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二回 白公庆贺做戏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且说新姨怀孕。至次年二月。也生一子。大夫人见了。欢喜之极。着人报与老爷知道。白公正买得一个雪里托枪日月眼的小猫。抱了进来。径到新姨房中来看。那猫一跳。在新姨床边。伏在地下。动也动不得。犹如养熟的一般。白公私谓夫人曰。这个儿不须疑心的。做过三朝。将及满月。算来正是楚楚生的大儿子周年。郄是一日双喜。那诸亲百眷不待邀请。俱各买礼庆贺。许表侄称贺毕。禀上姑夫。侄儿有一奇事。三日前。在运粮船上买得一个金丝哈巴狗到家。不住的叫。食也不吃。已饿瘦了。昨日邻家召仙。侄儿往叩功名。因又说起狗之一事。

    仙孔批道。

    昨日金丝狗。去岁侯相公。

    只为心轻保。投胎报主翁。

    雪猫日月眼。前伏产房中。

    三姨王楚楚。意与狗相同。

    侄儿回至家中。说与众人知道。又将孔语忖度一番。叫他侯山。他便摇尾摇头。似有欲言不能之状。又与他道。如果是真。快快吃饭。明日必然送你白宅里去。只见他登时把饭吃了个干干净净。伏在那边。再也不叫。但见他两眼瞬视侄儿。所以今日特特送来。众亲友听了。个个称奇。白公亦讶。随交与素梅收了。这且不讲。且说史江自从那一日。楚楚阴魂在湖口上打了一掌。回在东翁家。东翁只得请医调治。后来双目瞎了。病到脱体。书已教不成了。东翁只得雇了船夫。同了家中来寻的人。回余姚而去。夜夜梦见楚楚前来要命。不数日。也亡故了。

    正是。

    梦中言语记来真。莫道无神又有神。

    万事劝人休碌碌。近时报应不差分。

    再说新姨满月之期。众亲友一齐来吃喜酒。吹打送席。做一本戏文。正在半本之际。家人报道。张姑爷新起福建巡按。归家祭祖。现在府门下轿。白公知是女婿张吉回来。不觉愈加欢喜。急忙穿了公服出来。迎进前厅。各叙寒温。此是一日双喜。白公道。老夫正欲堂前写一对联曰。

    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

    张吉曰。拿起了官。这对儿又不能站了。须略改几个字。也还贴得。

    为官一味清。有子万事足。

    白公看了。大笑道。果是贤婿才识高。改得极佳。登时取一幅朱砂红纸。写完贴了。众亲友把酒畅饮。

    后续二句曰。

    更行好事存方寸。寿比冈陵位鼎台。

    正在称贺之际。须臾。道尊府县举监生员一齐来拜。白公道。治生有何德能。劳太公祖太父母老先生齐来赐顾。何敢当之。一众官员道。还有唐诗集句。奉为祖饯。

    治教休明泰运开。乘骏今向闽南来。

    绣衣春暖神仙府。翠柏双飞御史台。

    忧国正操言事笔。观风须展济川才。

    谁知草偃风行处。文化如今遍九垓。

    (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