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有赠》原文·翻译·赏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有赠》赏析

    【原文】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有赠[唐] [刘禹锡]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注释】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有赠:酬,酬答、酬和(h),为亲友的赠诗而写和诗应答。乐天,白居易的字。扬州初逢,指这一次在扬州二人初次相逢。席,酒席,筵席。有赠,一作见赠,意为给予我的赠送。这里指白居易赠给作者的一首诗:《醉赠刘二十八使君》: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举眼风光常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本篇是答白之作。

    巴山楚水凄凉地:指自己被贬后长期生活的边远地方,即朗州、连州、夔州及和州。现在的湖南、广东、安徽在春秋战国时属于楚地,多江河湖泊,所以诗人称这些地方为楚水;现在的四川古代称为巴国、巴郡,其地多山,故称作巴山。凄凉地,是说当时的这些边远地区十分凄清荒凉,也含有自己当年生活在这些地方的心情十分凄苦悲凉的意思。

    二十三年弃置身:二十三年,[刘禹锡]从唐宪宗永贞元年(805)贬连州刺史出京后,到宝历二年冬,共历二十二个年头。预计回到京城时,已跨进第二十三个年头。弃置身,被朝廷抛弃闲置的人。

    怀旧空吟闻笛赋:这句和下句是上一联中凄凉弃置感情的进一步生发,表达了诗人内心深处极其憾疚的心绪。怀旧,指怀念旧友。空吟,徒然地吟诵。意思是纵然我时时吟诵着思念故交的诗赋,但也于事无补,因为昔日志同道合的挚友王伾、王叔文、凌准、韦执宜、柳宗元等人已经相继去世。闻笛赋,晋人向秀经过亡友嵇康、吕安的旧居,闻笛悲叹,感其音而悲叹,因而写下《思旧赋》。本句感叹死去的朋友。

    到乡翻似烂柯人:写诗人如今回返内地时的人世沧桑、恍如隔世的感慨。到乡,回到家乡。翻似,竟然好像。翻,反,倒,反而。烂柯人,烂掉斧把的人,指王质。相传晋人王质进山砍柴,遇两童子下棋。看至终局,手里的斧头已经烂了。下山方知已经过去了一百年,同时的人已经都死了。作者以王质自比,意为被贬离京之久,回来的时候可能和旧人都不认识了。柯,斧头柄,斧把。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白居易诗有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之语。作者用这两句答他,虽自比为沉舟、病树,但指出个人的沉滞算不了什么,历史还是要向前发展,新陈代谢总是要继续下去的,寄希望于未来。和白诗比较,显出胸襟的差异。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这两句答白诗首联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歌一曲,指白居易的《醉赠刘二十八使君》。暂凭,姑且借着。长精神,有抖擞自奋之意。

    【翻译】

    在巴山楚水那些凄凉的地方,度过了二十三年的凄苦生活。如今怀念故友徒然吟诵闻笛小赋,久谪归来感到早已是物是人非。沉船的旁边正有千帆驶过,病树的前头更有万木争春。今天听了你为我吟诵的诗作,暂且借着这怀美酒振奋精神吧。

    【赏析】

    [刘禹锡]在夔州任刺史二年后,调任和州刺史,又二年(唐敬宗宝历二年,公元826年),奉召还京。诗人在离开和州回洛陽老家的途中,路经扬州(今江苏省北部扬州市一带),与因病新免苏州刺史的同龄好友白居易相聚。白居易即席赋《醉赠刘二十八使君》一首,对长达二十三年在远州边郡弃置身的[刘禹锡]深表同情。[刘禹锡]也感慨万千,当即写了这首诗酬答白居易的诗赠。

    首联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两句,诗人从自己仕途上极其不幸的遭遇起笔。顺宗李诵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刘禹锡]与柳宗元、韦执宜、韩泰、韩晔、陈谏、凌准、程异等人参加了王伾、王叔文为首的革新集团,进行着位大唐帝国革故鼎新的改良主义政治运动。但是由于宦官、藩镇等内外勾结,竭力顽抗,迫使支持革新而又久病的李诵把皇位让给了儿子李纯(宪宗),于是不到半年,永贞革新就此惨然夭折,革新成员即刻惨遭迫害,王伾病死,王叔文被杀,[刘禹锡]等八个骨干都放到边郡充任闲职,开始了长期的贬逐生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

    [刘禹锡]先被贬为朗州司马(刺史的副佐,无实权),后又先后改贬为连州、夔州、和州等地刺史。到写此诗时,已历二十二年,预计回到京城长安,就要进入第二十三个年头了。句中的巴山楚水就是指上述这些地方。这一联诗人以十分通俗、具体、形象和饱含感情的语言,高度概括了长期的贬逐生涯和强烈抒发着自己的痛苦心情。

    颔联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两句,是接着表露内心深处的复杂心绪,是上联中凄凉、弃置感情的进一步生发。这一联诗人以悲愤的感情、曲折的笔法,表露自己对亡友的痛念、革新失败后的遗恨、对长期弃置的不满以及如今回返内地时人世沧桑、恍如隔世的感慨。

    颈联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两句,是历来为人们传送不已的名句。这两句真是天成之笔,也是全篇的精神所在。沉舟、病树是诗人的自我比况。前者,含有永贞革新彻底失败后,自己改革弊政的壮志已无可再酬的意思,犹如舟沉江底;后者,是指本人如今已经年过半百,难以再有什么大的作为,犹如枯木朽株。这无疑是诗人十分痛苦的自况。然而诗人心胸坦荡,目光远大,明确意识到了新陈代谢、不停发展的自然规律。所以,他既不悲观颓丧,更不计较个人,而是振奋精神,寄希望于后人,于未来。这一联真是浅近生动又饱含哲理的惊人妙语!

    尾联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两句,是诗人对白居易表示的谢意和诗人自己表示要振奋以自勉的态度。白居易把箸击盘地吟诵赠诗的热情和诗称国手的赞誉以及二十三年折太多等句表示的同情,都使诗人十分感激,也是诗人更为振作。这一联用平白如话的语言,亲切真之地表露了自己对故交白居易的友好感情。

    这首应和酬答之作,从内容和情调上看,可以分成前后两个部分。前四句主要是通过向为他鸣不平、表同情(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的白居易诉说自己坎坷遭际和对已故好友的痛苦思念。后四句则是通过像为他惋惜、伤感(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举眼风光常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的白居易表示感谢和宽慰而表露自己磊落豁达的襟怀。应该说这首诗呈现出来的社会内容和思想感情还是丰富而又真切的,它通过突出概述长期贬逐的苦难和抒发耿耿于怀的不满,委婉地表现了诗人决不妥协,充满希望的斗争精神。

    从艺术成就上看,这首诗既具有高度的概括力,又十分生动感人。在唐代浩瀚的诗海里,也是颇具特色*的一朵浪花。在上面的每联解说中已经分别提到,但有必要在这里概括一下。这首工整的格律诗,语言流畅平白,犹如触膝谈心,叙谈家常;抒情真切深沉,是在倾吐心曲,述说衷肠;用典贴切自然,增强了诗的形象,扩充了诗的容量;比喻新颖生动,富有深刻的哲理性*。这样深挚的诗作,委实值得细加品味和诵读。(文章来源: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6版哈师大《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讲》,有删改。//2009/04/0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