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读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并序》有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关于“好色”的话题是人们津津乐道的,男人喜欢,女人也不例外。这个话题也许就像人们谈论“爱情”一样,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因为只要世界存在男女性别差异,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就会永远议论下去。

    然而,到底是什么是“好色”、怎样评价一个人的好色水平、好色的内涵都包括什么,可能就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了。所以很难对“好色”下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义。如果单从字面理解就简单多了,“好”,喜欢,喜好也;“色”,美色,姿色也。按现在人的思维,多数会将“色”与性相联系的,“色”既是“性”,“性”既是“色”。其实不然。本人认为,“好色”也分三六九等,高端的“好色”乃是对美的享受,不但从视觉上欣赏“色”之美,更要用心去体会“色”之妙。最低端的,也就是最庸俗的“好色”,看在眼中的“色”不是肉体就是性欲。因此可以说,高端的“好色”未必有错,反而有理。

    有人曾经问我,你好色吗?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令人赏心悦目的美女、七彩斑斓的颜色、丰富多彩的花色,难道你不喜欢吗?其实就是喜欢美女也没有错,喜欢不见得要去占有,就像在欣赏博物馆精美的艺术品一样,你有喜欢的权力,如果窃为己有就是违法行为了。对待美女也是这个道理,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何罪之有?

    近日,偶然机会欣赏到了先秦文学,宋玉所著之《登徒子好色赋并序》。虽是古文,慢慢读来,别有一番滋味和情趣。本人很少读关于“好色”方面的文章,可以说,这篇古文是我读过的最好的关于“好色”方面的文章。古人的“好色”观点与论述确有很多不同之处,值得后人借鉴。

    首先,文章对美女的描述堪称一绝。“东家之子,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其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等词,恐怕多数人都知道,如今用来形容美女也还一直在引用。宋玉对美女如此赞赏,绝非“好色”,并到楚王的赞赏,保住了官职——“于是楚王称善,宋玉遂不退”。现在很多官员好色之极,保养“二奶”,直至丢官入狱。由此看来,喜欢美女没有错,“好色”也要有分寸。

    其次,文章对丑女的描述简直无以复加。“其妻蓬头挛耳,齞唇历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把一个女人描述得如此丑陋,可称天下第一。然而就是这样的女人,却与其生了五个孩子——“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按现在的观点是“糟糠之妻不弃”,但在宋玉看来这样的男人才是“好色”的男人。他“好”的不是“色”,乃性也。

    结论:“目欲其颜,心顾其义,扬诗守礼,终不过差”。也就是说,可以用眼去欣赏美女,但你的内心要考虑遵守其道义,你可以对美女大加赞赏,但最终不能越雷霆半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