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陶穆太太归来(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本想这会儿就听听投资小组怎么搞,可是陶穆太大更愿意给我们三个人一块儿讲解。我答应她跟莫尼卡还有马塞尔约一个时间,来和她合作成立投资俱乐部。

    临走的时候,她给了我140马克。这是照看比安卡的钱,一天10马克。我和钱钱飞快地跑到了银行,准备把一半的钱存进我的。金鹅账户头。

    我刚走进银行大楼,海内太太就朝我跑过来。她在报上看到了我们的事迹,她说自己总算有机会向我表示祝贺了,她还说,她为我骄傲。

    她正要去休息,于是请我去喝一杯汽水。我高兴地接受了。

    “你的账户情况真不错呀,”海内太大称赞我说,“我发现,你在很聪明地攒钱。虽然你没有大人挣得多,可是你比大多数大人存下来的钱要多得多。”

    我感到很自豪,脸有点发红。海内太大的态度一向很亲切。她想了一会,间我:“不过除了用在鹅身上的钱,其他钱你到底用来干什么了呢?”

    “我把它分成五份,一份用来做零花钱,还有四份,往我的梦想储蓄罐里各放两份。因为我想去旧金山,还想买笔记本电脑。”

    海内太大兴奋地看着我说:“你的方法比我一开始估计的还要聪明。你等一等,我去打个电话。”

    过了几分钟,她喜孜孜地回来了,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吉娅,我觉得所有孩子都应该了解一下你的方法;找考虑了一下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你知道,我是我孩子学校的家长委员会的成员。几天以后,那里将举行一个所有学生和家长都来参加的大型活动,这是介绍你的方法的大好时机。我刚刚为这件事给校长订了个电话,跟他提了这个建议。他同意了!”

    我不解地看着海内太太。

    “嘿,就是说你要在他们面前演讲。”她向我解释说。

    我浑身一震,耳朵开始发烧,心扑通扑通地跳。我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走道一间挤满了人的房间做报告的场景。

    “我可不干,”我坚决地说:“我害怕。”

    海内太太笑了。

    “再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位业务咨询员看来不想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她若有所思地向窗外望去。“你知道吗,”过了片刻,她开始说:“在工作中我看到了大多数人是怎么理财的。有好多人向我倾诉他们碰到的问题;你根本想不到,如果一个人没有学会理财的话,会生出多少痛苦和烦恼。虽说钱也许不是生活中最要紧的东西,可是在缺钱花的时候它又非常重要。没钱,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会受到影响,你会整天愁眉苦脸,跟周围的人吵架、还会觉得自己很悲惨,很没用。现在没有人来告诉大家,多存一些钱,让生活过得好,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其实在学校里就应该开理财这门课。”

    海内太太叹了一口气,又说:“但是现在没有这门课。所以你就更加不应该只让你的方法留在自己心里。”

    我立即明白了她说的话。我自己也发现,自从我学习理财以来。生活变得多么有意思。可是,我还是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去演讲。“我会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的。”我绝望地说。

    “那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我和你一起站在前面,我提问,你回答。你只要讲讲你的经历就行。你要是停下来了.我可以帮忙接下去。”

    我没有被她说服,说道:“不如干脆由你来讲呢?你熟悉这个,你在银行工作。”

    “因为如果由你来说,给人留下的印象要深得多,”海内太太回答说:“从我嘴里说出来,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在银行里工作的女人罗里罗嗦的废话。而你能被孩子们接受,你做的事情是其他孩子原本也可以做到的。”

    “可是我很可能会说得结结巴巴,”我反对说:“我真的会很害怕。”

    “如果你能再考虑一下,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会很高兴的。没有人强迫你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有你自己才能强迫自己去做。”

    我和她道别后,一路思索着离开了银行。海内太大的最后一句话尤其令我深思。“只有你自己才能强迫自己去做。”为什么我要强迫自己呢?

    我到汉内坎普家的时候,还陷在沉思之中。我想接拿破仑出来,但是它的一只爪子发炎了,需要护理。汉内坎普光生请我吃蛋糕,是他太大烤的。蛋糕散发着好闻的香味。我狼吞虎咽地吃掉了三块,却没怎么说话。

    “你今天这么沉默?”老人注意到了,间我:“有什么问题吗?”

    我把海内太太的建议还有我的恐惧告诉了他。

    “要是我的话,无论如何都会去做的。”他毫不犹豫地大声说。

    “可是你自己说道,你始终只做那些让你开心的事。”

    “对,”老人回答说:“我曾经有一个爱好,就是照相。为此我中断了学徒培训,在世界各地跑了13年,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不过我没挣多少钱。后来我想看一看,自己是不是也适合做商人,就开了一家照相馆。几年以后我把它卖了个好价钱,又在加勒比海买了一家小饭店。后来我在欧洲做地产生意,又赚了不少钱。只是在投资理财方面我总是不大在行。我太太倒是对此略知一二,也有些兴趣。”

    这位老人所经历的一切令我惊叹不已,这一定是一段非常有趣的生活。“但这只是证明了您总是只做您感兴趣的事。”我坚持说。

    “兴趣是有的,”汉内坎普先生证实说:“不过往往也伴随着恐惧。你以为我中断了学徒培训跑到世界各地,很轻松吗?我常常感到不安,投身商海的时候我也很担心。”

    他用一种恳切的目光望着我,说:“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的出现,是因为我做了我不敢做的事。”

    我用怀疑的目光注视着他。看来,对于只做令自己快乐的事情这一点,我把它设想得过于美好,过于轻松。

    “你看看我太太,”老先生继续说:“她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很漂亮,而我却从来没有英俊的相貌。在火车上,我第一眼看见她,就立刻爱上了她。我知道,如果那时不找她搭话的话,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车箱里坐满了人,我坐在她的对面。在这种情况下,要当着别人的面跟她搭话,我觉得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一个时刻。我得在下一站下车,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快要急死了。她要是拒绝我怎么办?还当着所有乘客的面。多丢脸呀!可是我还是冒险去做了。你看,我得到的奖励是什么?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他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太太的手说。

    汉内坎普太太补充说:“最珍贵的礼物足我们自己争取来的。克服了丢面子的恐惧,世界就会向你敞开大门!”

    这些话都根有道理,可是消除不了我内心的不安。想想那些听众吧!汉内坎普先生想到一个主意,说:“吉娅,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既不害怕,也不焦虑,你会有兴致讲你的故事吗?”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这段时间我经常讲我的故事,而且总是兴致勃勃。所以我答道:“要是只有一到两个人听我说,那我确实讲得很愉快。”

    “你要做的只是你力所能及的事。因为你能和两个人说话,也就能和两百个人说话。做你喜欢做的事,就会抑制住你的恐惧心理。”老人神采飞扬地说。

    我不由得想起,当初我走进陶穆太大的地下室时,是多么害怕来我又是多么自豪。不过,我的恐惧此刻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生活有时候真的很难。”我哀声叹气地说。

    “也很精彩!”汉内坎普太大抚摸着丈夫的手,出神地说道。

    我再次深深地感觉到,他们两人活得十分幸福。从他们身上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钱钱语录:

    钱只令留在那些为之付出努力的人身边,用非法手段取得不义之财的人,反而会比没钱的时候感觉更糟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