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邢厉吩咐坐着马车,吩咐福德快速回府,一炷香的时间,马车便到了邢府,他下了马车,往清丰院走去,刚走到院子门口,便看到丫鬟、婆子不好的脸色。

    往日一看到这场景,他便要大发雷霆,可今日不知道怎么的,他因心中隐隐的猜测而欢喜。

    他走了进去,吩咐青禾去做好晚膳,他便走进了里屋,果不其然她吐得脸色难看,他心一疼,走过去,「怎么不好好吃饭?」「没胃口。」邱嫣然无力地靠在他的手臂上,「没什么,一会就好。」又是如前几日一样,只要邢厉在,邱嫣然便能好好地吃完一顿饭,什么也没有吐,既然已经找到了她呕吐的原因,邢厉便不想再多测试一次,一点也不想看她再吐,脸色发白的模样了。

    就寝的时候,她倚靠在他的手臂上,他低头看她,「看来没有为夫在,你便不好好吃饭。」邱嫣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邢夫人也过来好几趟,确定她只是吐了,没有其他大碍,只好当作她是害喜,虽然害喜的时日来的迟了一些,但只能这般想。

    「你别臭美,娘说是因为我头一次怀胎,所以才会这般折腾。」邱嫣然毫不客气地泼了他一盆冷水。

    嘴还是那张嘴,锋利得很,一点也不服软,他轻笑,亲昵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以后我便陪着你用膳。」「不要。」邢厉很忙,午膳从来不回来吃,晚膳倒是会在,她可不想他来回奔波。

    「娘子是心疼为夫吗?」他笑问。

    「你滚。」她转着圆滚滚的身子,想脱离他的怀抱,可他的手却紧紧地抱着她,她哪里也去不了。

    「莫闹,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还折腾得不够累?」他呵着热气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

    湿润的温度弄得她的耳根子都软了,她面红耳赤地拒绝,「你别抱着我。」「往日都给抱,今日又矫情了。」他取笑她。

    「你才……」她戛然而止,感觉到臀部上那根熟悉的如热铁般硬物,她红了脸,低低地说:「你放开,难受的人是你。」他凑到她的耳边,声音极低地说:「你帮我弄出来便不难受了。」如此厚脸无耻的男子,她真是三生作孽了才遇上他,她红着脸,「你作梦。」被骗了一回,她怎么可能再被骗。

    「真的不许?」他伸出湿润的舌尖,轻舔着她的耳朵,邪气地说。

    「不要,你赶紧走开。」她咬着唇,双手紧紧握住,就怕被他如上次一样骗过去,傻乎乎地为他那样这样,她想起那件事情,整张脸都红通通的不能见人,她可不想再这样,太丢人了。

    但即便她的理智尚存,可邢厉不是好伺候的主,他心里起了这个心思,要息下这念头,真的太难了,不过是借用她的手而已,又不会弄伤他,他如此一想,更加地坚定了,至于为什么用她的手,而不是他自己的手,这个问题他便不去深究了。

    「放开。」她低喊。

    他不管不顾地直接将她的手放在的欲望之根上,温暖的小手包裹着他的粗长,上下移动,淫靡情欲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暧昧的低吟声起起伏伏,她红着耳根子,感受着手中的巨物越发的滚烫坚硬。

    她的心怦怦地跳着,忍不住地闭上眼睛,四肢发软,身体的温度缓缓地升高,不禁想起了往日他们在床榻上的疯狂,她面红耳赤地呼吸,紧接着她耳边听到他哼了哼,指尖立刻感受到一股湿濡,半晌,她手中的巨物才逐渐半软。

    他舒爽地凑到她的嘴边亲了亲,这才发现她的脸格外的红,他不禁吻得深入,舌尖不断地缠住她的舌,细细地吮着,仿佛在吃美食一般,舍不得吃掉,舔了又舔。

    她摇着臻首,似是拒绝又似在迎接他一般,他低低地笑了,「动情了,嗯?」她将红扑扑的小脸往旁边一转,拒绝地说:「你赶紧收拾一下,别,啊……」她说话的气息都不稳了,带着喘气,还想拒绝他,他礼尚往来地抓着她的胸脯,重重地捏了她一下,「口是心非。」他的大掌渐渐地往下,滑过隆起的肚子,再一步一步地往下,最后来到她的花谷,那里早已泛滥,引得他心情大好,「不错。」不知羞的话弄得她全身泛起一层粉嫩的颜色,娇艳得如锭放的花骨朵,她躲着他的手,「你别……」

