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邢府门口,两辆马车停在了一块,邢府马夫不悦地说:「是何人?」看到马车的邢府标记也不主动让开,真是不长眼,客人来邢府,看到了主人,怎么也得先让主人进去了,才好来招待客人。

    「我们姑娘是邢府的表姑娘。」一个丫鬟清脆地说:「大哥,劳烦你让一让。」马夫听了憋着气,他马车上坐的可是少爷和少夫人呢,他驾马车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这么蛮横的人,也不问清楚马车上的人是谁。可他还没张嘴呢,那丫鬟又说话了,「我家表姑娘如今身子重,不好让大哥先行,大哥不若让我们先行吧。」

    表姑娘身子重?马夫听了更气了,这表姑娘身子重,邢少夫人的身子更重呢,他不让,扬着嗓门大声说:

    「表姑娘身子重,不若回去好好安胎。」丫鬟本来喜色的小脸一下子拉了下来,「你这个人怎么不长眼,我家表姑娘如今可是怀着邢少爷的孩子,要是有什么闪失,定要你好看。」悠悠制作马夫张大了嘴,今日他真的要吓尿了,这是怎么回事?马车一旁的福德生气地骂道,「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是我家少爷的孩子,别是在外面做错了事情硬是赖在我家少爷身上。」福德是了解自家少爷的脾性,这种做了坏事不擦屁股绝对不是他们家黑心少爷会做的事情,呃,不是损少爷,这是夸奖。

    「你……」邢府的马车动了,邢厉下了马车,那本来要破口大骂的丫鬟忽然安静了,邢厉却是看也不看那丫鬟,转身牵着邱嫣然的手下马车。

    丫鬟连忙转身对马车里的表姑娘说:「表姑娘,邢少爷来了。」邱嫣然乍一听什么表姑娘,心就沉下去了,这会听明白了那丫鬟说什么表姑娘有身子的事情,她的心口就跟堵着一个石头似,她张嘴做了一个深呼吸,下马车的时候看到邢厉伸来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特别恶心。

    她看了一眼,就将手搁在了绿竹的肩膀上,慢吞吞地下来,邢厉的神色直接黑了,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往府里走。

    「表哥……」邱嫣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看了过去,果然如丫鬟跟她所说的一样,姿色不差,就差在了气质上,确实有些妖娆。

    就在邱嫣然想着的同时,邢厉已经抱着她往府里走了,表姑娘也跟着要跑进来,邢厉对着福德使了一个眼色。

    福德立刻喊上绿竹,拦下了表姑娘,「不好意思,表姑娘,不知道你有何贵干?」福德一副完全没有听到那丫鬟说什么的样子,装聋作哑地又问了一遍,表姑娘又不是傻的,立刻明白过来的,当场坐在邢府门口大哭,「表哥,你好狠的心,我都已经……」「福德。」邢厉大吼一声,福德看向他,他冷笑一声,「让人将这疯婆子给送到衙门去。」表姑娘吓得不行,差点要大哭,邢夫人匆匆赶过来,瞪着邢厉和邱嫣然离开的背影,胸口一阵火,看着表姑娘,她更火了,「你这是要做什么?」这是要败坏他们邢府的名声吗?

    「姑母,我已经有了表哥的……」邪夫人的火冷了下来,这可是攸关女子清白的事情,吩咐黄嬷嬷将人扶起来,先进去再说,可福德硬着头皮站在门口,「夫人,少爷说要将表姑娘送到衙门去。」「这事我管了。」一旁的绿竹气得跳脚,早早就跑回清丰院,清丰院那里也不宁静,邢厉刚放下邱嫣然,邱嫣然就跟避开野兽一般,快速地远离他。

    邢厉的脸越发地黑了,「你在干什么?」「夫君还是早早去安慰表姑娘吧。」她逼着自己说出这句话。

    「你发疯了?」邢厉抿着薄唇,竟然要他去安慰别的女人。

    「嫣然没有。」邱嫣然淡漠地看着他,仿佛那个梦就是现在的缩影一样,看吧,如今全部实现了。

    他冷笑,「你倒是一个好的。」他生气地甩袖走出了屋子。

    听听看,连他都夸她懂事听话,她垂眸不看他,小手无意识地轻抚着肚子,一下一下,眼泪便一颗一颗地掉下来,沾在了衣服上,很快便没有了痕迹,她低着头坐在椅子上,无声地哭泣。

