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入夜的邢府却没有他人所想的那么热闹,邢厉的清丰院里安静得彷佛没有人气一般,福德快速地走到清丰院里,对一名大丫鬟招招手,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大丫鬟脸色怪异地点点头,回去了新房,福德一边擦着汗一边快步地离开了。

    新房里,一对红烛正默默地燃烧着,大丫鬟青禾在外头低声道:「少夫人。」

    「少夫人让你进来。」出声的是暖玉,暖玉正在床边,守着凤冠霞帔,小脸埋在红盖头之下的邱嫣然。

    「是。」青禾踩着小碎步走了进来,脸色仍旧怪异。

    「什么事情?」红盖头下,邱嫣然缓缓地开口,放在裙上的手扭了扭,有些紧张。

    「回少夫人,少爷说让少夫人早点歇息。」青禾的声音越发轻,说到最后她都不敢擡头了。

    青禾心里有些怕,少爷的性格怪,做的事情也怪,就算再不满这桩婚事,大不了就不成婚呗,偏偏人都娶进来了又不进房,完全没把新进门的少夫人当一回事,这也就算了,还让她来传话,若是少夫人一个不爽,她便没法活了。

    红盖头下的邱嫣然莫名地松了一口气,随即苦笑,她是被未谋面的夫君嫌弃了?可她一点也不沮丧,昨日夜

    里,邱母塞了一本避火图给她,她看了以后就一直心神不定,越发地不安。

    现在听到夫君不来了,她心喜,可一想到明天早上,她又苦恼了,才刚嫁进来就被夫君嫌弃,她该如何做人呢。

    「你下去吧。」青禾如获大赦,连忙下去了。

    一旁的暖玉一脸的戚戚然,「大小姐……」啪地一下,邱嫣然扯下了红盖头,一张秀色小脸出现在红光之下,雪肤清莲般染着淡淡的胭脂,美得令暖玉忘记要说什么。

    邱嫣然缓缓一笑,「是傻了不成,还不快快帮我把这个重得不行的凤冠拿下来。」

    暖玉猛地回神,「使不得、使不得,大小姐,呃,不是,是少夫人,这不行啊,你怎么自己将红盖头拿下来了,这可不吉利啊。」

    邱嫣然娇嗔地瞪了她一眼,「难道要我戴着坐一夜?」

    暖玉忽然安静了,邱嫣然瞄了她一眼,自然晓得她在想什么,「暖玉啊,既然别人让我不好受,我总得让我自己好受点,难道要顺着别人的意思让自己难受?」暖玉抿着唇不说话,可手却灵活地替邱嫣然拿下了凤冠,「奴婢给你打一些热水来。」

    「嗯。」邱嫣然站了起来,脱掉了一身的霞帔,刺眼的红色如针一样紮着她的眼,她将衣服踢到了一边去。

    邱嫣然没想过她刚嫁过来就吃了一记铁砂掌,她只以为嫁过来最多面对一个肥耳大脸的夫君罢了,没想到新

    婚之夜就被冷落了,还想着从夫君身上多拗一些钱财的计划也被打破了。

    没错,她就是一个坏女人,想着的主意便是嫁过来,偷偷地藏一些钱财,好帮助家人,虽说邢家的聘礼很丰盛,可邱母并没有全部留下,反而选了几样最精致的给她压箱底用了。

    而且邢家的聘礼看似丰盛,却藏了一个心眼,送来的聘礼上都烙了邢家的标记,这要是拿出去抵押什么的,岂不是被人知晓了吗,也太丢脸了,除了真金白银没烙印,其他的可都是有邢家的标记。

    正想着,暖玉端着热水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不服气的神情,邱嫣然一瞧,便知暖玉受了委屈,也是,她嫁过来不受宠,擅长看人脸色的下人哪里还会给她的丫鬟好脸色呢。

    可暖玉没有说话,邱嫣然也不问,暖玉静静地服侍邱嫣然洗了脸,「奴婢想让人擡一桶热水过来,可是那烧水的婆子已经歇下了,只有这些热水了,少夫人勉强用一用吧。」

    邱嫣然点点头,坐在窗边,就着少许的水泡脚,闭着眼想如何有一个出路。突然听到一声哽咽的声音,她连忙睁开眼,只见暖玉低着头,「暖玉……」这个傻丫头。

    「大小姐……」这一会暖玉又喊她大小姐了,「这院子里没几个是好的,那青禾看着不错,可你也别全信了,多留个心眼……」

    听着暖玉的唠叨,邱嫣然的心也暖了不少,「你今天莫非是吃错药了?讲得这里是狼穴一般。」

    暖玉低低地笑了,「奴婢是担心大小姐,等奴婢嫁人了,就不好服侍大小姐了。」

    本来暖玉明年要嫁人了,邱嫣然不想让暖玉跟过来,可她已经用惯了暖玉,暂时先用着,新买的丫鬟还在邱母那调教,等调教好了再送过来,主要是邢家定下的成亲日子太短了,只能仓促地行事。

