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暂且不说少女春心萌动,仅他是她的夫、是她的天这一项,她就该讨好他,他隐约能感受到她在讨好他,但她的讨好又多了一丝敷衍,一点诚意也没有。

    他收起了心思,不在她的身上多花一点心思,几番探究,他已经知道她表面是一个乖乖的女人,不管她内心如何,只要她别添乱子,他可容下她,否则……他大脚一迈,快速地走出了屋子。

    邱嫣然愉悦地重新坐在贵妃椅上,拿起书认真地看,看到一半,她想到一件事情,「暖玉。」「少夫人。」暖玉走了进来,一脸的郁闷,「少爷他不让奴婢喊你。」「罢,不提此事。」邱嫣然眼珠子转得极快,「你去收拾一下床铺,换一床。」暖玉惊喜地看着邱嫣然,邱嫣然立刻红了脸,「乱想什么。」她才没有跟邢厉在大白天的做那档事情呢。

    暖玉叹了一口气,「少夫人,你如今嫁到这里,可不能这般任性。」「但我也没有办法。」邱嫣然嘟着嘴,「我可不想大晚上睡别人睡过的床。」没错了,她家少夫人有一个怪癖,那就是洁癖,暖玉欲哭无泪,「可少夫人,奴婢该怎么解释?」

    「阳光正好……」不对,太阳都要下山了,她随手端起一旁的茶水,大步走到床铺,一倒,「脏了。」邱嫣然淡定地坐回了贵妃椅上。

    暖玉歪着脑袋,「但少夫人,晚上不是……」「昨日什么样,今日什么样。」邱嫣然淡定无比地说。

    莫非少夫人和少爷要分房睡?暖玉唉声叹气地收拾起了床铺,怎么会这样,少爷当真好男色?那少夫人不是要空守新房一辈子啊。

    不管暖玉如何想,邱嫣然很淡定地继续看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夜已深,邱嫣然只穿着中衣躺在床上,甜甜美美地睡在了床榻上,恍惚之中彷佛听到了什么声音,她迷糊地睁开眼睛,幽暗的夜里,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

    她猛地惊醒过来,哗啦啦地坐了起来,双手捂住小嘴,藉着淡淡的月光,她看到那人脱完衣服,掀开了床幔,「啊!」她尖叫地往后坐。

    那人显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之后凶狠地说:「闭嘴。」熟悉的声音止住了她的尖叫,床幔完全地掀起,她看清楚了来人,「夫、夫君?」「叫什么叫。」她无辜地瞅着他,「你说你今夜不回来了。」「我说我会晚一点回来。」

    对她而言是一样的意思啊,她以为他和昨夜新婚之夜一样,连一脚也不会跨进来,谁知道他会无声无息地脱衣服,偷偷地爬床,她当然会被吓到。

    奈何邢厉的脸色太难看了,她无法抱怨,不知道他为什么脸色这么黑,难道是因为她的尖叫?事出有因,他也有责任啊。

    邢厉脸色这么黑不仅仅是因为邱嫣然,而是方才邢老爷专门跟他谈话了一番,让他回新房休息,他给爹面子回房,准备做做样子睡一晚,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倒好,活像他是一个贼一样,大吼大叫的,他压抑的心情更加地不好了。

    此时门口传来了青禾的询问,「少爷……」「滚出去!」邢厉直接吼了一声,外头瞬间没了声音。

    邱嫣然默默地移了移身子,往外靠去,邢厉眼一沉,「做什么?」胆大的她难道还敢跟他摆脸色?

    邱嫣然轻声道:「夫君睡内侧,我好侍候。」怎么好好地跑来跟她一同睡?她的心忐忑不已。

    如此的解释让邢厉的脸色稍缓,「不用,你睡里面。」邱嫣然蹙眉,觉得此刻她遇到了一个大问题,邱母在她出嫁之前就跟她说了很多事情,包括晚上她要睡外侧,好服侍邢厉,但为什么她遇到的事情和邱母跟她说的截然不同呢。

    在邢厉不容拒绝的眼神之下,邱嫣然乖乖地往里挪了挪,邢厉利落地躺在床上,并未有任何不轨的行动,她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更加地确定了,她的夫君真的爱男色。

    邢厉闭上眼睛,鼻尖掠过若有若无的香味,清淡的味道令他不由自主地放松,情不自禁地睡着了。

    黑暗中,邱嫣然的水眸睁得老大,虽然知道邢厉不会对她怎么样,可她浑身不自在,特别是她一想到她的床

    榻边上有一个人,她便不舒服。其实不过是她的洁癖作祟罢了,她真的很不喜欢别人睡她的床啊,即使这个人是她的夫君,这该怎么解决好?