    刚走出院子的邢厉便看到了绿竹,绿竹一看到他就跟看到救星一样,「少爷,救命。」「什么事?」邢厉脸色阴沉得可怕,绿竹轻抖,牙齿都磕碰了好几下,她才将话说完整,「少爷,夫人说让表姑娘先进来再说。」邢厉冷冷笑了一声,「她都不在乎了,进不进来又如何。」绿竹一楞,「少爷,你真的要娶表姑娘?」她拚命地摇头,立刻跪在了地上,「少爷,你千万别娶表姑娘,之前奴婢和暖玉姐姐跟少夫人说了表姑娘的事情,少夫人都吃不下,睡不好。」绿竹慌忙地说着这些话,却让邢厉的眼睛一亮,「什么时候的事情?」「就是前段日子。」绿竹已经慌得记不清了。

    邢厉想到了邱嫣然那时候莫名其妙地呕吐,可只要他在,她便好,宁夫人说要他多陪陪邱嫣然,他也做了,邱嫣然也好多了,但他那时却没有想是为什么。她为什么会这样?

    就因为听说来了一个表姑娘,她便心情不好了,这简直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怎么可能。

    可她的丫鬟说是了,他认真地盯着绿竹,「你确定是因为表姑娘的事情?」「少爷,奴婢不会说谎,暖玉姐姐说少夫人心宽,可奴婢瞧着不像,少夫人也一定担心少爷会娶表姑娘,少夫人一向都将心事藏在心里,哪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会还只是听了一个风声,少夫人就不舒服了。」邢厉嘴角微弯,「哦,原来她也会这样。」绿竹急得要挠头了,少爷在说什么呀,到底听懂她说的话没有啊,要是真的让表姑娘此刻进府,那少夫人肯定会折腾自己的,想着想着,绿竹眼眶都红了,少夫人要是一个会闹的人,绿竹也不担心,就怕少夫人自己跟自己生气,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你回去伺候。」邢厉丢了这么一句话便走了。

    绿竹急得眼泪直淌,最后只好一个人回清丰院,希望少夫人好好保重身体,不要伤了未来的小少爷和她自己。

    这一厢,邢厉走得极快,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黄嬷嬷扶着表姑娘往里头,嘴角噙着冷冷的笑,喝了一声:

    「站住。」黄嬷嬷被邢厉吓过,又被邢厉吼了一次,吓得腿当场软了,连表姑娘也没扶住,那表姑娘却没摔倒,好端端地站在那里,一副弱柳之姿。

    「福德,我说过什么了?」邢厉阴森地看着福德。

    福德连忙表明忠诚,「少爷,小的说了,也拦了,可夫人……」他为难地挠头挠脸,恨不得将自己的心给挖出来。

    邢厉却不看邢夫人,「我们邢府是什么地方,什么小猫小狗的以为这里都是好进的?说什么怀了我的子嗣,呵呵,本少爷连她一根手指也没碰过,如今她污蔑我,我把她送去衙门有什么不对,青天大老爷自然会给本少

    爷一个清白。」邢夫人听得都要吐血了,努力压着喉咙的腥甜感,虽然邢夫人也不怎么喜欢表姑娘,甚至越发地讨厌,可现在表姑娘怀孕了,怎么也要弄清楚才行。

    邢厉却不给邢夫人机会,直接让几个粗鲁婆子押着表姑娘去衙门,看着之前嚣张的丫鬟,「也将这个丫鬟给捎带上,不然表姑娘身边少了人伺候,怕是事事不顺。」「不要啊。」丫鬟吓得要逃,却直接被人给押走了「邢厉,你非得闹得这么难看?」邢夫人将手放在胸口,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模样,这一路到衙门有多少人看着,到时候邢府的名声也毁了。

    邢厉却不看邢夫人,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看着邢老爷快步走来,嘴角微微上扬,理也没有理邢夫人的话,快速地离开了。

    【第十章】

    邢府的源鑫园里灯火通明,邢老爷背着邢夫人坐在桌子旁的椅上,邢夫人轻轻地说,「老爷子,你有什么气也不能跟自己生,你说出来,我……」「说?」邢老爷冷哼一声:「跟你这个蠢妇有什么好说的。」邢夫人委屈地红了眼,儿子这么对她,夫君也这么对她,这一个两个,她平日供着伺候着,如今有气就往她身上撒,她都快愁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