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古墓主人的身份(中)【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古墓主人的身份(中)求月票

    传国玉玺的出现,并没有带给庄睿这座墓葬主人直接的信息,只是将范围缩小了许多。

    不过这墓葬主人,究竟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还是他的儿子窝阔台,抑或者是那位雄才伟略的忽必烈,单凭这一方玉玺,庄睿也是无法做出定论的。

    蒙古汗国得到传国玉玺的时间,虽然是在成吉思汗去世之后,但这并不代表玉玺就不可能出现在成吉思汗陵里面。

    这是因为很多帝王陵的修建工作,往往都是在那位皇帝死后才完成的,时间长的甚至达到数十年,成吉思汗死亡距离蒙古灭金,只不过是短短的八年时间,实在算不得什么。

    而且庄睿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在阿尔寨石窟内的成吉思汗养伤石窟,极有可能就是成吉思汗死后停灵的所在,由于地下陵宫工程浩大,这才在灭金之后得以安葬。

    当然,这只是庄睿的主观推测,事实到底如何,墓葬主人究竟是何人?还是要拿出足够充分的证据来说话的。

    ……

    “奶奶的,古代的那些画师们都坑爹的啊?这都什么水平啊?连张人脸都画不像?”

    作为国内知名的收藏家和古玩鉴赏家,庄睿对于中国古代的绘画艺术,向来都是推崇备至的,但是在此刻,庄睿同学却是无比痛恨中国古代的绘画技巧。

    这是因为庄睿在研究蒙古历史的时候,也曾经见过蒙古早期汗国几位大汗的画像,不过悲剧的是,那些画像就没一幅和这棺材内的人相貌相符的。

    中国古代绘画讲究的是写意,要的是那种玄妙莫测的“气韵”、“意境”的美学特色。

    只是如此一来,这也使得古代那些帝王们的画像,就没有一幅长得和本人相似的,不是英明神武就是慈眉善目,反正画像和本人,那是一丁点儿的关系都没有。

    其实这也不能怪古代画师们手艺潮,实在是帝王们太难伺候了,就像是朱元璋,长了一脸的大麻子,做了皇帝之后,请画师来为他画像。

    第一位画师很老实,照样给画出来了。

    画像中的朱元璋坐在便椅上,头戴软方巾,脸特别长,额骨隆起,脸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土斑,眉眼都向上吊竖着,鼻子很大,鼻孔向上翘起,耳朵很长,几乎垂到肩膀上,嘴又大又宽,下巴比上额突出许多,显得极为凶恶。

    这也是后世被人公认为最像朱元璋本人的一幅画作,现在藏于南京明孝陵之中。

    只不过画画完了,事情还没结束,当时朱元璋看到这幅画后,并没有说什么,但是过后不久,就找了个借口将这个画师给咔嚓掉了。

    第二个画师听说此事之后,对朱元璋作画的时候,生怕自己重蹈覆辙,干脆整个将朱元璋给换了个脸,麻子吊眉眼和翻天鼻自然都没有了。

    当然,这位画师画的这位身穿龙袍英俊无比的皇帝,和朱元璋也是没一点儿的关系,事过不久,也被朱元璋以心怀不轨莫须有的罪名给干掉了。

    这两件事情一出,搞的宫廷画师们人人自危,均是托病不出,没有一个人再敢给朱元璋绘制肖像了,让朱元璋龙颜大怒。

    后来,一个叫陈远的肖像画家悟出了其中的奥妙,主动提出要给朱元璋绘画,这让同僚们松了一口气之外,均是对陈远的智商表示了怀疑。

    不过后来的结果,却是让那些跌眼镜,陈远在给朱元漳画像时,只是把面貌轮廓画得相像,其余尽按帝王模式画,因而看起来仁慈和善、雍容华贵。

    朱元璋看到这幅肖像后十分满意,并让陈远另画多幅分赐给诸王,陈远为此也得到文渊阁侍诏的官位,当然,画的像不像,自然也就没有人去追究了。

    从相貌上无法对这位帝王做出辨认,庄睿也只能另想办法了,当然,用尸体的相貌作为考证其身份的依据,这也是考古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庄睿本来也没报以多大的希望。

    将注意力转移之后,庄睿先是在棺材内搜寻了一边,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带有文字的物件,而除了那方“传国玉玺”之外,再也没有发现印章类的东西。

    “靠,怎么忘了这茬了?”

