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3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早上刚上班,秘书小刘就把报纸送过来说:“湖光山色打广告了。”

    湖光山色是竞争对手,夏青霜给秘书规定,发现报纸有湖光山色的消息就立即送给她。

    夏青霜没心思仔细看,想浏览一下就给钟葭打电话。“买一套住宅,赠送一个厂房”的广告大标题映入夏青霜眼帘,她的心顿时凝住了!

    夏青霜急切地看了广告一遍,猛地拿着报纸冲出办公室,她满眼是泪,大声喊着林阔。

    大家骇然,夏青霜从来没有如此冲动。

    林阔从里屋蹿出来,夏青霜对他大叫:“快,快,快给钟葭打电话,去公安局,孙哥和霍姐找到了!”

    来到公安局,讲清楚原委,公安局立即派干警带着夏青霜他们去了嘉谱地产公司。

    在刘诗韵办公室见到刘诗韵和董玉梁,一见到刘诗韵,钟葭就冲了上去,跳起脚来,抓住刘诗韵的衣服领子厉声喝道:“快说!把我的大哥哥和霍姐姐弄到哪里去了?”

    刘诗韵一看这个厉害得风风火火的小姑娘,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干警拦住钟葭,示意夏青霜说话。

    夏青霜冷如冰霜的眼睛,直盯着董玉梁说:“你们广告上的那套销售策略是你的吗?”

    看着寒气逼人的夏青霜,董玉梁心里有些害怕,他不知所以地说:“不是。”

    承认就好!夏青霜说:“这套策略是孙略想出来的,只有他和我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白起也没那个本事。”董玉梁说,“白起说,这套想法是他想出来的。”

    “白起什么时候告诉你的?”夏青霜问。

    “大概五六天之前。”刘诗韵说。

    和孙略失踪的时间差不多,夏青霜朝干警点点头。

    精明的干警已经判断出与两个人无关,说:“孙略失踪了,我们认为他的失踪和白起有关,你们能提供线索吗?”

    俩人登时紧张起来,刘诗韵说:“白起那天早上来公司,和我们讲了这个想法,就匆匆回成都了,再没露面。”

    干警想了想,说:“肯定是白起把他俩劫持藏起来,救人要紧,刘总,你想想他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

    刘诗韵想起了几个地方,都是白起向她要的公司闲置的房子,就带着大家去寻找。

    霍子矜再次醒来,看着身边还在昏睡、气息微弱的孙略,眼里涌出了深情。她听到自己心脏微弱的跳声,也许这是自己最后一次醒来。

    要救亲爱的丈夫!

    霍子矜用苍白枯细的手轻抚孙略的脸颊,又费力地理理他的头发,无限眷恋地说:“亲爱的丈夫,真舍不得离开你。姐姐先走了,原来答应陪伴你一生,姐姐食言了。今生不能陪伴你,来世姐姐还给你做妻子,陪伴你,补偿你……”

    霍子矜眼圈红了,摸摸自己的嘴唇,把彻骨的爱意粘在上面,再摸摸孙略的嘴唇,把彻骨的爱意传给他,做最后的吻别。

    最后再看看亲爱的丈夫……

    霍子矜眼里突然涌出了眼泪,泪水慢慢从干涸的眼窝中溢出,浸湿了她干涩的脸……

    霍子矜挽起袖子,消瘦的胳膊露出青筋,她咬下去……

    殷红的鲜血,顺着霍子矜玉石般的手腕,一滴、一滴,滴进了孙略微张的嘴里……

    殷红的鲜血,殷红的爱!让孙略慢慢苏醒过来。他嗓子发甜,怔怔地望着眼前那纤细的手腕,猛然明白霍子矜用鲜血救自己!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孙略一把按住霍子矜的手腕,痛惜地说:“子矜,你……不是说好了,我们一起走吗?”

    奄奄一息的霍子矜,一句一喘地说:“亲爱的丈夫,有你的爱,是我一生的奇迹……姐姐先走了,你一定要活下去……你年纪还小,应该有更好的未来……答应姐姐,一定要活下去!姐姐保佑你……来世再陪你……”

    霍子矜无力地垂下头,慢慢合上眼,脸上是浅浅的笑纹。

    孙略凝视着霍子矜,喃喃说:“子矜姐姐,我亲爱的妻子,爱你,我百死无憾!恕我不能从命,我们同生共死,相濡以血……”

