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邢厉亲亲她的额头,哄着她,「是、是,是我不好,你再咬回来就是了。」反正他皮糙肉厚的,只怕她牙疼。

    邱嫣然吸了吸发红的鼻子,「谁跟你一样,像小狗似的乱咬人。」邢厉的眼光默默地注视了一下她的小圆肚,要如何告诉她,她肚子里正有一只小小狗呢,叹了一口气,「嗯,你说得对。」她哭了一小下,喉咙有些干,「我渴了。」他顺从地放开她,端了刚才的补汤给她,她没有反应过来地喝下,喝完了,解了渴,才发现她自己喝了刚才誓死不喝的补汤,「我说了不喝。」「哦,为夫忘记了。」他很没诚意地说。

    她撇着嘴推开他,「我要漱口。」通常只要邢厉在,邢厉便是邱嫣然身边的贴身小厮,一些事情是不假他人之手,他亲自服侍了她梳洗,抱着她上榻,她的小嘴还在说个不停,「笨手笨脚的。」他自动忽视她所有的话,抱着她准备就寝,她忽然爬了起来,「你去将娘给我的百花膏拿过来。」这百花膏可以祛瘀痕、刮痕等等,可谓是女子极为喜爱的美肤圣品。

    「哪里受伤了?」他的两道剑眉狠狠地打了一个结,口气难掩担心地问。

    「没有,你去拿就是了,哪里来的废话。」她口气不佳地说。

    邢厉恍然大悟,笑着去拿了百花膏,将百花膏放在她的手里,果不其然,她打开百花膏,捻了少许,在他的脸上轻擦了起来。

    「好欣慰,嫣然还是会心疼我。」他深深地凝视她。

    她白了他一眼,「你误会了,我是不想你陪着我。」邢厉心中苦笑,她又说:「而且你不去赚钱,窝在房里陪我,你是要我和孩子喝西北风吗?」这口气还当真有点像商人妻该说的话,他感慨不已,她出身书香门第,可作风倒更像商人妻,合该是他的妻。

    「你这般的爱财,若是我有一日穷了,你会如何?」他好奇地问。

    她擦好他的伤口,收起了百花膏,放在床头,一脸惬意地说:「那我便把你给卖了去做苦力,我自个在家中数钱过好日子。」邢厉咧嘴一笑,「如此说来,我在你眼中连一个铜板也不值了。」「呵呵。」她轻笑不作答。

    他两眼闪现着迷人的光彩,直直地盯着她,「可如今我的身家这么多,娘子是否应该讨好我一番?」邱嫣然鸡皮疙瘩顿起,有一种他挖坑让她跳的感觉,她咳了几下,谨慎地说:「我要睡了。」「你弟弟要进尔雅书院的事情,你可知道?」她安静地竖起耳朵听着,他似不在意她听不听,继续说:「尔

    雅书院的人可都是一群势利眼的人,不是有背景,也要是有钱人,否则一般平民百姓在里面的日子,啧啧……」说到底就是要邱嫣然讨好他,她咬着唇,想着弟弟邱书怀,心一横,脸色讨好地靠近他,「夫君,那我弟弟是你的小舅子,你会不会关照他?」邢厉很享受她这副柔柔的模样,顺手将她捞进怀里,「自然。」邱嫣然又问:「如何关照?」「还需要关照吗,他姊姊是我的妻,他便是我罩着的。」邢厉轻捏了一下她的肩头。

    邱嫣然更加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连声音都温柔了,「夫君,你真好。」邢厉心里已经笑开了花,她身为邱家长女,总是为邱家人打算,他知道她私下偷偷送钱给娘家,她做事倒是有分寸,也没想过谋算邢家的钱财,只不过是她自己的一些私房钱,这倒是无妨。

    这样算是讨好了吧?邱嫣然心中默默地想,一只大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揉着,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为夫本来就很好。」是吗,他真的有这么好吗?

