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吃完了饭菜,邢厉坐在那,眼睛落在她身上,「接下来你要做什么?」「看书、洗漱、睡觉。」「嗯,今日我正好要看帐本,便与你一同吧。」邱嫣然整个人不好了,为什么他要看帐本不去书房,要跟她一起呢,她虽然有了身孕,可他也不用这样紧盯着她吧。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想睡觉了。」她忽然改口。

    他笑了一声,「也好,反正那些帐本也不急。」她握了握拳头,心头一堆火,「我们把话说清楚,第一,娘要给你找通房丫鬟是娘的主意;第二,我确实不想与你同房,因为我喜欢一个人睡。」「第一已经不是问题,现在是你不想跟我一同睡?呵呵,以你的睡相,你随时会掉到地上,我陪你一起,你就是摔下去还有一个垫背,你有什么好挑剔的。」他冷言冷语道。

    她无话可说,深吸一口气,伸手推了推他,「我还是看一会书吧。」闻言,他松开了手,「嗯,我去书房将帐本拿过来。」她没有看他,径自走到往日爱躺的贵妃椅上,挑了一本书,侧着身子,避开了他,恬静地圈起她自己一个小空间,决定完全忽视他。

    邢厉没有说话,起身先去了书房。

    【第七章】

    邢厉回来的速度很快,没一会便拿着帐本和一个木盒子回来,屋子里已经收拾干净,几个丫鬟看到他都不敢抬头。

    他走进来,便看到邱嫣然换了一个姿势坐着,他将东西放在桌上,伸手扶起她,「吃完便走走,别一直坐着。」她看了他一眼,「娘让我静养。」

    「多走动有利于生产。」他说。

    「你如何得知?」她好奇地问。

    邢厉那日刚得到她有喜讯的时候,没有及时地赶回来,是因为好友宁启生挽留,将与女子怀孕相关的书籍给了他,可是那书是宁启生夫人的,不能外借,他便当场抄写了一份回来。

    「老一辈的人都是这么说的。」他随口说道。

    「哦。」既然对肚中孩儿有好处,那她自然遵从,她缓缓站起来,「夫君还是看帐本吧,我有暖玉和绿竹陪着。」邢厉却跟在她身后,手扶在她的腰上,「走吧。」她只好随他了,两个人缓缓地走到院中,她本想在院中待一会,可他却扶着她往外走,她疑惑地问:「我们去哪里?」「每日在小院子里走,这景色也看得无聊,不远处有一处凉亭,走到那里休息一番再走回来。」他这是要带她去走一走邢府的路?倒是有些本末倒置,若是新婚之初,他这般的贴心,她一定会很感激他,可她都已认清了邢府的路了,他这样做又有何意义。

    然而,当邢厉牵着她的手走到凉亭时,她的眼睛惊奇地发现这一小路上挂满了花灯,各种各样的花灯栩栩如生,看得她大开眼界。

    「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花灯?」她不禁问道。

    他想了想,「不知道,我只是让福德将这一路弄得亮一些,没想到他弄了这么多花灯。」

    路弄得亮一些,他是怕她摔跤,她轻轻摇摇头,「还以为是什么日子,所以才弄得热闹。」「你喜欢热闹?」他问。

    「还好。」她说。

    「不要装淑女,喜欢便喜欢。」她静了一下,「我很少出门,谈不上爱不爱凑热闹,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好奇之心人皆有之,邢厉点头,「等你生完孩子,哪里有热闹,我便带你凑一凑。」她没有说话,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她作出这样的许诺,是为了让她心情舒畅吗?今天的他很不一样,特别是在凶了她一顿之后,他突然变得很贤夫。

    两人走到凉亭,她坐在石凳上休息了一会,两人又沿路走了回去,回到清丰院,邱嫣然便梳洗上榻睡觉,并不想看书。

    邢厉也将那些帐本放在了一旁,梳洗之后坐在榻上,没有躺下,反而将方才带进来的木盒子塞进了她的怀里。

    「做什么?」她问。

    「打开看看便知。」邱嫣然打开一看,瞬间一楞,木盒子的外表很朴实,实在让人猜不到里面会装有什么珍贵的物品,但结果却出乎意料,里面放着一小迭银票,她匆匆一看,起码有好几千两。

