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赌马(一)【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赌马(一)求月票!

    “小庄,速度型赛马,和赛马是有不同之处的,不但马儿要经过专门的训练,就是在骑师的选择上也很有讲究,所以我说这你匹汗血马短程冲刺不如纯血马,并非是恶意……”

    舒文博士怕庄睿有什么误会,出言给他解释了一下,这也就是庄睿,要是换做一个人的话,恐怕舒文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的。

    赛马比赛中决定输赢的因素是很多的,而且在巨额的赌注面前,背后也并不是没有黑手存在,发生在赛马场中的恶意冲撞,说不定就是某些黑手操纵的结果。

    所以庄睿的这番话,在舒博士等人听来,都感觉有些好笑,这分明就是小孩子赌气才会说出的话来嘛。

    “说来说去,你不都是看不起哥们的追风嘛?”

    庄睿腹诽了一句,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说道:“舒博士,您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不高兴,我只是想说,不管是那种类型的赛马,我的追风一定都是最好的,没有之一……”

    “小伙子,话可不要说的太满啊,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听到庄睿如此说,舒文博士也有些不高兴了。

    以他的身份今儿上门来给庄睿赔礼,实际上已经是很屈尊了,而一番好意的相马,又被庄睿曲解,这让舒文博士感觉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呵呵,舒博士,别的马我不敢说,但是追风一定行!”庄睿也是寸步不让,“你埋汰哥们两句可以,但是不能糟蹋我的伙伴啊,欺负它不会说话不能反驳不是?”

    庄睿的态度也让在场的这些老头有些诧异,其实刚才舒博士的话真的并不过分,倒是显得庄睿有些较真了。

    “好了,你们一老一小的在这说有什么用啊,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小庄,周末让它上澳门的赛马场不就行了吗?”

    “对,对,老郭说的对,谁好谁坏一比不就知道了吗?”

    “就是啊,周末比一比,看看是流传千年的汗血宝马厉害,还是外国的纯血马厉害……”

    事情是郭大亨挑起来的,现在这位又出来打圆场了,不过他的话也得到了众人的一致首肯,说的再多那都是没用的,赛马场上跑一圈才是真的。

    “好,比就比,周末的比赛是几场?”庄睿的话脱口而出。

    “本来是十场的,不过世界各地都有赛马来参加,临时加到了12场……”

    旁边有人回答了庄睿的话,这次澳门赛马本就是和香港马会联合举办的,所有的决策可以说都是现在马廊里的这一群老头们作出的。

    “那我的追风就参加12场……”

    庄睿话刚出口,就感觉不对,果然,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一群平均年龄绝对在八十以上的老头们,都像是在用小孩子看奥特曼一般的眼光盯着庄睿。

    要知道,速度赛马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激发马匹所有的潜力,使得它在短程中爆发出所有的体力,但是在一次消耗过后,马儿在一段时间内,却是再也无法进行剧烈运动了。

    就像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猎豹一般,它的时速可以达到惊人的每小时110公里,可以说是世界范围内陆地上跑的最快的生物。

    但是这种极速,猎豹最多只能保持短短的两三分钟,之后不管是否能捕捉到猎物,猎豹都会消耗大量的体力,最起码在几个小时内,它都无法再次进行捕猎了。

    所以庄睿刚才说的那句话,简直就是外行之极,听的一帮子老头面色古怪不说,就连外面的人也是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真有这样的马,估计也是神话传说中天蓬元帅养过的天马吧?反正这些人玩马几十年,还真没见过可以接连出赛几场的马儿。

    “小睿,你没赛过马吧?”这下连秦老爷子都看不过眼了,再说下去自己这孙女婿要丢更大的人。

    “赛过啊……”

    庄睿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妥,干脆装傻充愣的说道:“我在大草原上和帖木儿安答赛过马的,他们的马都不是对手……”

    果然,听到庄睿的话后,四周响起了一片善意的笑声,他们中间有很多人都曾经去过大草原,也在那里纵马奔驰过,但是草原赛马和速度型赛马,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秦老爷子哭笑不得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小睿啊,你想参加周末的赛马比赛也行,不过12场就免了,那会把马儿给累死的,我看,就挑选其中的一场参加吧……”

    “行,那我就选有舒博士赛马的那场比赛!”

    庄睿点头答应了下来,虽然昨儿听柏梦安说了,赛马比赛所用的马,要提前一个星期定下来的,不过场内这么多马会董事局的董事,想必这点小事还难不倒他们吧?

