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俯首看着她一副要上刑场的模样,他啼笑皆非,忽然放开了她,「娘子,服侍你的夫君吧。」这是要她主动?她整张脸都白了,她养在闺中,又不是勾栏里的女子,哪里会这些勾人的事。

    「脱掉我的衣服。」他开口道,如君王般抬起手。

    她脸色微缓,原来只是脱衣服,于是她伸出手,指尖微顚地移到他的胸膛,将他身上的衣衫脱掉。

    「还有裤子。」他说。

    她的手指抖得不成样,放在他的腰部怎么也扯不下来,他低笑地将她的手拿开,在她垂眸之际,他自己快速地脱了干净,抬头望向她,「想要为夫为你脱衣?」为什么会遇上这么可恶的男人,明知她心里七上八下的,他还故意地逗她,她咬着唇,「不用了,我自己来。」他好整以暇地凝视她,从他裸了身体之后,她似乎一直不敢看他一眼,不知为何,她越是这样,他越想逗她。

    她闭上眼睛,衣衫缓缓地从她的身上褪下,白晰的肌肤一寸一寸地在他的注视下裸露,如白玉一般的肌肤轻易地勾住了他的心魂,衣衫褪尽,她只穿着肚兜、亵裤坐在他面前。

    厢房里一片宁静,她颤抖地睁开眼,对上一双发绿的眼,她偷偷地吞了吞口水,轻哑地开口,「你……」「我有些后悔了。」她身体一僵,他后悔要跟她行房?她的指尖嵌入掌心,心头有一股酸涩泛开,她不由自主地伸手环住自己的身体。

    「把手放下。」她宛若没有听到,身体没有动,他突然动了,快速地将她压在了身下,对上她吃惊的水眸,他邪气十足地说:「我后悔新婚之夜没有进来了。」说着,他俯首含住她的唇,香甜的滋味令他满足地哼了哼,舌尖贪婪地伸了出来,舔舐着她的唇瓣,果然很甜,他黑眸一转,探入她的唇中,她的小嘴又软又甜,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妖精,他却放任这样的妖精不动,做起了柳下惠,真是蠢。

    邱嫣然完全不知道邢厉在想什么,她只知道他一下子扑了过来,就跟一头野狼似的在她的身上那里揉一揉,这里摸一摸,薄唇更是吻着她的唇,舌头粗鲁地搅弄着,她红了脸,唇角不禁溢出一丝湿濡,她想吸回来,料不到这个动作成了吸吮着他的唇舌。望进他火热的眼,她一时头昏脑胀,他一定是误会了,她连忙松开,「我……」「小娘子,很热情。」他邪气地舔舐着唇角,意犹未尽地亲吻她的脸颊,顺着她的耳根子往下,在她细长的颈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又麻又痛的吸吮令她不由得低低喘息。

    她的喘息就像一只小兽,可怜又可爱,令他爱不释手,他故意吮得更用力,听她连喘好几声,他自得地往下,不断地挖掘她的身体,她的胸脯很软,白面包子似让他恨不得捏爆她。

    「啊!」她痛呼:「好痛,轻一点。」他挑高眼角,粗声粗气地说:「如何轻。」她委屈地撅着嘴,本来冷峻的他突然变得好粗暴,跟白日里的他完全不搭,这人真的是她夫君吗?

    他张口含住她的浑圆,软绵的口感让他轻哼了几声,牙齿微微使力,在白色无暇的肌肤上留下了痕迹,薄唇一张,吐出,看着她身体上留下了他的痕迹,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她低低地呼痛,可他很忙,完全没有理她,她干脆地躺在那里不动了,听娘亲提过,洞房这事交给男人就行了,会痛,痛过就好。邱嫣然不是很懂,但她听明白了,洞房是男人的工作,她不用动就行了。

    太过安静了,他抬头一瞧,「做什么?装死鱼?」她俏脸一红,什么装死鱼,没她的事她乖乖地不动,他也有意见。

    邢厉的意见可大了,哪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装死鱼,他阴驽地瞅了她一眼,蓦然一笑,却不说话,直接拉开她的双腿,本来她平静的小脸变得扭曲了。

    「啊,你放开。」他怎么就喜欢她这样的反应呢,可黑眸瞄到那芳草之地的时候,他反而笑不起来了,白晰如玉的双腿之间隐藏着一个神秘的桃花源,粉嫩的花瓣在入口轻轻地颤动,欲迎还拒。

