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颇为尴尬地想换下衣衫,他开口道:「用膳。」于是她只好跟着他去外屋用膳,还好有美食安慰她的心,她很快便将方才的不愉快扔到一边,敞开肚皮吃了起来,但不知道为何,今日的山楂肉片才吃了几片就没有了,酱黄瓜也不翼而飞了,素鸡也没了,她怒了。

    「夫君,你今日似乎吃得有些多。」她不悦地说。

    他轻笑,「是啊,特别的饿。」平时嫌她吃得多的人竟然还没吃完,大有继续吃的趋势,她忍了一下,惺惺作态地说:「早如此,应该让厨房里多备下些才是。」「理应如此,娘子的胃口这么好,确实不够。」他快速地说,一副他吃这么多是天经地义,她吃这么多则是不该的模样。

    看得邱嫣然的心口作疼,咬着牙说:「多谢夫君体谅。」「无妨。」他不在意地说。

    一口气堵着胸口,她说不出话了,这个男人当真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啊,她快要疯了。

    「记得娘子爱吃甜食。」他将桂花糕挟到她的碗里。

    她眼角微抽,她不喜别人挟食给她,上面可都是他的口水呢,她努力扬起笑,「多谢夫君。」筷子却是碰也不碰那桂花糕。

    「为夫一番心意,娘子快吃吧。」不知道她为什么不马上吃,但他很欣赏她那副明明火到气头上了还忍着不发的模样,当真是赏心悦目。

    气死她了!她忍着气,「我喜欢将糕点留到最后吃。」「呵呵。」气够了她,他见好就收地继续用膳。

    一顿饭用得很不开心,邱嫣然最后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将桂花糕给扔到了一边去,在邢厉走后,便要人将被褥拿出去晒一晒,正好今日是一个大好晴天。

    清丰院的合欢树下有一张石桌和石凳,她挑了几本书,便安然地坐在那里看书,一旁的暖玉烧了一壶茶,配着几种精致的糕点,端到了桌上。

    邱嫣然看了一会,休息一会,用了糕点,便站起来走动一番,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忽然邱嫣然发现嫁人跟没嫁人的日子差不多,一样的悠闲自在。

    日子悠哉悠哉地过了几日,邱嫣然发现了邢厉的恶劣,他总是无形中在欺负她,例如专门跟她抢食,或者夜夜睡在新房里,更甚至只要他不忙,一日三餐她都会看到他。

    本来美好的日子因为他的存在而多了一丝瑕疵,这一点让她不愉快,但最可怕的一点竟是今早醒来,发现臀部被一根火热的棍子顶着的时候。

    随后青禾说福德有要事禀报,他没有立刻起来,反而躺了一会,她感觉到臀上的棍子软了一些,随后他起来

    穿好衣衫便出去了。

    她却没有起来,躺在榻上想那棍子是什么,等她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她整个人如遭电击,他不是好男色吗,怎么会突然对她、对她……「少夫人?」暖玉担忧地看着邱嫣然。

    「没事。」「少夫人,今日的早膳你不合胃口吗?」绿竹疑惑地问。

    「没有。」「少夫人,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给你把脉?」青禾轻声询问。

    在几个丫鬟眼中,少夫人的脸红得很不对劲,莫非是受寒了?但这天气,怎么会受寒呢?

    邱嫣然强行压下脸上的红晕,淡定地说:「我没事,你们出去吧,我再躺一会。」于是三个丫鬟出去了,而邱嫣然躺在床榻上滚来滚去,一想到某人,她的脸红得如滴出了血来,天呐,这要她怎么活,她满脑子都想起了出嫁前一天,娘亲让她看的避火图。

    但邢厉不是爱男人吗,为什么会对她有了……这到底是为什么!邱嫣然想这件事情想破了头也没想出个什么,倒是邢夫人那里喊她过去。

    她强打起精神,梳洗一番,穿戴整齐地去了源鑫园,邢夫人一看到她,脸上便满满的笑容,她缓缓地走过去行礼,「娘。」「乖,坐下吧。」说着,邢夫人朝身边的黄嬷嬷眨了一下眼,黄嬷嬷立刻安静地带着其他人退下了。

