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邱嫣然瞬间红了脸,不知道为什么,方才他那一眼和话令她想到了晚上「辛苦」的种种,太过分了,居然在公婆面前说这种不得体的话,她扭过头不看他。

    「不行、不行,这不是嫣然喝的,嫣然的补汤我也有准备。」说着,邢夫人让人端上了邱嫣然的补汤。

    邱嫣然此时有些明白过来了,邢厉那汤有古怪,应当是给男人补身子用的汤药,她顺着邢夫人的台阶下,「是啊,夫君,娘已经为我准备了,你不用为我费心。」邢厉轻佻一笑,「恭敬不如从命。」开夫人满意地点头,一旁安静的邢老爷默默地摇摇头,吃自己的饭。

    邱嫣然喝了一口她的补汤,是当归红枣炖蛋,味道极好,很好入口。她一边喝着自己的,一边偷偷地看了一眼邢厉,他面色如常,瞧不出什么,真是矫情,看来那补汤也不差,还做什么贤夫,硬要给她喝,哼!

    用了膳,邢厉便同邱嫣然漫步走了回去,回了房,邱嫣然有些疲惫,想午睡,转头一看,却见邢厉在脱衣服,她惊讶地说,「夫君今日不用出门吗?」「要。」一顿,「不过要迟一些。」「哦。」邢厉转眼只穿着裤子,坐在榻上,双眸黑得可怕,她轻声道:「我便坐一旁看会书,夫君就寝吧。」「过来。」他低沉地说。

    她默默地咬牙,只好走过去,他手一伸,将她拉坐在他的膝上,他赤裸的上身很烫,烫得她几乎要从他的膝上跳下去。

    「可知我中午喝了什么补汤?」他的大掌轻轻滑入她的衣衫内,炙热的呼吸滑过她粉嫩的脸颊。

    「不知。」「嗯,牛鞭、鹿鞭……」他沉沉地笑了。

    邱嫣然震惊了,她刚才居然还劝他喝,她真的是笨死了。

    下一刻,她眼前一花,已经被压在了他身下,「夫君……」「娘子劝着为夫喝,想必也是怀疑为夫,既然如此,为夫必须要振夫纲。」他说完,便堵住她的小嘴,尽情地在她身上逞凶。

    其实他不过是胡说八道罢了,冠冕堂皇地为鱼水之欢找一个理由而已。

    不知不觉夏天来了,邱嫣然是一个懒人,一到夏天更加地不喜出门,以前只能躲在闺房里拓扇子,热到不行的时候,便让暖玉打一盆冷水放在房中,以此降降温,但效果不大。

    邢府的作风不是这般的小家子气,每日都有人将冰块送到院子里,丫鬟将冰块放在盆里,房里的热度一下子就降了不少,简直就不像是在夏天里。

    但这样的凉快往往只能维持到晚上,到了晚上,不仅天气热,邱嫣然更是一派的燥热。

    一具赤裸白晰的玉体横陈在竹席上,深沉的绿色竹席映衬着白色的肌肤,勾得邢厉的眼更加的火热,他的手轻抚着她汗湿的身体,下身不断地插入抽出,巨物在摩擦间产生的快感令他愉快地粗喘着。

    她很怕热,他早已知道,甚至也吩咐了人每日不可短了清丰院的冰块,可即使如此,他一回来,她贪图的冰凉也没有了,他就跟烧热的石头一样,一抱住她,她就啊啊地叫了起来。到底是不想与他颠鸾倒凤,还是真的怕热呢?邢厉阴沉想到这一点,掐着她腰肢的手力道不禁加重了。

    「嗯啊……」她闭着眼睛,额上冒着汗,身体上粘糊糊的,难受地令她快要晕了,似是快乐的感觉从交合的地方一阵一阵地传过来,「不了,不要了……」他一下一下地顶弄进去,又轻缓地抽出,「你的三从四德呢?」她噎了一口气,三从四德,他在床上跟她说三从四德,她差点要疯了,「够了,邢厉,够了。」他就跟急色鬼一样,非要榨干她的所有,他才会停,她一点也不喜欢,隔日一睁眼对上丫鬟们揶揄的目光,她脸皮薄,实在做不到。他其心可诛,最可怕的便是他,每一次到晚间便让人加送冰块过来,说什么她怕热,灼热的白日都仅需一块大冰块,为何到了晚上却需要更多,摆明了告诉别人,晚上他们过得有多火热。

