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黄嬷嬷尴尬地笑了笑,还真是一个姑娘家,一点心思也藏不住,怕是对昨夜的事情很不满也很不安吧,看那粉擦得多厚,可惜也遮不住憔悴,哎,也是一个可怜的娇人。

    「夫人命老奴领少夫人去源鑫园认一认人。」黄嬷嬷越看邱嫣然越觉得她可怜,哪一个女子新婚之后不是由夫君领着去认人的。

    「有劳嬷嬷了。」邱嫣然轻声说。

    「少夫人随老奴来。」黄嬷嬷欠了一个身,领着邱嫣然往源鑫园走去。

    一路上小桥流水,玲珑阁楼,幽幽游廊,山石点缀,不多时便到了源鑫园。整个院落当真是富丽堂皇、花团锦簇,顺着玉石小路而上,迈向白石台阶。

    「少夫人来了。」不知是哪一个小丫鬟喊了一声。

    在邱嫣然眼前不远处的檀木门被拉开了,她看到几个穿着雍容华贵的妇人端坐在一旁,另一边则是几个气质沉稳的男人,正中央坐的是一对夫妻,应该便是她的公公和婆婆了。

    暖玉被留在了门口,邱嫣然迈着绣花鞋走了进去,得体地行礼,却没有开口,她还不想莽撞地喊人,免得喊错了人。

    「来来来,到娘这边来。」正中央的妇人开口了。

    邱嫣然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了,邢夫人握着她的手,一脸的心疼,「真是委屈你了。」「可不是,这邢厉做事越来越没规矩了。」其中一位妇人不悦地说。

    「别吓坏了我的儿媳妇。」邢夫人温柔地说。

    邱嫣然一双水眸四处瞟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年轻的男子,想必她那夫君并不在这里。

    她巧目盼兮的模样落在他人的眼中却有了别的解读,邢夫人朝黄嬷嬷使了一个眼色,黄嬷嬷立刻让人上茶,笑道:「少夫人,先敬茶吧。」就她一个人敬茶?这是不是于礼不合呢?邱嫣然蹙眉想着,邢夫人其实早早喊了邢厉过来,可邢厉过不过来,邢夫人摸不准,看了一眼邢老爷,邢老爷对她摇摇头,显然也是不知道邢厉心里打什么计算。

    少了邢厉,邱嫣然跟在黄嬷嬷身边朝长辈敬了茶,收了礼,最后黄嬷嬷又请出了小辈,有些年龄跟她差不多,有些则是比她小,个个嘴甜地喊她堂嫂,她连忙喊暖玉过来,笑着给了礼。

    认了人之后便一起吃早膳,邱嫣然没有立刻坐下,她恭敬地站在邢夫人身边伺候邢夫人用膳,旁边几房的人看了直说邢厉娶了一个好媳妇。

    邱嫣然自然不把这话放在心里,他们嘴上不过是安慰她罢了,半天下来,她沿着原来的路往回走,见过了邢家人,发现他们其实并不难相处,让她更加好奇的是,邢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明明让其他人都很不满,可他们又很佩服他。

    【第二章】

    邱嫣然走着走着,在一个转弯处一不小心撞上了一堵结实的墙,她轻呼一声,身后的暖玉连忙扶住了她,她还没说什么,前面便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没长眼?」那声音的确很好听,好似雨珠落玉盘般清脆动听,可这语调则显得冰冷不已了,几乎将她冻成了冰。她眼球一转,心想自己怎么也是一府的少夫人,似乎不该任由人喝斥。

    她猛地擡头,刹那间她微微失神,眼前的男子长得极为俊俏,眼黑如墨,发丝全数紮起,头上戴着一顶玉冠,薄唇正生气地抿着。稍一愣神,她连忙收回了目光,心道,人面兽心,看着人模人样,对人却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她欠了他不少银子似的。

    「我没长眼?这位公子走路不看路,冒冒失失,撞了人还恶人先告状。」她冷淡地说。

    邢厉微愣,忽然邪笑,朝着一旁的福德说:「好一个小丫头,你找人将这丫鬟打发出去。」福德额上的汗一颗一颗地流了下来,真的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遇到这一回事了。

    暖玉气得脸颊鼓鼓,连忙拉着邱嫣然的手,附耳道:「少夫人,我喊人去。」邱嫣然眼一眨,赶紧拉住了暖玉,她刚来就闹事,只怕公婆都不会喜欢,她低声道:「我自己解决,你不要说话。」暖玉只好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邱嫣然冷笑地看着男子,「不知阁下是谁,有能力打发我?」邢厉却不想再说了,转身就走,不忘嘱咐福德,「打发远一点。」福德不知所措,吓得直接跪了下来,「少爷,这位……小的不敢啊,她是……」他猛地吞了口水,「是少夫人啊。」邱嫣然瞠目结舌,什么!