    【第三章】

    一大清早,邱嫣然眼下青紫地醒过来,在邢厉起床之后也起来了,洗漱一番之后,她忽然觉得背部热热的,她扭过头,看着早已整理好的邢厉盯着她看。

    「夫君有事?」她憔悴地问。

    邢厉摇摇头,他只是好奇她娴熟的动作,她看似出自书香门第,喜爱看书倒是不假,但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姐,怎么什么事情都她自己动手,虽然他极不爱看丫鬟进来服侍。

    但他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容下了,毕竟不是所有人和他一样喜欢自己打理,可看她自食其力的模样,他吃惊了,早已听闻邱府落败,可落败至不用丫鬟服侍,这倒是奇了。

    「你的丫鬟呢?」他虽然不把她放在心上,可她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她嫁过来的时候有一个丫鬟伺候在旁。

    「暖玉?」邱嫣然看向他,「她在外面。」邢厉见她一副淡定又自然的模样,不再多问,说道:「一起用早膳。」「是,夫君。」邱嫣然并不乐意跟他一起用膳,他用眼神嫌弃她吃太多了,这一点太令她烦恼了。

    但她还是顺从地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内屋,坐在外屋的桌子旁,安静地吃饭,她低着头用膳。

    「你似乎很能吃?」刑厉发出疑问。

    邱嫣然听到这话恨不得一头撞死,什么叫她很会吃,她饿啊,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又说了一句,「邱府的境况如此不好?」她无语了,吞下嘴里的粥,她慢条斯理地说:「我的胃口一向如此好,只是看着不显。」闻言,邢厉扫了她一眼,邱府再落败,也不至于少了邱嫣然一顿饭,但他也是头一回看到以吃为乐的女子。

    他们一时间没有人说话,邢厉吃完了也没有催她,反而定定地看着她吃东西,她的确很会吃。

    邢府的早膳很丰盛,清粥小菜,可就是粥也是花了心思的,煮粥的时候放入了补血的红枣又或者是薏仁、小米等等,熬出的粥可谓是色香味俱全,连小菜也是极为用心,例如邱嫣然极为爱吃的山楂肉片,肉片上撒上一层山楂汁,既解腻又开胃。

    她不像是被饿出来,反而很享受地在吃每一道食物,看着她吃饭的模样,不知为何,他的胃口也大开了,他不由得重新拿起筷子,和她一同将所有的小菜吃完。

    邱嫣然满足地放下筷子,这时,暖玉在门口道:「少爷、少夫人好。」「暖玉,什么事情?」邱嫣然拿着丝绢擦着嘴问。

    「少夫人,夫人那里喊你去一趟。」邱嫣然立刻地回道:「知道了,我马上过去。」邢厉站了起来,先出了门,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邱嫣然为难地看着里屋,怎么办才好呢,她好想唤暖玉过来将床铺换掉,但今天晚上他又过来睡觉怎么办?总不可能天天换啊,而且也不能教人误会他们昨夜做了什么。

    出嫁之前她便想到这事情了,这一点是她的怪癖,实在不能说邢厉不好,他也没什么不干净,就是她自己心

    头不舒服,罢了,忍一忍先,也许习惯了就好了。

    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习惯邢厉这个人,要是一直习惯不了的话,她眨了眨眼,就找一个借口分房睡好了。

    邱嫣然走到了源鑫园,邢夫人已经用过膳了,坐在花园里喝茶,她便走到花园里,端庄地给邢夫人行礼。

    邢夫人心痒痒的,她今日早上听黄嬷嬷说,昨夜邢厉回房睡了,晚上还闹出了动静,她以为是成了好事;没想到派黄嬷嬷偷偷过去一看,那床铺干干净净的,这两人根本没发生什么事,实在让她很失望。

    但邢夫人知道邢厉的性格,所以她决定徐徐图之,绝对不能将邢厉逼急了,她拉着邱嫣然坐下,拍着邱嫣然的小手说起了话,「明天你要回门,我已经让人将礼备下了。」「娘,这……」「没事、没事,这是应该的,明天你们也不用来我这里请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