    他看得沉了眼,不由自主地伸出指,轻轻地碰了一下,花瓣随即害羞地阖上,耳边响起她的惊呼,他听到眼含笑意,原来要如此,她的反应才会这般的可爱。

    ……

    【第五章】

    修长的大掌拿着棉帕擦拭着眼前的玉体,白里透红的娇躯散发着迷人的光彩,空气中滞留着消散不去的糜烂,窗外的天正一点一点地白,旭日逐渐升起。

    大掌轻拭几番,又拉开女人白嫩的双腿,红肿的花瓣似乎都被他撞翻了,略带怜惜地为邱嫣然清洁后,替她盖上了被子,邢厉抬头看着早已昏睡过去的她。

    纵欲地将她吃了又吃,却一点悔意都没有的邢厉,静静地坐在床边一会,最终起身着衣,窸窸窣窣后,他安静地离开了厢房。

    本来正在沉睡的邱嫣然奋力地睁开眼睛,对着空了的另一边床榻狠狠地捶了一下,自以为很用力,实际上她的拳只是软绵绵地落在上面而已。

    「可恶。」她的声音沙哑,眼睛红肿,一整夜,邢厉就如饿慌了的野兽将她吃得干干净净,完全不顾她是初夜。

    再也不要相信男人,也不要对男人摇尾乞怜,看看,无论怎么样,她还不是被折腾得如此惨,双腿间一直隐隐作痛,并上双腿不舒服,张开她又觉得羞耻,这一切都要怪邢厉。

    她气愤了一会,又转而想到了别的事情上,他没有隐疾,她一直以为他有隐疾,爱男人,昨日这样之后,她绝对不相信他喜欢的是男人。

    所以他之前为什么一直不碰她,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这个男人对邢夫人的安排不满意,而她是邢夫人定下来的,他便让邢夫人知道他有多不满意。真不是一个东西,他不满意他大可以不娶,干什么要将气撒在她的身上。

    可一直不碰她的人又为什么碰她呢?她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邢厉这个混蛋准备将她当作生育工具,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屈辱感油然而生,她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

    邢厉固然可恶,可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坏,她也坏,她嫁进来图的就是邢家有钱,没嫁到邢家之前,她也想过要如何讨好夫君和夫家,好为娘家谋取好处,甚至她也想过早日怀上身子,好奠定自己在夫家的地位。

    等嫁了进来,才发现所有的一切跟她想的不同,最大的变数就是邢厉了,谁知道她会遇上邢厉这个混世大恶魔,可她都嫁进来了还能如何,既然木已成舟,她最好能怀上,这样邢家人对她能更和善,她也好混得如鱼得水。

    但一想到怀孩子的过程,她的脸又黑又长,这样痛苦的过程为何要女人承受,真的是……她欲哭无泪地倒在床上,恨不得肚子里已经孩子了,但哪有这么幸运的事情呢。

    她沮丧地闭上眼睛,一夜未眠,折腾了一宿,她禁不住睡了过去,而以往过来喊她起来的丫鬟安静地在外屋候着,没有人来打扰她。

    直到午时,她被饿醒,不得不起来洗漱,暖玉一脸的喜庆,连小丫鬟绿竹也是,邱嫣然却不懂为何这行刑似的事情到了她们的眼中就成了好事,还不如邢厉喜爱男人的好。

    「恭喜少夫人。」暖玉和绿竹一同低低地贺喜。

    邱嫣然坐在贵妃椅上,无力地摆摆手,擦干了脸,「我饿了。」她一点也不想动,「将午膳端到房里来吧。」暖玉和绿竹立刻去办,青禾倒了邱嫣然用过的水,擦干了手走了回来,行了一个礼,「少夫人,夫人身边的黄嬷嬷过来了。」邱嫣然的眼睛转了一圈,眼睛落在了床幔掩盖的床榻上,羞耻地抓紧了手,「还是让黄嬷嬷迟些过来吧。」「黄嬷嬷说,有急事。」青禾补充道。

    有什么急事呢?邱嫣然咬唇犹豫不决,外头的黄嬷嬷自然是想到了邱嫣然的心思,在外门轻轻地说:「少夫人,让老奴进来说话吧。」邱嫣然再如何也拒绝不了了,「嬷嬷请进来吧。」黄嬷嬷满脸的笑容,走进来时,眼睛便落在了乱糟糟的床榻上,尽管有床幔遮着,可她经验老道,自知是怎么回事,先是笑呵呵地恭喜了一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