    邱嫣然察觉到,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关上的门,「娘……」「嫣然,娘喊你过来,是有事相求。」邢夫人叹气,「我那个不孝子,这般地亏待你,也是你性子好,否则怎么能受得了他呢。」一说到邢厉,邱嫣然的头低得更加的低了,邢夫人见她不说话,继续说:「你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的,那个混小子到现在也没有跟你洞房……」最后一层纸被捅破了,邱嫣然开始坐立难安了,邢夫人全看在眼里,伸手按住她的小手,「不瞒你说,我一直想要一个孙子,可这孙子也不是我想要就能要,还得你加把劲。」被邢夫人紧紧拽着的小手忽然僵硬了,她缓缓抬头,不敢置信她听到的意思,邢夫人恳求地看着她,「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你了,侃若是为了邢家子嗣,我这张老脸也豁出去了。」邱嫣然一时无语,要她如何说,她婆婆要她去勾引自己的夫君,好怀上子嗣,这实在匪夷所思啊。

    「我知道,你现在还是一个黄花人闺女,跟你说这些,你臊得慌,可若是没有一个孩子傍身,你终生要如何?」邢夫人温柔地劝说。

    呃,邱嫣然确定了,她婆婆真的要她去色诱邢厉。

    邢夫人说得口干舌燥,一看到邱嫣然被雷劈了似的神情,她自己也忍不住想笑,可邱嫣然和邢厉一直未洞房,这是她的心病。

    她不得不利诱,「我知道你弟弟邱书怀才高八斗,是一个少有的人才,我正好认识尔雅书院院长夫人,可以为你引荐一番。」邱嫣然心中苦笑,脸上不显,邢夫人真的是为了子孙后代,可一想到早上的事情,再联想邢夫人的话,难道之前她想左了,邢厉也是近女色的?

    邢夫人目前并未有将邢府交给邱嫣然的打算,一是她自己还年轻,还能管理邢府;二是她担心邱嫣然年龄太小,不能立威,等邱嫣然生了孩子,她再慢慢地教邱嫣然管理邢府,所以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邱嫣然能跟邢厉成了好事。

    邢夫人拉着邱嫣然说了好久,最后看邱嫣然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她叹了一口气,「你也听得头疼了吧,先回去休息。」「是,娘。」邱嫣然站起来,屈膝告退了,等回到清丰院,她便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

    邱嫣然开始仔细地分析,她要是真的有了身子,邢夫人会有多感激她,一定会多拉拔她一家人,但是她一想到要跟邢厉做避火图上的事情,她就无法避免地害羞了。

    是,她是为了家人才嫁进邢家,可她没有办法,不要脸地勾引邢厉与她……这种事情怎么也该男人主动才是,要她主动,真的是做不到啊。

    邱嫣然两只手都扭成了麻花,头疼地倒在了床上。

    晚膳时分,邢厉并没有回来,直到邱嫣然躺在榻上睡觉了,邢厉才进来,洗漱了一番,在她的身边躺下。

    「睡了?」她眨眨眼,背着他应了一声,「没。」「听说娘今天找你过去,说了什么?」他问。

    她的身体在他的注视下变得僵硬,她迟疑地说:「没什么,不过是说了一些家常小事。」「哦……」他拉长尾音。

    她忽地紧张,有些说不出话了,一道热源贴着她的背靠了过来,她瞬间睁大了眼睛,「你干什么?」「娘不是担心我们的子嗣问题吗?」他轻笑一声,「矫情什么。」手顺着她的腰往前摸去。

    她的脸爆红,「你怎么知道?」还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邢厉现在是邢家当家人,没一点手段,她当他是软脚虾?他邪邪一笑,「我还满期待你勾引我的。」悠悠制作也就是说,她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她红着脸,想拿下他揉着她胸脯的大掌,小手才覆上,他的声音便在她的耳根子旁响起,「不想要孩子?」他低沉的声音里饱含威胁,令她瞬间没有再动,他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非常满意她的知难而退,他轻揉了几下她丰满的胸部,眼角染上了情欲的阴影。

    「看来你也很心急。」邢厉沙哑的声音缓缓地叙述,「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新婚之夜,夫君却碰也不碰你,连新房也没有跨进来,即便后来同床共枕,也没有碰过你……」邱嫣然一边听着他的话,一边看着他的手抚摸她的全身,她转过脸,不想去听,不想去看,早晚都要这样,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她还不如干脆一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