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邢厉冷冷地瞪了邱嫣然一眼,弄得邱嫣然两面不是人,夹在他们母子之间,她叹了一口气,趁邢厉没有注意,甩开了他的手,「娘,我先回房坐一会。」行礼之后,她便走进了屋子,一旁的绿竹连忙上前扶着她进房。

    前些日子,暖玉的婚期定下了,邱嫣然便打发暖玉回去了,让暖玉安心做新娘子,绿竹跟在她身边一段时间,也逐渐成熟稳重了。

    邢厉略微不满地看着邢夫人,「娘请回吧。」「你……」邢夫人被气到,转身就走。

    邢厉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转身回到屋子里,邱嫣然正拿着书看,他一瞧,便乐了,「你在干什么?」「看书啊。」「倒是厉害,原来娘子喜欢倒着看书。」邢厉取笑她的心不在焉。

    邱嫣然一看,还真的拿反了,她像丢烫手山芋似的将书丢在了一旁,他走过来,拿了起来,「我记得这是你最常翻看的书籍,这会倒是不爱了。」她抿着唇不说话,上前抢他手中的书,她大着肚子,他自然不会跟她抢,顺势让她抢走书,而他抢到她,大摇大摆地将她抱在了怀里,「刚刚还有说有笑的,现在撅着嘴干什么?」他捏了一下她的嘴巴。

    她轻叹地说:「你忙就不要留在这里陪我,娘说得很对,这里这么多丫鬟、婆子总会伺候好我的。」「是吗?」他一脸的不信,「不会我一转身你就给我吐?」「我吐又不是因为你。」她没好气地说。

    他骄傲地挑高了眉,「可我在,你绝对不会哪里不舒服。」「我才没有。」她红了脸,弄得一副她非他不可的样子,真是让她不爽。自从作了那样一个梦之后,她的心情差了很多,她不想去深想一个梦为什么会让一向心宽的她心思浮动得厉害。

    死鸭子嘴硬,邢厉望着死不承认的邱嫣然,脑海里蓦然浮现这一句话。也罢,女子的脸皮总归是薄的,他亲了一下她的小脸,「事情是有,但是我培养的总管可不是吃白饭的,若是什么事情都要我出马,我也可以辞退他们了。」邱嫣然看了他一眼,「随你。」「过几日大概要下雪了,明日我陪你回邱府一趟。」她惊喜地看向他,「你怎么突然这般好心?」

    他眯着眼睛,「娘子的意思是,我的心肠很坏?」再笨的人也知道此刻不能撩拨他的怒气,她笑呵呵地说:「自然没有,夫君为人正直,怎么会坏心呢。」邢厉脸色渐缓,「用膳吧。」屋外的青禾听到了,连忙让人去张罗了。

    翌日,邢厉果然陪着邱嫣然回了一趟邱府,邱父看了看女儿,邱嫣然的脸色极好,他便也没放多少心思在邱嫣然身上,用过午膳,便拉着邢厉又开始五湖四海地聊天。

    邱母则是拉着邱嫣然在隔壁的厢房里说悄悄话,「我一听到你有了就想上邢府看看你,但怕被别人说我去打秋风,便忍下了,你之前不是与我说,邢厉他是……」邱嫣然说到这件事情,脸渐渐地转红,「娘,误会了。」邱母立刻明白了,这是邢厉不满女儿,「他当初不想娶你?」邱嫣然叹了一口气,「娘,当初如何也不必去想了,我现在只想生下孩子。」邱母拉着她的手,「是娘不好,要不是看上他家有钱……」「女儿也愿意啊。」邱嫣然浅浅一笑,「你看,我现在住的好、吃的好,有什么不好呢。」「就怕你受了委屈往心里放。」邱母担忧。

    「倒是没有什么委屈。」邱嫣然摇摇头。

    「是好事、是好事。」邱母看着她的肚子,想到她刚才进门时是由邢厉扶着进来,用膳时也格外细心地为她

    挟菜,邱母微微松心,「女婿对你有几分真心。」「娘,胡说什么呢。」邱嫣然娇嗔。

    「你啊,难得糊涂。」邱嫣然不承认,不以为然地道:「我肚中可是有他的孩子呢。」「你爹就是在我怀孕的时候也对我嘘寒问暖过。」邱母轻点了她的头一下,「别身在福中不知福。」邱嫣然为娘亲心疼,「娘,你还有我和弟弟疼着呢。」「傻孩子,我想得开呢,你爹虽然死读书了一点,可你看看,他可有别的事情让我操心过?」别的事情指的便是别的女人了,邱嫣然一笑,邱父确实没有沾花惹草的坏习性,和二伯完全不同,想到邢厉,她不确定了,他说的有句话没错,她作不了他的主,以后便是他要娶别的女子,她也干涉不了。

