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读后感——爱的徒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真奇怪,也是在火车上读完这本书的,并且在火车上重读了第二遍。文章通篇浸染了一种美丽而悲凉的调子,最后凝成两个字:徒劳。从一开始男主角岛村就感叹车 窗外美丽的暮色*如同幻景,之后与驹子发生的种种也都铺设在这个幻化的背景之上,在荒芜的雪国里,面对驹子惊人的淳朴之美,岛村也只是欣赏着,心里面却说着 那两个字:徒劳。

    其实不仅仅是爱情,爱情是在着个洁白寒冷的背景里一抹晕染的色*彩。人太无奈了,要依赖爱情来寻求一点希望。岛村和驹子,莫不如是。岛村生活富足,但他的性* 格太缺乏激*情,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是匍匐在宿命之下的心如止水,他用短暂的热情去爱上一样什么东西,然后迅速忘记。如同他对日本舞蹈的研究和对西洋舞 蹈的痴迷。他最大的悲哀在于自己太了解自己,把徒劳两个字看得太清楚,于是生生地把自己从嗔叱爱怨中拔离出来,图得一时的解脱,却也使自己的生命惨薄无 力。所以他明知道驹子对他的爱和寄托完全是一种虚妄的东西,他还是对此欣然接受了,并且精确地选择一个时间离开。对于驹子,文章里有很多暗示性*的词句来描 述她的状况:精致的针线盒子和直桐木的柜子,是她在东京生活的一丝残留;她的三弦琴弹的很好,但那也只是在村子里是最好的;城市的败北者;诸如此类。 是她有意无意地引诱了岛村,但岛村的淡定却使她先投入了他的怀抱。岛村不仅是一个男人,他更是从东京来的一丝讯息,是驹子全部向往的一个象征。作者从头到 尾都没有透露过驹子的意图,最后却借叶子的口说了出来,是的,驹子想说的难道不就是这句话吗?请带我去东京吧!请好好照顾驹子姐。岛村的回答仅仅 是,对不起,我不能为她做任何事。诚然,驹子用女子特有的激*情爱着岛村,她的爱建筑在她的希望之上,她从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徒劳的,只要有一点模 模糊糊的希望她就会竭尽全力,然而她的错误却是,她将获救的希望寄托在了一个根本没有自救能力的男人身上。

    一直疑惑叶子这个形象存在的必要性*,对着窗外发了很久的呆,最后隐隐约约感觉,叶子根本就是另一个驹子。岛村第一次遇见驹子的时候驹子还只是酒店的女侍, 生活困窘,岛村对她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干净总觉得这个女子的脚趾弯里也是干净的,这和听见叶子纯美甘冽的声音的感觉,以及看见她清丽脱俗的脸庞时心 中升起的赞叹之情完全相同。当岛村第二次去见驹子时,驹子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于是叶子出现了,将从前的驹子保留下来,过清贫的生活,帮他照顾驹病重的 未婚夫,未婚夫死后则不间断地去上坟。驹子则穿上艺妓的裙子沿着另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前行,爱上岛村,痴缠着,在自己的悲喜里恣意地活着,等到岛村离去,她 将像任何一个普通的艺妓一样年华老去,在雪国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渐渐忘掉所有关于东京的妄想。驹子愈行愈远,叶子则承受重压日见疯狂,叶子并不是为自己疯 狂而是她看清了驹子无望的爱情,文章里写岛村,说他可怜驹子,也可怜自己。他似乎觉得叶子的慧眼里放射出一种像是看投这种情况的光芒。到叶子乞求岛村 带她去东京,企求他好好照顾驹子时,已经是一种很清醒的绝望了,她早就知道岛村的回答,她只是做最后的努力,在死亡只前再尽力挣扎一下而已。叶子从火灾现 场坠楼死亡完全是一种宿命,从前的那个驹子完整地死去了,岛村和驹子的爱情也走到尽头,岛村的银河倾泄下来,那是他无法企及的美丽,他虚妄地追求过,但终 归于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