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十三章 打捞(下)【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罗定,我有事情找你。”

    杨千芸一看到罗定,马上就说。

    罗定现在就在善缘居的静室之中,昨天去找了燃灯,解决了百足蜈蚣地的问题之后,罗定就和燃灯说起了绕江之城的佛寺的浮屠塔的108个佛像的事情,而燃灯马上就答应了下来。现在这个时候,浮屠塔还没有建好”佛像也正在准备之中”所以罗定现在真正就是无所事事起来。

    没有事情做的罗定开始在盘算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再出去一趟,继续考察一下各地的风水,所以今天一早起来之后,他就坐在善缘居的沙发上考虑着自己的计划,,却是没有想到自己才坐下来半个小时,杨千芸就找上门来了。

    说起来,罗定与杨千芸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当然,没有见面的还有廖子田和冯秀秀等人。大家的关系挺好,但是毕竟是各有各的忙碌,平时也就只是通通电话之类,见面的机会真的也是不太多。

    比如说前段时间杨千芸就据说走出国去了,进行一个采访,而罗定也走到处跑,所以两个人也就更加不可能见面了。

    打量了一下杨千芸,罗定就是一怔,因为他看得出来杨千芸此时气色不是太好,于是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说:“千芸,出了什么事情了?”,杨千芸一定是碰上了什么事情了,而且应该是影响比较大的事情,而具杨千芸刚才一见罗定的时候就说要事情要找自己,那一定走出了什么问题了。

    杨千芸此时的心里是有一点的焦虚她三天前才从国外回来,而回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而这些奇怪的事情对自己的生活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想来想去她想起了罗定”所以才找上门来。

    “前段时间我出国采访去了,回来之后”我就发现每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问题睡不安稳,常常作恶梦,而具还醒不来,我想是不走出了什么问题了。”

    虽然还搞不清楚为什么杨千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罗定一听就知道一定走出了问题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从生理上说人之所以做恶梦,一定是身体出了问题,比如说睡觉的姿势不对了,或者是平时的生活之中有什么不对的事情之类,而做了恶梦就会让人意识到这一点,吓醒了就是正常的一种表现。

    杨千芸说她做恶梦那一点也不奇怪但是如果说做了恶梦却是醒不来,那这里面就一定是有问题了。

    想了一下,罗定说:“这样吧,你带我喜你家看看,我觉得应该是你住的地方出了问题了。

    “好。”杨千芸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半个小时之后”杨千芸带着罗定到了自己的房子。杨千芸是一个名记者所以她根本就不可能缺钱她住的地方就在深宁市的市中心的一个高档的小区这样的地方虽然是高层的建筑,但是因为是地理位置的原因”所以卖得一点也不比高效的别墅便宜。更何况杨千芸所住的是小区的顶层的房子。

    “看来记者赚的钱不少啊。”

    坐着电梯上去的时候,罗定笑对杨千芸说。

    瞪了罗定一眼杨千芸说:“我再怎么样多,也没有你赚得多。”,这倒是实施杨千芸的收入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高的了,绝对是深宁市的居民之中的高收入人士了,但是如果相对于罗定这个风水师来说,那就是有一点大巫见小巫的感觉了。对于这一点,罗定也没有否认,反而说:“那里当然,谁叫我有名呢。”

    看着罗定这样的臭屁的样子,杨千芸也是无话可说,自己赚钱已经比一般人要快得多了,但是如果和罗定比起来,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罗定一个法器,就可以赚到上百万甚至是更多,简直是比印钞票还快和他比赚钱那岂不是自己气自己么?所以,她干脆就不说话了。

    进了杨千芸的房间,罗定打量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套复式的房子,一进门是一个大厅,而在大厅的靠里的一侧是一个盘旋而上的楼梯”应该上面就是杨千芸的房间了,而在大厅之中,除了沙发之外”还有一个小的酒吧,布置得倒是相当的雅致,如果是拉开窗帘的话,就可以看到大半个深宁市,这样的地方到了晚上的时候夜景一定是相当的美丽。

    从这也可以看得出来杨千芸是一个相当懂得生活的人。

    站在窗前”罗定刚开始的时候还在欣赏着外面的景色,但是慢慢地他的脑子里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景象,嘴角边也就出现了一丝微笑。

    杨千芸就站在罗定的身边”自然是看到了他的这一丝微笑,当然,她看得出来罗定的这一丝微笑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淫”意。她马上就知道罗定这个时候一定没有想什么好东西,于是伸出手,“啪”的一声在罗定的脑门上敲了一下”说:“在想什么东西呢。”

    “嘿,不告诉你的。我YY又不犯法。”