    邱母看邱嫣然忽然黯淡的脸色,直觉有异,正要说话,门板上响起咚咚的声音,「岳母。」是邢厉。

    邱母便站起来打开门,「何事?」「岳母,嫣然有午睡的习惯,还是让她回原来的闺房里睡一觉再回去吧。」邢厉的目光透过邱母看到了邱嫣然,她看起来有些疲惫。

    邱母一楞,没想到邢厉专门来敲门便是为了这一事,「自然好,她的闺房还一直保留着呢。」于是邢厉便拥着邱嫣然去她的闺房,他一直很好奇她的闺房是何样,出乎他的意料,她的闺房很简单,并无

    一丝女子的气息,更像是一个读书郎的厢房。

    「你在看什么?」她疑惑地看着他。

    「没想到你这般爱看书。」他笑着抱着她上榻,弯下腰替她脱鞋。

    「不用了,我自己来。」他扬眉,推开一步,「好。」邱嫣然试着弯腰,才发现肚子太大,腰弯不下去,她尴尬地坐在那里,他欣然地俯身为她脱鞋。

    接着,他也脱了鞋上了榻,陪着她一同午睡。怀孕的她睡意很浓,不一会便睡着了,邢厉闭着眼陪着她。

    回去的时候,本来在书院的邱书怀回来了,「姊姊,我可以跟姊夫说一会话吗?」邱嫣然不懂邱书怀跟邢厉之间有什么话好说,可还是点了点头,邢厉便跟邱书怀去了一旁说话。

    「你对我姊姊可是真心的好?」邱书怀一身书生气地站在邢厉面前,文质彬彬的模样很秀气。

    他是否真心对邱嫣然好?笑话,他要是对邱嫣然不好,还有谁对邱嫣然好呢,大多数时候他也不过是嘴上气气她,宠爱她的人可是他。

    邢厉懒得回答,直接要走人,邱书怀这个书呆子竟出手拦着他不让走,非要他开口,「一定要我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邱书怀听得脸都黑了,这问题哪里愚蠢了。

    「你一定在想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愚蠢,是不是?」邢厉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商人,察言观色的本事很是强悍。

    「本来就不蠢。」邱书怀大声道,这个姊夫他怎么看都看不顺眼,可姊姊已经嫁人了,现在孩子都有了,他就怕邢厉亏待了姊姊。

    「你要是是一个聪明的,就不会来问我了。」「什么意思?」邱书怀忽然发现自己听不懂邢厉的话了。

    「你看看你,一身锦袍,像一个贵公子似的……」「是,我现在如此确实是承了你邢家的好处,可你不能侮辱人。」邱书怀气得脸都红了。

    「我可有这么说?」邢厉摇摇头,姊弟两个一个脾气,话也不听人说完。

    「难道你不是这个意思?」读书人最看重的便是气节了,邱书怀不想被姊夫侮辱。

    「你若不是嫣然的弟弟,我便是一眼也不会瞧你,你明白了吗?」这话简单易懂,邱书怀用力地点点头。

    于是,邢厉走了,邱书怀傻傻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真真正正地明白过来,这、这……他真是蠢,居然问了一个蠢问题。

    邱嫣然在原地等到了邢厉,邢厉扶着她上了马车,马车轱辘轱辘地走着,一会,邱嫣然问他,「我弟弟喊你做什么?」邢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好一会,看得她急了,他才悠悠地说,「没什么。」

    「邢厉,到底说了什么?」她不相信地再问。

    「还能是什么,不外乎是好好对你。」他边说着,边朝她眨了眨媚眼。

    她的脸瞬间红透了,「他……乱说话。」「娘子,你说为夫对你好不好?」他拉她进怀,笑容可掬地问。

    「你也跟着胡闹?」邱嫣然白了他一记。

    「你说说看。」他将下巴顶在她的肩膀上,使得她没法动来动去,「快说。」「还、还好啦。」她低着头,低低地说。

    「只是还好?」他认真地反省,难道不是很好?

    「我累了。」她找了一个借口便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逃避?邢厉轻哼一声,下一次再逼问她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