    孙略咬着牙,一点一点将霍子矜挪进自己怀里。他一支手压紧霍子矜的伤口,防止她失血,在自己另一个手腕上咬下去,掰开霍子矜的嘴,把血滴进去。

    血,一滴一滴淌出,生命也一点一点消逝着。孙略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将自己的姿势凝固起来。

    渐渐地,孙略感觉身体轻轻地飘起来,眼前出现白茫茫的光,从光影中走来了身穿雪白婚纱的霍子矜,她绽开了美丽的樱唇,端庄而温柔地微笑着,挽着他的胳膊,俩人向白茫茫的深处飞翔,飞翔……

    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孙略和霍子矜的踪影,钟葭对刘诗韵发脾气说:“别净在这些破屋子上耽误时间,白起能看上这些屋子?有没有别墅?就像你过去住的别墅。”

    刘诗韵的脸登时红了,那个别墅代表着自己和两个男人的暧昧关系。

    啊,别墅,对,就是自己住过的别墅。秦夫垮台以后,这套别墅消失了,肯定是白起据为己有!

    顾不得羞耻,刘诗韵领着大家来到别墅。

    一楼没有,冲上二楼,满地板的烟头、酒瓶,屋内一片狼籍。

    夏青霜喊起来,大家围过去,她指着墙壁说,是孙略的字迹!

    “在地下室!”刘诗韵猛然大叫。

    地下室的锁被砸开,大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霍子矜斜躺在孙略怀里,一只手被孙略按着,手腕下面有一摊血。孙略的另一只手架在霍子矜嘴上,腕上的血已经凝固,俩人凝结成塑像!

    大家登时明白了,夏青霜、钟葭和林阔哭喊着扑上去。

    刘诗韵傻傻地看着,看着……突然搂住董玉梁哭泣起来……

    孙略终于苏醒了,眼前一片模糊,过了一会儿才能看清楚周围的景物,在眼前晃动的是钟葭的小圆脸,接着夏青霜、林阔的脸出现了,然后是宁哲思,林阔的女朋友,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想起来了,是钟葭的男朋友。

    孙略身体很虚,他问:“子矜呢?”眼睛红肿的钟葭笑了,说:“你们俩人真有意思,开口第一句话都是问对方。霍姐姐今天早上就醒了,她在那边,还不能动。”

    孙略艰难地扭过头,看霍子矜也正侧着脸看着自己,霍子矜幸福地冲他眨眨眼。孙略笑了,是那么满足的笑,也冲霍子矜眨眨眼。

    钟葭拍着手说:“这才是爱的境界!不用说话,眨眼睛就行了。”

    孙略醒了,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钟葭说:“霍姐姐醒来大家都亲了她,现在要亲大哥哥了,就算替霍姐姐亲大哥哥。”

    她转过头问男朋友:“我要亲大哥哥,你有意见吗?”

    男朋友吓得直说没意见,钟葭就亲了孙略脸颊一下,眼泪突然涌出,滴在了孙略的脸上,说:“大哥哥,我想死你了。”钟葭已经泣不成声了。

    孙略爱怜地摸摸钟葭的头发,示意男朋友安慰她。

    夏青霜望了宁哲思一眼,宁哲思赞许地点点头。夏青霜握住孙略的手深情地说:“孙哥,你把大家的魂都吓掉了。好好养伤,公司有我们。”

    孙略信赖地颔首,眼里是感激的光。夏青霜在孙略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林阔拉住孙略的手,大声地说:“格老子,吓死我了。”和孙略贴了个脸。

    孙略拽拽这个小兄弟的耳朵,笑了。

    林阔的女朋友是个极爽朗的女孩,和孙略很熟,她笑着说:“要亲大家一起亲,谁也不吃亏。”上去就在孙略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剩下的两个男朋友对视了一下,握住孙略的手祝他早日康复。

    钟葭笑着说:“行了,咱们折腾大哥哥,霍姐姐该不乐意了。趁大夫不注意,把他俩的床往一起靠,让他们俩拉手说情话。”

    这间病房就孙略和霍子矜两张床,他们把两张床并拢,大家就出去了。

    孙略默默地握住霍子矜的手,暖暖的,柔柔的。

    俩人都不说话,一切都无须说了……

    两个月后,孙略和霍子矜已经恢复得能下地走了,这天来看望他们的秘书小刘给孙略带来一封信。

    信封上是刘诗韵的笔迹。

    麓野: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这样称呼你是需要勇气的,这个名字让我痛苦和愧疚,这种痛苦和愧疚将会伴随我一生。所以我用这个称呼来表示对爱情亵渎的忏悔。

