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走。」

    走到清丰院,看到屋子里暗淡的烛光,福德诧异不已,耳边传来少爷的声音,「福德,你瞧,我说对了吧,没有我,她啊……呵呵……」福德满脑子的疑惑,少爷说的话会是真的吗?

    邢厉走后,邱嫣然便一直呆坐着,连晚膳也没有吃,直到邢夫人过来,跟她说了好多话,她勉强地喝了几口粥,邢夫人也不强迫她。

    「人的心情不好,就会食不下噎,这是正常的,娘便容你放纵一回,以后可不许了。」邢夫人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又说了好一会的话,之后便离开了。

    邱嫣然回想着邢夫人的话,心里一片涟漪,当真觉得邢厉这么重要,重要到吃不下饭?

    她扪心自问,忽然摇摇头。

    不是的,他一点也不重要,他不过是她要讨好的金主夫君……但她没有讨好他,她反而把他气走了,她把他当作一棵大树,真心地要依靠,可是她却不喜欢大树的旁边有野花、有野草,就像那一位表姑娘。

    她一点也不喜欢表姑娘,也许是表姑娘不安分,如果表姑娘进了府,这日子只怕鸡飞狗跳了,那换一个人吧,换一个乖巧的女子。

    但是她同样也不喜欢,呵呵,她根本就不想他有别的女子,床榻之处岂容她人酣睡,她在嫉妒、在厌恶,所以才会恶心得吃不下饭。

    她根本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她只是一个坏女子,想自己的夫君只有自己一人,想邢厉永远不要看别的女子,即便大腹便便的她现在很丑,可她也想吸引他的目光,让他的眼从此停驻在自己的身上。

    她恍惚地洗漱之后靠在床榻上,一手轻抚着肚子,一旁伺候的绿竹轻声道:「少夫人,该就寝了。」

    「嗯。」「那奴婢熄了烛?」「嗯。」绿竹轻声走到桌子旁,正准备吹灭烛光,邱嫣然又改变了主意,「亮着吧。」绿竹看了一眼邱嫣然,「是,那奴婢便在外面候着,少夫人有事便喊奴婢。」「嗯。」绿竹走出了里屋,邱嫣然水眸望向那跳动的烛光,想到了新婚之夜,那时他没有来,红烛从晚上点到了天亮,他们这里有一个规矩,新婚之夜不熄灭蜡烛,若是两根蜡烛能一夜点到了天亮,那便说明他们能长长久久。

    邱嫣然不知道自己跟他是否能长长久久,若是他心不在她这里,长长久久又能如何,还不如不要。她撑起手,缓慢地下了床,一步一步地走到蜡烛前,眼泪无声地落下,轻轻地说:「为什么想到你,心就难受,太过在乎才会如此,我又为什么在乎你呢?」邢厉有什么好,一开始就不把她当一回事,压根就不值得她在乎,可她的脑海里却浮现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幕,他这个人就爱欺负她,就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可他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情,而且他对她很好,真的很好。

    越到后面,他对她越好,他会陪她一起散步,一起吃饭,一起做很多事情……明明他那么忙,可他总会挤出时间陪她。

    但现在她不想这些了,「有缘便是有情人,无缘便是貌合神离。」

    她缓缓俯首,轻轻地吹灭了蜡烛,门正好由外推了进来,借着月光,她看到了稍早愤怒离开的邢厉。

    「烛怎么熄了?你别乱动。」他走向她,扶着她坐好,转身便要找火折子点烛。

    「不用点了。」她轻声说:「我有几句话要同你说。」邢厉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邱嫣然,黑暗中,她娇柔的轮廓很模糊,他心中有一种漂浮的不安,他正要迈步上前。

    她开始说话了,「我生下孩子之后便去佛堂住。」他僵硬地看着她,「什么?」「你以后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只是不要亏待了孩子。」她低低地说。

    「你这样和要我休了你有什么不同?」他冷着嗓音说。

    「你若是休了我,书怀以后考秀才便会坏了名声,一个被休弃的姊姊。」她的声音里充满了落寞。

    他的胸口像是被人踩了一脚,「你就只想到你的家人,你没想过我们的孩子,以及我吗?」

    「你说过,我作不了你的主,如今我只想作我自己的主。」她低哑地说:「我对于你而言,不过是一个能生小孩的暖床女子,这样的我,你要找几个有几个。」他的大掌轻抚着她的脸颊,「那你告诉我,你现在说的可是违心的话?」

