,要不是这哥们数次挑衅,庄睿才懒得说这得罪人的话呢。

    “咳咳,老张,我看……你还是再切一刀算了,不管你这一刀切在哪里,只要还能出绿,老哥我出一个数,把你这块料子给买下来!”

    那位被点到名的老赵,伸出了一个手指头,虽然话说的很豪爽,但却是婉拒了张云辉的开价,听的张老板是郁闷不已,在心中暗骂道:“妈的,要是能再出绿,一个亿就想买?当我老张傻瓜不是?”

    如果没有庄睿刚才的那番话,以这块料子现在的表现,就能价值1亿多rmb了,如果是再出绿,价格就要成倍的往上翻的。

    “好吧,既然庄老师说了,那我就再切上一刀!”

    张云辉等了半晌,也没人出头报价,无奈之下,又开始围着原石转悠了起来,他要再选一个地方下刀,这一刀甚至比刚才的第一刀还要重要,由不得他不慎重。

    “自作孽,不可活!”

    庄睿摇了摇头,暗自嘀咕了一声,本来无仇无怨的,你赌你的石头好了,非要拉上哥们,看等会你小子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让让,唐老过来了……”

    “谁?唐老?那不是两代翡翠王凑一起去啦?”

    “可不是,等会估计有好戏看了……”

    就在张云辉观察毛料的时候,庄睿身后的人群,分开了一条道路出来,走在前面的是秦浩然和唐老,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碰到的,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庄睿,我说到处找不到你呢,怎么在这看解石呢?”

    秦浩然走进人群,一眼就看见了庄睿,连忙打了个招呼,接着问道:“怎么样,出什么好料子没?”

    秦浩然也是做成品珠宝生意的,要是有好的明料,他也不介意参与到抢购之中的。

    庄睿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没,这块料子我不怎么看好,正等着张老板切第二刀呢……”

    秦浩然听到庄睿的话后,马上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小子,怎么能这么说话,这不是得罪人嘛?”

    对于庄睿在赌石圈子里的名头,秦浩然是很清楚的,虽然不如身边的唐老,但是一句话说出去,还是会让很多人受到影响的。

    “爸,不是我想说,是别人逼着我说的啊……”庄睿闻言苦笑了起来,哥们这是站着不动也中枪啊。

    张云辉想上位,庄睿不反对,但是要踩着庄睿的肩膀上位,那对不起,庄睿的修养,还没修炼到打了左脸给右脸的功力。

    “这样啊……那这事不怪你,年轻人谁没点火气啊,想挑衅别人,就要有这实力!”

    听到庄睿讲了一番事情的经过之后,秦浩然当然是支持女婿了,不过话锋一转,压低了声音又问道:“你看准了,的确是片儿绿?”

    庄睿笑了笑了,说道:“爸,我虽然有小两年没看原石了,但这感觉错不了,一定是片儿绿……”

    秦浩然一听,顿时大为高兴,说道:“好,你小子要是还有这功夫,明儿去给我选暗标去,等你那翡翠矿卖了,咱们可就断了货源了……”

    选了一天的原石,秦浩然也是有点头疼,毛料的价格比上一届公盘几乎翻了两番,让他也是犹豫不定,不敢出手。

    “唐老,帮忙看下这块料子吧,瞅瞅从哪下刀比较好?”

    且不说庄睿翁婿俩在这低声讨论,那边张云辉见到了唐老进来,也是像看见救星一般,迎上去将唐老请到解石机旁,想让他给掌掌眼。

    和挑衅庄睿不同,这次张云辉可是实心实意的,他再狂妄,也不敢轻视这位在赌石行有着巨大声望的老“翡翠王”。

    并且张云辉现在也是有点骑虎难下,因为看了几个切点,他都没把握切出绿来,也想让唐老给他指点迷津。

    “好,那我就看看吧……”

    唐老在行内,一向都是以乐于助人著称,但凡有人请他看料子,即使是素不相识,唐老也会出手相帮的,当下戴上老花镜,拿着强光手电察看了起来。

    唐老没有先看切面,而是从那条带有色癣的裂绺开始看的,并且看的十分慢,几乎没一寸地方,都要观察好久。

    在唐老察看毛料的时候,场内寂静一片,无人在这当口谈吐议论,那些珠宝商们已经打好了主意,如果唐老说这块料子不错的话,那么不等第二刀,他们就准备出手抢购了。

    这就是名气所能带来的利益,庄睿虽然在行内也混了几年,切出了好多块经典的极品料子,但是在底蕴上,他和唐老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最起码庄睿说这料子不好,众人还只是模棱两可,处于旁观的态势,但是唐老要是说声“好”字,那么围观的这些人里面,最少有一半会出手的。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唐老这才放下了放大镜,从脸上摘下眼镜后,面无表情的擦了一把汗。

    “唐……唐老,您……您老看的怎么样啊?”

    对于张云辉而言,这块翡翠的成败,不管是从金钱还是名誉上,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所以张老板此时,再没有和庄睿说话时的自满与骄纵了,在问向唐老的时候,话声中已经是带着颤音了。

    “我看不太准,这块料子裂绺比较长,裂的也不深,并且还有色癣,从常理上而言,应该能切出线绿来,不过你这一刀切出来的是片绿,那就很难说了……”

    唐老此话一出,顿时让围观的人轰动了起来,再看向庄睿的目光,已经和刚才是完全两样了。

    唐老并不知道庄睿之前点评过这块毛料,他现在所说的都是自己观察所得,虽然没把话说死,但是观点却和庄睿很相似。

    张云辉听到唐老的话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追问道:“唐……唐老,那您看要是再切一刀的话,从哪里下刀比较好啊?”

    “嗯?为什么还要切啊?你要不是自用,这块料子已经可以出手了……”

    唐老对张云辉的问题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他是认识张云辉的,既然不是珠宝商,何必要冒这风险再切上一刀呢,现在不是赌涨了吗?

    “这……这……”

    张老板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他此时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两耳光,这他娘的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