    邢厉的脚步停了下来,高大的背影直挺挺地僵硬在那,邱嫣然暗暗骂晦气,真的是想什么便来什么,她的夫

    君原来长这副模样,虽然英俊威武,可脾气怎么这般的坏,刚才还要打发她来着。

    邱嫣然可不会傻得以为打发是打发到其他的院子里去,这打发十有八九是要把她给卖了,要她真的是一个丫鬟,她就真的只能自认倒霉了,可眼前动不动就要卖人的人是她的夫君。

    「呵……」他清冷一笑,「书香门第,还真的是出自书香门第。」嘲弄的话使邱嫣然回神了,她冷下脸,「夫君。」她困难地说出这两个字,「不知夫君是什么意思?」「哦?光天化日之下,不知羞耻地与男人见面,也不知回避,真的当得起书香门第四个字?」邢厉冷酷地说。

    「是,嫣然方才不知羞耻地一个人去了源鑫园,见了爹娘、见了众人,当真是当不起书香门第四个字。」她反应极快地讽刺回去。

    福德的背脊都湿透了,他真的没想到书香门第的小姐脾气这么坏,通常听了这话不是该哭着跑回去吗,怎么这么有精神地跟少爷吵架呢,但很难得啊,很难得看到少爷说不出话来,这真的很诡异。

    邢厉缓缓转过身,第一次正眼打量着他娶进来的新娘子,和他印象中的大家闺秀很不一样,她的眼睛特别亮、特别闪,彷佛有一团火在她的眼睛里燃烧似的。

    薄唇微微上扬,邢厉清扬的嗓音响起,「你是在抱怨?」这种调情似的话语听得她的耳根子微红,她可没有在抱怨,他不来才好,她一点也不介意,这样的人她应付不来,她微微屈膝,「夫君慢行,嫣然先回院子了。」当真是可笑了,嫁给了邢厉,却不知道邢厉长什么模样,闹了一场笑话,只怕没多久就要传开了,邱嫣然不想刚进府就太招人眼。

    「慢着,既然碰到了,便一起用膳吧。」邢厉丢下一句话,长腿迈开往清丰院走。

    邱嫣然呶了一下嘴,便也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邱嫣然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不断叹气,这个夫君的脾气很不好啊,看起来难以相处。

    不多时,清丰院便到了,邢厉直接走进了屋子里,邱嫣然慢吞吞地跟在后面进屋。脚刚迈进屋子里,她微微转头吩咐暖玉,「让人准备午膳。」「是。」暖玉领命离开。

    邢厉坐在了外屋的椅子上,邱嫣然跟着他一举一动,安静地坐在一边,一旁青禾不紧不慢地给他们斟茶倒水。

    邱嫣然跟他无话可说,便慢条斯理地品茶,浓郁的茶香充斥着唇齿,令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你既然嫁入了邢府,规矩要守着,不要做错了。」邢厉等了一会,见她不欲言语,便先开口了。

    邱嫣然小心翼翼地道:「什么规矩?」心中暗道,一个商户却这般讲究,可一想到这一路看到的情形,这个邢厉确实有几把刷子。

    邢厉邪邪一笑,「很简单。」她擡头看他,他缓缓地吐出,「我便是规矩。」瞬间邱嫣然默默地望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邢厉说他是规矩,那不就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如果他要她去死,她是不是也要去死。

    邢厉微笑,「我可是说错了?我是你的天、你的地,难道我说的话不是规矩?」这是哪一门规矩,只听说新妇刚入门要听婆婆的规矩,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成了要听夫君的规矩,邱嫣然硬着头皮说:「夫君有理。」

    邢厉轻笑,方才还张牙舞爪的,如今成了小可怜,无视她眼中倔强的抗议,他气定神闲地继续喝茶。

    邱嫣然全然没有心思,垂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青禾过来,「少爷、少夫人,午膳已经布好了。」「嗯。」邢厉挥挥手,起身移位到饭桌,邱嫣然继续当跟屁虫跟在他的身后,他坐下之后,她也跟着坐下,这时她才发现桌边没丫鬟伺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