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七章 爷爷奶奶害怕风险(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们自然继续定期聚会,每次都学了很多东西,又讨论了很多事情。我们还每月记录一次所买的基金的行情,这样我们卖出的时候就可以清楚地知道能得到多少钱。

    阁穆太太认为以后不必这样做。不过,刚开始时我们通过这个办法学到了很多东西。她总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把钱投在一个大型的基金上,5到10年之内根本不去看它。然后,等我们再去查看它的行情的时候,肯定已经得到了丰厚的利润。”

    这只基金的行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蛰伏不动,几乎可以说一点变化都没有,既没有盈余,也没有亏损。但是到了10月份,它的行情突然骤跌;我们的股份只值14128马克了,损失了大约25%。

    震惊之下,我们垂头丧气地坐在桌边,一个个都没精打采的。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没有预料到。在我们的想象里,我们会沿着一条很陡的直线向另一个10万马克进发的。

    “我们把蜡烛熄了吧。”我建议说。因为我的情绪完全提不起来。

    马塞尔也一反常态地沉默着。只有莫尼卡很快冷静下来说:“我爸爸今天在厨房桌边站着的时候,对这件事情发表了几句评论。我记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了,但他肯定没有显出不安的样子。他说他现在可以用一个好价钱进场了。逢低买进,他是这么说的。”

    “他说得没错。”陶穆太大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朝她望去,这时我们才发现,她显得非常泰然自若,不动声色,没有丝毫的不安。

    “您好像对亏损一点也不在意。”马塞尔用疑惑的语气说。

    “因为我们并没有亏损。”

    “我们有啊,差不多有整整5000马克。我感觉一点也不爽。”马塞尔坚持自己的观点说。

    “只有当我们今天把它卖出的时候,才会有亏损。可是我们今天并没有这么做。”

    “但我还是觉得心情乱得像狗窝一样。

    “这跟狗有什么关系?”我恼火地说。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陶穆太太被逗笑了,她说:“第一次股市行情暴跌的时候,我的反应和你们完全一样。我痛恨自己为什么要买下这些股票,而且我非常担心行情会继续下跌。在这种时候,报纸上充满了悲观的预测,说这是世界性经济危机的开端,是证交所永远的冬天。”

    马塞尔和我震惊地对视一眼,这我们可压根儿没想到呢,行情居然还会再跌。

    老人自己一个人哈哈地笑了起来。既然她笑得这么开心,我们的担忧也没有那么厉害了。“我经历过几次这种所谓的危机,可是行情总在一到两年之后又恢复了,每次都是如此。所以,从此以后如果再发生行情暴跌的情况,我就变得很镇定。”她说。

    我完全不相信,问道:“可是,要是我们真的像您刚才提到的那样,碰到交易所永远的冬天该怎么办?” ”‘冬天’这个词已经说明了问题,这是一年四季中的一个季节。每当冬天过后,春天就来了,接着是夏天,每个夏天之后又跟着是秋天,然后又是冬天,年年如此。跟大自然的变化一样,交易所里也总有四季更替,循环往复。”

    “这样的话,我们最好还是应该等到冬天,再投钱进来。”马塞尔沉思着说。

    “要是我们事先知道冬天就要来临——那你说的是对的。但是我们没办法知道,行情也可能会上涨,那时候如果我们的钱不在里面,我们会后悔的,因为有一大笔收益从我们身边逃走了。”

    现在正是这个时候,就像莫尼卡的爸爸说的那样,是再次买进的时候。我们可以相信,行情在今后三到五年之内不光会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而且除此之外还会增长肥到30%。

    我们最初投资的2万马克到时候就会价值24000到26000马克。如果我们现在还能再投入2万马克,那这2万马克在同一时期内会获得40%到50%的收益。也就是说第二笔2万马克到那时会增加到28000马克到30000马克。

    “因为我们是低价买进的。”莫尼卡学着她爸爸的样子说。

    “什么叫低价买进?”我问。

    “这个意思是说,”老人解释说:“现在我们可以用比实际价值低的价钱购买股票和基金。不久以后,又有人会愿意付出相当于它们实际价值的钱,把它们买进。这样我们就会大赚一笔。”

    马塞尔跟往常一样,想要迅速做出决定,然后行动。他说:“我们应该趁行情还处在低价位的时候赶快买进。我们来看看是不是每人都有5000马克,这样我们可以再次投入2万马克。我手头拿得出这笔钱,你们怎么样?”

    我们大家都能挣不少钱,莫尼卡又额外得到了别人送给她的很多钱,陶穆太太反正是没有问题。我的账上还有一点钱可以用来投资,但是还不够,我还差2740马克。而我又不想动用我的梦想储蓄罐。

    但是,我也不想这件事因为我的原因而办不成,我的大脑急速地运转着。这时,我忽然想起爷爷奶奶替我办了一本存折,他们定期往里面存钱,说是给我做嫁妆用的,里面至少有六七干马克。

    我告诉了其他人我的想法,我们决定第二天额外聚会一次。在此之前我要和爷爷奶奶谈一谈。因为银行存折肯定不是保存钱财最合适的地方。金先生总是把银行存折叫做“吞钱机器”。

    离开巫婆小屋之后.等着我的是几只狗,我得照料它们,晚饭以后,我终于可以去找爷爷奶奶了。我的面前摆着香甜的饼干和奶奶做的拿手美味——可可奶,其他任何人都做不出这么好吃的可可奶。

    我以为,在听我说完之后,爷爷奶奶会马上认识到现在是很好的买进时机,可是这回我完全估计错了。

    爸爸妈妈已经向他们讲了很多我获得的成功,因此,我可以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重点。我一边大嚼着饼干,一边介绍我们的投资俱乐部。我身上带着陶穆太太给我们准备的文件夹,所以可以很明白地讲解我们的投资活动。还有我们买的两种基金的走势我也能讲得很清楚,因为我们一直在记录行情。

    爷爷吃惊地说:。吉娅,你这孩子,这可太危险了!这样你会把所有的钱都亏掉的。”

    我试着让他们明白我学到的东西:只有当我实际卖出基金的时候,才会有损失;行情总是会回升的,证交所总会有夏天和冬天,而总的趋势始终是逐渐上升的;过去已经出现过很多次危机,也有几次形势的确很严峻.但是行情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回升。

    所有这一切都没能让爷爷信服,何况还有奶奶给他撑腰。她说:“吉娅,安全是最重要的。我们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看到过有些人因为上了骗子的当,失去了他们全部的财产。”

    “可是奶奶,这根本不是一回事,”我抗议说:“基金里面管理着几十亿的钱。没有人能卷着这些钱逃走,这是由国家或者银行监管着的。”

    “股票是很危险的,”爷爷根本没有认真听我说:“千万不要插手进去呀!”

    “你们又不了解股票,”我脱口而出:“怎么能这样盲目地说它不好呢?在发表评论之前,你们应该先看一看投资是怎么回事。你们觉得陌生的东西,可不一定是危险的。”

    奶奶竖起了一只手指,告诫我说:“年轻人得学会听老人的话,我们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爷爷又补上一句:“骄者必败,不要好高骛远做发财梦了。”

    我恨不得大喊几声,于是赶快告别出来。我连自己的请求都没能说出口。更不用想他们会借钱给我用来投资了。爷爷奶奶甚至反过来要干涉我投资。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也不再觉得信心十足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