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她的声音里多了一股湿润的温柔,刚走入房中的男人脚步一顿,高大的背影直挺挺地站在几步之远的木桶后面。

    薄薄的屏风并未完全遮挡住木桶内的春光,她的举手投足尽数落入他的黑眸,白晰的肩背、如藕的手臂、粉嫩的长颈、隐约可见的高耸胸腩,黑眸略微收缩,随即他淡定地转过身,没有再看下去。

    他走到床榻边,将衣服脱下,只剩下一条裤子,露出精壮的上身,任谁都想不到他一个商户会这般的结实,

    全因他平日里有练拳的习惯,强身健体。

    那厢邱嫣然洗得差不多了,起身擦干了身体,穿上中衣,一手抓着前襟,一手卷起髪尾走出屏风后,当看到房中那半裸的男子时,她紧张得喉咙发干,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傻傻地看着行走过来的邢厉。

    袭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她差点忘记了呼吸,即使知道邢厉喜欢男人,可在她眼中,邢厉的的确确是一个大男人,一个让还是处子的她很惊慌的男人。

    他直面走过来,却不是向着她,而是她身后的木桶,她的呼吸一下子顺了不少,赶紧低头看自己,只见少许的水渍弄湿了她的衣衫,玲珑的身姿渐渐显出来,她红着脸,赶紧抓起一条棉帕擦拭着头,又抓起一件外衫披在身上。

    好一会,她想到一个问题,猛地回过头,看到男人裸露的背影,她又转过头,慌乱地说:「那水我刚用过。」她只听到他沉沉地回了一句,「嗯。」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傻乎乎地擦着头发,耳朵却跟兔子似的竖起来,不断地听着他的动静,可时间在他那里似乎静止了,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好吧,他既然爱用她用剩下的,那便随他吧,她用棉帕绞干了头发,便任由半干的头发散在耳后,小手拿起白玉梳一下一下地梳着头发,眼睛不敢瞧屏风后面。

    终于,静止了一样的男人动了,倏地起身,哗啦啦的水声听得她的耳根子都红了,一会,他穿着干净的中衣走了出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一旁的贵妃椅上。

    她的眼微微斜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的黑眸,她不禁吞了吞口水,「夫君有事?」他摇摇头,她转过头继续梳着头发,却觉得一旁的他目光如炬,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他开口了,「昨晚

    西北的米商发生盗窃,我便连夜赶过去,午时才处理好。」这是解释他为什么没有早些过来跟她一起回门的原因?既然事出有因,她也没什么好责怪他的,「哦。」轮到他挑高了眉,这是什么意思?想到不久前邢夫人的责骂,他就想笑,什么伤心欲绝、什么丢人现眼,她根本不在意。

    好不容易打理好了发丝,她站起来,安静地爬到了床榻上,头朝内地躺下,她动了之后,他也跟着动了,起身吹熄了烛光,上了床榻。

    夜晚的感官特别的敏感,她总觉得身后的人如火一般,她不禁偷偷地往内移了一下,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有发现到男人早已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了。

    邢夫人今日除了责骂他,还要他传宗接代,想想之前的画面,他感受到一股火热的欲望在下腹里冉冉升起,要一个孩子也好,起码能应付娘。

    邢厉并不重女色,而且女人通常代表麻烦,他不想惹一身麻烦,他的志向也不是在女色之上,他想要的是扩展他的生意版图。

    所以之前相姑娘,他也总是兴趣缺缺,要不是邢夫人这般的雷霆手段,他怕是不会娶妻,他一点不着急。

    既然有欲望就水到渠成好了,他伸出手正要探过去,却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他微扬眉,正要收回手,她忽然转了过来,衣襟往旁边散开,露出白嫩的浑圆,粉色的花蕊若隐若现,仿佛等待着旁人采摘。

    悠悠制作他眯着眼睛,手果断地放在了她的胸脯上,轻轻地揉了一下,她似是没有感觉一般,柔软的手感令他的呼吸逐渐加重,他俯首靠了过去,俊脸埋在了那一片柔软之中。

    淡淡的香气飘入他的鼻尖,身下的欲望苏醒,掌着她细如柳枝的腰的大手不禁多了一份迫不及待,他正要含住她的粉嫩时,他的动作一僵,她的双腿不知何时攀住了他坚实的腰。

    她柔软的肚子靠在他火热的小腹,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在他的身上蹭了好几下,小嘴无意识地发出了嗯嗯的呻/吟。

