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重读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兼析箫鸣兄的微型诗

    因缘具足,凡事自然而成。重读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敬析箫鸣兄之微型诗,皆然。以《人间词话》为根基,对箫鸣兄的微型诗赏析,大抵因为,一是在下读的且能读懂的诗歌评论不多,而《人间词话》居其一;二是想回归到诗歌评论最根本的东西去对诗歌创作进行再次升华;三是珍惜缘分,一些事情因缘具足时一定要去践行。是以为文。

    一、情真又意切自然而为之:

    诗歌是对主观精神世界的、灵魂的表达,是对人类情感、志向和哲学价值的表达,是“以我为中心”对众生和大千世界的审视,是乐于与有缘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创作者必使诗文具备真实的情感,才能打动自己,引人共鸣。在下窃以为,“真情”乃为诗、为文甚至为人之首要,其余次之。然,我等今之为诗,“情”倒是有的,多是虚,多是空,多是不知其然,“真”则遗忘矣,如郭沫若的诸多现代诗。

    王国维先生话道:“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自认诠释了在下之观点,虽不足为先生门下走狗,但得之作写诗第一要义,也是快慰。

    据此,读箫鸣兄《病旅人生》组诗中的《挂号》和《血检》两首,诚然,在下和其他读者一样,为这种“无奈而又感恩”的心态而动容,择其如下:

    《挂号》

    总有无法逾越的背影

    递上九元二角问候

    十三号,是我今天的有效身份

    《血检》

    缓缓抽出 流动的情绪

    还有10cc感恩

    弱水三千 取一瓢孤独饮

    “九元二角问候”,“十三号,是我今天的有效身份”,在医院常遇到的普通事,箫鸣兄通过戏虐、移花接木的表达方式,虚实之间,使得读者随之感叹。但并非心灰意冷,即使深陷病痛折磨中,“还有10cc感恩水三千 取一瓢孤独饮”,体现了诗人一种忍受孤独而又积极的品格。

    “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乃在下认为之“自然”,于拙作《微诗创作现象之我见》中说到:“自然,是指用得顺畅、合理而有意味,行云流水、水到渠成,不强求,不雕饰过重,不刻意,任怎么大胆的想象,还是要符合本身所遵循的规则,这是我所理解的自然。”以此来看,诗中“九元二角问候”、“ 有效身份”、“ 10cc感恩”、“ 取一瓢孤独饮”,皆为真情,皆为自然之法,妙也!

    诗贵乎于真情,贵乎于自然,用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非常重要,故先生感言:“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无二人之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捧心也。”

    二、境界有大小却无优劣分:

    何为境界?王国维先生如是说:“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承接上文,此处说到“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其要在“真”,古人诚不欺我也!

    箫鸣兄的《历史的回声》中,“吴淞口 、古炮台、白发人”是真景物;“锈迹斑斑的记忆”,“ 发自胸膛的怒吼”是真情感,因此,乃是有境界之作。

    原诗如下:

    《历史的回声》

    吴淞口 古炮台 白发人

    一管锈迹斑斑的记忆

    听! 发自胸膛的怒吼

    此诗通过“小我”之心,达成“大我”之意,“听! 发自胸膛的怒吼”一句令人振奋和沉思,把吴淞口的苦难历史和一个民族追寻和平的心愿刻画出来。

    王国维先生有云: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在下理解之,为诗为文行事至为人,第一境界乃“寻觅”,第二境界乃“践行”,第三境界乃“开悟”。王公向我等表明,爱诗之人,能写“成”诗,其过程是艰辛的;“得”诗之后,又是豁然开朗的。因此,以王国维先生的三境界来解读箫鸣兄的以下几首诗:

    《旅途的风景》

    一卷水墨江南

    暖暖的黄昏在叹息

    日子 一瓣瓣落下来

    此乃第一境界之作,“叹息”和“一瓣瓣落下来”,都是在茫然而寻觅之时,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之感。

    《取代》

    我把稻草人带回家

    将自己插进泥土

    等待麻雀 在身上筑巢

    此乃第二境界之作,题为《取代》,给人思考的是“取代什么”,“被取代的是什么”,依在下解读之,是“麻雀”失去了田野或田野失去了“麻雀”?是人类失去了田野或是人类失去了“麻雀”?而“取代的”或“被取代的”也就了然了。这就是诗人的践行。

    《江边》

    泊。一艘记忆的残骸

    潮起潮落的往事

    伴日升月落 秋去冬来

    此乃第三境界之作,经历了,看得通透了,回归到事物的本质,回归到“我”的本真,遵循自然之道,方能“伴日升月落 秋去冬来”。

    相较《历史的回声》《旅途的风景》《取代》《江边》这四首诗歌,读者怎能去论它们境界之优劣呢?小我大我皆境界,有我无我亦然,《人间词话》道: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宝帘闲挂小银钩”,何遽不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也?

    各有各境界的妙处,各有各境界的使命,作者创作之有所得,读者读之有所得,足矣!

    三、追求诗品格 其韵在乎神:

    顾城的《一代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这种不抱怨于时势、环境的不屈精神,给了“那一代人”多少鼓舞和温暖,也将继续激励着一代代人。这就是诗中的品格,也体现了诗人的品格。故先生明断:“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

    箫鸣兄的《瀑布》可谓是一个人迫于绝境,或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迫于绝境之写照,形神皆备,品之有味。其诗如下:

    《瀑布》

    一条躺着的河 被逼到

    悬崖

    终于——站了起来!

    王国维先生品鉴:“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与倡伎之别。”诗之格调,人之格调也;为诗乃为人也。通过箫鸣兄的《瀑布》,亦可了知其精神世界。

    诗歌是诗人气质的体现,气质也是一个诗人的品格,如何提高诗歌格调,这是我们常常追寻的。然古人早已指引,我等却熟视无睹。《人间词话》有论为证:“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诗人必有轻视外物之意,故能以奴仆命风月。又必有重视外物之意,故能与花鸟共忧乐。”

    诗品即人品,诗之格调之高低,乃人品之高低也,多关注美好的事物、让人深思的事物,“出入”事物之间,而得诗之神韵。

    诗无达诂,一首诗可以用多种理论去评析,或许都能够切合,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结合王国维先生《人间词话》之经典,赏析箫鸣兄的微型诗,也只是在下一家之言,都不想“害”了他们,读者权当“一派胡言”。诗歌创作之于理论的看法,拙作《浅谈微诗的创作心得》谈到“重视理论,藐视理论”:“就其根本,所有的诗歌理论只是某一个方面的总结,并不能包罗万象,总是有缺陷和争议的。我一直认为,是诗歌创造了理论,而不是理论创造了诗歌。……从诗歌理论吸取营养,那是必然有好处的。”鉴于现在很多所谓的“理论”,已经超出了本身的范围,也就有了以“回归”作为题目的想法,也就有了“想回归到诗歌评论最根本的东西去对诗歌创作进行再次升华”的原因。

    2015年8月18日 初稿

    2015年8月19日 定稿

    文/风剑心 铃歌编辑整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