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弄得邱嫣然满脸的郁闷,这洞房的事情竟传得这般的远,只做低头状,不想多说。

    黄嬷嬷顾忌邱嫣然脸皮薄,走到她身边,低低地说:「夫人派老奴过来检查元帕。」邱嫣然的脸更加的红了,「那个东西……」糟了,昨日她根本没想到这件事情,谁知道邢厉会突然禽兽了呢。

    「这……」邱嫣然支吾地说不清话。

    黄嬷嬷转了转眼睛,难道昨日少爷太过心急,没用上元帕?哎哟,这事要跟夫人说,夫人一定高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黄嬷嬷笑容满面地说:「少夫人不用担心,这事交给老奴办就行了。」邱嫣然胡乱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黄嬷嬷先去看了床榻,果然没有元帕,可凌乱的床铺看得她这张老脸也红了,少爷也真是太胡来了,她低咳了一声,让青禾去拿剪刀过来,青禾拿了过来,她便剪开了染着血的被褥。

    接着,她将那布条放进了一旁小丫鬟拿着的木盒里,功成身退地对着邱嫣然说:「少夫人劳累了,要多休息,补补血。」明明是一片好心,可邱嫣然只觉得脸上燥热不已,恨不得黄嬷嬷快快走。

    「少爷回来了。」外头的绿竹喊了一声。

    邱嫣然差点跳起来,这个时候邢厉过来凑什么热闹,他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赶巧了。

    邢厉走了进来,神色冷淡地看了一眼黄嬷嬷,又看向了邱嫣然,她的脸色不是很好,语气微扬地问:「起了?」「嗯。」她低着头应了一声。

    黄嬷嬷捂着嘴笑,「见过少爷,老奴先回去了。」邢厉点点头,黄嬷嬷安静地退了出去,他随即撩起长袍坐在了贵妃椅的另一边,「黄嬷嬷来做什么?」能来做什么,她就不信他不知道,却故意问她,她厚着脸皮说,「夫君何不问黄嬷嬷呢?」邢厉闻出了一丝火爆的味道,看来没有爪子的小兔子也有獠牙,「随口问问,娘子不想说便不说。」

    弄得她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邱嫣然轻哼一声,扭过头不理他,此时暖玉端着小几进来,上面放着可口的膳食。

    暖玉屈膝行礼,将小几放在贵妃椅上,邱嫣然早已食指大动了,拿起筷子,吃起了饭菜,完全不顾前面的男人,暖玉随即也退了出去,里面只剩下了邱嫣然和邢厉。

    邢厉挑高眉,「娘子倒是好胃口。」她不理,继续吃,邢厉略微不悦,「娘子也不问问为夫用过膳没有?」她瞟了他一眼,低眉顺眼地问:「夫君用过膳了没有?」他的眉毛突突地撩起,很好,她生气了,因为他昨晚的纵欲?他有些匪夷所思,他宠爱她,她竟不悦,同时想起她昨晚在他身下婀娜多姿,媚态横生,他黑乎乎的心终于白了一点,「你莫要耍性子,昨日我是过分了一点,可……」黑眸直直地看着她,黑眸往下移动,看着塞在他嘴里的春卷,他慢条斯理地咀嚼完,又张嘴要说什么,她又往他的嘴里塞了一块排骨,她是担心他饿了呢,还是觉得他聒噪?

    邢厉心中不痛快,这个女人在他面前从来不会柔情这一套,虽然看上去很乖,可脾气却执拗得厉害,黑眸不小心落到她露出来的肌肤上,上面青青紫紫一片,他心绪一动。

    也罢,为什么要跟她计较,昨日他是过分了些,便由着她发泄好了,他面无表情地咀嚼着,回来之前,他便与几位商友在外面用膳了,并不是很饿,但他一直觉得邱嫣然很神奇,看着她吃饭的模样,他总有想继续吃的冲动。

