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到这件事情,邢夫人心痛了,她好像还没见过儿子跟儿媳一同来请过安,哎,谁让她生了一个怪儿子,「你也好好打理一番,回去跟家人叨唠。」

    「是,娘。」

    邱嫣然以为婆婆特意找她来说这件事情,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她也有些担心婆婆要说洞房的事情,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了婆婆,可婆婆明明知道却不管,应该是知道邢厉的事情,所以才不多问。

    邱嫣然不免同情邢夫人,十月怀胎生下了一个儿子,一生一世地为儿子谋划,可真是一个好娘亲。

    邢夫人又东说西说地说了好多事情,不外乎邢厉有多好多好,邱嫣然尽管做娇羞状地低头听着,心中暗忖,这再好也没有办法做真夫妻,且不说邢厉喜欢男人,单单是她自己,她的心地也坏,想着邢家财大势大,想靠一靠这棵大树。

    到了中午,邢夫人留她用了膳,她便回清丰院了,走了一路,又消食了,她回房便靠在贵妃椅上看书,清闲的日子过得很舒心。

    到了晚上,照旧是她一个人用膳,之后她便泡澡,泡完澡便躺在床榻上,开始等邢厉。

    但邢厉没有出现,她一直睁着眼睛等啊等,最终受不了浓浓的睡意,闭上眼睛睡觉了。

    邱嫣然好眠地到了早上,手摸了摸一边的床榻,一片冰凉,邢厉晚上并没有回来睡过。

    她起来梳妆打扮,特意挑了一套粉色衣衫,头上戴上婆婆昨日送的金步摇。

    婆婆似乎对她有些愧疚,对她格外地好,动不动就送一些金银珠宝给她,她拒绝不了,也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正好今日可以穿戴起来回娘家显摆一番,也好安了家中老少的心。

    对于她嫁给商户,邱父一开始是不满,可书香味也抵不住铜臭味,便默认了,邱母担心的是女儿过得好不好,邱书怀一直没有说话,她成亲那日,背着她上花轿的时候,他倒是说了一句,一定不会辜负姊姊一番心意。

    年纪比她小了三岁的弟弟邱书怀成熟稳重,也深知她的心思,若是弟弟有所成,那她也没什么遗憾了。

    她满意地看着铜镜,随后走出了屋子,看向青禾,「少爷呢?」青禾一愣,「奴婢不知。」邱嫣然点点头,「若是少爷回来了,便告诉我。」「奴婢知道了。」青禾屈膝道。

    邱嫣然回了房,用了膳,又收拾了一下仪容,便开始等着,可等到快午时了,她也没有看到邢厉的背影,她喊了青禾问话,「少爷平日里会去哪里?」

    青禾想了一下,「少爷会巡视米店,还会跟人聚会,到底做什么,奴婢不敢打听。」邱嫣然站了起来,「算了。」青禾看着邱嫣然,心想,难道少夫人终于要发威了,去夫人那里状告了吗?谁知,邱嫣然只是让人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便领着暖玉和青禾出门了。

    快到邱府的时候,邱嫣然嘱咐青禾,「若是有人问起少爷的行踪,你便说他今日不便,其他的自有我圆场。」青禾傻乎乎地看着邱嫣然,自家的少爷是什么脾气,青禾很清楚,别家的少爷只知道玩弄丫鬟、调戏花魁,可自家少爷是一个好样的,不仅壮大了邢家的实力,更是让别人提到邢府都要高看一眼,连她一个丫鬟出门,知道她是邢府丫鬟,别人也不敢欺负她。

    少爷娶了新娘子,却跟没娶一个样,青禾心中胆颤,就怕少夫人朝她发火,可少夫人不仅没有发火,还要为少爷圆谎,这……少夫人也不跟夫人告状,就一个人回来了,回门这等大事,哪一个新妇能忍呢。

    青禾不禁要赞邱嫣然一个好,可邱嫣然哪里有她想的好,邱嫣然不过是想着邢厉别来多好,免得气氛尴尬。

    一行人到了邱府,邱母让人安置了邢府的人,便将门一关,紧张地问邱嫣然,「女婿呢,怎么没有来?」「他啊……」邱嫣然准备将想好的说辞说出口的时候,门上响起一阵拍门声。

    「老爷、夫人……」邱母眉头一皱,「什么事情?」「少爷来了。」

    邱嫣然诧然,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来干什么?对,她根本没指望他,他爱来就来,爱不来就不来,她也没什么期许。