    他这样做哪能不让别人多想,就连邢夫人都特意找她说,年轻人房事要谨慎,切勿贪欲,免得空了身体,他可曾想过,她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有多坐立难安。

    都怪他,要嘛不做,一做起来就没完没了,但他这么的粗暴色情有一半她的原因,前几日情正浓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说到了什么,她昏头转向地脱口而出,当初答应邢府的提亲就是为了钱财。

    接着,这几日,他要她要得更加的欢快了。

    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他张嘴猛地在她粉嫩的乳尖上重重地咬了一口,听到她低低地痛呼声,他带着优雅的笑,「为夫让你不舒服了?」她咬着牙,委屈地瞪他,他笑意连连地说:「还是让你太舒服了?竟发起呆来了。」「你管我。」主宰她的身体,还妄想控制她的脑袋,他怎么这么可怕。

    「偏偏我就是能管你。」他双手一手一个地抓住她摇曳的胸脯,邪恶地轻拽几下,「你能奈我何。」

    话音刚落,他就像骑马似的疯狂地在她的身上驰骋着,她清楚他的耐力、他的持久,要是跟他耗下去,吃苦的还是她,识时务为俊杰,她软着身段,柔着嗓子,「夫君,轻一点,好不好?」她的心怀鬼胎,他早就看透了,他笑着不说话,动作越发地狂浪,在他身下的她只觉得自己就像被卷入了狂风巨浪之中,迷失了路,体内的巨大不软,逐渐有壮大的趋势,撑得她咬牙切齿。

    他俯首含住她的唇,亲昵地说:「不好,为夫就爱这样。」他狠狠地插到底,顶在她的肉壁上,重重地磨着,感受到她放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死死地掐进去,望着她临近崩溃的模样,难以言喻的满足如瀑布般在他心头猛灌。

    「邢厉……」她急急喘息,娇弱的身体抵抗不了那股猛烈的撞击,在他连续的进出中达到了高峰。

    他一手捞住她软下的身体,不知疲倦地开始下一轮,既然已经出汗了,那不如汗如雨下,淋漓尽致,痛痛快快。

    不知多久,在他持久地冲撞之下,紧窒包裹着他的巨大,温柔地容纳了他的一切,呻/吟喘息戛然而止。

    他喘气地吻着她圆润的肩,一口一口地吸着,一手抽过一旁的棉帕,细细地擦去她身上的汗,清洁一番之后,他想贴过去,却被她一脚给踹开了。

    「热。」他火大地看过去,却见她两眼紧闭,早已睡深了,方才那一举动全是下意识,他黑了脸,他是身上很热,可也不见得热得她这么嫌弃。

    他倏地站起来,下榻走到一旁,用冷水擦了擦身体,随即又躺了回去,像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凉意一样,她咕噜咕噜地滚到了他的旁边,紧挨着他继续睡。

    她还真是无利不为,他嘴角扬起一抹高傲的弧度,跟他斗?她还得再多吃几年的盐。

    不一会,男人的身上又发烫了,她立刻想推开他,却被一只精壮的手臂给拽住了,她根本无法动弹。

    迷迷糊糊之中,邱嫣然如往常一样,一会被热醒,想滚到另一边去睡,却又没有办法,被困在了男人的怀里,最终受不了睡意,她沉沉地睡着了。

    【第六章】

    不知道邢厉是如何得知邱嫣然的怪癖,而她的怪癖也在无形之中被歪曲了,以前她要人换床褥,只是因为邢厉睡过,如今换床褥,却是某一种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

    每一回邱嫣然的癸水过去之后,邢厉便成了一只可怕的野兽,总爱粘着她玩一玩,至于玩什么,彼此心照不宣,尽管邱嫣然也开始明白闺房之乐了,可她仍旧承受不了邢厉的孟浪。

    邢厉全然不是那种点到为止的人,不到酣畅爽快他是不停的,可怜了邱嫣然,每一回都被他压得死死的,便是死里逃生也偷不得几日闲。

    所以,几个月之后,邱嫣然被诊断出有两个月的身孕时,邱嫣然几乎要喜极而泣了,这个孩子来得太巧了。

    邱嫣然面带喜色地坐在床榻上,不放心地问了女大夫好几回,「我真的有了?」「脉象虽浮,确实有了。」女大夫又说了几句喜庆的话,邱嫣然喜得不行,让暖玉包了一个红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