    他这么听话便不是邢厉了,但终究怕伤了她,不敢真枪实弹地上阵,修长的手指灵活地钻进去,随即被一股温暖的肉壁包围了,他意犹未尽地赞叹,「真热,还好湿。」她咬着唇,不敢说话,深怕自己一开口,出来的便是一声声羞人的呻/吟,可身体深处里属于他的手指如何地动,如何地抽,如何地撤,她清晰地感受到,那种感觉令她觉得羞耻,但不能否认的是一种快乐从她的身体深处一点一点地被挖掘出来。

    他的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颊,细细地吻着她的小脸,怀中的小人忽然轻颤了起来,又如春水般融化在他的怀里,浑身散发着一股迷人的慵懒,他沙哑地问:「舒服吗?」她回答不出来,双腿发软,春水淹没了她的身体,只有愉悦在她的身体里兴风作浪,她连发出声音都好困难。

    他低低地笑了,「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帮我弄出来了吧。」她无话可说,那种滋味令她抗拒却又无法自已地上瘾了,可他无耻的话仍旧让她彻底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他伸手将她的脸转了过来,「有什么好害羞的。」他以为每一个人的脸皮和他一样的厚吗。

    他笑咪咪地下床,要丫鬟去打热水,接着为彼此清理了一番,抱着她满足地入睡了。

    【第九章】

    「夫人,好像清丰院那里昨天夜里烧热水了。」黄嬷嬷低低地说。

    邢夫人正无聊地绣着手帕,没什么精神地点了点头,头点到一半,她忽然觉得不对了,「你说什么?」

    现在邱嫣然的月份可不小了,若是……邢夫人气得咬牙切齿,「这个浑小子。」三更半夜里要用水能是什么事情,只要经过人事的女子都知道。

    黄嬷嬷无奈地说:「夫人,少爷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哎,不行,我得去看看。」邢夫人咬着牙,「要真是不行,就将表姑娘塞给他,反正我也不是第一回塞人了。」黄嬷嬷拚命摇头,「夫人,上一回定下少夫人的事情,少爷本来就气了,连新房都没有进去过,要不是老爷说了少爷几回,只怕少夫人要守空房一辈子了。」邢夫人不悦地说:「我是他娘,他还不肯?」说着,她站起来往外走,「我要去看看我的媳妇。」没多久,邢夫人便走到了清丰院,意外早早出门了的儿子竟也在,邢厉正扶着邱嫣然在院子里走动着,她惊奇地问:「你怎么在这里?」「回来陪嫣然用午膳。」事实与邢厉想的差不多,只要他在,她就能吃得好,这个发现令他心情非常好,原来他在她心中这么重要。

    但邢夫人一听这话,眉不经意地蹙了一下,儿子疼爱媳妇可以,毕竟媳妇怀孕了,但是儿子因为媳妇不干正经事,她就不能赞同了,「胡闹,府里这么多人还伺候不好嫣然?」邢夫人深吸一口气,「你可别忘记了现如今有多少事情要你去做,既然把米店给扩展了,那就要做好。」邢厉感觉到一只小手不断地想从他的大掌中挣脱,他微微加重力道,邱嫣然的小手才乖乖地被他抓着,他满意了,看向邢夫人,「娘,你怎么来了?」邢夫人气得头疼,儿子本来就不服管教,特别是开始打理邢家家业之后,更加的嚣张跋扈了,可也没什么要

    她担心的,除了之前一直不肯成家的事情,如今成家了,她该放心了,却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孙子了。

    可眼下,她担心的是邢厉会不会太看重邱嫣然了,虽然邱嫣然是她要邢厉娶回来的,「我来看看嫣然,倒是你,没事赶紧去店里。」邢夫人冷声道。

    「等用过午膳之后自然就去。」邢厉轻描淡写地说。

    邢夫人的一口气梗在喉咙下不去,邱嫣然不得不圆场,「夫君去忙吧,我没有事情。」邱嫣然敏感地感受到了邢夫人的反感,下意识地要邢厉赶紧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