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十三章 前倨后恭【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不大习惯被人前拥后呼的,皱了皱眉头停住了脚步,扭脸看向王总说道:“王总,别客气,你们忙,我和四哥随便看看就行了……”

    庄睿虽然年龄不大,但是这几年在古玩行和玉石界打滚,心态倒是锻炼了出来,和一般的同龄人相比,庄睿沉稳的根本就不像是三十岁的人,别看欧阳军比庄睿大了旧多岁,但是两人在私下里,反而是欧阳军更加像是弟弟。

    人的身份是会随着地位的变化而变化,刚才庄睿普通的就像是个邻家大男孩一般,谁都没将他放在眼里,但是经过齐总方才和庄睿的对话后,众人心里不自觉的就起了变化,庄睿那张原本普通的脸上,似乎此刻也充满了威严。

    “好的,庄老师,您随便看,要是想投注玩玩的话,直接拿单子填就行了……”

    所谓的气场,其实还是人心在作怪,王总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这个比自个儿小了一二十岁的年轻人心生敬畏,但是这种敬畏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使得王总在和庄睿说话的时候,始终用着敬语。

    对于王总对庄睿态度的改变,在场众人也都感觉很正常,甚至还很羡慕王总能和庄睿搭上话,此刻别说庄睿长的比较面嫩了,就算庄睿是个十岁大的孩子,那也会受到众人的尊敬的,当然,这种敬意是针对庄睿背后的背景而言的。

    “谢谢,王总您要是再客气,这地我可是没法呆了……”,庄睿微微点了点头,径直走到唐老面前,说道:“老爷子,今儿您下不下注?”别人冷落了唐老,庄睿自然是不会干这样的事情他对有本事的人一向都很敬佩,对古老爷子如此,对唐老也是这般。

    “小庄,这的料子……你不会真的想玩玩吧?”,唐老闻言苦笑了起来,以他的眼光如何看不出这里面掺杂了诸多的伪劣制假的原石?出于对那些“顾客上帝”,们的面子着想,唐老并未将其揭穿,但是他也不会去赌这些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料子。

    要知道,原石作假,并非是随便在大马路上挑块石头作假的,而是用低档的翡翠原石通过特殊的手法加工,使其看上去像是高档料子,但是如此一来纵是唐老眼力如何高明,却是无法再辨认出原石的好坏来了。

    “呵呵,随便玩玩,这西贝货多了,不是更加考究眼力了吗?”,庄睿说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等会赌涨了石头赢得了赌注,那是眼力和运气,别人吃了亏也不会说什么的但是此刻要是自己说出这些原石十有五六都是假的,那可是赤裸裸的打脸啊,众人就算是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记恨自己的。

    “我……还是算了……”

    唐老想了一下之后,还是摇了摇头一来唐老年龄大了,能克制住自己,二来这些外行们拿的料子五huā八门让这老行当也看不透了。

    “嘿嘿,唐老,那我就失陪了,晚上咱们一起坐坐,您来北集了,小子一定要尽地主之谊的……”,庄睿笑着向唐老拱了拱手,带着欧阳军往会所正中间的位置走去这次用于赌博的十块料子,已经摆放在了大厅的中间。

    走近庄睿才发现在每块料子旁边,都有一张单子单子上共有三种投注方式,第一种是赌各块原石里面是否能解出翡翠来,因为这些原石都是各位“行家”们精挑细选出来的,所以赔率比较低,为一赔旺,也就是说,赌中一百万的话,只能赚三十万。

    第二种方式是赌原石的种水,以冰种为限,冰种之上的赔率为一赔三,冰种之下的赔率为一赔旺,这个赌性比较大,因为很多原石的擦口和切窗面所显示的水头都很足,有几个手法不错的甚至都能达到,“高冰种”,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被选了进来。

    第三种方式是赌各块原石,最终哪一块能夺得魁首,这种赌法的赔率是根据各块原石的表现,表现好的原石赔率就低一些,至于那些被“公认”,不大可能有料的原石,赔率自然就高,从一赔一到一赔五各不形同。

    “老弟,咱们投哪一块?”,欧阳军对赌石是两眼一抹黑,水平不比场内这些人高明多少,但是他绝对信得过庄舁的眼力,此刻正磨刀霍霍,准备让这些暴娄户们出点血,感觉到点疼。

    庄睿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急,我先看看……”