    邱母脸色凝重,邱父同样脸色不好,他一个读书人最重视的便是礼节,女婿回门既然不是跟自己女儿一起回来,火都已经到咽喉了,「他还来干什么?」邱父低低地说。

    邱嫣然也不知道他早来不来,偏偏这个时辰来了,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到底还是邱母圆场,「赶紧迎人进来,莫怠慢了。」门缓缓地打开,玉树临风的男人站在院子里,姹紫嫣红怒放着,他一身青衣站在其中,淡然处之,潇洒的气质让邱嫣然微楞。她的夫君是人中之龙,可成亲至今,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太陌生了,那份如松如竹的气势当真了得。

    「见过岳父、岳母。」一道清朗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邢厉深邃的黑眸望向了邱嫣然,「嫣然。」这一声叫唤让邱嫣然瞬间回神,她脸色奇异,曾几何时他这么喊过她?完全没有,她安静地走到邢厉身边,行礼道:「夫君。」邢厉笑了笑,没说话。邱母让人上茶,接着花厅里便只剩下了他们四个,邱府人少,丫鬟、下人也没几个,邪厉不在意地坐在了椅上。

    邱嫣然默默地看着邢厉跟邱父、邱母聊天,心思早已不在这里,没过多久,到了用膳的时间,他们便一起用了膳,邱父跟邢厉继续聊着,而邱嫣然则是被邱母拉着到了以前的闺房。

    「新婚之夜……」邱母顿了一下,「可好?」邱嫣然再淡定的人,听到这话,脸也无法控制地红了,「娘,你胡说什么。」

    「你啊,我问过暖玉了,你们至今还没……到底是怎么回事?」邱母问。

    邱嫣然的脸火辣辣的,「没、没什么。」「暖玉还说,女婿新婚之夜并没有进新房,可是真的?」邱母眼眶微红地问。

    「娘。」邱嫣然想了想,还是如实地说了,「夫君他喜欢的也许是……」她起身在邱母耳边低声说道。

    邱母睁大了眼睛,「可是真的?」「嗯。」「哎,造孽啊。」邱母的眼泪流了下来,「难怪他们那样的有钱人会看中我们这种小门户。」「娘,可是公婆对我很好,夫君虽然对我冷淡了一些,可我一点也不委屈。」「你还小,现在不委屈,以后呢?女人啊,最要紧的就是找一个懂自己的、疼自己的。你的命……」想想自己的夫婿,再想想女儿的命,邱母更加地难过了。

    「娘,你想太多了。」邱嫣然靠在娘亲的肩膀上,「女儿一点也不在意。」「欸。」邱母神色黯淡地点点头。

    等邱嫣然随着邱母出来,她身后多了一个小丫鬟,名叫绿竹,长得一般,可很安分,这是邱母为她调教的丫鬟,她也偷偷地将一些金银钱财给了邱母,让邱母收好。

    但当邱嫣然看到一向严谨古板的邱父跟邢厉相谈甚欢的时候,她竟不由自主地想笑,这场景太诡异了。

    「看来你爹很喜欢这个女婿。」邱母淡淡地说,因为女儿受到委屈,邱母对邢厉没有太多的喜欢。

    「娘,这样很好啊。」邱嫣然笑靥如花地说。

    夜幕降临,邢厉携着邱嫣然上了马车,两人一同回邢府,邢厉一路上没有说什么,邱嫣然也不说话。

    回府之后,两个人便散开了,邢厉被邢夫人喊去源鑫园用膳,邱嫣然便回自己的院子里用膳,吃完便让人抬进一桶热水到屋子里。

    邱嫣然解开衣服,进了木桶里,看着暖玉道:「你去外面吧,绿竹刚来,你再教她一些规矩,等以后你出嫁了……」「小姐。」暖玉已经红着脸跑了。

    「这丫头,有什么好害羞的。」邱嫣然低声嘀咕着。

    因为邢厉开始在新房里进进出出,一些下人见风使舵,也逐渐恭敬起来,邱嫣然自然将这些事情记着,也不急着去纠正,等她站稳了脚,她也好整顿下人。

    她浸泡在热水里,享受地闭上眼睛,喉咙不由得哼着小调,邱府还未落败之前,邱家老太太可喜欢听曲了,常常在喜庆的日子里头请戏班子过来唱曲,邱嫣然小时候听多了,多少也会哼一些,不同戏班子尖着嗓子唱,她温缓的嗓子一哼,倒成了一首绵柔的小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