    【第八章】

    没过几日,邱嫣然知道了邢厉的确是一块大肥肉,也够别人看上眼,这不邢夫人那边有一位表姑娘看上了邢厉,非要嫁进来做平妻。

    这事一开始邱嫣然不知道,后来还是从下人们的窃窃私语中得知了,她抚着有六个月大的肚子,心思转呀转。

    最后,她回到清丰院,坐在树下,拢着娥眉想了很久,侧头问绿竹,「这事是真的?」这事是很重要,身为贴身丫鬟暖玉和绿竹都应该跟邱嫣然说一声,可邱嫣然现在肚子这么大,要是动气了就不得了了,所以她们才隐瞒下来。却还是瞒不过,绿竹只好回道,「是,前几日那位表姑娘过来探望夫人,正好看到了少爷,当下便说非少爷不嫁。」原来她家夫君还有这等桃花运,她支着下颚发呆了一会,又问:「那位表姑娘仪表如何?」「奴婢见过……」一旁的暖玉轻声道:「长得妖里妖气的。」这话中有话,邱嫣然立刻看过去,暖玉压低了声音,「那位表姑娘跟夫人的关系不是很亲,是远房亲戚,只是表姑娘能说会道,很得夫人的心,奴婢看了一眼,表姑娘的姿色自然不差,可那通身的气派却有些妖娆,不像正经人家的姑娘。」暖玉停了一下,「奴婢便问了问,才知道这表姑娘不是元配夫人所出,是庶出姑娘,元配夫人去世了,表姑娘的娘才成了正室,不少人说侧室夫人教出的姑娘怎么也比不得嫡出,所以才显得妖娆。」邱嫣然愣了一下,「暖玉知道得真清楚。」暖玉红了脸,绿竹年纪较轻,口无遮拦地说:「少夫人要小心才是,这姑娘心这么大,一定不会放弃。」邱嫣然捂嘴轻笑,「倒是让你们替我忧心了。」暖玉轻哼一声:「少夫人还是这般的心宽。」邱嫣然笑着摇摇头,她能如何,若是邢厉要纳妾,她能作主?他都说了她作不了主,她操心也没用。但一点都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她问道,「夫人和你们少爷是怎么说的?」暖玉回道:「夫人自然不许,光是看少夫人的肚子就不会许,但是那表姑娘还在磨着夫人,奴婢看夫人是越发地不喜表姑娘了。」

    「嗯。」邱嫣然点点头。

    「少爷更不用说了,每日都在忙着,表姑娘圆的还是方的怕是不清楚。」暖玉不客气地说。

    邱嫣然捂嘴轻笑,笑得眼角的眼泪都出来,擦了擦眼角,「暖玉说话越来越有趣了。」暖玉无辜地撅嘴,她实话实说,哪里有趣了。

    邱嫣然站起来,扶着腰缓缓地往屋里走,准备在屋子里午睡一会,她闭上眼睛。

    外面阳光正盛,透过床幔照了进来,她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睁开眼睛,是邢厉回来了。邢厉很少这个时辰会回来,她扭过头看他,「你怎么回来了?」他坐在她的身侧,「有一个好消息与你说。」「什么消息?」他一笑,「一个定能让你欢喜的消息。」邱嫣然扬眉,好奇地说,「快说,别绕圈子了。」「我决定迎娶那位表姑娘。」「什么?」「我决定迎娶那位表姑娘。」邢厉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那位表姑娘长得娇艳,很得我心,从此以后你们两个平起平坐,一同伺候我……」

    她呆呆地看着邢厉,「夫君,很开心?」邢厉迎娶她的时候有这么高兴过吗?他新婚之夜没有进来,一开始让她独守空房,到现在她也不过是生育工具,为他们邢家生儿育女。

    「自然开心,开心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夫君……」「嗯?」他优雅地挑高了眉,眼角有着不容忽视的喜悦。

    「我……一点也不开心!」邱嫣然张着湿润的眼睛醒了过来,外面的阳光仍旧猛烈,可她的泪却不停地往外流,她都不知道她自己是怎么了,她困难地爬了起来,抬手揉了揉眼角,可眼泪不断地掉,一颗一颗地打湿了被褥。

    她怎么忽然就悲伤了呢,是因为邢厉有女子喜欢吗?居然作梦梦到他高兴地要娶别的女子了,仅仅是这样,她便难受了。

    她伸手抚着胸口,脸色苍白,直到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她是邢厉不甘不愿要迎娶的女子,哪一日邢厉也许会遇到一个他心甘情愿要娶的姑娘,以他冷酷的性格,她在他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可丢可弃的人而已。

    她的手轻轻垂落,放在圆滚的肚子上,不争气地哭了起来,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做弃妇就做弃妇吧,反正她是心宽的人,没什么好怕的。

    但为什么她的心会越来越疼,越来越难受,她不想,她一点也不想,不要邢厉娶别的女子,不要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