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闭着眼睛,小嘴微张,被动地承受着他的狂风暴雨,真是令人讨厌,她伸手推着他肩膀,怎么也推不开,只好发出抗议的呻/吟,「唔唔唔……」他粗暴地舔舐了一遍,确定她沾惹了他的味道,他才松开,点点液体湿润了她的唇角,看得他不免情动,伸出食指轻轻拭去,「还有酒味?」邱嫣然睁开眼,敏感地感受到他起伏的声线,她往他的脸上一瞧,就望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她下意识地退出他的怀抱,「没有,我要睡了。」他长手一伸,又把她拉了回来,「躲什么躲。」微凸的肚子上立刻顶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立刻僵硬了,微恼地反问:「你说我为什么要躲?」他笑出了声,亲了亲她嘟起的脸颊,她现在脾气非常的直接,有气就撒,还真的和之前的贤惠小媳妇判若两人,不过他还满喜欢的。

    「其实你大可以不用躲。」他轻声道。

    「哦?」她学会了他挑眉的动作,也挑着娥眉看着他。

    他将她的手拉过来,覆盖在身下,「弄出来就行了。」平淡的语气包含着惊天动地的内容,惊得邱嫣然手都抖了,「你说什么浑话?」弄出来?如何弄?用她的手?

    无数的疑惑让邱嫣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反而迟疑了,邢厉立刻赶鸭子上架,诱哄着她,「很简单的……」大掌指引着她的小手放入裤子里,她的小手刚碰到硬硬的烫物,正要缩回,却听到他发出细细的呻/吟,她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他脸上是一种享受的神情,她暗想原来他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以往床笫之欢的时候,他总是逼着她发出声音,此刻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他爱听她发出呻/吟了,她此刻有一种掌控了他一切的优越感。

    在她想着的同时,他早已握着她的手开始上下地撸起来,白嫩的掌心和他带茧的手不同,如丝绸般的手感包裹着他的炙热,令他的心跳加快,呼吸也变得灼热。

    几个月没有纡解过的欲望禁不住她的摩擦,数十下之后,他便喷涌而出,粗喘着好一会,他餍足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哪知她脸色铁青。

    「你……」她咬牙切齿,居然轻易地被他哄骗了,指尖还有一股湿濡感,那是他的……「娘子,为夫很舒服。」他噙着优雅骄傲的笑容,吻了她的脸颊好几下,「娘子真棒。」「邢厉!」她愤怒地要打他,可手掌心却全是他的液体,情何以堪,让她如何是好。

    邢厉终于找回了一丝良心,拿起一旁的棉帕将她的手擦干净,她嫌弃又愤怒地说:「你走开。」他简直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立刻知道她想要什么,他先起来清理了一下身体,当着她的面,他做起来很自然,邱嫣然却被吓住了。

    那玩意竟然能进入她的身体里,手碰到的时候只觉得热,直到眼睛看到了她才知道有多大,现在也明白过来,怪不得当初她会痛得撕心裂肺,甚至初夜之后的几夜总是不舒适,过了一段时间才能适应他,分明就是尺寸不合。

    她扭过红通通的脸,双手握拳,邢厉整理好之后端了一盆热水过来,替她洗手,抹了香胰子,又浸了手,擦干净之后拿着她的手瞧着,「干净吗?」她气恼地要收回手,他风流地在她的掌心亲了一口,「嗯,香喷喷的。」「邢厉,你给我滚。」她气恼极了。

    「嘘。」他朝她眨眨眼,「别气,以后会生一个苦瓜脸的娃。」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舒展小脸,她还真怕生下整天苦大仇深的娃,冷冷地说:「你要是不招惹我,我又怎么会生气。」「可你也没有拒绝啊。」他一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邱嫣然被逼红了眼,抿着唇不说话了,逗够了她的邢厉微微一笑,「好了,睡觉吧。」他重新将她抱在怀里,温暖的人体温度很令人好眠,邱嫣然上一刻还很气,下一刻受不了睡意,躺在他的怀里,一下子就睡着了。

    她怀了孩子之后,有一点好,那就是忘得特别快。

    但邢厉同样煎熬着,因为她的脾性大了,踢他下床,或者赶他出房都还只是小事情,有时候脾气一上来,她非得挠上他好几下才肯罢休。

    邢厉风尘仆仆地赶回清丰院,便在院子里看到了邱嫣然,她正缓缓地散步,他几个大步上前,「怎么在这里?」她嗔了他一眼,「消食。」邢厉点点头,「走一会便好,回屋子里吧。」说着,手放在她的腰上,往里走。

