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皇帝一句话让曹操咸鱼翻身 悲喜交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光和三年(公元180年)十月十五,下元之日。

    曹操带着祭品到坟地祭祀母亲邹氏。

    “娘,儿来看你了!父亲没事了,现在他好着呢……”他跪在那里对母亲诉说了这一年多的变故。起身后,又赫然瞧见远处曹炽、曹鼎、曹胤的新坟,心中滋味复杂,暗暗想道:“二叔,你处心积虑到头还是一场空,徒留家产富贵自己却享受不到。四叔,你专横跋扈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打入地狱。七叔呀,你自伤自怜了大半辈子,最终默默无闻,连子嗣都没有……”

    “你们都走了,早年间的恩恩怨怨该做罢了吧,曹家过去的是非荣辱也该随你们而去了。往者已矣,活着的人还需往前看。以后侄儿再没有你们的扶持了,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其实,人这一辈子能指望谁呢?自己的人生必定要自己去活!可能这世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对错,但是侄儿我也只有去寻找去探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孟德!你咋还在这儿磨磨蹭蹭的!”秦邵跑了来,“你小子又要当爹啦!大伙四处找你呢。”

    “你弄错了,今儿是子疾媳妇临盆。”

    “傻小子,我刚从你家来,你媳妇也要生啦!”

    “哦?这么快?”曹操抛下篮子,赶紧随他回家。

    虽然天凉得厉害,但大伙还是叽叽喳喳地挤在大房家的院子里。

    夏侯惇、夏侯渊、夏侯廉、秦邵、丁冲、丁斐连带各房的亲戚都来凑热闹了。大伙遇生孩子的事儿遇得多了,可从没见过兄弟俩媳妇同一天临盆的。诸人簇拥着曹操、曹德两个准爸爸开着玩笑,可这哥俩哪儿有心思与他们搭讪,搓着手在院里转磨磨,可忙坏了卞秉和楼异,一人跟着一个在后面紧着说吉祥话。

    这时忽地打了一个闪,紧接着乌云密布,轰隆隆的雷声跟着就来了,一阵大风卷起,十月里的寒雨眼看就要下来了。卞秉抬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天空,笑着对众人道:“都说龙行有雨,虎行有风,这是好兆头呀!”

    这句话还没落音,就听见“生啦!生啦!”一个丫鬟从配房里跑出来,“恭喜二爷!是个大胖小子啊!”

    “好呀!”众哥们齐声喝彩,拍着曹德的肩头。

    曹德早直挺挺愣在那里,夏侯渊一拳打在他身上:“你有儿子啦!还不进去看看!”

    “恭喜恭喜!”丁冲举起酒葫芦就往曹德嘴边送。

    曹德好半天才缓过神,叫道:“我有儿子啦……我有儿子啦!济世安民,我曹家要济世安民!曹安民!这孩子就叫曹安民!”说着一溜风跑进了房门。

    “等等!除了七叔的孝再进去……真是书呆子!”夏侯渊笑道。

    这时豆大的雨点已经飞下来了,众人的衣服立刻被打湿了。卞秉打摸着秦邵身上的湿点子道:“诸位亲朋,这雨要下大,大家都到堂上去吧!”就这么着,他边笑边劝把大伙都让到前面堂屋去了。

    曹操可没有走,他焦急地站在檐下边避雨边等候,楼异紧随他身边站。眼望着雨越下越大,打在地上噼噼啪啪作响,他心里急得像开锅油似的。早请医生来看过,明明说他小妾刘氏下个月才会临盆,可却早产了,而且折腾了快一个时辰还生不下来。嘈杂的雨声太大,他拢着耳朵听房里的动静,隐隐约约只听到刘氏的呻吟声还有丁氏忙乱的说话声。

    曹操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紧紧拉着楼异问:“女人生孩子是这么费劲吗?”

    楼异眨么眨么眼,结结巴巴道:“我、我……我连媳妇都没有,我哪儿知道去?”

