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六章 泪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个人是很难看清另一个人的背面的,波波现在对此深有感触。

    很长时间.波波都陷在马才带给她的痛苦中出不来。她会无端地想起初来深圳的那些日子,想起水粒儿,想起那段伤痕累累的岁月。那个时候的马才不是这样的,他对水粒儿有爱,有关怀。他们常常无所顾忌,爱得那么热烈,那么痴情,甚至当着波波面,毫不避讳地释放着……那是多么令人怀恋的一段日子啊,尽管波波被关在爱情之外,关在幸福之外,但她心里,是感动的,温暖的,有股温情的浪席卷着,让她生出活下去的希望,美好的希望。

    是哪一天变了呢?波波真是记不起来,她想得头昏脑涨,还是记不起马才是什么时候开始疏远水粒儿的,什么时候开始在外边鬼混的,等她发觉时.事情已变得无可挽回。

    风吹走了一切,风又卷来一切。波波猛就记起曾经写过的这句话:风中摇摆的,是我们的爱情,风吹落的,是我们晶莹的眼泪。

    晶莹的眼泪!

    波波现在就闪着一双泪眼,毫无希望的,想看清这个世界,可能看清么?

    马才进来了,他总是在波波最不想见他的时候突然出现,波波一看到这个影子,就恨不得一口咬碎他。

    “大老板,你好滋润啊。”马才说。

    波波从泪眼迷蒙的状态中醒过神,冲马才吼:“滚出去!”

    马才嘿嘿笑笑,他既然敢来,就没打算怕波波,果然,他再一张口,就轮到波波惊了。

    “你那个乐文出事了,情况很不乐观。”马才说。

    “你放屁!”波波的脏话很顺口地就冒了出来。

    “我没放屁,我说的是实话。”马才厚颜无耻,他今天来,就是想告诉波波,那个叫乐文的出事了,嘿嘿,出事了。马才好不得意。

    “我在白银时认识一个叫刘征的作家,算是哥们儿,是他告诉我的。”马才幸灾乐祸道。

    “刘征?”波波脑子里倏地冒出一张脸。

    马才还要说什么,波波已被他的话击中。“你给我滚,滚啊。”马才嘿嘿笑笑:“好,我滚,我滚啊。”f临走,他又厚着脸道:“波波,你要想开呀,其实乐文这样的男人,根本靠不住,你还是想想我们的事吧。”

    波波在屋子里恨了好长一会儿,才缓缓抓起电话,她想打给刘征。努力了半天却死活记不起刘征的手机号,仔细想想,人家压根儿就没给她手机号。正在沮丧间,她又想到老胡,对,咋把他给忘了。

    一听到波波的声音,老胡那边兴奋地叫:“波波是你么,真的是你么?”

    “是我。”

    “哦,波波,我还以为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波波谢谢你,谢谢你还记得我,还能给我打电话。”老胡语无伦次,他的话让波波糊涂,弄不清他要表白什么。听半天,才知老胡还是为那件事,波波苍凉地笑笑:“老胡。那事儿早就过去了,你还提它做什么?”

    “波波,我对不起你,这世上要说我老胡欠谁的,就欠你波波一个人.这些年我总在想,该怎么偿还你,弥补我的过失。”

    “老胡,不说这个行不,我不爱听也没时间听。”

    “不,波波我得说,我一定得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伤害了你,波波,我有罪啊。”

    “老胡!”波波猛地加重了声音。一个人怎么能无聊到如此地步!有些事是永远不能再提的,有些伤害永远无法弥补。作为一个风里浪里过来的人.老胡难道连这也不懂?

    波波恨恨地挂断电话,她好后悔,为什么要把电话打给这个无聊的老男人!

    波波六神无主,马才的话搅得她坐卧不宁。乐文到底出了啥事?会不会是司雪将他卷了进去?她乱想着,感觉心里有七八只手在抓,在挠。不行.我不能这么坐等下去,无论马才说的是真是假,我都得去看看。

    主意一定,波波一刻也不想再耽搁,当下叫来郑化,要他把公司的事操心好,自己要出去一趟。

    “去哪儿?”郑化怀疑地盯住她。

    “不该问的少问,公司有劳你费心了,我这次出去可能时间长一点儿,公司一应事儿你都做主。”

    郑化还没从疑惑中醒过神,波波已撇下他,奔外面了。郑化在后面喊:“你总得告诉我去哪儿啊。”

    一场细雨迎接了波波,这是西北难得的阴雨天气,天被雾笼罩着,山也被雾笼罩着,猛一看,她还在南方,但一看到街上行人的脚步,波波便意识到自己已置身这座种植过梦幻种植过爱情的伤心的城市。

    你漂泊久了,就会发现,不同的城市是有不同脚步的,有的激情,有的散漫.有的忧心忡忡,有的,前一脚迈出去,就不知后一脚该怎么迈。波波熟悉这些脚步就跟熟悉这些城市的气味一样,可怜的是,到现在也没哪一座城市真正属于她。

    细雨蒙蒙,打湿断肠人的心,波波手提简单的行李,茫然地跟着行人走。她忽然就搞不清楚,自己该去哪里找乐文。车上她打过无数个电话,但全世界好像没一个人能告诉她,她牵挂着的乐文到底在哪儿。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先去文学院找刘征。

    门卫告诉波波,刘征现在不住这儿,他被文学院开除了。

    “开除?”,波波惊大眼睛,瞪住门卫。门卫是位四十出头的男人,模样长得很像特工,但形象比特工要糟,一双黑幽幽的眼睛,好像总要窥探到别人什么。“你是刘征什么人?”他问。

    “这跟你没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住哪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