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陶穆太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丈夫去世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当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钱,于是我就开始学习理财投资;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回到家,我旨先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我迫不及待地要写我的成功日记.我已经无法等到明天早晨了。我写道:1金先生给我讲解的内客,我很快就明白了。2我做了一个很好的决定:我要把自己全部收入的50%存起来。3我将有一只自己的鹅。我现在明白了富有的含义。4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乘坐了劳斯菜斯汽车。5上周挣了74马克(其中的37马克变成我的鹅,29.6马克放入梦想储蓄罐,7.4马克用来花);6金先生表扬了我。7下周我将得到照顾钱钱的报酬。每天10马克,413天就是4130马克。天哪!

    我还是不能确定自己写的是不是真的可以算作“成功”。但是我觉得很舒服。我为自己感到骄傲,而且我也越来越相信自己的能力。我决定在吃晚饭的时候谨慎地和爸妈谈一谈债务问题。我迅速地把写有如何处理债务的四个忠告的纸条塞进了牛仔裤兜里。

    当大家坐到饭桌前的时候,我兴高采烈地拿出了金先生让我带给爸妈的支票。爸爸接过支票,看到上面的数目。他惊呼道:“这里有2000马克!这是要干嘛的?”

    “为我们在这段时间里为钱钱提供的食物。”我解释说。

    “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接受这笔钱,”妈妈说:“现在钱钱就像我们自己的狗一样。”

    “可是话说回来,这笔钱对我们很有用,”爸爸轻声嘟囔着:“我们的贷款还有几期没有还清呢。这2000马克的确能派上一些用场。”

    “如果是我,我会把其中的l000马克用来偿还贷款。剩余的1000马克我会存起来。”我忍不住说。爸妈放下手中的刀叉,怔怔地看着我。他们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我刚把一个盛满汤的碟子打碎了一样。“你听,你听,”爸爸的语调中充满了讽刺:“我们的女儿才坐过一次劳斯莱斯车就已经成了一个理财天才了。苏珊,我不敢肯定,和这些人交往对我们的吉娅是不是一件好事。”

    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起。我嚷道:“聪明的做法是尽可能地偿还小的数额。”

    “是啊,这样我光付利息就得付一辈子了!”爸爸激动地快要说不出话来。

    我紧闭嘴唇不再说话。我已经记不清楚钱钱都是怎么给我解释的了。我只记得它说,人们会不停地申请新的贷款来偿还旧的贷款。我暗暗地想:“我最好是等到自己已经到了美国,而且也拥有了自己肥硕的金鹅的时候再和他们谈这件事。”

    “小孩子懂什么钱?“爸爸嘀咕着。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大声地炫耀说:“有一个叫达瑞的美国男孩,17岁的时候就已经拥有几百万的财产了,可你还没有那么多的钱呢,而我有一天也会十分富有的。”

    “也许他的钱是继承来的。”爸爸猜测。

    “是他自己挣的,就像我也会自己挣一样。”我激动地大声说。

    妈妈忧虑地看着我说:“吉娅,你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我们追求的不是巨额的财产。金钱只会带给人们不幸,学会知足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忘记.普通人家的孩子是永远不会成为百万富翁的。不要好高骛远。”

    我不同意她的话。金先生看上去十分快乐,而爸妈却恰好相反,总是不太高兴。我的直觉告诉我,贫穷更容易产生不幸。我决定还是先闭口不提这件事的好。我静静地吃完了饭。

    晚饭后,我没有兴趣继续留在家里,于是我给莫尼卡打了一个电话,约她见一面。可是她还没吃晚饭呢,所以我们约好一个小时以后见面。在此之前我想出去散散步。我决定拜访一下汉内坎普夫妇,顺便探望拿破仑。

    汉内坎普先生一看见是我,立即叫我进屋。“你有没有时间再照顾另一只狗?”他问我。

    “我当然有时间了。”我想也没想就肯定地回答。

    “是这样的,今天早晨我和陶穆太太谈了谈,”汉内坎普先生说:“这位女士就是那只高大的德国传统的牧羊犬比安卡的主人。她要出门两个星期,可是她不知道该把比安卡交给谁。当她听说你把拿破仑训练得很好的时候,就请我问一下你的意思。你最好马上去找她,亲自和她谈这件事。”