    「你给我这个做什么?」他闭上眼睛,「娘不是给了你黄金吗,那些拿出去用太打眼了,若是要用,便让人拿着银票去钱庄换钱。」这是给她私房钱的意思?她又惊又喜,天真地说:「谢谢。」自从怀上孩子,她的生活一下子就变了样,成了一个人人讨好的人物。

    他冷冷淡淡地说,「我知道你爱钱,这钱是给你的,你不要为了钱就出卖了自己的夫君。」这是敲打她啊,邱嫣然苦笑,无奈地应了一声:「哦。」原来她在他的眼中是这般爱钱。

    「记住了,要钱,我有,邢府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我说了算,娘说的话……」他撇了一下嘴,「就当放屁。」噗嗤,邱嫣然不受控制地笑了出来,若是邢夫人知道邢厉的描述,只怕恼火得很。

    邢厉瞅了她一眼,她很少笑,平日里对着他都是一副爱笑不笑的模样,今天倒是真心地笑了,这样的笑容很灿烂、很美丽。

    「你还真是傻,给了钱就满足。」他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邱嫣然白了他一眼,转过身,面对里面睡觉,他也躺了下来,从她的身后圈住她,她不愿意地扭了扭,他的手依然没有松掉,她只好闭上眼睛睡觉了。忽然想起他冷落她的日子,那段日子,真是令她怀念啊。

    黄嬷嬷被邢厉赶走之后,邢夫人并没有说什么,邢厉倒是为邱嫣然找了一名懂药膳的王大娘,王大娘平日里不爱说话,每日就在厨房里忙活,变着法子给邱嫣然做吃食。

    邱嫣然本来不满邢厉将黄嬷嬷赶走,导致她吃不到美食,没想到王大娘的厨艺更佳,而且没有似钉子一样站在那里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她也轻松不少。

    临近冬天的时候,邱嫣然的肚子也有四个月了,肚子稍稍地显怀了,每日的作息便是吃睡走一走,邢厉若是有空便会陪她一起用膳、散步。

    今年的冬天来得早,不少人说今年冬天会是一个寒冬,开始储备粮食,以免遇上大雪天气,出不了门没饭吃。

    邢家米店是一个有良心的店铺,明知百姓心理也不会胡乱地涨价,该是多少的价格还是多少的价格,价格公道,因此很多百姓喜欢去邢家米店买米,以致于邢厉最近很忙,更何况邢厉准备一路向北,打算将邢家米店开到京城去,这中间要跟不少人官员、商人打交道,邢厉真的是忙到不行。

    入夜,一道高大的身影走进清丰院,守夜的绿竹一看是少爷,连忙要出声,邢厉对她挥挥手,示意她不要出声,绿竹赶紧噤口。

    邢厉先去一旁的偏房换了一套衣服,偏房里正烧着银霜炭,他暖了暖身体,退去了一身的冰冷,才带着暖意走进了屋子。

    小小的人早已熟睡,他轻手轻脚地上了榻,她怕热,倒是不怕寒,也不用烧炭,说是空气里那股味道难受,他却闻不到任何味道,怀了孩子之后,她的嗅觉变得敏锐很多。

    尽管如此,邢厉还是怕她受凉,每每她睡前,嘱咐丫鬟们先将被褥拿到偏房暖和一番,再拿回来铺好,虽然费事了些,可她没有受寒生病才是最重要的。

    怀里的人动了动,侧过来,睁着大眼睛看他,「你回来了?」「嗯。」「你喝酒了?」

    「喝了一杯。」啪的一声,邱嫣然将人给踢下了床,捂着鼻子,一副难受的模样,「你去别处睡觉。」邢厉狼狈地站了起来,脸色乌黑,不过是一杯酒她也能闻出来,他很气,气得要大骂她一声,可看着她一副快晕过去的模样,他先败下阵了。

    他披着外衣直接离开了,邱嫣然松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鼻子是怎么回事,反正嗔不得这些味道。

    片刻之后,他回来了,浑身带着一股绿茶味,又爬到了榻上,他抓着她,猛地亲了下去,灵活的舌头钻入她的口腔,绿茶的香甜在他们的口齿之间散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