    于是他要丫鬟重新拿了一双筷子,也不挑地吃着邱嫣然吃剩的菜肴,邱嫣然则因为身体缘故而早早地放下了筷子,端着一杯茶缓缓地喝着。

    邢厉放下筷子的时候,邱嫣然已经喝完茶,拿着一本书在看,被她漠视至此,他的耐心告罄,喊了丫鬟将小几给撤了,直接坐到她旁边,拉着她坐在膝上。

    「你做什么?」她惊慌失措地看着他,他可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过。

    邢厉不喜她的忽视,所以才将她拉入怀里,意外地发现她格外的柔软、格外的香甜,坐在他怀里,刚好罩住她,他心情稍稍好了些,「惊什么。」他轻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一点小事要这么惊慌?」床上的事情床上说,她没有想过他青天白日地就抱住他,他该不会还想……她脸爆红地望着他,「你、你不准。」「不准什么?」他反问。

    「现在可是大白天,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也怕外面的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邢厉被逗笑了,他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可爱的小人,她把他当作饥渴的野兽了?他要是再压她一回,估计她都无法下地了。

    「没想到娘子看起来这么正经,脑子里竟是一些不正经的事情。」邢厉笑呵呵地说。

    「你……」她懊恼地咬着唇,他在戏弄她。

    邢厉的手在她的腰肢上轻揉着,「若是很不舒服,便让丫鬟喊大夫过来瞧一瞧。」邱嫣然被他的手揉了揉,只觉得很舒服,可他的话实在是夸张了,「不用,我只是犯懒。」他瞥了她一眼,「嗯。」

    他的力道揉得很好,不重不轻,恰到好处,揉得她情不自禁地眯着眼睛,享受了起来,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靠着的男人呼吸有些紊乱。

    清甜的香味萦绕在他的鼻尖,而她柔软的身子靠在他滚烫的身上,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日的种种,撩人的记忆一层层剥开,他竟无端想起昨夜是如何的放纵愉悦,食色性也。

    直到臀部被一硬物顶住,邱嫣然总算回过神了,已为人妇,她自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她羞愤地推开他,「放开。」「害羞了?」他低低地笑了。

    他的笑声如清泉般流入她的耳里,她浑身不禁颤抖,软软地重新跌落在他的怀里,「你不能这样……」她低低地说。

    「你若是一直乱动,我可管不住了。」他邪恶地威胁她。

    于是她乖乖地没有再动了,她未出门,连发髻也没有梳,黑溜溜的头发披散而下,他轻轻地贴上去,丝绸般的触感令他舒服地笑了笑。

    邱嫣然一声不响,却能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她有点受不了彼此之间这么亲密的举动,虽然他们已经是夫妇了,可她总觉得害羞。

    在她僵硬着身体好一会,而他还不见好就收的情况下,她轻声说:「我想躺着休息。」他稍稍退开了,她松了一口气,那股如火一般的热源终于离开了她,可他下一步出其不意地抱起了她,她急急地抱住他的脖颈,不懂他要干什么。

    令邱嫣然意外的是,他抱着她上了榻,还为她脱去了鞋袜,「累了便好好休息。」

    她躺着的目光正好落在他的腰腹,以致于她无法忽视他充满攻击性部位的隆起,瞧得不分明,却已经够她羞涩,她忙将眼睛往里一转,故意不看他。

    别扭的模样实在很难不让人猜透,他无声地笑了,将被角塞好,便起身站了起来,长袍落下,遮掩住他尴尬的部位,他瞄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裹在被子里的邱嫣然总算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了,没有他在的地方,温度也没有那么的炙热了。

    邱嫣然有时候真的觉得邢夫人是人精,有什么想法总是能通过一些实际行动来告诉人。

    隔了几日,邱嫣然和邢厉一同起早,给邢老爷和邢夫人请安,邢夫人一定要他们一同用膳,否则不让他们走。

    邢厉难得地同意了一回,他们便留在花厅里听邢夫人唠叨,一会说李家长,一会说陈家短,直到邢老爷咳了一声,邢夫人终于收住了。

    到了饭桌上,邢夫人神秘地说:「邢厉最近有些劳累,要多补补身体才好。」说着,邢夫人朝着邱嫣然眨眨眼。

    邱嫣然在邢夫人面前一直是一个乖巧的媳妇形象,顺着邢夫人的话茬道:「是啊,夫君辛苦了,该多补补。」邢夫人立刻命人端了补汤上来,邢厉掀开一看,冷眼看向了自己的娘亲,邢夫人一脸的笑意,一点也不在意儿子的冰冷。

    邱嫣然好奇得不得了,邢厉忽然将那补汤往邱嫣然前面一放,「娘子辛苦了。」说着,意味深长地瞄了她一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