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十七章 运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三十七章 运气

    “两百万?第一把,跟了,我倒是想看看你真的有那么好运?”

    赌局已经开始,由于是第一把,在赌桌上的几个人都很谨慎,在打出一百万的赌池彩金后,并没用再跟注,当沃特喊出两百万的筹码时,他们都将底牌给扔了出去,表示自己放弃这一局。

    两个人弃牌后,庄睿的下家恰巧是曾经接连两届赌王大赛输给杰维斯的沃特,俗话说赌桌无父子,此刻沃特可是不会念及庄睿帮他报了一箭之仇的事情了。

    “我也跟了……”

    沃特的下家也推出去三百万的筹码,每个人赌牌的风格都不一样,有些人谋而后动,而有些人更喜欢冒险,并且能从一些细节中,发现对方的牌风。

    “查特里斯先生,请问您是否跟注呢?”

    在庄睿挑起战端,下面两个人纷纷跟注后,现在要问的就是第一个下注的人了,如果他不跟的话,就将被淘汰出此局。

    “跟……”

    查特里斯没有多言,又拿出两百万筹码扔了出去,算上他第一注的一百万,刚好是三百万。

    “一百万……”

    庄睿扔出一个底注,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在欺负iǎ孩子,完全没用任何的成就感。

    “跟……”

    “我也跟了……”

    “一百万,我跟……”

    “弃牌……”

    有想试试运气的人,但是也有运气不好的,庄睿的上家查特里斯就弃牌了,他的三张明牌面子实在太差,没有必要再往里面扔钱了。

    “沃特先生说话……”

    现在的牌面,是沃特最大,他三张明牌分别是一对九和一张A,而庄睿的是一张,一张4和一张10,牌面并不是很大,但是庄睿知道,这一局可以跟下去,或许能发生一些变数。

    另外一个人的牌面也有张A,不过并没有对子,所以轮到沃特开始下注了。

    “呵呵,先生们,500万……”

    沃特笑了笑,拿出五枚筹码扔了出去,这种牌面要是不下注,绝对会被人耻笑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另外的两张九并没有出现,也就是说,沃特很有可能是三张九甚至是四条。

    当然,沃特的底牌究竟是什么,那只有他自己……和庄睿知道了。

    “我弃牌……”

    沃特的下家沉默了一会,将手中的明牌给盖上了,他手上的明牌虽然有一张A,不过他也没有九,这样一来,沃特三条的机会相当大,那人在第一局不想冒这个风险。

    “靠,和哥们诈牌啊?”

    见到上家弃牌了,庄睿心里顿时乐开了uā,旁人不知道,他心里可是像明镜似地,沃特压根就没有三张九,他底下的暗牌都是不搭不靠的,也就是说,沃特的牌面就是一对九最大了。

    而庄睿虽然没能拿到一对A,但是却机缘巧合的拿了一对10,在德州扑克里面的牌面算不得大,不过却是将沃特吃的死死的。

    原本上家要是不弃牌,庄睿就会弃牌了,原因很简单,他的一对10总没有上家的一对A大啊,如果三家亮底牌的话,庄睿肯定是输的。

    相比梭哈,德州扑克更加注重技巧,而偷jī诈牌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而又非常奏效,并且牌面赢得机会大的时候,很少会有人去和其硬碰硬的,不过现在上家被沃特吓跑掉了,立马让庄睿喜出望外。

    “跟你500百万,再大你1000万,第一把,试试今儿的运气究竟怎么样吧?”

    庄睿看似漫不经心的数出15个筹码扔了出去,虽然庄睿也想多压一点,但是就凭对方那一对iǎ九,压多了指定会被吓跑。

    所以庄睿本着能骗一点是一点的心思,并没有下重注,只是按照无限下注的方式,将沃特的投注加大了一倍而已。

    庄睿这一跟注加注,顿时让沃特难受了起来,他这一把的确是仗着牌面在诈牌,不过由于他的牌面十分好,一般别人手中没有稳赢他的大牌,是不会跟的。

    但是偏偏出了庄睿这么个怪胎,能看到对方的牌不说,自个儿的牌还大出对方,这就让沃特有点进退两难了。

    不跟吧,前面七七八八的也扔进去900万美元了,加上底注600万,可就是1500万,这损失不大但也不iǎ。

    要是跟吧,庄睿桌子上的明牌10这两张,都大过一对九,很可能会从暗牌里凑成一对,自己输的牌面就变得比较大了。

    但是沃特曾经研究过庄睿的前面两次的赌局,知道这个中国人喜欢诈牌,说不定他就是五张单牌呢?

    见到沃特在那磨蹭了三四分钟了,庄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沃特先生,您到底是跟不跟啊?”