    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这赌石里面发生的奇迹多了去了,有些完全不懂赌石的人,甚至能从别人切剩下来的下脚料里赌出帝王绿来,所腿庄睿也不敢大意,他要先看完这十块料子再做决定。

    一块块的料子看下去,庄睿心里真的是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要如何评价这些,“玩家”们,除了那位吴老板拿出的一块全赌黑乌砂之外,其余的九块料子居然全是半赌石,更为离谱的是,这九块料子里面有五块,都是“〖中〗国制造”,的。

    剩下的那四块,表现也是一般,虽然出绿了,但是种水最多只能达到豆青种,甚至有两块只是切面有绿,内地全是糟糠,庄睿现在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唐老不肯出手,敢情这十块石头除了吴老板的那一块之外,就没一块是靠谱的。

    看到最后,庄睿的身体还是站在了那块黑乌砂的前面,这里面的原石,也只有这块还算过得去了。

    虽然说庄睿不让跟着,但是一直还是跟在庄睿身后的王总见到庄睿停下了脚步,不由开口问道:“庄老师您还是要选这块?”,直到现在,王总只当庄睿是豪门官家子弟,压根就没把庄睿和“翡翠王”那显赫的名声联系在一起,他对这块黑乌砂并不看好,加上刚才询问过唐老,这种黑乌砂一般解出的翡翠,质地都比较差,出现极品的几率是相当小的。

    所以王总在和另外两个庄家商议后,给这块黑乌砂的最后一种赌法定了个一赔五的赔率,也就是说,除了第一种赌法之外,庄睿赌第二种和第三种赌法,只要能赢,都能得到三倍和五倍的利润。

    庄睿装模作样的将那块黑乌砂拿在手里又打量了一番,放回架子上之后,说道:“我这人做事情喜欢看眼缘,第一眼就看这块料子不错,就选它吧……”,“低调,庄老师您太低调了,为人低调不说,这选原石也是如此,值得我们学习啊……”,“就是,庄老师在翡翠行这么大的名声,为人谦和,回头一定要敬庄老师一杯酒……”,“对,对,回头这赌石结束了,庄老师一定要赏个面子,大家在一起交流下赌石的经验…………”

    庄睿话声刚落,围在这些原石旁边的人,纷纷出言附和了起来,不过话归话,却是没有几个人伸手去拿黑乌砂旁边的投注单,毕竟巴结讨好庄睿是一回事,这赌石押注又是另外一回事,总不能因为庄睿让自个儿的银子打水漂吧?

    “交流经验?”,庄睿听到这四个字后,郁闷的差点没内伤吐血,要是和这些人交流经验,庄睿估计自个儿最少要被气得少活上几年,外行就外行吧,偏偏一个个都是鼻子上插大葱“……,装蒜,说出的那些话足可以流传到翡翠行里当笑话听了。

    “咳咳,这个……晚上再说吧……”,庄睿伸手拿了几张投注单,逃也似的拉着欧阳军离开了,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待会一定要把这些人的脸给赢绿掉,让他们再没有吃饭的胃口。

    如果王总知道自己刚才的一句话,让庄睿起了这个心思,估计一准会找块原石撞死掉的,因为今天的这场赌石,让他的身家直接悄水了三分之一还要多。

    “老弟,怎么下注,投多少?”,被庄睿拉到大厅角落的一个沙发区后,欧阳军坏笑着掏出了支票本,他刚才从齐子那里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位王总是叨年代做中俄贸易发家的,现在投身于房地产开发大潮中,身家也有十几个亿,算是东三省一个比较出名的富豪了。

    至于另外两个庄家,也都是五亿以上身家的大老板,倒是不虞他们一会赔不出钱来,没有现金用资产抵押也行啊,这会全国各地的房地产正火热着呢,欧阳四哥不介意在别的城市置业的。

    庄睿看到欧阳军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四哥,咱哥俩要是分开投注,未免太惹眼了,这样吧,我说你选,回头赢了钱,咱们二一添作五,你说怎么样?”,欧阳军眼珠子一转,说道:“成,就按你说的办,不过老弟,这要是输了的话,那怎么算?”

    “切,输了全算你的,怎么着,不敢赌了?”庄睿似笑非笑的看向欧阳军,故意拿捏了他一把。

    “靠,当你四哥是被吓大的啊?”,欧阳军撇了撇嘴,瞪了庄睿一眼之后,刷刷的在支票本上写子个数字,“擦”的一声将支票撕子下来,递给了庄睿。!~!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