    「不是。」

    「那你说,我指尖碰到的冰冷触感是什么?」她未开口。

    「你哭了。」他认真地说。

    「明明不愿意为什么要装作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邱嫣然,每一次看到你这副模样,我就想捏碎你。」他的掌心一转,狠狠地捏着她的下颚。

    她的呼吸一滞,「我没有。」

    「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了,你邱嫣然休想住什么佛堂,休想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你给我生完这一个,还得继续生,生到你七老八十走不动为止。」

    「你……」

    邢厉凶猛地凑了上前,用力地堵住了她的唇,仿佛要咬死她一般,凶悍得吓人,可他的怀抱却又是最温暖的,小心翼翼地抱着她,薄唇却如冬雪般爆烈地袭击着她。

    直到她喘息,直到她的唇红肿了,他放开了她,粗声粗气地说:「邱嫣然,我看上你了,这一辈子我便只有你这个女人,你听明白了没有?」

    「什么?」她迷迷糊糊地想看清他,却无法在黑暗中瞧清他的神色。

    「我爱你,是,刚成婚的时候,我可恶了一些,可我会用我的一辈子爱你,邱嫣然,你听懂了吗?」她傻乎乎地流淌着眼泪,不知道心口那种悸动是为什么,是感动,还是……想附和他的话而燃起的熊熊爱意?

    早在她为他不属于她一个人的事情而伤春悲秋的时候,她的心里渐渐明朗,但她也仅仅在心里承认,她始终没有他这般厚脸皮,说得出这种话。

    「听懂了没有?」他又问了一次。

    她没有说话,适应了黑暗的眼渐渐地能瞧清他脸上的神色,似乎在紧张?她故作镇定,但就是不回话。

    「你……」

    「邢厉。」

    他立刻安静,乖乖地听着她的话,可她安静了很久,仿佛挠着老鼠的猫在逗他,他恼火了,「邱嫣然……」

    「邢厉。」

    他不知为什么又安静了,她仅喊他的名字,他就有一种想安静的冲动,真是见鬼了。

    等了一下,他开始躁动,「邱嫣然,你不要……」

    「邢厉。」这一回,他不上当了,「你不要以为我宠爱你,你就……」这一次他安静了,却不是因为他想静静,而是薄唇上有一道温暖的樱唇,一点一点地熨烫了他的唇、他的心口,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了他。

    他忍不住地闭上眼,伸手将她拦在怀里,从此不让她离开他半步,没关系,她现在不说,她以后总会说的,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听到。

    邢府前面的热闹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后来公堂上审讯,表姑娘确实被诊断有了身孕,咬住牙说那是邢厉的孩子,倒是那丫鬟最后被这场面吓到而招了出来。

    原来表姑娘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野种,表姑娘被一个公子哥给骗了身子,结果那公子哥逃了,表姑娘又怀了身孕,表姑娘就有了这个坏心思。

    邢厉跟邱嫣然说这事情的时候,他正削着苹果给她吃,后来表姑娘如何也不关她的事情,她没有兴趣知道。

    邢厉不满她的平静,「你都不怀疑我?」

    邱嫣然蓦然脸红了,「有什么好怀疑的。」

    「没想到娘子这般信任我。」他一副感动的模样说。

    邱嫣然却不说话,她自然信他,若他在外面有女人,又怎么会对一个大肚子的她有欲望呢,还非得要她用手帮他……

    「想什么事情,想的脸这么红?」他戏诸地望着她。

    她心虚地移开了脸,一口咬定,「没有。」

    「哦?莫非是想着昨晚的事情?」他用着色色的神情望着她。

    「你没事便快去店里。」她催促着他,昨夜他又要她这样那样,更是对着她这样那样了一番,顺便从她的嘴里拐了一句她爱他。

    「嗯,不急。」一辈子很长,他不用现在起就时时刻刻地陪着她,她会好好照顾她自己,「你早点做完事,可以早点回来。」

    他差点削掉了自己的手指头,抬眸望她,无奈地笑了,「娘子,我不在你能吃好饭、睡好觉,可是,你不在我身边我吃不下,睡不着。」

    如今两个人换过来,她养得白白胖胖,他却消瘦了不少。

    邱嫣然红了脸,抿着小唇微微上扬,这个人啊,说起情话真的甜得令人晕头转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