    回了屋子,邱嫣然和往常一样靠在贵妃椅上休息,邢厉便坐在一边看帐本,过了好一会,暖玉便端着补汤进来,邱嫣然叹了一口气,「暖玉,端下去。」「为什么不喝?」邢厉抬头问。

    「不想喝。」「你现在要补身子。」他温声道。

    「不要喝就是不要喝。」她凶横地说。

    邢厉哭笑不得,他一番好意,她倒是跟他嚷嚷起来了,「先放着,等会想喝再喝。」邱嫣然嘴巴一撅,「说了不要喝就不要喝。」邢厉摆摆手,暖玉将汤放在了一边,退出了房,邱嫣然轻哼一声,转头看着书,邢厉为她找了不少孤本,那些书都是她没有看过,一看起来就兴致勃勃,停不下来。

    邢厉处理好了公事,差不多到了该睡觉的时间,催促她睡觉,可她头也不抬,理也不理他,径自看书。

    他平日里会娇惯她,毕竟她有身子,今日的他耐心告罄,走过去,直接将书抽走,冷着脸,「睡觉。」邱嫣然不悦地说:「睡什么睡,我还没看尽兴呢。」「我要睡觉了。」「那你睡啊。」「我要你跟我一起。」「你是小孩吗,这么大了还要跟人一同睡,我不要。」邱嫣然直接在贵妃椅上躺下,背对着他不说话。

    邢厉上前,双手用力地将她抱了起来,她惊呼了一声,双手缠住他的脖子,「你干什么?」「睡觉。」「邢厉,你太过分了,我说了不要就不要,你耳朵聋了还是怎么了,听不懂人话啊。」邱嫣然生气地伸手在他的手臂上抓了好几下。

    邢厉不痛不痒,直接忽视了她的动作,情急之下,她直接往他的脸上挠了一下,英俊的脸庞上马上出现一道红印,她楞住了。

    他将她放在床上,眼睛阴森森地望着她,「邱嫣然,你故意这么做,是要让我明日不要出门吗?」她惊觉地坐好,「我、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挠到了,他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决定了,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脸,「一日不好,我就不出门了,整日与你一道,可好?」邱嫣然真是恨不得将自己的手给剁了,手贱地挠了他一下,但听了他的话,她更加地不爽,直接往他的脸上又挠了一下,反正她有免死金牌,他动不了她,至于秋后算帐,到时候再说。

    他冷冷地看着她,「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邱嫣然骄傲地扬着头,挺着大肚子,笑咪咪地说:「你能奈我何。」他点点头,「看来你很希望我这几日都陪着你。」他那一副她很需要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她发怒地说:「你给我滚。」说着,她又动手推他。

    蓦然,邢厉低低地笑了,她一怔,他是气疯了?没错,她现在胆子肥得很,因为怀孕,不仅邢夫人将她捧在手里,连邢厉也对她格外地小心翼翼,尽管她知道也许生下孩子,这些特殊关爱就不会再有。

    但就因为如此,她才想着趁着这几个月骄纵几回,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怀了孩子以后,她不知不觉对着邢厉就会放肆,真是令她苦恼。他可是她的金主呢,为什么她就想着得罪他呢?她自己也想不通,可气不发泄出来,她就难受。

    「娘子如此缺爱,与为夫说就成了,何须拐着十八道弯地告诉我。」邢厉点了一下她娇俏的小鼻子。

    邱嫣然何其无辜,愤然地敲了一记他的手臂,「滚、滚、滚……」他笑着抱她在床上滚了一圈,小心地护住她的肚子,张嘴就在她的肩上咬了一口,疼得她叫了一声才松开牙齿,「如何?你抓了几下,我现在全部还给你。」「痛死了。」她嘴巴一张,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一回生二回熟,邢厉利落熟练地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膝上,以衣袖轻擦着她的眼泪,「好了、好了,不哭。」「呜呜,我也不是故意挠你的,你却故意咬我。」邱嫣然真是恨急了她此刻的矫情,可不知道为什么,怀孕之后,这性格就变得如此奇怪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