    巨大的前端竟不受控制地溢出了热源,他的脸色铁青,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发泄出了欲望,真的是太丢脸了。

    他冷着脸,想拉开她,却怎么也拉不开,他忽然想起之前的早上,他醒来发现她抱着被褥睡觉的模样,该死的,她将他当作那冷冰冰的被褥了。

    他是她的男人,可不是她抱着睡觉的被褥,他动手想拉开她,她的睡姿也未免太差了,黑眸一扫,瞄到她甜美的睡颜,他竟有些下不了手,但裤裆处湿濡的感觉异常的明显,不断地在提示他,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可恶。

    邢厉的脸一黑一白,温香暖玉在怀,此时变得煎熬,也变得难以下手,因为他越是扯她,她反而拽得更紧,而她的呼吸不断地吹拂着他的脖颈,此刻他反而成了她的猎物。

    一向喜欢操控别人,高高在上的邢厉不满了,这不是他的风格,他支起脚,往上一翻,再往下一压,实实在在地压住了她,她的娥眉先是一蹙,接着松开,被压也没有醒过来。

    他随即想起身,却发现她的脚还勾着他的腰肢,他索性直接靠在她的胸脯上,黑眸眯了眯,反正她没有醒过来,也愿意被他压着,那他就成全她。

    他毫不客气地压在她的身上,她反而没什么感觉地搂着他,全心全意信赖的模样与平时乖巧听话的态度不可相比,他的耳听着她咚咚的心跳声,不由得闭上眼睛,宛若被催眠了一般,忘记了前一刻的尴尬,睡意如炊烟般袅袅升起。

    夜深了,床榻上的一对人如鸳鸯般缠绵在一块,宁静的夜里多了一丝丝不可诉说的温暖。

    【第四章】

    邱嫣然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胸口格外的闷,头一低,便对上一双黑眸。迷糊的小脑袋迷糊了片刻,她颤抖地发出声音,「你在干什么?」「好娘子,为夫正要问你做什么。」邢厉皮笑肉不笑地说:「这般地缠着我是何意?」恶人先告状说的便是邢厉,商人的心本来就是黑的,昧着良心说话更是常有的事情,更何况昨夜她让他出丑,他记恨了这一事。

    邱嫣然垂眸,顺着自己的手看到了自己缠着他脖颈,又顺着自己的脚丫子看到自己缠着他的腰,暖玉早说过,她的睡相不佳,说她爱抱着被褥睡,如今被抓了一个正着。

    「我……」她重重喘息一声,快速地松开手脚,「你快走开。」他却不动,一双如藏了谜一样的眼深深地凝视她,「娘子还真是狠心,利用完了就丢到一边。」她的俏脸红彤彤,一共也只跟他睡了两宿,就被抓到了,睡相不佳又没法治,她的眼睛一转,忽然想到了一个与他分房睡的最佳方法,她故作伤心地低头,「夫君,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个习惯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委屈夫君了。」他不动声色地颔首,「确实委屈。」低着头的她眼睛一闪一闪,「我们不若分房睡,如何?若是扰了夫君的安眠,我心中千万个不愿意。」他邢厉纵然不是什么美男子,可走在路上也总能让女子多瞧几眼,到了她这,他倒成了滞销不出去的陈米,别以为他没有看到她眼中不断闪烁的光芒。

    冷冷一笑,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顺着她粉嫩的肌肤滑到她的下颚,轻轻挑起,「怎么会呢,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被叨扰了。」

    她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眉,「夫君……」「时候不早了,该起了。」他松开她,快速地起身,耻辱的裤子他自会找一个地方放火给烧了,现下他不想在她面前露馅。

    如意算盘打空了,邱嫣然变得恹恹的,起身洗漱之后,换了一套淡蓝色的衣衫,转过身正好看到邢厉,他今日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衣袍,两人不经意地穿上了相似的服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