    我很了解陶穆太大。她的话总是很多。每当我路过她家的时候,她总是想和我搭话。钱钱和我很快就来到她的家。她的房子看起来真的很像巫婆的家。

    这个老太太已经站在门口了。汉内坎普先生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我们要夫拜访。我们一起进了屋。里面简直乱极了,我一下子就不觉得拘束了。到处都摆满着剪下的报纸和书,墙上挂的满是画有古怪线条的表格,有两台电视机在同时开着。

    陶穆太大注意到我在四处张望,她解释说:“这是我的爱好。我喜欢看财经书和股票交易方面的杂志。我丈夫去世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笔遗产。当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笔钱,于是我就开始学习理财投资。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你可以让你的钱飞速地增多。”

    我第一次希望陶穆大太能继续说下去,但是她可能以为我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我们谈到了比安卡。这个老太太好几年来一直就想出门度假,可是地找不到人来照看狗。比安卡很乖,但作为牧羊犬它实在是太大了。它丰腆酌身体看起来有点吓人,大多数人也许会害怕它,所以当我表示了自己的兴趣时,陶穆太大很感激。她愿意买好所需的狗食,而且每天付给我10马克报酬。我很满意。当然我还要征求一下爸妈的意见,因为这只牧羊犬得在我们家里住上两周。

    我告别了陶穆太大,因为已经到了和莫尼卡见面的时间了。我有很多话要对她说。我要告诉她我挣的钱,给她讲金先生的事情,还要告诉她我将如何分配我的钱。

    莫尼卡瞪圆了眼睛,看着我说:“你是怎么做成所有这些事的?真令人佩服!”她想了一会儿又对我说:“如果你做不完的话,我可以帮你。就是说,我可以给你干活。”我忍不住笑了。莫尼卡的爸妈有那么多的钱,她也问题穿得很讲究,而现在她要给我干活。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天快要黑了。我回到了家。我还要尽快和爸妈谈比安卡的事情。开始时,爸爸有点犹豫。他担心我不会把精力放在读书上,可是妈妈站在了我一边。

    这时电话铃响了,妈妈拿起话筒:“马塞尔找你。”她感到奇怪,马塞尔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不出所料,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我告诉他我的收入,以及我的新工作,而且还对他说,我要像金先生给我讲解的那样分配我的钱。

    “啊,我要告诉你一点,”他兴致勃勃地说:“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玩洋娃娃的笨女孩了。这种分配钱的方式真好。我自己还从来没有想过。我把全部的钱都存起来了。”

    “我还得开一个自己的账户。”我自言自语道:“可我还不知道怎么存到银行账户里。”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明天过来帮你去银行开户。”马塞尔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马塞尔以前总是不爱搭理我,可是他现在却自愿帮助我。他住的地方离我们只有7公里,可是以前他从没有来看过我。即使他爸妈到我们家来的时候,他也愿—个人留在家里。

    “你要来看我?”我惊讶地问:“不久以前你还一直躲避我呢。”

    “我只和自己尊重的人打交道,”他简短地说:“而现在你第一次让我感到佩服。”

    我觉得骄傲极了。

    “而且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职员,”马塞尔用大人般的口气说:“几个邻居家的男孩为我送面包。因为我现在已经有了50个顾客,我一个人根本做不完。”

    我想起了莫尼卡,她表示要帮助我。我现在已经得照顾钱钱、拿破仑和比安卡。有的时候我的确需要她的帮助。和马塞尔道别之后,我盼着明天能早点见到他。我还给钱钱梳理了毛发,它觉得舒服极了。然后我上了床,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

    半夜里,我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一群凶恶的匪徒追赶我,还要杀钱钱。莫尼卡和马塞尔也出现在我的梦中,他们无能为力,帮不了我们。好一阵子我都在全身发抖。钱钱好像觉察到了这—切,它跳上床,用舌头舔我的手。我紧紧把它搂住。这个梦一定是个不祥之兆。

    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提醒第二天要特别小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