    「暖玉,你擡头看我。」见傻丫头擡头了,邱嫣然温柔地说:「我可有一丝不开心?」

    暖玉认真地看了看,随即摇头,「没有。」

    「那便是了。」邱嫣然捂嘴轻笑,「你啊,就是想太多了。」

    暖玉不解邱嫣然的心思,这放在别的女子身上都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为何她一点也不在意呢?暖玉想不通,可她没有不开心,那便是再好不过的。

    「暖玉,你去煮一碗面给我吃,顺便打探一下这府里的消息。」

    暖玉点点头,替邱嫣然擦干了脚便端着水出去了。邱嫣然拿起一旁的白玉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着乌黑的长发。

    不一会,暖玉便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回来了,在邱嫣然的示意下,放在了一旁的梨花圆桌上,暖玉摇了摇头,邱嫣然明白暖玉没有打听出什么,这也自然,初来乍到,谁会掏心掏肺地说这些事情呢。

    暖玉压低声音,「奴婢虽然没有问出些什么,可奴婢刚走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两个丫鬟在说话。」

    「说什么?」邱嫣然扬眉。

    暖玉学着之前那几个丫鬟的话,「少爷相姑娘相了五年也没相中一个,怎么突然要成亲呢?咳咳……」又换了一种语气道:「对呢,而且娶了新娘子又不洞房,难道少爷真的是断袖吗?」

    说完之后,暖玉便一脸关切地看着邱嫣然,邱嫣然挑眉,她足不出户,自然不知道邢家少爷的大名鼎鼎,要是知道,她是决计不会嫁过来吃苦的,便是嫁给别的商户之家,新郎官也断断不会落了她的脸,更何况,她的夫君竟是断袖!

    她真的是没想到她会嫁到这样的商户家中,她只听媒婆说得天花乱坠,说邢厉是扬州大户,邢家米店就跟路边野花似的开遍了大江南北。怪不得年纪长了她许多的邢厉还未成亲,这明摆着有陷阱,她竟往里跳。

    可那又如何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便是嫁给了断袖男子,她也得自己承受,她叹了一口气,对暖玉轻道:「也罢,各取所需。」只愿邢厉能看在她注定要独守空房一辈子的分上能助她娘家一把,她便谢天谢地了。

    暖玉忍不住哭了,「大小姐……」

    「晦气,不准哭。」邱嫣然瞪了她一眼,「这又不是天大的事情,你且给我安生一点。」

    暖玉这才收了声,乖乖地不语,邱嫣然没有吃面的胃口,要暖玉撤下,忙碌了一天,她早已疲惫,上了床榻边睡着了。

    暖玉看着床榻上的人,轻叹了一口气,还好大小姐是一个心宽的人,否则这事真的是谁遇上了谁哭。

    翌日,邱嫣然在暖玉的轻喊下醒了过来,「少夫人。」

    暖玉一夜都没睡好,眼睛发红,一脸的担忧,「夫人那里派了嬷嬷过来。」

    邱嫣然的眼睛转了一圈,抓住了重点,她缓缓爬了起来,「嗯,我知道了。」嬷嬷过来是要拿元帕的,可昨夜邢厉根本没来,这个消息只怕邢夫人那里早已听闻。

    可为什么还要嬷嬷来呢?邱嫣然洗漱之后,穿戴整齐,看着铜镜中的俏丽佳人,微微一叹,她似乎睡得太好了些,怎么也该忐忑不安才好。

    她抹掉了脸上的胭脂,自己动手多擦了一些粉,脸色看上去格外的白,一旁的暖玉连忙摇头,「少夫人……」

    「嘘。」邱嫣然对着暖玉眨眨眼,便站了起来,由暖玉扶着走了出去,外头早有几个人等着了。

    虽然是商户,可邢府的作风倒是像官宦作风,她垂着眼没有去打量,安静得像一个小媳妇一样,邢夫人旁边的黄嬷嬷见了,笑着说:「少夫人早。」

    「这位嬷嬷好。」说完,邱嫣然便没话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