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邢厉刚走进屋子,就看到丫鬟慌张地进进出出,他脸色大变,莫非邱嫣然出事了?他快步地走了进去。

    青禾看到他,忙不迭地上来说道:「少爷,少夫人不知道怎么了,午睡之后吃了一点甜汤就吐,现在连晚膳也吐了。」

    「大夫呢?」他压低了的声音里隐藏着浓浓的关心。

    「大夫正在来的路上。」青禾解释道。

    悠悠制作「怎么不找人告诉我!」邢厉愤怒地丢了一句话,便急急进去了,青禾站在后面直跺脚,她也想啊,可少夫人不许呢。

    邢厉刚走进屋子,就闻到一股酸味,是她呕吐之后残留在空气中的味道,他心慌地上前,一手掀开床幔,娇小的人正脸色泛白地侧躺在床上,听到动静,她抬头看了一眼。

    「你回来了。」她有气无力地道。

    他胡乱地点点头,坐在她身边,一手拉着她的小手,轻柔地问,「哪里不舒服了?」她轻轻摇头,「没有不舒服,现在好多了。」大夫说过,一般过了前三个月,女子便不会害喜,而她已经六个月了,他蹙眉,「大夫已经在路上了,莫慌。」谁慌了呢,邱嫣然的目光垂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非常紧地拉着她的,仿佛很怕她不舒服一样,她垂眸,轻声地说,「孩子没有事。」他的眉头打结得更厉害了,他压根忘记孩子如何了,既然她提起,他也顺口地回了一个字,「哦。」邱嫣然叹气,午时的梦一直令她不舒服,她连吃饭的胃口也没有,看到那些平日里极其喜爱的吃食时完全提不起兴趣,胃里也一阵翻腾,一没控制住就吐了出来。

    她挣扎地要爬起来,结果他靠在了床头,拢起她的头搁在胸膛上,她有些诧异地望着他的举动,「干什

    么?」「这样有没有舒服一点?」他问。

    她的耳边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点了点头,「嗯。」他双手往她腰间一放,将她全部圈在了自己的怀里,没一会,大夫过来了,是一直以来为邱嫣然诊脉的女大夫。

    那名女大夫知礼地行礼,丫鬟随即拉开床幔,女大夫便看到了一对依偎在一块的夫妇,她还没见过哪一个男人会这样娇宠地搂着他的妻,深怕捏碎了似的。

    女大夫静了静心,邱嫣然也早早伸出了手,她按在邱嫣然的脉搏上把了一会,便如实地说:「少夫人的身体很好,并无大碍。」「没有大碍?」邢厉冷睨着女大夫,「若是无大碍,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还未等那女大夫说话,邱嫣然软着嗓子说:「我现在很好,真的。」邢厉怀疑的目光看向了邱嫣然,邱嫣然笑着说:「吐了一下,我现在可饿了。」他抿了一下薄唇,让女大夫先离开了,嘱咐青禾去厨房交代一声,做一些邱嫣然喜爱的吃食来,随即捏着她的下颚,冷酷地说:「你说饿?等一会要是吃得比平日少,我便塞进你的肚子里。」邱嫣然笑颜如花地说,「是。」王大娘一开始吓极了,深怕是自己做的吃食弄得少夫人没了胃口,少夫人因此呕吐了,王大娘听到了青禾的交代,更加卖力地做了好几道吃食。

    等食物端进房里,邢厉先是看了看,四道菜有甜有咸、有荤有素,可谓是用心了。

    邱嫣然早已看得肚子呱呱叫,不等邢厉说话,自己伸手抓过筷子吃了起来,邢厉怕她噎到,硬是将她手中的筷子拿了过来,「吃慢一点。」她嘟着嘴,脸色早已不苍白了,粉粉嫩嫩,可爱极了,不满地嚷嚷道:「你干什么?我快饿死了。」他冷眼斜过去,「好了就忘记伤疤疼了?刚刚吐过,吃东西要慢慢来。」她委屈地瞅着他,却不管用,他直接拿着筷子喂她,确定她咬碎了吃完了,要她啊的一声检查过了才会喂她第二口,被压制着没办法的邱嫣然只好随波逐流,乖乖听话。

    本来一炷香吃好的晚膳应是用了半个时辰,吃得邱嫣然停嘴了,他才放下手,她满足地眯着眼,忽然想到:

    「你吃了没?」他的心口流过温暖的泉水,四肢百骸忽然就有了力量,「我迟一些无碍。」邱嫣然看着仿佛被秋风卷过的残羹冷炙,不好意思地喊青禾进来,「让王大娘做一些热食过来,少爷还没吃呢。」青禾屈膝领命而去,邢厉扶着她站起来,「先走一走,回来再吃。」邱嫣然点点头,不过没走出院子,「就在院子里走走,要是热食做好了,你就赶紧吃。」邢厉好心情地弯起了薄唇,「嗯。」宁静的夜晚,一男一女相携地在院子里慢悠悠地走着,不大不小的一个院子宛若走不完的天涯海角,他们不厌倦地走着走着。

    邢厉大怒,双眼如牛眼般瞪着青禾,「你们怎么伺候少夫人的?」青禾吓得浑身颤抖,「少、少爷,奴婢也不知道,少夫人最近用膳会吐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夫也说无事的,可少夫人转眼就吐了。」邢厉冰冷的眸子冻着青禾,「真的如此?」「当真。」青禾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但少爷在的话,少夫人就不会吐……」她越说越轻,深怕少爷误会她挑拨离间。

    邢厉听了挑高了眉,他倒是没想歪,只是匪夷所思,按道理说,她最不爱看到他了,她刚怀上的时候,巴不得他有多远滚多远,甚至还同意娘给他找通房丫鬟,怎么这会青禾的话听着倒成了没有他,邱嫣然便吃不下饭了,但听着,他心里就很舒服。他对着青禾挥挥手,「晚膳时分我会过去。」「是。」青禾松了一口气,少爷交代她只要少夫人吐了就要过来禀告,可过来禀告的时候她吓得浑身哆嗦,现在邢厉让她走,她连忙行礼,快速地退出了书房。

    邢厉的手轻敲着桌子好一会,若有所思地放下狼毫笔,站了起来,走到书房,门口等着的福德躬身道:「少爷去哪?」他看了一眼福德,「去一趟宁府。」邢厉坐在宁府的花厅里,心不在焉地看着前面那一对秀恩爱的夫妻。

    「相公,这是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宁夫人贤惠地挟了块糖醋排骨到宁启生的碗里。

    宁启生安静地吃掉,旁边的宁夫人马上就又挟一块给他,旁若无人的模样好像前面没有坐着一个叫邢厉的人一样。

    倒是宁启生没有忘记好友,「人在这里,心思不知道跑哪去了。」邢厉笑了笑,「你一向足智多谋,有一事我没有想通,便来问问你。」「什么事情?」宁启生平着嗓音问。

    「哦,内子身体近来不适,到了用膳时候便会呕吐,但奇怪的是,有我陪着,她便无碍,胃□极好,你说奇怪不奇怪?」宁启生想了一下,「邢少夫人的娘亲是否有这样的症状?」邢厉扬眉,顺着宁启生的话想了一下,「是吗?」「东边巷子里的钱寡妇,还记得吗?」宁启生问道。

    邢厉默默地看了一眼宁夫人,宁夫人的脸色不是非常好,宁启生又说:「也许你忘记了,我当初要娶妻的时候也曾考虑过钱寡妇。」糟糕,宁夫人的脸色非常的惨烈,邢厉想阻止宁启生不要说下去,但他又很想知道宁启生要说什么。

    「因为钱寡妇的生母便是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很能生。」宁启生赞赏地点点头,「我便是想要生一个儿子,钱寡妇也很可能如她娘一样会生儿子,事实上,钱寡妇再嫁之后的确是生了两个儿子,很能生。」邢厉听得额上冒汗了,也深怕他走后,宁启生要与宁夫人生嫌隙,起身作势要离开,「听了你一言,我茅塞顿开,我先回去了。」宁启生随意地点点头,宁夫人继续在一旁伺候,邢厉笑着离开了。

    一个小丫鬟在他离开之前追了出来,「邢少爷,我家夫人让我跟邢少爷说……」丫鬟古灵古怪地看了看周

    围,压低声音,「邢少爷不要尽信少爷说的废话。」原来是宁夫人的陪嫁丫鬟,邢厉轻笑,「此话何解?」「夫人说,那是因为邢少夫人想着邢少爷陪着,邢少爷多陪陪邢少夫人,邢少夫人放下了心事,便不会如此了。」邢厉原先想的事情与宁夫人所说的话不谋而合,他也打算看看,邱嫣然是否如他所想那般,「替我谢谢宁夫人。」「邢少爷不用多礼。」丫鬟传完了话,便快速离开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