    “好,就和舒文老弟比一比,我支持你……”

    庄睿话声一落,满脸老人斑的郭大亨当即翘起了大拇指,看来他这几十年的确被舒文给压制的不轻,但凡有一点赢的机会都不会放过。

    “谢谢郭老……”庄睿对这位地产界的传奇大亨笑了笑。

    “小家伙,我也支持你……”坐在轮椅上的赌王,也对庄睿翘起了大拇指。

    不过赌王的态度让舒文博士很是不满,开玩笑的说道:“何生,你连我的马都信不过了啊?”

    “这个小家伙善于创造奇迹,我是信他的人……”

    赌王的话让众人吃了一惊,要知道,何先生纵横赌坛半个多世纪,自己虽然从来不赌,但相人之术,天下无人可及。

    “那好,咱们就加点彩头吧……”

    被相交数十年的老朋友给看轻了,舒文博士心里还真那么一点生气了,“赌博我赌不过你,但是还真不信了,我这玩了半辈子马的人,能输给你这玩古董的?”

    “好,好,加点彩头,这样才有意思……”

    “对,对,上次李生你赢了我2000万,这次我可要赢回来啊……”

    “那也未必,说不定咱俩压的是同一匹马呢……”

    舒文的话声刚落,马上响起了一阵附和声,一帮子超级富豪听到可以开赌,顿时眉开眼笑,相互开起了玩笑。

    “这……这样也行啊?”

    站在马房里的庄睿,看到眼前这一幕,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么一群华人超级富豪,竟然在这里商量着赌马?要是被购买了他们那些励志书籍的人看到,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了?

    其实庄睿不知道,在香港顶级富豪的圈子里,是经常会有一些带彩头的比赛的,而且赌注非常大,只不过不为外人所知罢了。

    就像那位李超人很喜欢打高尔夫球,经常会约一帮球友比赛,而一场休闲式的高尔夫球打下来,输赢的金额往往达到了数千万港币之多。

    当然,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数千万也不过就是普通人眼中的零花钱而已,还不至于出现什么伤感情的事情。

    见到庄睿目瞪口呆的样子,郭大亨笑了起来,“小家伙,拿你的马开赌,有点不厚道啊,算你一份,怎么样,你也投点进来?”

    “这……这怎么赌啊?”

    庄睿发现自己和个“赌”字真是脱不了关系了,每次只要来港澳两地,不是赌石就是赌牌,竟然没有一次能安安稳稳的玩上几天。

    只是庄睿没看到,马廊外的那些人在听到郭大亨的话后,脸上均是露出了羡慕之极的神情,恨不得受到邀请的人是自己才好。

    这几个超级富豪喜欢玩点带彩头的运动,这在香港的上层圈子里是众所周知的,甚至一些报纸都曾经报道过。

    但是他们所赌的圈子是非常小的,来来去去也不过就那么几个人,有很多人拿着钱想加入都没有门路,现在郭大亨出言邀请庄睿,说明在某种程度上,庄睿得到了这些富豪们的认可。

    郭大亨手一摆说道:“简单,就你和舒文博士对赌,不管比赛结果如何,你们两匹马是否获得冠军,只要你们两匹谁跑前面,就算是谁赢了,我说几位,这种赌法行不行啊?”

    郭大亨的最后一句话听的庄睿是哭笑不得,敢情这老爷子制定的规则,是临时想出来的呀?

    “那……赌多少钱合适呢?”

    庄睿对于规则倒是无所谓,反正只要追风跑赢了就行,有人要送钱花,他总不能往外推吧?更何况是眼前这些堪称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一群人。

    “小家伙,我压你五千万港币,舒文老弟,受不受注啊?”

    这种豪富间的对赌,是没有什么庄家的,所以郭大亨要压庄睿五千万,也必须舒文点头才行,而舒文只要同意,那么他输了之后,是要赔给郭大亨这些钱的。

    “没问题,你们有愿意压小庄的,我都接下来,不过我压自己的纯血马一亿港币,不知道小伙子敢不敢接啊?”

    舒文的话让一群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庄睿的身上,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其余人可是都不知道庄睿身家的。

    (:榜的竞争太激烈了,四个人争前10两个位置,打眼不想被挤下去啊,拜求朋友们支援啊)。RO!~!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