    “沃特先生,请您决定是否跟注……”

    庄睿话声刚落,主持牌局的荷官也发话了,这德州扑克本来进行的就慢,每个人要是再拖上个十几分钟,那就算赌局时间有12个iǎ时,也是玩不到多少把牌的。

    “我跟,我要看看你的底牌……”

    正如庄睿所想,1000万并非是个很大的数字,还在沃特的心理承受范围内,而且第一局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不看牌就逃跑,未免会让沃特颜面无光。

    一张1000万金黄-的筹码扔到了桌子上,沃特随手翻开了自己的两张底牌,说道:“我就是一对九,庄,你可以开牌了……”

    沃特对于自己这局能赢的把握只有百分之五十,不过这足以值得他赌一下了,以前的赌局证明,庄睿赌牌时最喜欢偷jī诈牌,但是这些都是江湖传闻,如果要是能证明庄睿是在诈牌的话,那么沃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接下来的赌局中,将庄睿横扫出

    “一对九?”

    庄睿惊讶的吹了个口哨,说道:“哦,这太让人惊奇了,我原本已经做好输牌的准备了,不过现在看来,我的好运还在……”

    脸上带着微笑,庄睿将两张底牌翻了起来,笑着说道:“对不起,沃特先生,我是一对10,我想……这一局应该是我赢了吧?”

    庄睿的微笑让沃特像吃了苍蝇一般难受,不过一两千万的输赢在五亿赌资下实在不算什么,沃特点了点头,道:“当然是您赢了,希望接下来您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沃特的脑袋难道被挤了吗?偷jī也要适可而止,一对九就敢和对方见牌?”

    “那个年轻人也差不多,一对十也不算大,这是猛张飞遇到傻李逵了……”

    “那人的运气真的是很好啊……”

    “可不是,对10赢对九,这事典型的冤家牌啊……”

    “是啊,闻名不如见面,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是靠运气赢得曾经的赌王斯蒂文森和杰维斯的呢?”

    在双方亮牌之后,场内顿时嘘声一片,

    虽然表现的很绅士,但是沃特心里却不怎么平静,他现在有种感觉,面前的这个iǎ子似乎在扮猪吃虎,并非像传言中所说的全凭运气。

    有了这种觉悟,沃特在后面的赌局中,没到和庄睿决胜负的时候,变得更加iǎ心了。

    而正因为如此,沃特在先输一局的不利开局中,居然成为了这一桌三名胜出人员中的一个,当然,这些都是在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了。

    “啧啧,这一把赢了3000多万,我的运气真不错……”

    庄睿在细数了筹码之后,有点iǎ人得志的笑了起来,而且还不忘刺jī一下自个儿的上家:“对了,您有一对A,为什么要弃牌呢?不然的话,这些筹码可都是您的了……”

    庄睿脸上的表情十分的bī真,就像是一个初入赌坛的人遇到疑问,在向前辈请教一般,让那位久经战阵的老赌王差点没气的吐血,“有他妈这样的吗,整个就是得了便宜卖乖啊?”

    “妈的,这iǎ子蔫坏……”

    “真是的,有这样打脸的吗?这不是刺jī人嘛?”

    “新手,一定是新手,不过这新手的运气也忒好了点……”

    不光是那位老赌王郁闷,这赌厅内所有在座的赌场老板,也被庄睿的话刺jī的嘴角直ōu搐,恨不得把庄睿抓下来好好教导一下他赌牌的技巧。

    一局牌是需要从全方位判断的,iǎ牌诈赢大牌,包括弃牌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只是被庄睿这么天真无邪的一说,那位赌王的行为就变得有点白痴了。

    不过看庄睿的样子,又不像是故意为之,这才正是让场内众人郁闷的地方,怎么今儿这赌局就遇到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呢?

    要说场内唯一能笑得出来的,就是何家四太了,看到这一局结束之后,四太对于自个儿赌王老公是佩服不已,看来庄睿今天说不定真的能为澳博带来一张赌牌呢。

    赌局在众人各种心情中重新开始了,而庄睿赌牌的风格,始终让赌桌上另外几个赌王捉mō不透,和第一把跟牌加注iǎ牌险胜不同,庄睿的牌风从第二把开始,似乎突然之间变得稳健了起来。

    后面的几把牌,庄睿是次次跟注而不加注,并且有时候到了五张牌发完,他居然还会逃跑,这让有些抓了大牌的赌王郁闷不已。

    P:重写的第二章,六点半回到家就忙着改稿和码字了。

    这几天都没休息好,今儿早点睡觉了,马上周一了,大家把推荐票投出来啊。RA!~!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