    那晚你走后,我陷入痛苦的漩涡。你的话点醒了我,再如此下去,即使你不毁灭我,我也会被自己毁灭的。要开始新的人生,我必须把一切告诉玉梁。尽管我一直回避玉梁对我的感情,但我知道这是一份真感情,和你曾给我的那一份是一样的。而我一旦把全部事实告诉玉梁,他也许会离我远去的。我知道,没有一个正直的男人会宽容我的过去,我将一无所有。后来,我终于把一切告诉了玉梁,我曾欺骗了一个孙麓野,不能再欺骗第二个孙麓野,不能再对灵魂犯罪了。

    让我惊异的是,善良的爱情像大海,你用宽宏的心原谅了我,还用智慧的语言成全了我和玉梁。玉梁像你一样原谅了我,从此我感受到了人生和爱情的最高境界!

    非常欣慰能在救你的时候出些力,当我看到你和霍子矜姐姐那同生共死,相濡以血的情景,我的心灵被震撼了!

    这是响绝人寰的生死之恋!

    在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玉梁已经从嘉谱地产辞职——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我们走了,我们将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寻找我们的归宿,那是玉梁的家乡。我打算在那里开一个小小的花店,这是我少女时的梦想。在那个花店里,我将天天和美好相伴,在花丛中净化自己的灵魂,享受人生的温馨。

    让我欣慰的是,你也有了自己的真爱。霍子矜姐姐美丽善良,她是你生命中真正的仙女,我深深地祝福你们。

    我知道你不愿意和我再见面的原因,也知道那对你我二人都是撕心裂肺的折磨。但请不要忘记我们。在你的婚礼上,我们将送你们一份礼物,表达我对你的忏悔和我们对你们的祝福。

    刘诗韵

    接着是遒劲的笔迹。

    孙略:

    我走了,感谢你的点拨。我做了自己一生最艰难的选择,但我坚信这个选择是正确的!祝福我们吧,也祝福你们。

    董玉梁

    孙略百感交集,把信递给在一边默默注视他的霍子矜。

    白起得知自己的罪行败露,连夜潜逃了,他那个刺杀韦立国的阴谋也因此流产。

    公安机关也开始通缉他。

    韦立国怕白起被逮捕,暴露了多年来威星利集团违法的事实,派杀手结果了白起的性命。

    接着,于辉被逮捕了,他的罪名是涉嫌谋杀。白起早就把他犯罪的证据收集起来,并作为预防措施安排在妥当的地方,一旦遭到不测,就作为定时炸弹引爆。白起也没有饶了韦立国和威星利集团,他也用同样的方式将韦立国和威星利集团的违法证据传到了国家有关部门。

    威星利集团被立案侦察。此时的威星利集团已濒于崩溃,银行冻结了它的所有账户。

    三个月后,韦立国被判刑,威星利集团宣告破产。

    岳子山收购了湖光山色,继续委托孙略的公司做销售代理业务。第二年春暖花开时节,一场盛大的婚礼在著名的大连星海湾广场举行。

    五月天格外晴朗,星海湾广场上一片片油绿的草坪像柔柔的毯子绵延开来,一簇簇鲜花像洒落在毯子上的宝石,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彩。从星海湾吹来的湿润海风和着满广场的花香,清凉、醉人心脾。

    凯迪拉克装扮的花车缓缓驶入广场,礼仪先生打开轿车门,新郎孙略和新娘霍子矜下车。

    尽管孙略和霍子矜已经举行了响绝人寰的生死婚礼,但孙略执意要再为霍子矜举办一个美妙浪漫的婚礼,夏青霜他们也极力赞同大家把婚礼办在一起,霍子矜同意了。

    广场上顿时响起一片赞叹声:“新娘好漂亮!”“新郎真帅!”围上来看热闹的游人纷纷赞叹,好一对俊男靓女,天作之合。

    孙略身穿猩红色的婚礼西服,长身玉立。乌黑的头发上沾着星星点点的碎花屑,宽大的额头,显示出深沉的睿智,他的眼神十分柔和,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纹。

    不知哪里来的两个少女,从人群钻出来,拉拉孙略的衣角,调皮地说:“新郎笑笑!”

