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驯服(中)【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帖木儿显然无法得到〖答〗案了,因为他胯下的坐骑在一个跟跄之后,前腿软了下去,要不是帖木儿身手够灵活,一准会摔个满脸开huā。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了,帖木儿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前面群马奔过的痕迹,但是看着一旁直喘粗气的马儿,帖木儿只能摇头苦笑,从精神上支持庄睿能捕获那匹马王吧。

    当然,这也只是帖木儿心头闪过的一个念头而已,他根本就没指望庄睿这么一个从来没和野马打过交道的人”真的能带回那匹神骏的马王。

    ,“爽快,真是爽快,这比坐飞机什么的过瘾多了,……

    庄睿骑在白马身上,迎着清晨的朝阳,风儿从青草上吹起的露水打在他的脸上,异常的舒爽,这连续五六个小时的奔跑,真正让庄睿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风驰电掣。

    这和开汽车与骑摩托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身体骑在马上。整个人似乎与这马儿,与这草原。与这天地融于一体,心灵似乎都得到了一种净化。

    当然,庄睿也没少用灵气帮助小白滋养身体,另外就是他那胯骨和屁股。也是灵气重点关照的对象,否则这五六个小时跑下来,估计就是裤裆里的那话儿都能被磨掉一层皮的,庄睿在此次出行之前可没准备什么护裆之类的物件。

    庄睿的目光看向距离自己只有七八米远的红马,心下也是啧啧称奇。

    这连续五六个小时跑下来,红马居然是一刻不停,连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但偏偏就是能领先他的小白一头,即使庄睿使用了大量的灵气给小白梳理身体,却也无法超越这匹红马。

    不过这也让庄睿愈发喜爱这匹红马了”庄睿甚至在期待,如果自己给这匹马灌输一些灵气,那它将会达到一种什么样的速度呢?

    ,“噗嗤!……

    跑动中的红马歪了歪脑袋。打了个响鼻。似乎在鄙视着庄睿一般”在两匹马儿前后追逐的过程中。红马只是在最初的时候看了庄睿一眼,后面就再也没正眼瞧过庄睿。

    ,“看谁能撑的过谁?我还不信了,哥们我跑不过你?……

    庄睿见到红马的样子后,不禁有些郁闷。自个尼长这么大,竟然第一次被个畜生给鄙视了,难不成非要哥们下了马凭两只腿跑过你。那才输的心服口服吗?

    当然,庄睿也不傻,他又不是鸵鸟,两条腿能跑得过四条腿,庄睿打的主意就是用灵气和红马对耗,看谁最后才是赢家?

    所以在这追逐的过程之中。庄睿始终都没有动用灵气帮红马梳理身体或者是治疗创伤,他就是憋着一股子劲。看看即使不使用灵气,自己能否收服这匹马儿?

    红马自从出生能奔跑以来。就没有见到过比自己跑得更快的同类,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白马给刺激了,居然连后面的马群都不管了”一个劲的在往前冲着。

    在这片水草肥沃的草原上。不少露宿在外面牧民清早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让他们一生难以忘怀的景象。

    一匹身高近乎两米”浑身枣红色的骏马,一马当先的在前面奔跑,后面一匹雪白到白马紧跟其后。在白马的背上,还坐着一今年轻人。

    一红一白两匹马儿,快如闪电的在大草原上奔驰着,等那些牧民反应过来牵上马准备追赶的时候。早已失去了前面两匹马儿的影踪。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刺目的阳光让庄睿眯缝起了眼睛。

    由于灵气的滋润,胯下的白马体力虽然还很充沛”但是八九个小时不眠不休的奔跑,这〖体〗内水分缺失的比较严重,白马口中已经在喘着粗气,就连目光都有些迷离了。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马啊?”。

    庄睿的目光看向红马,却发现,那匹马儿虽然也在喘着粗气,不时的打着响鼻,但是它的目光依然很清澈,偶尔看向白马和庄睿时,眼神里似乎仍然带着一呢……轻蔑。

    ,“恢……律律……”

    在跑过一条小溪的时候”白马终于撑不住劲了,那溪水对于它而言,现在要远比庄睿灌水的灵气吸引力更大。口中发出一声长嘶,白马停住了脚步。

    ,“靠,再坚持一下啊……”,。

    庄睿看向小溪,舔了舔也是已经干裂了的嘴唇。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啊。整整跟随红马奔跑了近十个小时,却是功亏一篑,在这最紧要的关头,白马开始掉链子了。

