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哎……她轻叹了好几声,心中莫名地忧愁。

    黄嬷嬷送邢夫人出去,回来低声道:「少夫人,晚膳少爷应该不会过来吃了,夫人喊少爷过去。」邱嫣然收起愁绪,应了一声:「好。」邢厉刚从外面回到邢府,脚步匆匆地往清丰院走,但走到半途就被邢夫人的人喊走。

    「娘,什么事情?」邢厉走进屋子,坐在椅上。

    「急什么,急着看媳妇?」邢夫人呵呵地笑,「你放心好了,我今日还去看过她,她很好。」「哦。」邢厉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邢夫人伸手抚了抚肩膀,不知道要如何跟儿子说起通房丫鬟的事情,邢厉开门见山地问:「娘,有话直说吧。」

    珐,这个不孝子,邢夫人白了他一眼,「直说便直说吧,我准备给你找一个暖床丫鬟,你自己有没有看上的?」邢厉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为何?」「为什么?」邢夫人叹了一口气,「我听黄嬷嬷说了,你啊,真是太胡来了,媳妇已经怀了身子,你们怎么能同房呢,特别是嫣然现在不能伺候你,所以我才给你找一个通房丫鬟。」「没想到黄嬷嬷的嘴这么碎。」邢厉脸色阴森地说。

    「你啊,要不是你没个良心,我这个做娘的怎么会出面,如果我的孙子有个三长两短,你看我饶不饶了你。」邢夫人火大地说。

    「我可是做了什么出轨的事情?」邢厉阴冷地看着邢夫人,「我规规矩矩得很,娘还是别管我的事情了。」「你……」邢夫人气得火冒三丈,忽然想到什么,「嫣然都答应了,你又装什么装,不然你有什么理由非得跟嫣然同房,要是一不下心伤到了我的孙子,怎么办?」「她答应了?」一股透心冷的感觉扑面而来,邢夫人打了一个冷颤,在自己的儿子面前矮了半个头,可她也不认输,一改贵妇人的气质,一双手插在腰上,大声地回过去,「她当然答应了。」邢厉坐在那里,双手不自觉地握拳,她真的胆子好大,没有他的允许,她就答应了,她当他是什么,什么猫啊狗啊都能往他的床上送!

    倏地,他站起来,恐怖的俊脸上布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他一甩手,扬起的长袍随风而起,他丢下一句话,「娘还是不要管我的好,这邢府如今是我当家。」谁当家谁说话,他邢厉的事情不用别人管,就是亲生

    爹娘也不能管。

    邢夫人傻傻地看着自家儿子暴走,突然想到他往哪里走了,连忙起身要跟过去,可一想到邢厉的脾气,她又止住了脚步,转头叫身边的丫鬟,「快、快,看他去哪里了。」丫鬟领命而去,尾随在邢厉身后。

    邢夫人双手合十,「可别真的发火,将火气都撒到嫣然和我孙儿身上。」清丰院里,邱嫣然正在吃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邢厉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她吓得差点呛了汤,她猛咳了几声,一旁的黄嬷嬷抱怨道:「少爷,你是怎么了,少夫人都被你吓到了……」「滚出去!」邢厉最先开火的人便是黄嬷嬷,「我让你待在这里伺候少夫人,没想到你倒是会挑事,现在立刻回源鑫园去。」黄嬷嬷吓得大哭,「哎哟,少爷,老奴是做错了什么,你不能赶老奴,老奴是夫人派来照顾少夫人的。」「呵。」邢厉冷笑一声,「真的不走就滚出邢府。」黄嬷嬷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少爷这是让她二选一,黄嬷嬷老泪纵横,她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想出府,回到夫人那里也许会被夫人斥骂几句,可也比面对阎罗王似的少爷要好上千百倍。黄嬷嬷胆小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一旁伺候的几个丫鬟吓得不敢动。

    「滚。」邢厉阴冷地说。

    暖玉、绿竹不动,少爷要是上了脾气,要打小姐,她们还能担一担,毕竟她们皮糙肉厚的还能经得起打,可小姐现在有身子,不能有一丝意外啊。

    青禾早已头皮发麻地走了出去,邱嫣然被邢厉外放的怒意震慑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看着两个丫鬟,轻轻