    孙略让她们逗笑了,笑纹从嘴角漾开,越来越大,绽出一朵魅力四射的花。

    两个少女看呆了,突然她们发现旁边的人在看着自己,不好意思起来,喊了一声:“新郎好有魅力哦!”扭头就跑了。

    人群中发出了开心的哄笑声。

    更多的目光聚集在新娘身上,洁白的婚纱裹住霍子矜曼妙的身材,显出玲珑有致的曲线。纤细修长的手捧着一簇鲜红的玫瑰,香气四溢。在洁白的婚纱和鲜红的玫瑰映衬下,霍子矜的面容更加娟秀,高高白皙的额头,细细如月的弯眉,秀美的眼眶捧出一汪秋水的明眸,笔直小巧的鼻子,温润鲜嫩的樱唇瓣,组合出圣洁的、夺人心魄的美丽。

    霍子矜身边的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也学样子起哄,喊道:“新娘也笑一个。”

    霍子矜微笑着摸摸男孩子的头,男孩子顿时脸通红,也扭头跑了。

    一阵笑浪再次在人群中漾开。

    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捧着一束火一样的玫瑰,大声喊:“孙略,我是你女朋友,谁同意你和她结婚了?”

    大家都是一愣,花后面的人格格地笑起来,是岳莹玉。她对霍子矜说:“好姐姐,你这么漂亮,比我还美,我这个假冒女朋友今天正式宣布离任。”

    大家轰然大笑。

    岳莹玉将花双手捧给霍子矜说:“本来我要送你们鲜花,但是司仪非要我把这束花送给霍姐姐,说是你们一个极重要的朋友送的。”霍子矜说声谢谢把花接过去。

    玫瑰花束下有一个铭牌,上面写着:

    欣闻霍子矜女士和孙略先生喜结伉俪,谨以此花表达我们的深深的祝福。

    董玉梁、刘诗韵敬上。

    不多时,第二辆凯迪拉克花车入场,温温而雅的新郎宁哲思扶着美丽的南国女儿夏青霜走下轿车,人群中再次爆发出赞叹声。夏青霜和宁哲思走到孙略、霍子矜身边,夏青霜发现霍子矜手上已经戴着结婚戒指,而且戴错了位置,就提醒说:“霍姐,戒指戴错了。”

    霍子矜微笑地说:“当初他给我戴这枚戒指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力气了,只能戴在这个手上。这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们要一错到底。”

    夏青霜和宁哲思都想起了当初相识时,双方犯了个美丽的错误,结果错错得正,俩人相视而笑。

    第三辆凯迪拉克花车进场,新郎林阔把比他高一头的新娘扶下车。在人群发出的赞叹和嬉笑声中,林阔高高仰起骄傲的头,挎着新娘的胳膊,走向新人的行列。

    第四辆凯迪拉克花车进场,新郎苏总的儿子把笑脸圆圆的钟葭扶下车。人群报以热烈的掌声。旧日小伙伴们的起哄,让钟葭害羞了,蹦蹦跳跳地跑进新人的行列,大家都笑了。

    婚礼主持人宣布:新人入场。

    踩着《婚礼进行曲》那庄严优美的旋律,四对新人缓步走上典礼台,周围是一片鲜花和掌声。

    典礼台背景板是大红色的,上面金字写着:新婚志禧,一个大大的用鲜花扎成的双心型花环居中。

    主持人宣布婚礼开始,请证婚人讲话。

    岳子山是证婚人,他用中气充沛的声音祝福四对新人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幸福永驻!

    主持人开始婚礼的仪式,他语言幽默生动,把婚礼的气氛一次次推向高xdx潮……

    婚礼进入了尾声。

    主持人祝福新人们的爱情之树常青,祝福他们的爱情如美酒愈酿愈醇,愈酿愈美!

    台下一片祝福的掌声。

    天空响起细微的声音,大家举头,十余个五颜六色的滑翔翼在空中盘旋。突然,滑翔翼垂下彩幅,上面分别写着“凌霄大厦”、“丽影百货”、“西苑”、“激情蜗居”、“碧野诗风”、“半山诗画”等十来个品牌名称。是他们代理过项目的公司,这是后来和他们成为好朋友的老总们送来的。

    人群中一阵议论的声音,“他们真能干,全是大连有名的项目!”

    先是小孩欢呼起来,接着所有人跟着鼓掌欢呼起来!

    五彩缤纷的翼伞像会飞的花,把天空装点成旋转飞舞的花园……在盛大的婚礼上,霍子矜已经有了身孕,她和孙略希望是一个女孩。

    第二年,霍子矜果然生了一个女孩子,是个额头高高的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他们给她起名——孙霍香薷。香薷为芳香草本植物。他们以“香薷”谐音“相濡”,纪念那一段如歌的岁月,纪念“相濡以血”的生死之恋!

    (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