    罗定这个时候确实是在YY”这样大的玻璃窗,如果是在晚上的时候能够把一个女的压到上面,XXOO那绝对是一件让人兽血沸腾的事情”当然,在罗定现在的YY之中,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杨千芸了,但是这样的事情却是不能对杨千芸说的,要不说不定会引起杨千芸的暴走的一虽然是与杨千芸的关系已经亲密到非常的程度”但是毕竟是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所以说罗定还是不会太过分的。

    尽管罗定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是强硬一点要求的话,那杨千芸也是不会拒绝的,但是他却不会这样做他现在是相当的享受着与杨千芸的相处,水到渠成才是美好的,而这也是对杨千芸的尊重。

    杨千芸也是聪明人,她联想一下罗定是站在玻璃窗前才出现这样的神情的马上就明白了罗定的脑子里大概是在想什么了,伸出自己的手,杨千芸在罗定的腰间用力地拧了一下,狠声说:“你休想。”,杨千芸下手真的是狠,所以这一捏之下还真的是痛。不过,就算是这样”罗定还是厚着脸皮说:“嘿,天黑了之后,这里这样高,整通过水底摄像机的画面可以看到,在平台起重装置开始运转后”被绑固住的沉船残骸慢慢的晃动了起来,画面也随之消失掉了。

    四十多米的深度,加上又是打捞残骸,不过两三分钟后,一个沾满了淤泥的庞然大物浮出了海面。

    平台上的起重装置直接将这看不出形状的沉船残骸放到了甲板上,等残骸放稳之后,才隐约看出这应该是个船舱,不过舱门和窗户被淤泥掩盖住了,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快,用高压水龙头进行清理,其余人员做好准备抢救残骸内的物件……”,作为交通部海事局的一把手,吴局长倒也不是全无是处,这打捞沉船的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一边指挥人清理残骸表面,一边让人做好了准备,安排的有条不紊。

    这沉船残骸,并没有多少研究价值,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所以吴局长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七八条高压水龙头同时冲刷在了残骸表面上。

    黑色的淤泥被水柱冲下来之后,斑驳的船体露了出来,虽然到处是锈迹斑斑,但隐然还能看到一些huā纹图案。

    “是个船舱,不……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在残骸窗户和门上的淤泥被清理掉之后”整个船舱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孟教授上前走了两步,神情有些激动。

    当然的阿波丸号长度达到了150多米,上面有数十个房间和舱室,而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次的打捞中,最多只发现了二十多个舱室。

    也就是说,那次打捞出来的船体”尚不足阿波丸号的一半,这也是导致没有发现黄金和贵重物品的主要原因。

    经过孟教授这数十年来的考证分析,那些重要物件,应该都放在船长室里”现在打捞出来这么一个看似完整的船舱”由不得孟教授心里不激动。

    “一组人员进去,将里面的东西清理出来……”,在技术人员上前确定了这无盖的舱宴不会解体之后,吴局长下达了命令”四个人鱼贯进入到了船舱里面,开始清理里面的淤泥。

    虽然从外面也能看见里面的情形,但是孟教授还是有点焦灼不安,来回在甲板上走动着。

    要知道,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可是承载着几代人的心血与努力,这里面也包括了孟教授的老师,实在是让老人家无法淡定。

    “有发现,有发现了……”,一个声音从蹲在舱室内的人口中传出,孟教授顿时来了精神,也顾不得里面全是泥浆”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那动作比年轻人还要矫捷。

    “这……这个……是黄舍……”

    来到那个工作人员身前,孟教授将那人手里的物件接了过来,用袖芋擦了一下之后”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

    黄金就是再值钱,和孟教授所想寻找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比起来,那也是天差地远的。

    不过既然在这个舱室发现了黄金,说明这是放置重要货物的地方”想到这里,孟教授心头一阵火热,顾不得船舱在太阳暴晒下已经发出的恶臭味道”孟教授蹲下身体,和那几个工作人员一起清理了起来。

    “庄睿,老师在里面忙活”你这个弟子也不说去帮帮手”

    秦萱冰刚才把方方圆圆哄睡觉了之后,也赶到甲板上来看热闹了,见到庄睿老神在在的站在外面,不由有些奇怪。

    “咳”这里面没有老师想要的东西,最多都是些黄白阿堵物罢了……”,庄睿摇了摇头”说老实话”庄睿对这沉船残骸一点兴趣都没有,即使将他所勘测出来的黄金全部打捞出来,那和他也没一毛钱的关系,只能白白给这些官员们捞政绩。

    至于那些能称得上是古董的清代陶瓷和金银器,庄睿还真是不怎么能看得上眼,他之所以同意参与此次打捞,目的只是为了传说中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在看完孟教授所整理的那些文献资料后”庄睿对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当年失踪的那十几个箱子,对于人类进化史和考古夹,都有着极为重要的科研价值。