    对于这个,庄睿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恍然大悟,连连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要知道,蒙古早期是没有自己的文字的,想找出墓志铭记,显然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根据史料记载,在成吉思汗时代,行军打仗发布命令时,往往是让传令兵将命令背熟,用歌唱的方式记在心里,传给麾下大将,一直到成吉思汗去世,都是使用的这种方式。

    到了现代,史学家和军事学家们对于蒙古当时扩张的军事行动,几乎完全都是靠猜测推断出来的,因为那些传达命令的歌声,早已在大草原上成为绝唱了。

    所以想在蒙古汗国早期的墓葬里发现文字记载,几乎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庄睿现在只是寄望于看看能否找到一些在当时具有代表性的物件,从而推断出墓葬主人的身份。

    直到1204年成吉思汗征讨乃蛮之时,乃蛮掌印官回鹘人塔塔统阿虽然遭逮捕,依然守着国家的印信。

    成吉思汗非常嘉许他忠于自己国家的行为,遂命令他掌管蒙古国的文书印信,并命令他教授太子、诸王畏兀字以书写蒙古语,蒙古人至此时便采畏兀字以书写蒙古语,学界称为回鹘式蒙古文。

    这也是蒙古最早的出现的文字,并且当时只是在蒙古贵族中流传,普通的蒙古人还接触不到这些文字。

    到了大元朝忽必烈时代,由当时的吐蕃国师八思巴所创立的八思巴字,俗称新蒙文。

    没有自己的文字和文化,导致了当时的蒙古汗国流传下来的文字资料极少,即使在元朝的近百年当中,也是很少有史料刘川的,这也是造成后世蒙元历史中很多不解之谜的主要原因。

    ……

    根据其相貌无法辨认出墓主人的身份,墓葬内又没有发现文字类的记载,庄睿不禁有些挠头了,说实在话,他的实地发掘考古经验并不是十分丰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才好了。

    这间主墓室之中,放置的陪葬品不计其数,庄睿犹豫了一会,开始挑选一些锦缎丝绸和羊皮类的物件观察起来,他这也是想碰碰运气,说不定这些东西上面会遗留个一言半语的,从而就能判断出墓葬主人的身份呢?

    不过几个小时过去了,庄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在墓葬里倒是有这些物件,包括一些制作十分精美的波斯地毯,但是庄睿想要见到的文字,还是没有能够找到。

    考古本就是一件非常枯燥和细致的工作,有时候挖掘一个大墓,往往要经过好几个月的勘察,才能得知墓主人的身份。

    庄睿虽然有眼内灵气这个大杀器,但是想在短短的时间内从堆积如山的陪葬品中判断出主人的身份,那也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奶奶的,我还不信了,哥们挖不出来你,连身份都搞不清楚……”

    庄睿不忿的嘟囔了一句,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有些浮躁的心情沉静了下来,沉思了一会之后,将目光转向那些制作精致的兵器上面。

    古代人尤其是帝王,往往所持的兵器,作为象征的意义远胜于战场杀敌,所以经常会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

    像清代乾隆皇帝的龙泉宝剑以及各种佩刀上,很多都刻有乾隆御用的字样,庄睿是想从这里下手,看看是否能有什么发现?

    “妈的,打制的这么漂亮,就不知道在上面刻上你的名字?”

    庄睿告诉自己不能着急,但是连看了三四十把制作精良的武器后,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能在一把武器上镶金嵌银,就不能刻上使用者的大名吗?

    “嗯?这是什么?”

    当庄睿的目光从已经探查过的那把黄金巨弓上掠过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挂着黄金弓的墙壁下面,有一个箭囊。

    这个箭囊是用牛皮制作的,外面还纹饰了精美的花纹,几支黄金打制的箭头露出箭囊之外,庄睿在不经意间,似乎看到箭头上刻着一些纹线。

    “这……这……应该是文字!”

    庄睿将注意力放到那些细微的几乎让人很难注意到的纹线上后,整个人差点激动的跳了起来,因为那上面鬼画符一般的纹线图案,看在庄睿眼里,却是美妙异常。

    这些常人难以辨认的纹线,正是蒙古出现最早,被现代学术界称之为“回鹘式蒙古文”的文字。

    “孛儿只斤!”读出了上面的几个字之后,庄睿狠狠的攥紧了拳头,“老天爷保佑,这些文字我认识……”

    说老实话,虽然庄睿同学读博期间的研究方向,是主攻蒙古历史和其墓葬文化,但是他对于早期那鬼画符一般的蒙古文字,也认识的并不多,充其量只是在看文献的时候,记住那么几个名字而已。

    (:第二更,求五张,刚才瞅了眼榜,五张能连爆好几菊,哈哈,兄弟们支援下)。RO!~!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