    道:「你们先出去。」暖玉还想说什么,被邱嫣然一个眼神打住,只好拉着绿竹出去了,邱嫣然没好气地放下筷子,淡淡地看着邢厉,「你发什么疯。」邢厉前一刻觉得自己还很气,可不知道为什么真正面对她的时候,他的气就硬生生地压在心底了。

    邱嫣然拿着丝帕擦着嘴,一脸的郁闷,邢厉冷飕飕地看着她,「娘要给我找通房丫鬟,此事你听说了?」「嗯。」她文静地颔首。

    「你赞同了?」他眯着眼睛,反手在背后的双掌紧紧地握拳,眉宇间的阴森仿佛是阴间的厉鬼,阴影下的俊脸朦胧不清。

    「嗯。」她依旧是低低的声音。

    巨掌猛地捏住她的下颚,她被迫迎上一双疯狂的双眸,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哪一个男人不喜欢三妻四妾,莫非他跟她那个只爱读书的父亲一样,更爱做自己的事情,娶妻生子也不过是交代,要他再多宠几个女人,他便不愿了?

    「你竟敢答应?」他眯着眼睛,「你凭什么答应?」邱嫣然瞳孔闪烁了一下,「我是没有资格作你的主。」「你很有自知之明。」他阴鸷地说:「既然知道,为什么还答应,嗯?」「娘开口了,我便答应了,这有什么不对?」她反问。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不愿意推掉就好了,他根本不需要这么生气,可是面对她平静的模样,那股气就

    一直冲到他的头顶,他忽然真是厌恶极了她这副模样。

    「啊!」邱嫣然忽然叫一声。

    门外的暖玉和绿竹纷纷跑了进来,却看到少爷的嘴咬着小姐的嘴,两人正在……「滚出去。」邢厉松开邱嫣然的嘴,冷冷地说。

    啪,门关上了,邢厉转过头,看着邱嫣然被咬破的小嘴,眼睛里的红光闪了闪,伸出舌尖,邪佞地舔舐着她的伤口,「疼吗?」她不说话地瞪他,被丫鬟们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她羞得无地自容,哪里像他脸皮这么厚,她伸手推了推他,他忽然抱起了她坐在椅子上。她吓得护住肚子,下一刻发现他的手早已将她护得好好的,「你不要动不动就碰我。」他冷笑一声,「倒是娇贵,有了身孕,就跟瓷娃娃似的碰不得。」「我能有身孕还是你出的力。」她也不客气地嘲讽回去。

    邢厉被她的话给堵住了,眼一眨,猛地扑了上去,又一次地狠狠咬住她的唇,吮得她的唇都红通通了,他才松开她的唇,眼含深意地说:「你大方地可以跟别的女人分享你的夫君?」邱嫣然心中古怪的感觉又一次地浮上了,她自然不愿意,可是……她抿了一下唇,「你刚才说,我作不了你的主,之前逾越了,现在我可不敢了。」真是一个狡猾的女人,他笑了,「既然你不敢作主,就不要随意作主,否则……」她抬眸看他,长长的羽睫一掮一掮,无形中诱惑着他,他压低了声音,「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即便不能与你鱼水之欢,我照样能让你在不伤孩子的情况下让我愉悦。」他亲吻着她的脸颊,温柔中带着冷意,「现在我

    既然能为你忍着,你就乖乖的,嗯?」他的威胁就跟他的人一样,直接又可怕,她听得心跳都跳快了好几下,死死地咬着唇,抑制她不相信的话,她都有身孕了,他怎么能那样……可他不是一个说谎的男人,所以她宁可信其有。

    不过他说什么为她忍着的话,听得她耳根子都红了,他说这些话丝毫不考虑她身为女子的心情,完全是顺应他自己的心思,露骨、霸道,简直令她发指,但她却发现她反驳不了,谁让他是她的夫呢。

    气消散了不少,邢厉眉眼温和地看着她,「吃饱了?」「嗯。」她闷闷地应。

    「往日里你的胃口甚好,今日怎么了?」居然还有脸这么问她,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邱嫣然无语地凝视他,他同样不痛不痒地回视她,她深吸一口气,「我已经饱了。」「那便陪着我吧。」说着,他一手拥着她,一手拿起她用过的筷子,快速地吃起了剩下的饭菜。

    她瞥了他一眼,对于他的不讲究见怪不怪,反正他讲究起来很请究,不购究的时候谁也管不了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