    所以之前庄睿没有勘测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之后,对此次打捞也就没那么上心了,要不是为了不让这些黄金永远的沉没在海底”庄睿甚至都懒得去帮助他们勘测的。

    不过师长有事弟子当效其劳,被秦萱冰这么一说,庄睿也捏着鼻子走进了船舱残骸里,帮助孟教授他们清理了起来。

    庄睿可不想在这散发着难闻气*的船舱里久待,马上用灵气将一块块散落在淤泥中的黄金找了出来,有了他的加入,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船舱残骸里的物件,已经全都清理了出来。

    颜色微微有些乌黑的黄金”在甲板上摞了一堆,另外还有一些没有腐化的铁器和箱子残骸,其余的东西,却是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消失掉了。

    几个技术员拿着计量重量的仪器,在一块块的给那些金砖称着重量,过了半个多小时后,结果出来了,从这个船舱残骸里,一共发现了锅吨黄金。

    “大发现,重大发现,马上联系又副〖总〗理,哦……不,先联系于部长,把这个重大发现通告上去……”

    和孟教授的失望与庄睿的索然无味不同”吴局长此时可是〖兴〗奋的双手都在颤抖,心潮澎湃之下,差点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在“萱睿号”进行出海打捞行动之前,主管国家教科文工作的又副〖总〗理”亲自给此次参与打捞的工作人员做了指示发表了讲话。

    所以吴局长刚才激动之下”就想直接给副〖总〗理汇报工作,好在吴局长及时纠正了自己的错误,这越级汇报工作”可是官场大忌。

    捷报传到于副部长那里,马上又汇报了上去,并且在当天晚上的新闻联播里,就播报了这个令国人振奋的消息。

    当然,充斥在新闻镜头里的”当然都是领导们侃侃而言的画面,对于实拍的沉船残骸和黄金只是一扫而过,至于吴局长,更是只说了两句就被转移了画面。

    不过这也让吴局长大为高兴”晚上一人就喝了两瓶茅台,不知道是不是酒劲拿的”居然大方的给庄睿批了个条子,此次打捞行动所有的燃油费用”都由海事局报销了。

    庄睿倒是没有推辞,这海上一天的所要耗费的油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当下将条子收了起来,等到打捞行动结束后,狠狠的从海事局身上宰了一笔,这些都是后话了。

    开门见喜,第一天的打捞行动就有了重大发现,于副部长也亲自来到“萱睿号”,上”给此次参与打捞的人员加油鼓劲。

    当然,最后宣布的碎笔每人一万元RMB的奖金,才是众人最喜欢的。

    而得到了每人五万元重奖的几个潜水员”更是干劲十足,居然没用庄睿的指挥,在后面的勘测中”竟然把剩余的沉船残骸都给勘测出来了。

    20多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阿波丸号沉船残骸的打捞,也进入到了尾声。

    此次打捞可以说是大获成功,除了打捞上来总量为38吨的黄金之外,还有许多极有价值的〖中〗国古代文物。

    另外从破碎的沉船残骸中”还整理出了两百多具尸骨,这些应该都是当年“阿波丸号”上的遇难人员,这些尸骨都被收敛在了一起”准备等打捞全部结束之后,将其归还给〖日〗本方面。

    相关部门已经将此次打捞行动的录像播放了出去,引起民间的巨大反响”尸骨的出现,也引起了〖日〗本责面的关注,“阿波丸号”这几个字,也成为了网络搜索的最热门词。

    而相关部门也准备了隆重的庆功大会,只待庄睿等人回北京后”就要举行”只是让庄睿和孟教授牵肠挂肚的头盖骨化石,却是一直渺无影踪,这让船上的孟教授和几位古人类学家很是失望。

    由于庄睿所在海域又将有台风来袭,在结束打捞的当晚”“萱睿号”向北行驶了二十海里,准备第二天一早就返回北京。

    晚上庄睿让餐厅准备了一些小菜,然后将老师请了过来,他能看出孟教授这二十多天清瘦了不少,想开解一下老师。

    “老师,看来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并不在阿波丸号上”

    庄睿坐在孟教授对面,看着老师有些苍老的面容,心中很是不忍,这些天来一次次的希望化为失望,对于老人的心里打击很大。

    “小庄,不要说了”老师没事,头盖骨化石不比黄金那么沉”说不定阿波丸号解体的时候,被海水冲刷走了也没准……”

    孟教授摇了摇头,此次抱着希望而来,却是带着失望离去,孟教授也不知道此生还能否见到那些头盖骨化石?

    “行了,去休息吧,明天就要返回北京了……”,孟教授摆了摆手,一个人回去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老人那略显萧索的背影”庄睿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