    “嗐!”曹操甩开他的手,就在檐下来回来去溜达开了。

    这会儿风越刮越大,一股迎面吹来,把他的衣服打湿了一大片,楼异赶忙帮他整理衣衫。

    正在这时,听见“哗啦!”一声,门开了——是丁氏。

    “怎么样?”曹操赶忙问。

    “夫君……你快进来看看妹妹吧……”丁氏的眼里似乎噙着泪花。

    曹操慌忙推开楼异,冲了进去,七婶子、接生婆和两个丫鬟紧紧簇拥着床榻,刘氏面色惨白满额汗水,而衣被下面……是血!好多的血!那些血完全湿透了被角,正顺着床榻往下流!

    “你怎么了?”曹操扑到跟前抓住刘氏的手。

    刘氏已经筋疲力尽,摇着头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怎么了?”

    收生婆慌得手忙脚乱:“这孩子是倒坐胎,生不下来呀!再这么下去一尸两命呀……”

    “你胡扯!”啪!曹操甩手给了收生婆一个嘴巴,七婶子赶忙把他拦住道:“阿瞒不要怪她,快看看你媳妇,跟她说两句话……”说着眼泪下来了;丁氏与刘氏一起长大,虽是主仆但情同手足,见七婶掉了眼泪,她哪儿还忍得住?好在这会儿卞氏也从曹德那头赶过来了,拉着两个人劝,总算没嚎出声来。

    曹操也顾不得她们,拉着刘氏的手说:“咱不生了,不生了!别使劲,别为难自己了。”

    刘氏摇摇头,兀自咬牙坚持着。

    又这样折腾了好久,接生婆哭道:“不行……这不行!再这样都保不住了。少爷您劝劝她吧!”可是不论怎么说刘氏还是努力想把孩子产下来。曹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哆哆嗦嗦劝着自己的女人。

    这时外面乱了,只听有人大叫:“大少爷!大少爷!恭喜啦……”这次大声嚷嚷的却是秦宜禄!

    “里面生孩子,你不能进去!”楼异拦着他。

    秦宜禄喊得都差了音儿了:“大少爷!恭喜啦!皇上下诏征您为议郎!您可以回京啦!”

    “哇……”孩子竟生下来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接生婆赶紧抱起:“奇了!真奇了!这孩子憋了这么久还真保得住……是个小子!恭喜了,男孩!”

    众人顿时忙活起来,给接生婆递水,给孩子洗,给刘氏擦汗。七婶子接过洗干净的孩子亲了又亲,又递给丁氏抱着。曹操却没瞧儿子一眼,他眼见得刘氏已经奄奄一息了。

    “夫君……我……就是想……给你生……”刘氏的脸色已经白得跟纸一样。

    “别说了,好好养。”曹操紧紧握着她的手,心中一片酸楚。

    刘氏摇摇头,泪水跟着滚了下来,眼珠在眼眶里打着晃:“我……不行了……”这三个字真说得曹操撕心裂肺,他叫道:“把孩子抱来!”丁氏匆匆忙忙抱着孩子跪到跟前,“看看,咱们的儿子……”

    刘氏这时候什么都看不清了,只断断续续道:“夫君……你要……昂起头……好好过……”丁氏哭得跟泪人一样,一个劲儿喊着妹妹。

    刘氏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撑着一口气就是不肯咽,眼光恍惚看着孩子。丁氏看出了她的心思,擦去泪水道:“妹妹放心,姐姐今后不生不养,这孩子就是我的亲儿子,绝不让他受委屈。”

    刘氏听罢眼睛一闭,胳膊一垂——咽气了!

    屋里哭声立时响成一片,唯独曹操没有哭,他从丁氏手里接过儿子,对呱呱哭叫的孩子道:“你娘为生你死了,你亲亲她吧。”说罢把婴儿的脸在刘氏脸上蹭了一下,扭头对众女眷道:“她叫我昂起头好好过日子,这孩子就叫……曹昂!”

    曹操抱着这个刚出生的小生灵,仿佛感到无比的沉重。悲欢离合的感受完全交织缠绵在一起,萦绕着他的胸膛,此刻他的心里是何等的复杂?明天,明天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