    庄睿又不会草原追踪术,只要红马跑出十公里之外,他再也无法寻得红马的影踪了,无奈之下,庄睿只能动用最后一招,用灵气来吸引红马了。

    不过让庄睿惊愕的是,他眼中的灵气刚刚溢出体外,还没来得及灌输到红马身上的时候,前方二十多米远的红马,忽然停住了脚步。

    站住身体的红马,扭头看向停在溪边的庄睿和白马,眼中露出一丝骄傲的神情来,身体往溪流上方走了几步”警惕的看了庄睿一眼之后,这才垂下头来准备饮水。

    ,“哥们长的像坏人吗?不至于防火防盗防我庄某人吧?”,见到红马的样子,庄睿有些郁闷,蹲在溪边洗了把脸之后,伸出双手鞠了一捧水喝了下去,不过低下头去的庄睿没有发现,前面的红马身体猛的摇晃了几下。

    ,“哗……”

    突然,庄睿耳中响起一片水huā溅起的声音,抬头循声望去,庄睿吓了一跳。原本站立的稳稳当当的红马,此刻竟然半边身体都倒在了溪水里。

    虽然红马挣扎着身体想站起来,不过却是四肢发软,连番起身未果之后,红马口中发出一声哀鸣。

    ,“这……这是怎么了?难道昨儿被狼抓了一下。受的是内伤不成?……

    红马现在的衰弱和之前的神骏,带给庄睿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脑中一边胡思乱想着。庄睿一边顺着溪水向红马走去。

    ,“果然是伤势导致的……”,…………

    庄睿看到从上流流淌下来的溪水中,带有股股殷红的血迹,顿时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不过庄睿并不知道,红马之所以会如此虚弱,并不单纯是因为这点伤势。说老实话,狼爪对他的威胁不是很大。最为致命的是狼爪上所带有的毒素。

    这种毒素,是一种对生物身体危害极大的细菌,说句大家都能听懂的大白话,这其实就是不讲卫生造成的。

    草原狼进食的时候,主要就是用牙齿和利爪,而狼在饿极的时候,也会吃一些轻度腐烂的尸体,它们又不会刷牙洗脸,久而久之。在狼牙和爪子内,就积累了大量的病毒细菌。

    这些毒素对于红马来说”本来倒也不算什么,但是这一夜狂奔。血液流动加速,病毒侵蚀到了全身,却是要了红马的小命了。

    刚才憋着一股子劲,红马还没感觉到井么,但是现在整个松懈了下来,它立马撑不住劲了,一种死亡的威胁”涌上了红马的心头。

    ,“被抓了两下子,应该问题不是很大吧?……庄睿走到红马身边,蹲下了身体。

    ,“靠,哥们是给你看病的好不好啊?……

    庄睿伸出右手,刚想摸下红马臀部受伤的地方,就被这桀骜不驯的家伙扭过头来,差点咬在了手上。

    看着红马嘴中的那一口小碎牙,庄睿也有点渗得慌,这世上只有动物保护法,人杀了保护动物那是犯罪,但是没听说过保护动物咬死人被判处死刑的了。

    ,“得,先给你点好处吧…………

    庄睿知道不给这家伙点好处,自己都别想靠近它,只能从眼中溢出一丝灵气。灌输到了红马的脑袋瓜里,庄睿这是想让它变得聪明一点,最起码要分清敌我关系吧?

    ,“律律…………

    红马的反应十分的敏锐,就在灵气刚刚入体的时候,就察觉了出来,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庄睿,它那不大的脑袋瓜在分析着。刚才那种舒适的感觉,是面前这个人赋予的吗?

    ,“看什么呢?就是哥们“……,。

    庄睿得意的笑着,很神棍的举起右手,说道:,“庄睿说,你可以站起来了,我赋予你力量……”,…………

    随着话声,庄睿向红马身上注入了一大股灵气,在他想来,有了这么多的灵气,红马应该可以恢复一半的体力了。

    不过让庄睿诧异的是,白马倒是顺着他的话努力的尝试站起来。不过身体四肢在溪水里支撑了一下之后,又是重重的摔倒在地,溅了庄睿一身水huā。

    庄睿不知道,经过一夜的狂奔,狼爪上的毒素已经深入到了红马〖体〗内,他那点灵气却是无法将其驱逐出来的。

    不过让庄睿欣慰的是,这股灵气注入到红马〖体〗内之后,红马再看向他的眼神中,却是没有了开始的警惕和敌视。对于庄睿的接近,也没有什么反抗和挣扎了。

    ,“靠,血是黑的,莫非是中毒了?”,庄睿解下系在脖子上的毛巾,在红马的屁股上擦了一下之后”终于是弄清楚了红马摔倒的原委。!~!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